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徐州之战(50)
    ;

    不得不说,当初徐庶的坚持还真是起到了关键作用,不然的话,现在张飞和鲁肃直接前往沛县,他一下子还真就不知道该如何防备曹‘操’了,不过现在简单了,有张飞坐镇,不管曹‘操’的后手是什么,都不怕,而解决了曹‘操’,刘澜可不会坐视寿‘春’军不管,而这就需要调动鲁肃的濡须大营了,而刘澜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趁着寿‘春’兵力空虚之时,截断寿‘春’与张勋的联系。,: 。

    而于此同时,刘澜也已经传令到琅琊,黄忠会率兵先到临沂,时刻监视袁军的同时等待关羽摄山营,如果在这之前袁绍有所异动的话,那么他们将会第一时间抵达阳都,进行布防,以逸待劳。

    如果关羽在袁军进攻之前抵达,那么他们会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在袁军出兵进入琅琊且没有反应过来时,发起突然袭击,势必要以雷霆手段结束战争,绝不能变成持久甚至是消耗战,这不符合徐州的利益,而且也会对徐州极为不利。

    要想让徐州之战尽快结束,与颜良这一战至关重要,甚至刘澜都有打算亲自前往前线,统帅三军与颜良进行‘交’战,毕竟这一仗太重要了,但徐庶却强烈反对,毕竟沛县的变数还很大,他必须坐镇徐州,进行统筹,不然让徐庶坐镇徐州,虽然效果也许不会太差,但是在调兵遣将这一点上,显然他的分量可无法与刘澜比拟的。

    而且最近几年,刘澜都是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坐镇中军,统筹各部,而在他的调度之下,几位将领都很完美的宛城了自己的任务,就结果来说,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刘澜应该更相信几位大将,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而不是还像从前那样亲自上战场,那样将领的优势发挥不出来,而刘澜的大局观和调度也要大打折扣。

    而且徐庶也很有自知之明,他这位军师,给刘澜出谋划策没问题,毕竟最后是由刘澜下达命令,但若是他来负责这些事情的话,那么几位将领心中是否会服气,真不好说。

    徐庶强烈反对,刘澜心里明白,当然他只是将他的反对与以往的情况进行联系,认为他的身为与以往不同,不能再亲冒矢石,做任何冒险的事情,刘澜只好妥协。

    其实现在徐州,尤其是关羽等人的成长,他到不到前线还真就无关紧要,他们没有任何一人辜负刘澜的厚望,如果说从前是刘澜一个人扛着龙骑军前进的话,那么现在是他们扛着徐州前进,而且没有一次让他失望,虽然偶有失败,会有损失,但是他们却用最终的胜利来向自己证明,他们是当世最优秀的将领,没有之一。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态度。

    一个个都是优秀的将领,一个个都能够独当一面,刘澜对他们是真的满意,虽然在他们还‘默默无名’时,刘澜就给予了他们极大的信任,但是大家都知道,也心知肚明,正是因为刘澜无条件的信任,他们在能够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战争中逐渐成熟,不然的话,他们不会有今日,就好像许褚,最多不过是成为一员猛将,但永远都在主公的光辉之下。

    当然了,许褚是特殊情况,在当时刘澜在张飞和许褚进行选择,选出了后者成为近卫统领,而另一人才有资格独立领兵,并不是许褚无能,只是他更合适近卫,这个原因曾经还让张飞苦恼了好久,盖因在这之前,许褚的职位可一直都是他,但现在,你若是问张飞,他必然会说,他更喜欢留在主公身边,不过这显然是昧心之语罢了。

    对与颜良‘交’战,其实刘澜还真有些担心,那就是臧霸与关羽的关系,二人不能说有什么矛盾吧,但是臧霸若不听他的,擅自出击还是有可能的,如果最终因此而导致兵败,那刘澜就算是后悔都来不及,所以徐庶对于用臧霸突袭北海郡的想法,刘澜是十分支持的,虽然结果很可能不会出现因为北海被收回,颜良就要下令撤兵的情况,但是对冀州军士气显然会是一次沉重打击,而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如鲠在喉的滋味足以动摇冀州军军心,甚至导致部队因此而崩溃,事实上,冀州军内部的纷争,两种声音的出现必定会导致攻打徐州出现分歧,不然的话,颜良不会傻到把部队一分为三,所以这一战看起来困难,但机会反而要比对付曹‘操’的机会更大。

