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九十五章 吕晨很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吕晨指天画地说自己是甄宓的侍卫,又再三表示自己是对小喵吹口哨,绝对不敢对宛若神仙般的小君候夫人不敬。..xstxt..阿婆这才怒气稍平,却犹自趾高气昂地教训起吕晨来,大意是要他懂汉人的尊卑规矩之类的。

    然后,吕晨就看见一个穿补丁衣服的七八岁小男孩,靠着墙根背着手溜到甄宓几女身旁。小男孩悄悄伸手戳了小喵一下,见她回头,飞快地从背后拿出一个大包子塞给她,然后红着脸溜回包子铺去了。

    吕晨一边心想,这是阿婆家的小破孩儿?我家小喵才六岁,就给你这牲口惦记上了?禽兽!另一边,吕晨却摄于阿婆攻击力爆棚的擀面杖,一个劲儿点头哈腰给阿婆赔罪,连说不好意思,没打坏您的擀面杖吧?害您蹦跶良久浪费好多卡路里,实在过意不去云云。

    最终,被喷了一脸口水之后,总算是宽宏大量地赦免了,不过,阿婆表示,若有再犯定叫小君候斩你项上人头。

    对此,吕晨表示自己好害怕。

    沿着玄武大街往北走,发现甄宓的知名度挺高,为了避免再被某位热心街坊偷袭,吕晨只好暂时跟刘豹一起跟在甄宓背后当起了侍卫。

    只是,小君候脑袋被敲得晕乎乎的,脾气可不大好,一路沿着玄武大街往北走,一路骂骂咧咧。

    “出师不利啊!你,还有你,特别是你!都他妈吃屎长大的么?看见我挨打也不来帮忙?不帮忙也帮我挡两下啊!都特么看戏呢?”吕晨指了指刘豹和女侠两名保镖,然后又特别指了一下见了危险就躲吕晨屁股后面筛糠的吕展。

    甄宓娇笑道:“小君候为何不亮出身份?再说。谁让你穿匈奴袍子的?阿婆最讨厌匈奴人了!”

    吕晨翻了个白眼:“都被打成孙子了,还亮身份?以后老子不得被人笑死?太丢人了!记住!这件事绝对不许传出去,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

    女侠瞄了吕晨一眼,继续踢脚下的石子儿。

    刘豹恶狠狠呲牙:“小君候放心,刘豹待会儿就为你报仇!”

    吕晨没好气道:“怎么报仇?”

    “嗯!男儿当一怒杀人,血溅五步,千里不留行!”刘豹抬手在脖子上一划,作咬牙切齿状。

    “什么乱七八糟的!”吕晨劈头就是一巴掌,打得刘豹一个趔趄。

    乌珠拿着俩包子狂啃之余。还嘟囔道:“不杀嘛。她做的包子蛮好吃的,唔唔……”

    随后,甄宓说起了卖包子的阿婆的故事。原来,阿婆之所以讨厌蛮子。是因为他的一家十余口。都是当年外族肆虐的时候被杀的。她的还在襁褓中的孙子都未能幸免于难。现在,她抱养了一个小男孩,靠卖包子度日。

    正是因为这一份血海深仇。她见了匈奴人鲜卑人就眼睛发红。

    刚到雁门的时候,马邑这个边塞要冲子弟破败凋零、百姓疾苦,尤其是城中无天无地家中又鲜有青壮的人家,更是饥寒交迫。甄宓挤出自己的用度,接济了不少的街坊邻里,以至于小君候夫人的名头在玄武大街南段那是响当当的。所以,当吕晨扮作匈奴人,对甄宓举止轻佻的时候,连七十岁的阿婆都操着擀面杖杀了过来,这是一份善缘。

