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五十六章 混乱的马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失望之余,吕晨多多少少还有些羞愧,因为当初穿越前,身为一名摆地摊的商贩,吕晨也比之这些马贩子好不了多少,总是见缝插针毫不讲规矩。顶点 小说

    饶是如此,吕晨更多的还是愤怒,他之所以专门组建一个城管大队,为的就是管理好马市,马市是雁门的根本,是雁门发展的源动力,不容有失。而且,城管大队还是直接由陈宫统领的,大队长更是庞统介绍来的新锐,据说是个人才,名叫李睿。

    如今,见了马市这一团混乱模样,吕晨实在看不出这李睿有什么能力。

    这边鲜卑人和匈奴人打架打得热火朝天,那边又有小偷被撵得嗷嗷叫,怪叫还有汉人商人对弈品酒,更有娇俏姬妾抚琴,好不怪异。

    甄宓出生巨富之家,算是养尊处优,见了这番情景有些反感,却知道吕晨的目的,所以,还是掩住口鼻牵着小喵,硬着头皮往前走。女侠无所谓,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毕竟是乡野间长大的丫头,更有一身功夫,自然潜意识里并不觉得胆怯。

    唯独兴奋的就是乌珠了,这么热闹的场景,只有每年所有部族勇士们汇聚的猎鹰大会才能见到。所以,她最不认生,一会儿看看这家的小马驹,摸来摸去又不买,一会儿翻翻那家的皮革,贬低一番后扬长而去,最后又去了汉人铺面拿着人家的绸缎就往身上裹。

    不一会儿,乌珠就不见了踪影。刘豹有些担心地对吕晨说:“小君候,你说那蠢女人会不会借机逃跑了?”

    吕晨知道他说谁:“什么蠢女人?那是你妹!”

    “他爹抢我爹的单于之位,我和呼厨泉早就恩断义绝了!我看那蠢女人定然是要跑,我去帮你把她抓回来。”

    “你傻呀?跑了就算了。”

    “嘎?”

    “嘎什么嘎?你以为我愿意要乌珠啊?当初要不是联合匈奴对付你,我才不会答应呢。再说了,匈奴人把乌珠送我,不就是为了贪图我雁门的武器吗?除了火药火炮,你们匈奴人和鲜卑人最缺的是什么?盐和铁!”

    “额……”

    “别额了,以乌珠的智商,走出马邑就得迷路。放心。她会回来的。”

    刘豹仔细想了想,觉得小君候果然是睿智的,乌珠这种智商,出了马邑能不能分清楚东南西北。还真不好说。反正。吕晨都不急。他也就不急了。若是乌珠跑了反而更好,没人跟他争宠了,虽然这种说法略邪恶了点。但事实就是这样。吕晨说过要收河套的,要让他做匈奴单于的,要是乌珠得宠了,那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又逛了几家汉人店铺,甄宓买了些中原来的胭脂水粉和首饰,当然都是很便宜的那种,女侠买了一把还算锋利的匕首。

    吕晨借机跟几个汉族商人攀谈了一下,虽然一开始对方大多戒备他这个“胡人”,但得知他是汉人家的仆人之后,敌视就减弱了些,吕晨倒也听出些情况来。

    那些个鲜卑人和匈奴人,都没有按照陈宫的规矩走,他们并不搭着马镫马蹄铁卖马,而是,只把装了马镫马蹄铁的马摆在明处,暗处贩卖裸马,他们并不愿意花钱买马镫马蹄铁,虽然吕晨说是成本价,其实谁都知道他赚了钱,胡人也不傻。而汉人这边,商人们知道马镫马蹄铁容易制作,所以,之买了少量马镫马蹄铁送回去仿制,并不大量购买,所以跟胡人一拍即合,大宗交易都是私底下进行,在马邑之外交割,让马邑连税收都收不到。

    汉族商人大大拨高了盐和铁的价格,几乎是所有汉族商人统一提价,让匈奴人和鲜卑人大大出血,此后,鲜卑人和匈奴人又提高了马匹和皮毛药材等价格。汉人和胡人大打价格仗,双方各不相让,以至于,匈奴人的马匹囤积得越来越多,粮草就快供给不上了,而汉族商人这边情况也不好,大量的货物囤积,大量的人力被耗在马邑,每天也在承受不菲的损失,而真正完成的交易,却少之又少。

    并且,最让吕晨不爽的是,汉族商人竟然在私自贩卖粮食,这是雁门政令所不允许的。据说,许多汉族商人以卖给陈宫的价格,卖粮食给鲜卑人和匈奴人甚至乌桓人。

    真他娘的鸡贼!

    吕晨心里暗骂,这样下去,最终这个马市无法长久,雁门还是发展不起来啊。必须得采取强行手段,迫使双方讲规矩,才能保证交易的公平和正常运转,才能保证马邑成为真正的第一马市。

    至于汉族商人不愿买马镫马蹄铁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吕晨本来就没有奢望用马镫马蹄铁赚钱,毕竟这种东西太容易仿制了,他当初都能拿这个白送给刘大耳朵,就说明它们不值钱。吕晨只是想利用马镫马蹄铁吸引汉族商人来雁门,哪怕明知它们是来偷师的,也无所谓,只要他们来了就行,吕晨真正的筹码是马市和火药。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距离抛出火药还早,而马市又还没有成行,来的汉族商人大多都是河北和中原的,江东、荆州、蜀中等地,均无商人来,看来不是距离太远,而是还不够吸引他们。

    又逛了几家店铺之后,吕晨得到了更加详实的信息,便让吕展去把城管大队队长李睿给叫过来。吕晨实在是忍不住了,除非这货是个草包,否则怎么可能看不见马市的问题?

    “三千钱?一桶葡萄酒?你丫以为你是八二年的拉菲啊?”

    “拉菲是什么?哦,真主保佑,亲爱的朋友,三千五铢钱,已经是灰常灰常便宜的了。”

    就在吕晨在一个西域商人的帐篷里看葡萄酒的时候,乌珠回来了,还牵着三支雪白雪白的小羊羔,小脸红扑扑的,看上去挺高兴的。那边刘豹就翻了个白眼,并对着吕晨耸了耸肩,大意是说你说对了。

    吧嗒吧嗒……

    地毯上木桶里的葡萄酒,被三支小羊羔一人一口舔得很快就见底了。

    “尊敬的客人,虽然你用葡萄酒喂羊羊羊,很浪费,但是,你还是要付钱。”波斯人这次没有说真主,只说钱。

    吕晨翻了个白眼,无措地看着三支萌哒哒的羊咩咩,质问乌珠:“三只小破羊是哪儿来的?”

    乌珠掰着指头道:“买的,牙口好,能长肥的,而且还是一只公羊两只母羊,能生崽,明年我们就能有十来只羊了。”

    “买……买羊干什么?”

    “买来养啊,养在家里后院的荒地里。你家太穷了,牛羊都没有一只,就只有一匹只会傻笑的大黑马。嫁给这样的男人会被人耻笑的,以前想娶我的那些贵族子弟们,个个家里都有几千几万头羊……可是,爹爹把我抛弃了,我只能自己帮你养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