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一百九十九章 猎杀狐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乌珠对此很生气,后来有一天,吕绮再次找到了乌珠,并且告知了乌珠关于甄宓的一些事情。  乌珠一下子就悲伤了起来,原来吕晨喜欢甄宓是因为她更富有。据说她家是很有钱很有钱的富商,有许多许多铁片片,就是那种叫五铢钱的铁片片,可以买好多好多牛羊。而且,汉人的传统是女儿出嫁父母出嫁妆,也就是说,吕晨娶甄宓可以获得许多能买牛羊的铁片片。

    从那以后,乌珠更讨厌甄宓了,而且,在吕晨面前也深深的自卑起来,甚至,见到吕晨都绕着走。不过,正是因为这份自卑,乌珠开始更加重视吕晨,甚至发展到偷听偷看的地步。

    结果,让她更加失望,更加自卑,她好多次听见吕晨说他需要钱发展马邑,听见吕晨说他喜欢甄宓。

    不过,温顺如小白羊的乌珠也有着自己的尊严,在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之后,她重新恢复了自信,就在今天。在她跟着吕晨来到马市的时候,她突然就焕发了生机,仿佛看见了一万只羊在朝她咩咩,那种感觉太幸福了!

    乌珠决定从头再来,于是,她去买了三只连死神都恐惧的男人,还她的羊,她要重新成为小富婆,反正马邑有的是地,足够她羊越来越多的牛羊。

    她勤劳,她坚强,她相信上天会眷顾她的。她要养许许多多数都数不清的牛羊马匹,她要让只知道靠父亲支持的甄宓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富有,她要让吕晨更喜欢她,并且以她为骄傲。

    所以,乌珠甚至冒着被脱了裤子打屁股的惩罚,勇敢地在这个波斯人的古怪帐篷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要养羊!

    不出所料的,乌珠受到了甄宓的严厉阻击,那个躲在吕晨背后嚷嚷着要生儿子的女人,居然再一次悍然驳斥了乌珠的要求:“家里怎么可以养羊呢?那会把家里弄得很脏很臭!伯朝,你别理这个不懂规矩的匈奴女人。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她乱来的。”

    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乌珠这一次没有退缩,若是在匈奴,她可以一刀捅死这个女人。但是在这儿不行。她蹲在地上。决绝地抱住三只被小喵蹂躏得咩咩哀嚎的小羊羔。掷地有声地回答道:“我可以去城外河滩上养羊。”

    “伯朝的女人去外面住,成何体统?小君候的妾氏在河滩上放羊,你是想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吗?”甄宓一如既往的高傲。高傲得刺人。

    乌珠眼巴巴地望着甄宓说出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借口来,去外面住怎么了?提桶干什么?放羊怎么了?像你一样呆呼呼的在家里拿跟针在破布上面绣鸭子吗?谁是我是平妻,跟你地位不相上下!谁要戳你脊梁骨?再说,被戳一下又怎么了?除了吕晨,谁敢戳你?莫名其妙嘛!为什么这么毫无道理的理由,她却能说得如此大义凛然?吕绮师傅说得对,商人都是奸诈狡猾的狐狸,商人的女儿就是狐狸精,狡猾狡猾滴!

    不过,今天吕晨的表现让乌珠心里好受了一些,他没有站在甄宓那边,让乌珠去提什么桶,只是问乌珠为什么一定要养羊。

    乌珠如实回答:“你太穷了!我要帮你养牛羊马匹,让你成为最富有的男人!让你拥有成千上万的牛羊,拥有最辽阔肥美的草场,让所有勇士都汇聚到你的部落,让你成为拥有最多骑士的头领!谁敢惹你,就叫骑士们骑上雄壮的战马把他活活踩成泥!”