    听罢故事之后,吕晨总算明白了刚才阿婆眼中那份彻骨的恨意,并非空穴来风。

    而刘豹更是不敢在说话,虽然他并没有掠夺雁门,但类似的事情,却在关中和司隶干过不少。

    甄宓说阿婆日子很苦,以前经常在城墙根下捡野菜,包子铺还是甄宓帮她开起来的。但是,马邑终究是太穷了,粮价又被陈宫把持着强行提高了。阿婆的包子做得皮薄馅儿多却也卖不到好价钱,所以,甄宓经常去照顾她生意,奈何,阿婆倔强,总是不肯收甄宓的钱,让留着让小君候给士兵发兵饷,不叫胡人再杀来。此后,甄宓不大去买包子了,那个叫石头的小男孩却每日清晨必定送来几个,说是阿婆的吩咐。

    甄宓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闻者却是默然。

    吕晨心里最不是滋味,他在想,为了提快雁门的发展强行提高粮价,会不会错了?是不是损害到了城市人口的生活了。

    自此,吕晨才知道,这些日子,他忙着“军国大事”,而甄宓却也没闲着,不但经常接济落魄街坊,也在用心良苦地帮小君候树名。这让吕晨很是惭愧,现在想想,那些所谓的大事,跟一个捡野菜的老人比起来,又算什么大事?

    “石头很懂事,他今年才八岁,他说他想去铁匠铺做学徒,赚钱养阿婆。可惜,铁匠铺不收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儿。”甄宓突然奇怪地瞥了小喵一眼,对吕晨说,“石头前天红着脸问我一个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吕晨茫然摇头。

    甄宓妖媚一笑:“他问普通人家的丫鬟出嫁,要多少聘礼。”

    吕晨挠头。

    甄宓又笑:“我告诉他小喵是你妹妹,不是丫鬟。然后他红着脸跑了。”

    吕晨:“……”

    甄宓说:“我想帮石头找个活计,你觉得怎么样?”

    吕晨心里堵得慌,或许是出于愧疚,便说:“八岁小屁孩儿干什么活儿?弄院子里来,让翼宽教他读书识字,先给我做侍从,以后可以翼宽整理文件。我看翼宽现在被阿圆折磨得精疲力竭的,都不忍心多使唤他。”

    吕展的狡辩很拙劣:“我有的是力气,咳咳……”

    “也好!”甄宓点了点头,“阿婆是个好人,她最恨最恨的就是胡人了,前些日子,不知从哪儿听说你要取匈奴女人,她偷偷告诉我她在家扎了个绿眼睛的草人儿,每天用针扎,呵呵!”

    吕晨:“……”

    甄宓喟然一叹:“哎!可是,当草人儿真个不要脸地蹦跶到她面前时,她却狠不下心不说,还送了她两个肉包子。”

    乌珠眼珠滴溜溜乱转,好像在说她,她听了听,没听懂,继续啃包子。这段时间,乌珠吃草吃太多了,难得见到荤腥,她不明白汉人为什么喜欢吃草,各种各样的草,做成奇形怪状的模样来吃。

    吕晨微微点头,看来,必须要让百姓们先吃饱饭才行!

    不知不觉,就到了玄武大街北端的马市,说是马市,其实不仅仅是卖马,也卖皮革、药材、兵器等,更有汉人商贾带来的粮食、茶叶、布匹、盐铁等,甚至连西域商人带来的玉石、香料也不少。

    马市人来人往,各个民族的商人络绎不绝,比之玄武大街南端的冷清来说,却是云泥之别。

    不过,这里的布局却显得太过于混乱了,根本没有分门别类不说,许多外族商人直接在市场里搭起了帐篷,马匹牛羊甚至就养在帐篷里,屎尿味儿浓郁得让人作呕。刚一进马市,吕晨等人就碰到几个鲜卑人和一群匈奴人争夺地盘而大打出手,竟然根本没人来管束不说,还有人围成一圈大声叫好。

    吕晨对此很失望,负责管理马市专门调拨过来的城管大队,居然毫无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