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百零四章 一拳干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很明显,葛罗丹这是要跟吕晨死斗了。这跟汉人战阵前的斗将不同,这是生死斗,也是匈奴和鲜卑共有的传统。

    吕晨很勇猛,大家都看到了。但葛罗丹也很强悍,他是鲜卑最强的战士天鹰勇士,虽然或许有些水分,但寻常几十个鲜卑勇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向自大的他并不认为吕晨能胜过他,而且,他这面人数也更多。

    “小君候,咱们没马,没兵器,而且,他们人多,咱们不如先忍一忍……”

    刘豹有些担心地劝说起来。他听说过葛罗丹的强势,许多南匈奴悍将都是死在他的手里。而且,对面十来人虽然受伤,但马市中鲜卑人众多,已经有不少新面孔加入了对方。如果加上葛罗丹的带领的话,绝对比之前的几十人强大。而管理马邑马市的城管大队,还没看见人影。

    吕晨点了点头,对葛罗丹勾了勾手指:“软蛋,敢不敢单挑?你骑牦牛,拿大刀,我,吕晨,只用一只手,赤手空拳。三个回合,若是擒不下你,我他妈跪在地上给你磕头!你有那狗胆没有?”

    “小君候!”刘豹也是醉了,这是作死吗?对方是鲜卑三大天鹰勇士之一,葛罗丹啊!你再强,也不能赤手空拳吧?

    “你在羞辱我!”葛罗丹眼里已经泛起了血丝。

    “你?呵呵……你还不配我羞辱。”吕晨蔑视一笑。

    “找死!谁也别帮忙,我要宰了这狂妄的家伙!”

    葛罗丹也是暴怒大吼。这是对他极大的侮辱。他虽然自认不是吕晨的对手,但对方赤手空拳,那他根本不怕。在他看来,光是他身下这一千多斤的牦牛冲起来,就能将对方活活撞死。

    挥退还要再说的刘豹,吕晨两脚踹开石狮子,然后轻蔑地冲葛罗丹竖起了中指。

    金色的阳光下,那一根桀骜飘逸的中指,格外耀眼夺目。

    因为某些人类习惯,竖中指是一种跨种族跨时代的交流语言。葛罗丹显然是看懂了。并且深深领悟了吕晨表达的中心思想。

    所以,他黝黑的脸颊瞬间通红,大刀一磕牦牛屁股,牦牛嗷的一声冲向了吕晨。

    “小君候当心!”

    刘豹急得大吼一声。虽然吕晨赐予过他耻辱。但不知为何。他心里并不希望吕晨死在葛罗丹手上。他心里盘算着,只要吕晨受伤或者战败,无论如何。哪怕豁出老命,也要救下他。这倒不是他以德报怨,主要是吕晨这段时间对定襄他的族人实在仁厚,资助颇多,让他感怀,并且他深知鲜卑人的残忍和贪婪,两相权衡,他更愿意跟着吕晨。

    “伯朝!不要……”

    甄宓大叫出声,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吕晨威武!干掉那个鲜卑人!砸扁蛮牛脑袋!”

    乌珠热血翻涌,她听说了吕晨当初一拳砸烂马头的故事,这个对强者有着狂热崇拜情怀的匈奴少女这才开始渐渐喜欢上吕晨的。所以,当吕晨为了保护她而跟人不公平单挑的时候(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她感动坏了,当然,更多的还是激动。

    “吕晨是梓儿的!呼呼,五百金……哎?怎么又是这一句?”

    女侠条件反射般冒出一句口头禅,然后也知道单挑她不方便出手,也就没动,不过,还是打定主意不会让吕晨有事的。

    咚咚咚……

    “汉狗去死!”

    在让地面震颤的牦牛铁蹄声中,葛罗丹举着八十斤的大刀朝着吕晨冲了过来。

    吕晨扯掉了胡须,从容不迫地脱下了匈奴袍子。接着,咬紧牙关,双腿半蹲、背微躬,像一把拉满的弓。一如当初面对纵马而来的眭固那样,吕晨手无寸铁,却沉着冷静。

    只是,今天吕晨面对的是牦牛,不是战马。

    单以速度而论,牦牛远比不上战马,但一头牦牛的重量是战马的两倍,力量更是比马强大不少,所以,牦牛的冲击力自然比马强出太多太多。吕晨想要像当初那样一拳砸翻牦牛,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牦牛坚硬的犄角还可能伤到吕晨,可以说,犄角的杀伤力绝不亚于葛罗丹手中大刀。

    但是,话一出口,吕晨就绝对不能退缩。

    提出跟葛罗丹单挑,并不是吕晨一时脑抽的冒失举动,而是他仔细权衡之后的冷静之举。

    首先,现在的局面是他处于劣势,他这边能战的只有四人,吕晨、刘豹、乌珠和梓儿,并且还要保护甄宓和小喵,而对面,因为刚才吕晨的杀戮,已经凝聚了越来越多的鲜卑人,眼看就要过百人,由此可看出葛罗丹的号召力。而就算吕展叫来城管,城管大队也不过百人,很难说能战胜对方,而且,还很可能酝酿更大的动乱,从而引起鲜卑人和雁门的战争。

    其次,这次与鲜卑人的冲突,整个马市各族商旅贵族都看在眼里,若是他稍微露出怯懦退让的态度,将会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导致这些人更加倒向步度根,从而看轻吕晨。马市这个吕晨发展雁门的基础也将深受影响,将流于形式,永远无法达到他的预想效果。

    所以吕晨只能选择速战速决,并且,他心里已经有了战胜对方的

    办法。

    咚咚!

    近了,近了,牦牛距离吕晨已经不到三步的距离。

    葛罗丹左肩披着毛皮袄,有胸袒露在外,黝黑发亮,强壮的右臂举起了大刀,青肌肉暴起筋毕露,嘴角噙着一抹嗜杀的酷色,只待牦牛再突进一步,他便要一刀劈下吕晨的脑袋。

    “愚蠢!”

    吕晨诡异地笑了,然后,手中的匈奴袍子突然扔出。

    不偏不倚,袍子正好罩在牦牛头上,遮住了它的眼睛。动物的条件反射,除了训练有素的战马,其余都会下意识停止前进的脚步。

    果不其然,牦牛低吼一声,突然两双前蹄踏住,冲势锐减。

    这变故是葛罗丹始料不及的,他几乎是在诧异的瞬间,就被牦牛背上抛了出去,毕竟,牦牛背上只有一条毯子垫着,并没有类似马鞍马镫的东西。

    葛罗丹飞在空中,砸向了吕晨,略一慌乱,他就冷静下来,刀锋突然向下斩去,气势如虹。

    砰!

    这是拳头砸在骨肉上的声音。

    “嗷——”

    此乃葛罗丹那性感的嗓音。

    哐当。

    最后是大刀掉在青石板地面上的声音。

    葛罗丹在被牦牛抛出之后,已经失去了节奏,他的速度还是慢了,被吕晨一拳准确无误地砸中了胸膛。

    只见,葛罗丹的身体如炮弹一般,窜高一丈多,然后下落。

    轰隆。

    葛罗丹跌落在地,身体抽搐如扭曲的虫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