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为火药造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感谢kadp和kiメsヤ枫少的月票,鞠躬。另谢谢小阿房一路点赞,呲牙。)

    这天早上,吕晨是被热醒的。昨夜跟甄宓姐姐玩儿了好久游龙入洞的游戏,吕晨自然裸睡的,但是早晨却热得汗流滚滚,仿佛被放在蒸笼里蒸一样。

    踢开被子,睁开眼,吕晨就看见甄宓喜已经穿好了衣物,抱了一大张雪白的毛皮朝他身上比划,那是一张完整而巨大的熊皮。很明显,吕晨方才就是被这张毛皮捂热的,他坐了起来,打着哈欠就把甄宓朝床上拖。

    “哎,伯朝,光天化日的,干什么呢?”甄宓一扭身,红着脸嗔怪。

    “你都说光天化日,当然是……”吕晨嘿嘿一笑。

    “别闹!”甄宓啐了一口,眼波流转着一抹说不出的妖媚,“我经不起你折腾了,要不我给你叫云袖进来?这妮子现在长大多了呀,一掐就能掐出水来,她今天一大清早红着脸偷偷摸摸戏亵裤呢,搓得老用力了,嘻嘻……”

    “人不就洗个衣服么,你至于吗?”吕晨一想到云袖,总是会连带着想起缺门牙的无名,一脸傻笑递一串糖葫芦给云袖的画面,那家伙还在领着飞龙秘谍替自己拼命呢,自己在雁门好吃好喝还睡他妹?这不大好吧?“你是怎不懂假不懂啊?云袖每天睡咱们外间,你有那么使劲儿,她能听不到?她那亵裤……”

    “啊。行了!我饿了,拿两个馒头来。”

    “啐!”

    “白面馒头,没说吃你的!宓儿姐姐。你怎么越来越邪恶?”

    “早食做好了,在外间呢。先别急,看看这个。”甄宓扭了扭腰,挺着老大两个馒头,问吕晨,“白不白?”

    “脱了衣服,我才能看见白不白啊。”吕晨笑道。

    “什么呀?我说的是这张皮子!”甄宓用力提了提白熊皮。看样子很沉。

    “很白啊,干什么?”

    “让妙音给你缝一件披风。冬天穿盔甲的话,就不会冻着了。”甄宓眼睛亮亮的,满怀憧憬,“你越长越高。难得找到这样大一张皮毛呢。”

    吕晨听着别扭,怎么感觉像是被玩弄的未成年儿童,还越长越高。他也注意到了这块皮毛,可以说,给牛高马大的他做一件宽大的披风还有富余。这也太大了吧?

    “哪儿来的?”吕晨下意识皱眉,他知道,这样的皮毛肯定便宜不了,吕晨平常给家里的钱不多,甄宓买不起这么贵的皮毛。“别人送的。”甄宓不以为意道。“我算过了,给你做一个带斗篷的披风都可以。”

    “什么人送的?”吕晨的声音有些冷了。

    “干嘛呀?”甄宓撒娇一扭小蛮腰,不开心了。“商人送的。”

    “商人?来雁门买马的商人?哼!谁让你收的?”

    吕晨并不反感甄宓与外界交往,他没想过要把她圈养,只是,商人不会平白无故送她这么重的礼物,显然是因为知道了她的身份才出手的。哪怕这商人没有直接对甄宓提什么要求,想必下面的人也能“知趣”地关照对方。这本没有太大问题。但吕晨知道,那些商人大多都有着各路诸侯的背景。一面是商贾,一面是间谍。如果甄宓带头收了对方的礼物,那下面那些人就会以为是吕晨收的,并且开始效仿,很容易让己方的机密被窥探。

    “我……”甄宓突然就撅起了嘴。

    “我什么我?送回去!”吕晨不爽道,马市已经开起来了,借着甄逸、陈宫、张杨和庞统的个人关系,已经有不少中原各地的商贾云集雁门。为此,吕晨早早下过命令,不许收商贾的重礼,一旦发现就要严惩,作为奖励,吕晨给治下官吏们许诺了极为丰厚的年终奖。

    “我不!”甄宓扭头,不理吕晨。

    “告诉我谁送的?我亲自送回去。”吕晨怒了。

    “你大舅哥送的。”

    “啊?刘,刘骁?”

    “什么刘骁?”

    “你不说我大舅哥吗?乌珠的哥哥,就是呼厨泉的长子,名字好像叫刘骁吧,他来雁门了?来卖马?”

    “啊啊啊!气死我了!”

    甄宓当即发毛了,扑上来就在吕晨胸口上咬了一口。

    “你哥来雁门了?”吕晨当然是故意逗甄宓的,如果是甄俨送的,那就没问题了。

    “是你家乌珠的哥哥送的,哼!”甄宓嘟着嘴,不理吕晨。

    吧唧吧唧亲了甄宓几口,吕晨哈哈一笑,甄逸这老狐狸,到底是拿出了一点诚意,没打算在袁绍那一棵树上吊死。甄宓被亲得四肢发软,也生不起气来了,给吕晨穿了衣服,和他一起去外间吃早食。

    饭席间,甄宓说起了哥哥甄俨来雁门的事情。

    吕晨好久没有关注过雁门马市的情况了,也正好听一听,侧面了解一下马邑马市的发展情况。

    据甄宓说,她哥哥甄俨被父亲安排来了雁门,在马邑开了一家商社,贩卖马匹军械和粮草。虽然以前在家的时候关系不怎么好,但总归是家里人,所以她有空也经常去看看哥哥。战马、马镫和马蹄铁这些,当然是买自雁门,卖给袁绍的军队,粮草主要从河北运送到马邑卖给陈宫。此外,甄家商社也收一些皮毛药材等物,然而,她听哥哥私下里说起过,他来雁门主要是冲着火药来的,当然,现在又盯上了煤炭和水泥这两样新物事。

    战马、马镫和马蹄铁,甚至新式高桥马鞍都开始贩卖了,但火药还被吕晨藏着掖着并不肯拿出来公开售卖,所以,各路商旅难免焦急,生怕别人偷偷跟吕晨达成了协议。其实,吕晨也不是不卖,而是故意装怪。他一边严密封锁跟火药有关的信息外漏,一边却又每隔几天,在马邑南门发射几十次炮弹,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来往商客没一个注意不到的,并且,他们能感觉到,那炮弹的威力越来越猛,射程也是越来越远。

    其实,吕晨是要造势,通过这些商贾,将火药的名气传扬天下,然后,再开始卖高价,十月初八,他结婚就是一个契机。

    甄宓当然没有答应哥哥任何事情,只推脱说什么都不知道。

    吃过了饭,吕晨想了想,对甄宓说:“宓儿,今天没事儿,咱们去逛街吧。”

    “啊?”甄宓先是一惊,后是一喜,反问道,“真的?”

    历朝历代,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逛街,这是永不磨灭的基因。吕晨倒是不怎么喜欢逛街的,但现在也到了去看一看马邑现状的时候了。跟每隔几天试炮一样,马邑的商业化进城也是为一个多月后,军火交易大会打基础的,他自然不能忽略马邑的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