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吕氏三国 第二百零一章 雁门太上皇葛罗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感谢kadp的月票和木有吃饭的打赏!)

    “哪来的匈奴娘们儿捣乱?还有西域波斯舞女?抓起来,拿回去献给葛罗丹大人!”

    那方才被吕晨一脚踢飞的鲜卑汉子豁然大叫一声,几个汉子就朝着乌珠扑了过去,其余人则饶边围向吕晨,企图将他们团团围住。 章节

    刘豹略有些畏惧地拉了拉吕晨,低声道:“好像是葛罗丹的人,步度根的儿子,雁门和定襄都在他们的骑兵威慑范围以内,小君候当心。”

    吕晨本来只是准备拿石狮子吓唬吓唬这些家伙的,现在他却改变主意了,手上微微用力,三百斤的石狮子就被他提了起来。

    乌珠小母鸡护小鸡仔一般,把三只小羊羔和三只舞女挡在身后,眼里又是泛起了当日追杀吕布的那股凶狠之色。谁敢抢她的小羊羊和小舞女,她就要拼命了!

    匈奴汉子们似乎很享受乌珠那小烈马的模样,他们说的是汉语,这些家伙是步度根的人,并非全是血统纯正的鲜卑人。汉末多年动乱,鲜卑南侵,早已同化了许多汉人,他们跟匈奴人一样,大多都会说汉话。

    “小妞别跑!”

    “你是匈奴哪个部落的?”

    “小贱种哪里跑!抓起来……嗷嗷……”

    砰!

    乌珠前方几步外,突然泛起一阵烟尘。

    烟尘微微散去之后,只见一个巨大的石狮子稳稳而立。下面压着一个鲜卑人的大腿,刚才骂乌珠小贱种的那个家伙,还在哀嚎着企图扯出自己的腿,然后他成功了……一半,他只扯出了半条腿儿,另外半条还压在石狮子下面。

    扔出石狮子之后,吕晨好整以暇地拍了拍手,拖着另一只石狮子缓步走向了乌珠。吕晨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妈的,这些鲜卑人太他娘的作死了。跑到老子的地盘还这么嚣张?通过刚才的打探。吕晨已经知道,在马邑的马市有一个比雁门官方还要权威的组织存在,是一撮鲜卑人,为首的是鲜卑大人步度根的儿子。名叫葛罗丹。

    鲜卑人盘踞并州和幽州北部日久。影响力巨大。远不是吕晨占据雁门就能取代的,而雁门代郡一代,正是步度根的势力范围。葛罗丹是他唯一的儿子。已经有人在传言,说葛罗丹就是雁门的太上皇,来往商客或许可以瞒着吕晨交易,但绝对会给葛罗丹交上足够多的贡品。

    此时刘豹已经护住了甄宓和梓儿,吕展蹲在地上发抖,甄宓赶紧抱住了小喵遮住她的眼睛,梓儿却伸着脖子看得津津有味,貌似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乌珠突然愣住,她背后的三只小羊羔和三只小舞女开始尖叫,啊啊啊和咩咩咩的声音交替起伏。

    三百斤重的石狮子动能拎得动?还能扔出来?

    周围不论是准备围吕晨的还是扑乌珠的鲜卑人,都吓呆了。

    “你,你,来人啊,给我把那汉狗宰了!”说话的就是刚才被吕晨踢的那人,毫无疑问,他是葛罗丹的属下。吕晨的装扮能骗过汉人,但骗不过胡人,且不说长相,毕竟这么干净的胡人太少太少。

    闻言,对面的四五十个鲜卑汉子陆续拔出了腰间的弯刀。

    刘豹准备上来帮忙,却手中没有武器,石狮子他是提不起的,正愁着呢,女侠突然递给他一把匕首,女侠自己抽出新买的匕首,准备和刘豹一起来支援吕晨。

    “守住马市门口,不要让他们伤到夫人。”吕晨回头制止了刘豹和梓儿,“这些土鸡瓦狗,我一个人就行了。”

    乌珠趁对方没有完全扑上来的时机,飞快地牵着三只小羊羔和三只小舞女跑到了吕晨身边,那三只小羊羔自然是被绳子拴住脖子的,三只波斯舞女也是用绳子拴住手腕的。

    “波斯大胡子送的,不要白不要嘛。”乌珠一点儿也不怕,反而喜滋滋跑到吕晨面前炫耀。

    “滚蛋!”吕晨一指身后甄宓所在的方向,拖着石狮子继续往前。

    “哦哦。”乌珠就牵着自己的羊羔和舞女跑了,还回头吼道,“打败他们,让他们多陪些羊……”

    吕晨翻了个白眼。

    甄宓担忧地望着吕晨独自一人走到对方人群中,就提了吕展一脚,恨声骂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去马市旁的兵舍叫人?”

    吕展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去了。

    乌珠跑回来,擦了一把汗:“好多人啊!”

    甄宓白了这没皮没脸没心没肺的匈奴婆姨一眼,又看了看那三个几乎没穿衣服的波斯女人,脸色一红,把头瞥开了。

    马市大门内侧。

    四五十个鲜卑人个个握着弯刀,将吕晨团团围住了。

    吕晨淡然而笑,他将刚才扔出的石狮子又提了起来,一手一个,就像普通武将提几十斤的石锁一样,轻松极了。

    见吕晨如此力大无穷,鲜卑人虽然人多,却也没敢一拥而上,显然是被吕晨侧漏的霸气镇住了。

    地上那个刚才被砸断腿的家伙躺在地上仰望着牛高马大的吕晨,吓得脸色死灰一片,目光惊悚,宛如见了鬼一样。

    吕晨低头,冲他呲牙一笑:“帅哥,刚才你骂的那个女人,是我未来老婆。”

    “啊?”断腿者几乎都忘记了还在喷血的左腿。

    “我觉得你应该道歉,你觉得呢?”吕晨依旧很和善地跟对方沟通。

    “道你妈!汉狗,杀了这汉狗!”那断腿者突然想起了被砸断腿的仇恨,一边朝旁边爬,一边招呼伙伴。

    砰。

    “嗷嗷嗷……”

    那断腿者的右腿也被石狮子砸断了,疼得几乎晕阙。

    “朽木不可雕也,教都教不会。”吕晨撇撇嘴,饶是善良如他,也不能忍受别人在他地盘上撒野,而且还一口一个汉狗的叫,他不歧视异族,却也不容许别人诋毁他的种族,这是原则。更何况,雁门是他安身立命之所在,岂能被压在鲜卑人的阴影里?

    周遭的鲜卑人更加不敢轻易上前送死了,只见那汉人提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还气定神闲的样子,谁先上谁被砸成肉酱啊!

    这时,外围早已围上了一群看客,汉人、匈奴人、鲜卑人、乌桓人都有,大多都是马市中的商旅。

    啪啪啪——

    突然,一阵鼓掌声传来。

    吕晨侧首望去,只见鲜卑人后方,一头高壮的牦牛缓缓而行,牦牛背上是一个斜穿着一件熊皮大衣的魁梧男子,是个鲜卑人。那家伙皮肤黝黑,肌肉发达,脑袋上头发被剃去大半,只留下中央一撮梳成小辫儿,左耳朵下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耳环,打扮格外骚包。

    “葛罗丹大人,就是这汉狗欺负了我,朵速是大人的属下,怎么能被汉狗欺辱,所以,我叫了人来教训他。他砸断了咱们一个人的双腿。”刚才领头的鲜卑人恭敬地抚胸对牦牛背上的人说道。

    那个骑牦牛的家伙就是葛罗丹?吕晨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