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民国之启示录 正文 第296章 哈尔滨
    ;

    夜深了。 (.  . )

    漆黑的晚,火车在大地轰鸣。

    闻昊假装去厕所,在火车二节车厢的接头处看见了郝大海。

    这时都半夜二点钟,郝大海看见闻昊过来“小兄弟过来接根烟,没事做聊聊天。”

    郝大海烟盒里套了根烟扔给闻昊。

    “这位大哥,我过厕所才抽吧,反正在火车也睡不着。”闻昊应了声。

    闻昊从厕所出来,与郝大海在车厢头二人抽着烟。

    左右看了下没有别人在。

    郝大海对低声说“周玉英与李天娇的车厢外,总有二个混混在转,看样子是那个姓金的派对的人,盯着她们二人。”

    “女人是麻烦。”闻昊在头疼了摇了下。

    “不过这种小麻烦,没关系,只要那个姓金的敢乱来,做了他。”闻昊对郝大海说。

    郝大海低声说“主要是那个日本军官不买那个日本年青人的账,如果那个军官出面的话,也许他们敢在火车动手,而那个姓金的身边只有几人人随从,也不敢在火车乱来,他们多半是盯着周玉英与李天娇,恐怕会在她们下火车后。听口气那个姓金的在哈尔滨有一点小势力,算得一霸。”

    “这不用怕,我们没根没底的,他敢动手,我们不用怕,到时改头换脸,到那里找我们,下手狠点,全灭了口。才说我们在暗,暂时不要与周玉英她们直接接触,让他们以为,只是二个女人,他们也会大意的。还有是在火车动手,回旋余地有些小。他们即然是地头蛇,多半会到了地方,认为对他们有利,但是对我们也有利,我们也能进退自如。”闻昊心想不是有任务的话,现在想做了这个姓金的汉奸,哎还是低调的好。

    郝大海听了想想也是,在火车杀人,万一暴露了,要走只有跳火车了,几个男人也许行,那怕摔伤了,擦破皮了,没有什么,还有几个女生呢。

    “我也觉得在火车杀人,想走也没有地方走,只能呆在车,总会不踏实,在外面干了日本人,汉奸,天大地大到处走。”郝大海想这火车是划地为牢一样。

    闻昊心想太平盛世都有欺男霸女的事,现在还是乱世这种事肯定少不了。

    “你暗保护好她们二人,叫宋治国,墨才道与你轮流注意保护她们。张岚与吴雅茹二人也小心点。”闻昊担心她们,都是大美女,美女在外面办事也好处也有麻烦。

    “张岚与吴雅茹你放心,吴雅茹的日语说的根鬼子一样好,还与几个日本人混熟了,其有一个是日本军官的太太,还攀老乡了。估计不会有人找她们麻烦。”郝大海也是担心吴雅茹她们也碰是混蛋东西,所以也注意了点她们,但是看见吴雅茹与一个日本女人聊的投机,那个日本女人还送礼物给了吴雅茹。

    闻昊听了也放心不少,吴雅茹本来是混血儿,而且她对日本很了解,所以能与日本人进行很好的沟通。

    为了避免别人怀疑,与郝大海了解过情况后,二人分开了,各自回车厢里去了。

    第二天午,火车进入哈尔滨站。

    下了火车,闻昊与卫天明,解东宝夫妇三人告别了。

    相互留了地址。

    看见张岚与吴雅茹与一个日本女人一起走出车站,还有二个日本卫兵跟着她们,所以她们出站很顺利。

    周玉英与李天娇在她们身后不远处。

    但是她们身后还有尾巴跟着。

    郝大海一人跟在二个尾巴后面,而宋治国与墨才道也在不远处。

    闻昊与他们道别后,提了箱子。

    不急不忙的慢慢走,这时菊池稳正才与金宝贵二人从车下来。

    金宝贵点头哈腰的对菊池稳正说着什么?

    还不停的拍拍胸,看样子打什么保票。

    闻昊看了看心想,你如果欺负别的良家妇女,也许真能让你得手,但是这一次,怕你小命没了。

    出了火车站,闻昊叫了个黄包车,对车夫说“去央大街的马迭尔宾馆。”

    央大街有“东北的小巴黎”之称,没过央大街没有来过哈尔滨。

    而马迭尔宾馆是这条街最有名的宾馆,是俄国人开办的。

    哈尔滨因为东铁路的开通后,受到俄国人的影响,哈尔滨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东北一个重要的经济区。

    而马迭尔宾馆是当时哈尔滨最有名的饭店,是俄国富商开办的。

    他还是个犹太人,他认为东铁路的开通,哈尔滨一个会成为远东最大的国际都市,他花重金打造了马迭尔宾馆。

    不得不佩服犹太人的眼光,他在1906年建造的马迭尔宾馆后来随着哈尔滨的发展是越来越有名。

    他说这个马迭尔宾馆会风流一百年,是闻昊在后世,也知道哈尔滨有个马迭尔宾馆,而且还是五星级,虽然只有三层高,也许是国最矮的五星级宾馆吧。

    无论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都以住进马迭尔宾馆为荣。

    要民国时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穷地方,因为东铁路的开通带动了哈尔滨的经济,东北在张作霖的经营下,也是很富的。

    不论是任何制度下的国家,总是有穷有富,也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还是穷困的。

    不是所有的军阀都是欺压百姓,稍微聪明点的,都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时的军阀林立,与春秋战国时诸候一样的。

    天下分久心合,合久分分一样。

    这些军阀都是有野心的,谁也不肯屈居人之下。

    谁都想成为统一国的秦皇,谁都认为自已是真命天子。

    先将自已一亩三分地弄好了,才有争霸天下的可能性。

    不得不说张作霖有霸心不假,但是真正有霸心的人,反而能治理好一方水方。

    只不过秦朝代代出人杰,老子英雄儿好汉,才能统一国。

    可惜的张作霖一代枭雄,结果生了个吸毒没有用的儿子,光知道玩政治投机分子。

    虽然名声弄的不错,但是真正发解他的人,不可能看起他,与他老子差的太远了。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