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百零五章 手撕牦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大头领败了?怎么可能?”

    “汉狗无耻,竟敢暗算大头领!杀光汉狗!”

    “啊!对,对,杀死那家伙。”

    上百个鲜卑人围城一个大圈,气势汹汹举刀狂吼,他们认为吕晨扔出袍子罩住牦牛眼睛是左臂,但他们也只敢嚷嚷一下,却并不敢真的上前厮杀。毕竟,场中还横七竖八展览着方才死掉的三十多个同伴的残体,以及那两尊鲜红得格外水灵的石狮子。

    最重要的是,吕晨现在正站在抽搐的葛罗丹身旁,他们可不敢逼吕晨杀掉葛罗丹,以葛罗丹现在的情形,能一手拎一个三百斤石狮子的吕晨,要杀他易如反掌。

    他们无法忘记,三百斤的葛罗丹被吕晨一拳打飞几丈的情景。那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

    吕晨身后,刘豹甄宓等人松了一口气,但眼里仍然担忧,这局势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女侠歪着头嘀咕:“他这么厉害,我为什么要保护他?”

    乌珠则欢呼雀跃,对三只皮毛雪白的小羊羔和三只脸色惨白波斯舞女炫耀:“那是吕晨,你们的主人,厉害吧?我男人!哼哼!他以前一拳砸烂过马的脑袋呢,骨头都碎了那种,脑浆鲜血吧唧乱飚……”

    哇哦……

    一只波斯舞女吐了,另一只也吐了,最后一只也紧跟潮流地吐了。

    乌珠:“没用的波斯人,还没羊羊胆子大。”

    羊羊赞同道:“咩。”

    冷冷扫视了一下周遭如狗般狂吠的鲜卑人。吕晨看见了他们眼中藏不住的恐惧,他笑了,笑得很惬意。曾经善良或者说软弱的他,可能自己都无法想象,有一天他能如此享受暴力和杀戮。

    吕晨桀骜俾睨的笑,吃痛着鲜卑人的自尊,然而,他们却忍不住后退,转眼,圈子大了许多。

    葛罗丹好歹是三大鲜卑天鹰勇士之一。身体素质没的说。这不,才没疼多久,就捂着胸口站了起来。虽然内脏有些移位,肋骨断了三根或者两根。血也吐了几大碗了。但葛罗丹还是能站起来。只是站姿有些佝偻,有些颤栗。

    “葛罗丹,你现在有两条路可选。跪下求饶。或者死!”吕晨背着手,笑眯眯对葛罗丹建议道。

    葛罗丹脸色阴晴不定,并没有说话。

    吕晨很大度地拍拍葛罗丹的肩膀,笑道:“没关系,你可以站在这儿慢慢想,当然,你若是想逃的话,哼哼……”

    说着,吕晨用脚挑起葛罗丹的大刀,双手捏住刀背,嘎吱嘎吱几声刺耳的声音,八十斤重的大刀被吕晨拧成了超大型号的麻花儿,模样挺别致。

    葛罗丹眼皮猛然一跳,他还是小瞧了这家伙的力气。

    显然,吕晨比他强大太多,但他可不甘心求饶,尤其对方还是一个汉人。

    这时,牦牛已经甩掉了脑袋上的袍子,一脸茫然走到了葛罗丹旁边,叫了两嗓子,吕晨没大听懂牦牛在说什么,倒是绕了两步,对葛罗丹说道:“你这牦牛挺可爱的,我突然想吃手撕牦牛肉。”

    葛罗丹奇怪地看着吕晨,心里却打定主意,一离开马邑,就纠集骑兵,踏平马邑城,鸡犬不留。至于吕晨,他要将他剁成肉酱拿回家种花。

    吕晨阳光灿烂地冲葛罗丹呲牙一笑:“把这牦牛送我咋样?”

