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吕晨的野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吕晨刨根问底问了薛阿三许久,弄得薛阿三都瞟着眼睛看吕晨,以为吕晨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双腿不自觉就夹了起来。

    见了黑漆漆的薛阿三掩胸夹臀一副别致的玉女造型,吕晨摇了摇头,这家伙只知道石炭,并不知道石油,而且,就连石炭他都只知道两处。不过,不打紧,对于现在的吕晨来说已经够了,就算给他石油,他现在也没办法提炼。

    之所以问了薛阿三这许多,其实,是吕晨想知道那些道家方士们是否有什么新技术,要知道,许多新奇技术,都是那帮子想去天上泡仙女的方士们捣鼓出来的。

    结果让吕晨很失望,也很震惊。

    那些方士们用最奇葩,最先是把煤炭当做一种九幽地府的神物,放在锅里煮,下面烧的是柴禾,后来,他们发现石炭能燃烧,就把药材和骨头硝石什么的,跟石炭混合,一起放在丹炉里面烧,然后,炼制成丹药吃掉。听说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方士五行不足吃死了,没死的更开心,还活着就证明上天认可了他们求长生的要求,这是暗示,于是,开始继续猛吃,据闻已经有人能辟谷了。

    “两处石炭,一处在今天那个山里面,另一处,再那座山后面的峡谷平坦地带,地下三四丈的地方。”

    薛阿三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出来,心里是有些担心的,因为这个小白脸看起来蛮有钱的。还给了他一两黄金,这是他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啊。加上吕晨的眼神有些小猥琐,他更加怀疑对方有什么额外的企图,不由得有些怀念家中妻儿了。

    “蠢啊!”吕晨嗤笑骂道,“放着平地露天煤矿不采,你偏去山脚下挖洞,你不累吗?”。

    “露天更累,洞得往下挖,运煤很费力。而山洞是外面低里面高,拖煤一点不费力。”薛阿三认真的道。

    “额……”吕晨顿时觉得自己智商下降得厉害。转头骂吕展。“愣着干嘛,天气太热,给我弄一壶冰镇酸奶过来。”

    吕展去了。

    吕晨才吭哧一声,淫-荡一笑。伸手去拍薛阿三的肩膀。

    薛阿三警醒地扭身躲过。眼神戒备。

    “以后跟着我。怎么样?”吕晨微微一笑,面如三月春风。

    “我,我……”薛阿三倒退三步。目露惊恐,心道,果然这货没安好心。

    “不要太惊讶,我很欣赏你。”吕晨就喜欢这种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行,我家还有妻儿。”薛阿三坚决地摇头,再穷再苦他也是一个男人,怎么能被这种有钱人当了玩物?

    “那就把你妻儿都接到马邑城来,你全家的吃穿用度,我包了!另外,我给你每月一两黄金的报酬,怎么样?”吕晨很自信,他就不信这样的丰厚待遇,还搞不到人才。

    “好!”薛阿三一咬牙,点了头。

    “那好,我这就派几个亲兵随你回家搬家,争取明日就来马邑。我要尽快大量开采石炭,而你就是煤矿的矿长!待遇丰厚哦,出门又马夫,进门有丫鬟!”吕晨说道。

    他已经问清楚了,石炭的位置都是薛阿三自己通过挖洞找出来的。薛阿三祖上盗过墓,他也精通挖洞技巧,而且,还自己摸索出了一套分辨煤层的经验,绝对是个人才。在你这个石炭都鲜为人知的时代,这样的人才绝对是宝贵的,用他做矿长再合适不过。

    “啊?是让我挖煤啊?”薛阿三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然呢?”吕晨诧异。

    薛阿三露出一口黑牙,憨厚一笑,略显尴尬。

    吕晨不明就里,结果吕展送来的酸奶就喝了起来,也没请薛阿三喝,就将他赶走了。不是吕晨抠门,实在是酸奶产量有限,而且,一看他那模样,细粮都没吃过几斤,哪会和酸奶?

    几个轻骑得了吩咐,跟着薛阿三回家搬家去了。

    “翼宽,叫士元先生和公台先生来我小院,我有大事与他们商讨。”

    吕晨大手一挥,吕展屁颠颠去了。吕晨潇洒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搬了个几案到小院当板凳,坐着喝酸奶晒太阳。

    自从吕晨“篡位”成功之后,他的小院已经成为了整个雁门军政的大脑,但凡大事都是在这里拍板决定的。陈宫、庞统、张辽等偶尔都会来这里请示吕晨,而吕布虽然只负责练兵,但偶尔也会来问问吕晨的意见。虽然,父亲听儿子指挥,貌似有些僭越,但却没有人在背后说什么,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吕晨该得的。