    吕晨似乎感动了,出奇温柔地摸了摸乌珠的脑袋,可轻柔了,轻柔得乌珠想哭。

    然后,吕晨说了一句让乌珠飞上云端的话。

    “那你就养吧!明天我去找父亲,让他赔偿你一些小羊羔小马驹什么的。另外,我再给你一匹马,你骑着出城,看上那河滩片荒地就圈下来,它就是你的草场了!只要不是农民的耕地就行。”

    乌珠愣住了,甄宓在一旁继续阴险地挑唆吕晨让乌珠去提什么桶,还说经常骑马的女人腿会开叉,乌珠老生气了,这是优点好么?都像你那样夹着夹着的,遇上别的男人早扇你了!难怪你生不出娃来!乌珠以自己能左右分开成一条直线的双腿,感到灰常的自豪,她觉得男人肯定会喜欢,现在的吕晨应该是没有发现她的优点。

    甄宓就越来越激动,甚至说让乌珠去城外住着好偷人什么的,总之是一些奇怪的话。乌珠心说,我偷人干什么?要偷我也偷牛羊马驹呀,再说,雁门就没牧民,我上哪儿偷去呀?

    不过,吕晨有些生气地数落了甄宓,并且,他直接对甄宓说他很相信乌珠公主的人品,偷牛偷羊都可能,但决不至于偷人。并且,吕晨还表示,他的女人不要养成家雀儿,要自力更生,要有自己的人生目标,老拗口了,乌珠不大听得懂,但她知道吕晨是在夸奖她。

    乌珠顿时就挺直了腰,这是吕晨第一次帮她说话,她忍不住就跳上去用出最大的力气亲了吕晨一口,吧唧一声,吓得拿着亮晶晶的琉璃盏进来的波斯人差点摔了一跤。

    吕晨也很配合,完全不理背后甄宓说提桶的事情,亲得乌珠软塌塌的。

    乌珠知道,这一次她赢了甄宓。草原的女儿,从来都是勇敢的猎手,足以射杀一切鬼祟的狐狸!

    可惜,亲吻很短暂,吕晨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到大胡子的波斯人拿来的琉璃盏上去了。乌珠也不生气,她知道自己成功了,她用自己的勤劳和坚强,赢得了吕晨的喜欢,哪怕那个狐狸精很狡诈,她也不再那么害怕了。牵着三只羊,乌珠喜滋滋地跟在吕晨身边,听吕晨跟波斯人说一些奇怪的话。

    甄宓掩着口鼻退远,跟那个好像救过吕晨性命的女侠聊天去了,还拿着波斯地毯啧啧称奇。

    对此,乌珠表示很鄙视,狐狸精讨厌可爱的小羊羔,却喜欢波斯地毯,真是愚蠢!她不知道那地毯是羊毛做的吗?不养羊哪来的地毯?

    那个总是喜欢告状,看吕晨打自己屁股的可恶小女娃小喵,这时突然粘上了乌珠,原因是她想要一只软嘟嘟的小羊羔。乌珠当然不会答应,这可是她的命根子,更何况小喵很讨厌,是除了甄宓之外,乌珠最不喜欢的人,理由很简单,小喵总是在吕晨打她屁股的时候躲在一旁看。乌珠坚信她是甄宓派来捣乱的,不然,吕晨绝对不可能抵抗自己的吸引力,毕竟她比甄宓丰满圆润多了,男人不可能不喜欢,只是碍于小喵在,所以吕晨害羞。

    汉族男人都害羞,这是可悲的缺点,他们没有匈奴男人那种不避讳任何人,敢于在辽阔旷野中征服女人的魄力。这种生命的壮举,被汉族男人认为是羞耻,实在奇怪,不过,汉人本来就是奇怪的民族。

    正在乌珠胡思乱想的时候,吕晨拿着一个冰块一样透明的杯子对她说话了:“乌珠,你喜欢玻璃杯吗?我想在城外建一个巨大的玻璃厂。”

    波斯人纠正道:“不,亲爱的朋友。真主作证,这是琉璃。”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