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六十七章 庞统喜当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二更到,麻烦亲们顺手砸坨票票,上个推荐一天一个推荐的银,伤不起呀……)

    鼓捣吕晨撸袁绍的,可不止公孙瓒一人,大有人在呢,一些以前从没联系过的陌生人冒充好友,一个劲儿弹视频弹语音,总之就是盼着吕晨也撒丫子跟袁绍血拼就对了。

    大概是吕晨这大半年来的光荣战绩,已经传遍华夏了,所以,看起来,他这一支不足万人的兵马,倒是蛮受重视的。

    想忽悠吕晨的,拢共三撮人。

    第一撮是江东小霸王孙策,他写信给吕晨,挑唆吕晨去挠一挠刀疤袁的屁股,不挠白不挠。

    其实,庞统和陈宫一分析,马上就搞明白孙策的鬼主意了,他是担心曹操干不过袁绍,让袁绍统一了河北,他也得唇亡齿寒,相反,若是曹操赢了,他还可以趁机偷袭许昌。吕晨当然没答应,你孙小策童鞋早就在郭嘉的“生死簿”上挂上号了,还折腾啥呀?指不定哪天,郭嘉派出的刺客就能射你一脸。不过,小晨子也不放过一丁点儿机会,恬不知耻地回了信,提醒小策在他结婚的时候记得送红包,当然了,白手起家的穷逼孙伯虎乱刀剁碎了吕晨的回信,吕晨自然是不知道的。第二撮是荆州刘表,这货比较狠,知道庞统跟吕晨混,所以,让庞统的某个同族叔叔写信给庞统,拐着弯儿忽悠吕晨去帮袁绍打曹操。

    庞统本来就来自荆州。对于荆州的屁股了解得很,自然清楚他们的立场,不外乎就是想办法削弱曹操。然后从襄阳东进,解放许昌么?甚至,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袁绍一旦做大该怎么办。所以,对于荆州的“好心指导”,吕晨也是婉拒了,借口还是那一个。并且,顺利跟荆州庞家和刘表搭上了线。顺理成章请他们来喝喜酒送红包,然后。刘表没有再回信,大概觉得有些亏得慌。

    第三撮是盘踞宛城的张绣,张绣本来不咋地,虽然他搞死了典韦和曹昂。但实际上,他只是荆州软蛋刘表扶植起来缓冲曹操压力的势力而已。不过,张绣手下有一个牛人,毒士贾诩。贾文和当年好歹是帮董胖子出谋划策过的,所以,跟吕布算是老熟人,这不,深知吕布脾气不好的他,比前面两撮人更会挑拨。直戳吕布x点,吕布看了信,当场就掀了桌子。一脚踩了个粉碎。却是贾诩以老熟人的口吻跟吕布唠了唠嗑,啥正事儿也没讲,不过,怪模怪样地在信后附上两句歪诗。“雁门冬雪斩吕布,虎牢春帐骑赤兔。”据贾老神棍说,这是曹操去年从下邳回来后写的。大意就是不甘心让吕布跑了嘛,这也没什么嘛。偏偏,那两句诗题在衣服仕女图上,这是当初在长安的时候,画师给貂蝉的画像。尤其,画上的貂蝉还穿着红袍子呢,这不就赤兔了么?好隐晦呀!吕布毕竟算是半个文人嘛,这点暗示还是看得懂的,马上就吵吵着要去弄死曹秃子。吕晨、庞统、陈宫等人如临大敌,贾诩确实不愧毒士称号呀,吕布想要冲冠一怒为红颜,谁也劝不住,最后还是吕晨劝住了吕布,倒不是吕布听他的,实在是吕晨的话够毒。他说,爹呀,摆明了贾诩是想激怒你嘛,这就是个陷阱,你要是真去了,你就会便傻子了。与其去搞曹操,还不如把贾诩给剁了,然后吕布就冷静了下来,还特意巡视了一圈陷阵营的陷阵死士,详细询问了高顺关于暗杀的事情。

    最有杀伤力的贾诩,没有料到吕晨的性格远不是吕布那么暴躁,所以失败了,雁门一如既往保持着中立。

    八月末,曹操如愿以偿攻占北海,几乎等于包围了青州,袁绍增援有限,看起来,曹操夺青州只是时间问题了。不过,明眼人都知道,失去北海青州并不能损伤袁绍的根本,而且,曹操战线过长,战斗力也开始下降,接下来才是二者决战的时候。

    袁绍的菊花只有公孙瓒和吕晨可以窥视,而曹操不同,刘备、孙策、黄祖、刘表以及张绣,都在他的屁股下坐着,所以,两相对比,曹操的压力要大上许多。黄祖刘表这俩软蛋先不说,曹操必须要先解决孙策刘备这俩货,这两个是必定会搞事的,而张绣现在粮草不足兵械匮乏,已经在考虑是投降袁绍还是曹操了,已经不足为虑。

    所以,总的来说,哪怕失去了北海青州一线,袁绍的赢面依旧大于曹操。

    更何况,袁绍也没有完全闲着,他派出了高览淳于琼进军河内,当初吕晨离开时留下他和曹操分治河内,现在趁曹操东征之际,袁绍一定会迅速拿下河内,然后威胁洛阳。一旦洛阳被破,曹操就面临着被切断与关中联系的难题,要知道,他的战马几乎都靠西凉马腾提供,而且,马腾还会出兵帮助他对抗袁绍。

    降服了刘豹后的这一个月,吕晨没少跟将领们开会分析局势,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袁绍比曹操更强大。陈宫张杨等人断定袁绍必胜,所以,虽然没有马上跟着公孙瓒攻打袁绍,但还是准备在日后曹操不敌袁绍的时候,偷袭袁绍。对于这一点,吕晨也没有过多争辩,毕竟,火烧乌巢这种事情有一定的概率,曹操这一次还真不一定能赢。而且,不管谁输谁赢,他都打定主意帮弱的一方,所以,也不必争执。

    不过,私下里,庞统还是偷偷告诉吕晨,他更看好曹操。庞统有这样的眼光,吕晨很是满意,不过,对于他的人品,吕晨就越来越不满意了。

    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相处的时间长了之后,吕晨渐渐发现庞统这货有些变态。而且,还是突然之间发现的,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早上。

    那天,庞统依旧如往常一般来吕晨小院蹭饭,结果,蔡昭姬羞答答牵着俩混血儿子出来,指着庞统让俩娃叫他爹。一旁吃面的吕晨当时就喷了,鼻孔中耍杂技般钻出两根面条来。

    庞统这丑货当爹了,虽然来得很便宜,但他浑然不觉羞耻,反而喜滋滋炫耀了半晌,将昨晚他请蔡昭姬背书的细节一五一十地说给吕晨听,老激烈了,栩栩如生,弄得吕晨半碗面都没吃完,全便宜了庞统这吃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