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一百八十章 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对啊!我亲自写的剧本,名字叫《小温侯大战左贤王,七擒七纵死不投降》,桀桀桀桀……是不是很带感啊?”吕晨招呼着骑兵和陷阵营后退,与刘豹等人隔开一段距离,然后,他自己也后退十几步,隔着老远给刘豹讲戏,“咱这才一擒,还有六个呢。所以,你现在的态度应该是,打死也不投降,明白了吗?要有那种视死如归人死鸟朝天的革-命精神!你的,明白?”

    “明,明白了……”刘豹下意识道。

    “好嘞,刚才的不算,你再表个态。”吕晨羽扇一指,笑道。

    “呔!吕晨小儿,我等匈奴勇士可杀不可辱,我是不会投降的!”刘豹猛然翻身上马,大喝一声,引得罗拔等人差点栽倒在地,然后,刘豹又舔着脸问吕晨:“小君候,这样可以吗?”

    罗拔惊悚地看着自己的堂兄,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

    “甚好,甚好!”吕晨嘿嘿一笑,对左右道,“张弓搭箭,射死这群不要命的匈奴人!”

    “嘎?”刘豹菊花一紧,夹腿一拍马腹,就带着罗拔几人冲进了峡谷。

    吕晨部下的弓箭自然只是象征性地朝两侧射,没有真射向刘豹等人,不然,他们早成刺猬了,哪里还能跑掉?

    二十一世纪来的穿越犯就是幼稚到丧心病狂,并且还丝毫没有一点体恤演员辛酸的公德心。这不,在刘豹演技狂飙的同时。吕晨也不甘落后准备抢戏,他脸上神色变幻,嘶声叫道:“哇呀呀呀,刘豹小儿哪里逃!我已布下天罗地网,定叫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众将听令,活捉刘豹!重重有赏!”

    没有丝毫呼应,吕晨觉得有些冷场。

    一群吕晨的士兵都把头撇到一边,不敢直视吕晨出神入化的演技。

    就连破虏军的战马都羞涩地低下了头颅,有这闲工夫,赶紧找两颗青草塞塞牙缝。

    一边欣赏着刘豹夺路而逃的英姿。一边嚎完一句抑扬顿挫的台词。吕晨却半天没有得到响应,不满地看了看自己的将领们,其实只有破虏军的曹性和陷阵营的高顺。

    曹性挠头,早已获得二货证的他。是真的不明白要怎么配合。

    高顺翻了个白眼。拿了把几十斤重陷阵营特配的砍刀。在上下翻飞地修着指甲,有时候还挽一个华丽丽的刀花,好不飘逸。不过,他嘴里嘟囔着不知道在说些啥。

    将领们是指望不上了,吕晨示意地看了庞统一眼。

    庞统一挺肚子,布料顿时紧绷出一个浑圆,吱吱嘎嘎快要承受不住而爆开的样子,他中气十足道:“小君候放心,统誓要亲手抓获刘豹,将其绑到你的坐前!”

    吕晨欣然道:“士元果乃吾之良将也!”

    庞统答曰:“士为知己者死,由此而已!”

    就在吕晨和庞统玩儿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高顺修完指甲了,长刀呛的一声入鞘,然后朝吕晨一拱手:“小君候,我家茅房漏了,没事的话,我先回去盖房顶去了。”

    吕晨无奈,高顺太较真了,一点都不懂得劳逸结合。

    盖茅房当然是借口,他是想拉着陷阵营回去继续操练呢,天生的劳碌命。大概也觉得小君候太无聊了,太脑抽了,不喜欢陪他玩儿。

    陷阵营虽然精锐,那几匹给刘豹的战马又是早喂过巴豆的,但也不是三条腿儿的人能轻易追上的。陷阵营在这出闹剧般的军事演习中的任务,就只有峡谷口安地雷埋伏这一条,高顺算是干完了,既然如此,吕晨也只好叫他收工。

    送走不懂戏剧魅力的高顺之后,吕晨和庞统一起弃了马车,跨上战马,挤出一脸死了亲爹的表情,带着破虏军乌泱泱追进峡谷去了。

    而此时,刘豹等人已经跑出老远了,但吕晨架子拿得很足,追击的速度却是龟速,没骑两步就大手一挥停下兵马,蹦跶到路边尿了一泡。

    “大王,咱们匈奴勇士,宁死不降汉狗!”

    “放你娘的狗臭屁!什么汉狗?咱们的祖宗们被鲜卑打败后,不也南迁归附大汉了吗?你这是骂咱祖宗呢!”

    “大王,咱们是勇士。”

    “狗屁勇士,活着才有勇士和懦夫的分别,死了都是一坨尸体。”

    “额……但是。”

    “但什么是?闭嘴!想违抗命令吗?汉人有一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们不过是暂时低头,早晚是要报仇的!你要是就这么死了,谁来报仇?”

    “可是……”

    “可什么是?闭嘴!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们屠各族一万骑兵,只要我不死,早晚屠了雁门!”

    “大王文采真好,只是……”

    “只什么是?闭嘴!刚才我们是投降认输了,但咱们现在有马了,而且还是带双马镫马蹄铁的快马!咱们难道真的要跟吕晨那傻子演戏?咱们不能直接骑马跑回河东去啊?愚蠢!”

    “那咱们还是投降吧,跑回河东,不现实啊!”

    “为什么不现实?”

    “喏,你看前面。”

    “嘶——”

    正在数落和教育罗拔的刘豹,突然勒住战马,倒吸一口凉气,声音比马嘶还要嘹亮。

    只见,前方峡谷中,一队大约三百人的骑兵方阵,黑压压一片,好不壮烈豪迈。并且,那不是轻骑兵,而是重骑兵,骑兵们个个披着数十斤重的重铠,手持纯铁长朔,纹丝不动地立马挡住了刘豹等人的去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为,为什么不早说?”刘豹狠狠瞪着罗拔。

    “我远远就看见了,一直想说的,你让我闭嘴啊!”罗拔幽怨道。

    “吕晨小儿,竟敢如此欺辱我!”刘豹当然知道这是吕晨安排的伏兵,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杀他,毕竟,对法他这点人马,哪里用得了三百重骑兵?

    罗拔眼睛血红,低吼道:“大王,跟他们拼了!我罗拔誓死保护大王杀出重围。”

    刘豹略伤感地看了罗拔一眼,啥话也没说,他已经无语了,这尼玛连拼的余地都没有啊。于是,他果断哧溜一声下马,朝对面大叫:“我投降,过来抓我吧!”

    罗拔目瞪口呆。

    对面却没有回答,只见,张辽高举长朔,然后平指前方。接着,蹬蹬蹬,重骑兵方阵开始提速,速度越来越快,隐隐有山崩地裂之势。

    老子总共就六个人,你整三百重骑兵来冲杀,至于吗?至于吗?至于吗?

    哧溜——

    刘豹麻溜地又跳上马背,大叫:“左右分散,逃离官道,上两侧高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