    葛罗丹心说,他是在刚才威胁我之后,要示好给我台阶下吗?听说汉人都是这样的,他们根本没胆子跟鲜卑人发动战争。他是想要走牦牛,然后化解我和他的恩怨吗?

    葛罗丹下意识点了点头。

    “谢了啊!”

    吕晨微微点头,然后走到牦牛面前,一脚踏下,牦牛的脑袋便被踩在了他脚下,饶是牦牛怎样挣扎,也无济于事。青石地板都被牦牛蹄子刨出一个坑,却无法挣脱吕晨的脚,它只能嗷嗷惨叫,一如方才的葛罗丹。

    “你知道手撕牦牛肉怎么做吗?”吕晨忽然问葛罗丹。

    “……”葛罗丹茫然摇头。

    “唔,我试试看吧。”

    吕晨弯下了腰。

    葛罗丹瞪大了狗眼。

    周围的匈奴人都看得歪了脑袋,摈住呼吸,刘豹乌珠梓儿三人倒吸一口凉气,甄宓干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谁敢闹事?闲杂人等让开!”

    这时,吕展带着一百来号城管赶到了。

    李睿火急火燎一通赶,刚刚拨开人群,就让一部分手下去保护夫人们先离开,而他则带着大部队排开,准备对抗鲜卑人。李睿是庞统介绍来的荆州子弟,现在正是挣表现的时候,没想到小君候却在他管的地盘被鲜卑人缠上了,他心里苦啊。

    他冲过去,刚想叫一声小君候,话还没出口,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双腿发颤。

    而在李睿身后,一群城管大多数人都吐了。

    方才见着场中三十多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的鲜卑勇士们,现在看见吕晨的举动,也是有不少人忍不住反胃。

    “怎么样?手撕牦牛肉是不是这样做的?”

    吕晨提着半只活活撕下来的牦牛脑袋,略带疑问地问葛罗丹,旁边,少了上半部脑袋的牦牛,四蹄扑腾了几下,没了动静。

    葛罗丹被喷溅了一脸的血,目光呆滞瞳孔放大,嘴唇也开始哆嗦:“我,我,我……”

    “哎!”吕晨扔了牦牛脑袋,见城管大队已经来了,个个带着兵刃,人数并不比鲜卑人少多少,该是逼迫葛罗丹跪地求饶的时候了。于是,吕晨叹息道,“算了,这种事儿交给厨子去处理吧。我们接着谈刚才的话题吧。”

    “什,什么?”葛罗丹一脸惊悚与茫然。

    吕晨咧嘴一笑,然后按着葛罗丹的脑袋往地上一摔,脚踩在他脑袋上,就像刚才踩牦牛一样,道:“跪地求饶,或者死,你选哪样?”

    “你,你,你敢?我要杀光你全家!”葛罗丹肺腑受了伤根本挣扎不掉,只能怒吼。

    吕晨弯下腰,把靴子塞进葛罗丹的嘴里,手掰着他的脑袋,往上提,就像刚才活活扯掉牦牛脑袋前的动作一样,只是葛罗丹的力气明显比牦牛逊色了许多。

    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节奏,接下来,可能是一样的结果,葛罗丹被活生生扯掉半个脑袋。

    见到这诡异的一幕,无论是鲜卑人还是城管队这边,都傻眼了,鲜卑人忘记了叫嚣和谩骂,城管队忘记了声援和攘助。同样的疑惑从他们心中升起,吕晨要干什么?难道……

    吕晨慢吞吞问道:“求饶还是死?这道题很难吗?”

    “呜呜哇哇……”葛罗丹手舞足蹈,嘴被吕晨的靴子堵着,根本不能把话说明白,急得他眼泪狂飙。

    吕晨:“誓不投降?哦,有骨气,真是一枚铁骨铮铮的汉子啊!吕晨佩服不已啊!那么,我想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葛罗丹:“呜呜哇呜……”

    吕晨:“放心,我动作很麻溜,好好享受脑袋被撕裂的感觉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