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七十九章 刘豹是演技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谢rechade打赏的舵主,以及月票o

    刘豹再一次被战马掀了下来,另外十余骑也是同样状况,不过这一次不是被吓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冲击力。

    “哦哟,你看,最前头那匹战马被活生生炸成了两截啊!”庞统激动得搓手,“不过,遗憾的是,马背上的骑士,因为有马肚子阻挡了地雷的威力,所以,只是别炸得飞了起来,没有碎成几片,可惜,可惜……”

    “可以了!”吕晨相对淡定些,“你也不是一口气吃成这么胖的,凡是要懂得循序渐进嘛。你看,后面两匹马的脑袋不也飞了老高么?前方几骑的骑士不死也重伤啊!这地雷的威力比起火炮来说,还是强出不少啊。”

    “那是自然。”庞统毫不在意吕晨那他体重说事儿,“一颗火炮炮弹也就几十斤火药,里面还要充斥大量铁钉铁片。而地雷虽然只有十斤重,但埋在地下的地雷有五十多颗,火药足足有五百多斤,威力是炮弹的十倍。”

    吕晨在心里感叹,火药的威力还是太小啊,要是后世的精良火药,刘豹那十余骑,早就灰飞烟灭了。

    不过,吕晨也不妄自菲薄,土火药还是有其先进性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破虏军押着俘虏回城,吕晨的马车打头阵,带了几十骑追着刘豹而去。

    十几名骑士,只剩下三匹马。六个人还算完整,其他的人和马不是缺胳膊断腿,就是肠子流了一地,总之是不完整了。刘豹不是完美主义者,也没有强迫症,但依然心酸,不是心疼自家兵马,而是心知自己逃不了了。自从地雷爆炸之后,峡谷两侧就冒出了一队士兵来,像是早有埋伏。看其全身重甲。刘豹就知道是吕晨最精锐的陷阵营了,自然绝了逃走的希望。

    三匹马六个人,敢闯陷阵营?会被好面子的高顺剁成肉酱喂狗的。

    吱吱嘎嘎。

    马车摇晃着来到峡谷。

    吕晨一记白鹤亮翅跳下马车,庞统也圆润地滚了下来。

    “把伤员送进城去。”吕晨吩咐一句。自有陷阵营的士兵押着受伤的屠各骑兵回马邑。

    “用线缝伤口。这办法靠谱吗?”庞统问。

    “靠谱,绝对靠谱。”吕晨摇头晃脑道,“这不。华老先生也教了那几十个弟子许久,奈何很多人跟你一样不信,他来找我求助。你看,我是支持华佗的,所以给了这么多好素材,让他免费指导那些弟子们缝合伤口,这下他们就该信了。若是还不信,那我宁可不要这种白痴做我军军医。而且,还能试验华老先生新改进的麻醉剂。”

    二人闲谈着,已经来到被陷阵营团团围住的刘豹几人附近。

    “那……”庞统指了指刘豹,“要不要把这几个也砍上几刀?我担心素材不够啊,毕竟刚才的俘虏,大多只是被吓到或者烧伤,真正刀兵伤到的很少。”

    刚要破口大骂的刘豹,突然住嘴,脸色有些惊悚。

    “不急嘛,这才第一擒呢。反正老子累了大半个月了,好不容易找到件好玩儿的事情,放松一下心情。”吕晨拿羽扇指了指刘豹,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神棍模样,道。

    “好吧!”庞统深以为然,点头道,“雁门苦寒,乐子太少,窑子都没几家,就依小君候的意思吧。来人,给大匈奴左贤王阁下,以及他的勇士们六匹强壮战马。”

    于是,六匹高头大马被牵到了刘豹等人面前。

    刘豹一时错愕,不抓不杀还给战马?这是肿么个意思嘛?

    罗拔是一名敢杀人抢妻的毛汉子,受不了这等侮辱,他拔刀护在刘豹身前,大叫:“大王,跟他们拼了!”

    其余四个还算完好的屠各骑兵斜着眼睛看罗拔,恨不得提刀把他先宰了。

    刘豹是个性格直率的人,所以,他回头就是一耳光扇了过去,骂道:“拼你大爷!小君候是我们盟友,不是敌人!他又不是跟咱们打仗,只是请我们帮他检验新式武器的威力嘛!蠢货!”

    罗拔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大王你真能瞎掰啊!也不看看你的裤裆,比我的还湿啊!拿炮轰咱们,还盟友?

    然后,刘豹又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灿烂笑容,对吕晨拱手道:“小君候的新式武器果然厉害,呵呵,那个啥,小君候有此利器,这天下早晚是你的。豹平生最敬佩英雄,小君候如果不嫌弃,豹愿领六万屠各族人,归降小君候。”

    哟呵,看不出来啊,刘豹这小子演技还不错嘛!而且,智商也不低,只怕早在炮弹炸响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吕晨的打算,所以,配合得很。

    吕晨心说,这家伙是个人才,可就是太贪心了点。

    “这怎么好意思?你是堂堂匈奴左贤王,我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镇北将军。你投降我?我可担当不起啊!嘿嘿,嘿嘿……”吕晨面带贱笑,手中羽扇一顿猛摇,哪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样子?分明就是恶意调-戏嘛!

    身为一根粗壮的汉纸,罗拔哪里受得了这等侮辱?只见他举着刀就要朝吕晨砍过来,然后,刘豹很顺手地又给了他一耳光。

    饶是如此,罗拔依旧桀骜:“大王,我等乃匈奴勇士,死也不能投降哇!”

    刘豹气得翻白眼,要死你自己死去!不明白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么?蠢货啊!不理自己的蠢弟弟,刘豹搓着手,一本正经地对吕晨说道:“小君候勇武不凡,智略无双,我乃蛮夷之辈,能为小君候牵马坠蹬,此生无憾也!”

    吕晨笑道:“你是堂堂的左贤王,怎么能牵马坠蹬?这多跌份儿啊?”

    刘豹心说你丫够了啊!但脸上还是一副死了爹一样的笑容,灿烂得不得了。想当初,他爹死了他可高兴坏了,哟呵呵,后妈蔡昭姬才二十三四岁胀鼓鼓软哒哒鲜嫩又多汁,嘎嘣儿脆!按照匈奴的传统,哦嚯嚯嚯哈……

    但是,现在他这幅笑容却是硬生生装出来的,演技略:“非也非也,这是豹的荣幸!”

    “你这人,怎么这样?”吕晨嗔怪地看了刘豹一眼,“实话告诉你吧,你投降的事情,咱们待会儿再谈。今天你也见到了,你就这三百人来马邑,我却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火炮、地雷、骑兵、陷阵营都用上了,你这么就投降了。是不是太草率了?”

    刘豹笑容僵住,片刻才迟疑道:“那小君候的意思是……”

    “反正天色还早,多玩玩嘛!”吕晨笑容可掬道,“我的原剧本是七擒七纵,这样不但能显露出我们交战的激烈和残酷,同时还能衬托出左贤王你的睿智和顽强。唔!还能反映出匈奴骑士的强悍战斗力,你觉得可好?”

    “啊?”刘豹下巴差点就掉到脚背上了,“七,七,七擒七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