    这一切徐庶以及分析的很清楚了,刘澜也经过深思熟虑最后拍板,如果说沛县是敌强我弱的话,那么在与袁绍作战方面,刘澜刻意将局面变成我强敌弱的局部优势局面,再加上领兵将领关羽和颜良对比,胜负明显。

    而事到如今,随着将关羽摄山营北调之后,刘澜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机会,因为他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援军可以求助,只能靠在徐州屯集的十万大军,应付双线,本就显得捉襟见肘,所以就像徐庶说的那样,主防一头是很明智的,但是袁绍的背信却让他们不可能再选择与曹‘操’消耗,不然这将变成愚蠢的决定,不仅守住徐州的机会变小了,甚至还会变成将中原拱手相让给他而随着时间推移,那么最终问鼎天下之人,非袁绍莫属。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刘澜能怎么办?

    他只能选择接受徐庶的建议,为此甚至要打破前不久的计划,彻底推翻重来,这样一来,他之前所做的努力都变成了泡影,但有弊也有利。

    首先,我们这一仗要是把袁绍打痛了,那么在不收回青州的前提之下,袁绍的选项就只会变成曹‘操’一个,而曹‘操’则会变成我们的屏障,这样,袁绍会千方百计去想如何攻打兖州,而我们则也有了主公的‘精’力,去夺取整个南方,而这就是对我们的利,大利。

    但如果这一仗我们败了,那么结果已经很明显不过,他们将退到秣陵,而青徐不保后,下一个将会是辽东,刘澜毫不怀疑袁绍会走这一步,而不是进攻秣陵,相比于辽东马场,秣陵对于袁绍的吸引力,不大。

    ~~~~~~~~~~

    此时,在沛县外,沛县守军坚守不出,而连着叫阵两日的曹军在第三日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士兵们齐齐返回到军营之中,再也没有任何一人前来挑战。

    双方度过了相安无事的第三日,就在很多人以为,这样的局面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曹‘操’和他的亲兵以及大将们出现在城外,而徐盛也在第一时间登上了沛县城楼。

    这不是徐盛第一次徐曹‘操’见面,早在第一次徐州之战时,徐盛就在刘澜身边有幸一睹曹‘操’尊容,是个让人看不透的人,当时的曹‘操’因为是来从中说合,所以徐盛对他的印象还比较中肯,但此刻,他眼中的曹‘操’无疑是那种‘奸’猾的狐狸模样,只是当他看到那支数百人的小规模部队之时,眼中却不自觉‘露’出了忧虑之‘色’,身为主将,他很明白曹‘操’前后两次出现在沛县城下的原因,初来乍到的曹‘操’,看的不过是沛县的城防,而这一次他出现,则是在寻找沛县的破绽。

    而这以为着,曹军很可能甚至很快就要攻城了,对于攻城战,徐盛不害怕,他之所以忧虑,完全是因为不知会有多少沛县守军,因此而丧命。

    在曹‘操’身边的两人他同样熟悉,一名是膀大腰圆,昨日还在叫阵的典韦,另一面则是背着弓箭,传说箭术百发百中的夏侯渊,夏侯渊的兵刃乃是在兵器谱排名三十的眉间刀,长九尺,重六十八斤,刀身狭长,因刀尖似眉,所以叫眉尖刀,但相比于他武器的普普通通,他背上的那把长弓却是大有来头,养由基弓,传闻乃是‘春’秋时代神箭手养由基所用的宝弓,是当世箭术高手做梦都希望得到的宝弓。

    如果兵器谱中有弓箭的排名的话,那么夏侯渊这把弓箭可绝不会像他的兵刃排名那么靠后,最不济也能跻身前十,若在加上夏侯渊箭术的加成,排名进入前五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在曹‘操’身边的另外其人,徐盛就有些孤陋寡闻了,每一人能认得出来,当然这也是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毕竟他们的辨识度可没有这三人高。