    而吕晨,最开始想过把郭嘉骗过来做军师,后来寄希望于陈宫,再后来又看好庞统,最后,万万没想到,他自己倒成了军师宰辅一般的角色。

    夕阳西风,小院。

    一盘浓墨、一支小狼毫、几张五花笺,一个个稀奇古怪的图案油然而生。

    待到庞统和陈宫二人联袂而至时,吕晨脚下已经堆满了画着奇怪图画的纸张,而他,还在啄着酸奶,继续绘制。

    “小君候,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还有一身的艺术细菌!”庞统拿起一张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伯朝,这个月突然从南方涌入许多流民,我这忙着呢,你叫我来可有要事?没事的话,我还得回去忙着安置那些流民呢,下午所有人都出去找你去了,害得事情都耽搁了。”陈宫比庞统急,内政方面本来琐事就多,哪能像庞统这样游手好闲?他一见吕晨画画,就有些微怒,只以为吕晨又在捣鼓热气球那样不着调的事情。

    “庞胖子,别扯淡。去给公台先生搬个小几来坐。”虽然骂过陈宫,但吕晨对陈宫还是挺尊重的,他对吕布集团的贡献,可以说鞠躬尽瘁,比起诸葛亮之于后来的蜀汉也不为过,只是他没有那样惊世骇俗的军事才能而已。对庞统这个平辈,吕晨就没那么客气了,“公台叔父勿恼,这件事要是成了,肯定是能帮你安置那些流民的。”

    “哦?小君候此话当真?”陈宫一喜。一屁股坐在庞统搬来的几案上。谢都没顾上谢一句,弄得自许甚高的庞统直翻白眼。

    啧!陈宫自负,叫吕晨小君候的时候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不过,这也反应出了陈宫对流民安置问题的关注。

    “当真!”吕晨大笑道。

    “不知小君候准备如何安置流民?”陈宫盘腿坐在木几上。身体前倾。差点就要栽下来。

    “种地只能等来年了。我们不可能白白拿粮食养活他们半年。”吕晨说道,“我给他们吃的,他们就得给我干活!”

    “可是。伯朝,你说过雁门不征召劳役的。”陈宫颦眉,朝令夕改可不好。

    “劳役?不不不,这可不是劳役,而是工人!拿薪水做活,薪水可以开高一点,尽量显示我们的仁慈和爱民之心嘛!别怕花钱,到时候,下一道命令,不许农民私自售卖粮食,所有粮食只能卖给官家。然后,我们再把粮食高价卖给工人们,一来二去,咱们花得多,再赚回来,工人们饿不死,农民能赚钱。这不挺好吗?”。吕晨侃侃而谈。

    “额……”陈宫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说,难怪你敢三年不收税呢!原来在这儿等着。

    “那工人们干什么啊?”庞统吭哧着又搬来一个木几,自己跳了上去,问道。

    “要想富,先修路!工人们当然是要修路。”吕晨意气风发道,“我的计划是,从马邑一直修道九原,联通秦直道。这样,兵马乃至粮草,从雁门到长安就不过半月光景,曹秃子要拿袁绍的河北,咱们又如何不能觊觎他的后庭?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我现在要修的路,是从马邑到对岸的峡谷。我准备在那儿开一个小煤矿。”

    “煤矿?伯朝说的是铁矿或者铜矿吧?”陈宫以为吕晨说错了,纠正道。

    “不,就是煤矿!”吕晨摇头道。

    “何为煤矿?”庞统问。

    “看看这个。”吕晨从木几上拿起两块石炭丢给陈宫庞统二人,道,“就是这个,看见那边燃烧的火焰没有,你们都没注意,那烧的可不是柴禾,而是石头。它叫石炭,也叫煤炭。”

    庞统陈宫顿时一愣,然后才转头看向院角的火堆,更是一惊,因为,他们赫然看见那是一堆通红的石头在燃烧。

    没有继续给二人科普,吕晨展开几张五花笺,指着上面的图画道:“看,这是我画的流程图。煤炭能燃烧,燃烧的能量或者说火力,远大于柴禾和木炭,是最好的燃料。而它还可以用于军事,看这个,将燃烧的大煤块用抛石机扔进敌人的城池,再同时用抛石机扔出一些桐油,你们觉得怎么样?威力绝对比现在的火炮强!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北地苦寒,煤炭可以用来过冬,而且,煤炭还是生产水泥的原料。我知道你们不知道水泥是什么,这么跟你们说罢,就是比三合土跟适合的建筑粘合剂,同时,还能用来刷墙和地面,更能用来修路!其修出来的路,平滑无比,绝对比秦直道那种夯土表面的道路平顺数十倍!”

    庞统和陈宫对望一眼,有些跟不上吕晨的思路。

    吕晨却非常激动,心里一个巨大的野望在滋长,他干脆跳了起来,站在木几上叉腰道:“有了煤炭,我能傲视天下群雄!先是小煤矿,然后是水泥窑,接着改进冶铁工艺,建立钢铁厂,打制出最坚硬的兵器战甲。唔!我还要做一个机器局,说不定能做出炮管来!到时候,嚯嚯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