    “攻城器械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也该攻一下沛县,看看他们的防守厚度了。”城楼下方的曹‘操’并没有发现此刻城楼之上有人正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对身边几人说道。

    “末将请令,愿为攻城大将,率本部杀上城楼,夺下沛县。”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曹军之中有名的猛将曹洪,曹洪作战,从不畏惧生死,只要是鼓声响起,他就只知奋勇向前,除了鸣金收兵,绝不会后退半步,除非战死。

    曹‘操’看着他请战,便爽朗大笑一声,如果是别人请战,那么也许还有人会争一争,可在他帐下只有曹洪和夏侯惇却是例外,没人敢去和他二人抢,当然除了二人因此而发生争论:“子廉勇气可嘉,我现在都已经迫切的想看明日子廉建立奇功,夺下沛县了,不过人非铁躯,我可不愿我的心腹大将在沛县的飞矢礌石之下伤到,这样,明日我可许你指挥攻城,但你绝不能自己上阵。”

    曹‘操’可没有半点与他商议的想法,这就是命令,而原本跃跃‘欲’试的曹洪则根本就没有再开口的机会,就只能看着曹‘操’调转马头向大营反回。

    曹军大营的修筑,可以说是固若金汤,防守严密,曹‘操’根本就不担心也不害怕沛县军来突袭,足以把他们杀回去,回到中军辕‘门’,却正好看到郭嘉正在辕‘门’下站着,等候多时,虽然不清楚他再此等自己所为何事,不过看他的反应,向来应该是好消息,翻身下马,朝他笑道:“奉孝,有什么好消息不成?”

    “郭嘉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好消息,不过曹公,还是到中军大帐,容卑职慢慢向您汇报吧。“

    “好。”

    如果兵器谱中有弓箭的排名的话,那么夏侯渊这把弓箭可绝不会像他的兵刃排名那么靠后,最不济也能跻身前十,若在加上夏侯渊箭术的加成,排名进入前五也不是没有可能,而在曹‘操’身边的另外其人,徐盛就有些孤陋寡闻了,每一人能认得出来,当然这也是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毕竟他们的辨识度可没有这三人高。

    “攻城器械都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也该攻一下沛县,看看他们的防守厚度了。”城楼下方的曹‘操’并没有发现此刻城楼之上有人正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对身边几人说道。

    “末将请令,愿为攻城大将,率本部杀上城楼,夺下沛县。”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曹军之中有名的猛将曹洪,曹洪作战,从不畏惧生死,只要是鼓声响起,他就只知奋勇向前,除了鸣金收兵,绝不会后退半步,除非战死。

    曹‘操’看着他请战,便爽朗大笑一声,如果是别人请战,那么也许还有人会争一争,可在他帐下只有曹洪和夏侯惇却是例外,没人敢去和他二人抢,当然除了二人因此而发生争论:“子廉勇气可嘉,我现在都已经迫切的想看明日子廉建立奇功,夺下沛县了,不过人非铁躯,我可不愿我的心腹大将在沛县的飞矢礌石之下伤到,这样,明日我可许你指挥攻城,但你绝不能自己上阵。”

    曹‘操’可没有半点与他商议的想法,这就是命令,而原本跃跃‘欲’试的曹洪则根本就没有再开口的机会,就只能看着曹‘操’调转马头向大营反回。

    曹军大营的修筑,可以说是固若金汤,防守严密,曹‘操’根本就不担心也不害怕沛县军来突袭,足以把他们杀回去,回到中军辕‘门’,却正好看到郭嘉正在辕‘门’下站着,等候多时,虽然不清楚他再此等自己所为何事,不过看他的反应,向来应该是好消息,翻身下马,朝他笑道:“奉孝,有什么好消息不成?”

    “郭嘉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好消息,不过曹公,还是到中军大帐,容卑职慢慢向您汇报吧。“

    “好。”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