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逼捐
    ;

    冯一平没说话,朝她点点头,也朝台点点头,毕竟这会出去,也算是途退场。

    包括主持人在内,台的四位都挺豁达,朝冯一平点了点头,姆卡帕总统甚至还对冯一平欠身示意。

    冯一平的团队都能收集相关的资料,他的那些幕僚们又如何不会做?

    所以他大多数都清楚这位年轻人的潜力,他和很多人都默默的持有同一个观点,虽然从98年到现在,尔一直蝉联世界首富的宝座,而且看样子还将继续蝉联几年。

    虽然看起来,这位年轻人的个人财富,目前大概只有老尔的三分之一。

    但是,看起来,人类历史能不能出现一个尔盖茨还年轻的世界首富,怕还得看这位。

    尤其让他关注的是,无论是在世界霸主美国,还是正在崛起的国,这位年轻人都有着非常好的基础。

    从政治家的角度而言,姆卡帕总统总统尤其看重这后一点。

    在任,从98年起,他已经三次以总统的身份访华,最后的一次是去年五月。

    而在此之前,他更是最早于81年,以及87年,93年,以高官身份访华。

    到国那么多次,如果他还不能看清国这么多年来发展的成,以及其蕴含的潜力,那他也坐不稳今天的位子。

    按国人的说法,如果思想再放开一些,步子再迈大一些,那么他预计,未来的国,可能会挑战美国世界一极的可能,并不是空楼阁。

    届时一个同时在两个超级大国里,都能有非常亮眼的年轻人,会有多大潜力?

    所以,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值得卖好。

    但说话的那个女人,此时已经分开人群,从后排走了出来,迈着一种,怎么说呢,有些魔镜魔镜告诉我,我是不是世界最漂亮女人的迷之自信,高高在又夹着些风骚的步伐,快步走到冯一平跟前,很自来熟的笑着说,“冯,可以先听我说几句话吗?可以吗?”

    虽然近看着她掩饰不住的皱纹,以及肤色已经很差的皮肤,但偏偏自觉风华绝代,性感绝顶的姿态,冯一平是真有些恶心,但是在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请求的情况下冯一平还真不好拒绝他的提议。

    连被欧洲人讥讽为不懂礼仪的牛仔的美国人,平时可以肆无忌惮的穿着个大裤衩,趿拉着双二趾鞋满世界乱窜,但是在正规的场合,他们还是会衣冠楚楚的站起来帮入座的女士拉凳子。

    “当然可以,斯通女士,”冯一平转身坐了下来。

    也怪自己这两天在达沃斯有些太引人注目,除了自己的言论,这其,可能有大半要归功于自己的年轻。

    民众都是猎的,一个二十岁出头,发展稳健的超级富豪,在这样的平台,总是会其它那些几乎是千篇一律近乎头发花白,至少都人到年的富豪,更引人关注。

    况且,在这总是被大群老年白人男女占据的舞台,突然出现一个清新阳光的东方面孔,也确实能满足不少人的猎心理。

    而如果他的演讲和想法还很出彩,那更是难得了——所以说,小鲜肉这个事,不管看不看得惯,理解不理解,还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据说,鉴于冯一平的吸粉能力,欧洲某知名八卦站,正准备制作冯一平的专栏,满足大家的好心。

    所以,自己被莎朗斯通专程拦下来,确实也情有可原。

    这么好的蹭流量的机会,为什么不把握?

    好莱坞的这些家伙们,早明白一件事,不管是好的曝光度,还是坏的曝光度,那都是曝光,那都是提高自己人气的方法。

    当然,一些人神共愤的坏的曝光度,并不在此列。

    冯一平之所以一见到这位不爽,自然是她后来在08年时发表的那番人神共愤,外唾弃的言论。

    虽然这样有些矛盾,毕竟那事还没发生,因为这个理由讨厌她,好像有些牵强,但是冯一平相信,她平常在私下里,肯定也是抱着那样的态度,因而整体而言,并没有错。

    “谢谢,”莎朗斯通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用以在奥斯卡颁奖礼的口气开始她的发言,“大家好,我是莎朗斯通,很高兴来到达沃斯,我今天愿意提供一万美元为姆卡帕总统的国家购买蚊帐.大家能否赏光?还有谁愿意和我一起捐款?”

    这自然是议程之外的事,冯一平也禁不住也楞了,听说了逼捐那么多回,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猝不及防的遇这样的事。

    除了姆卡帕总统,在座的嘉宾大都有点愕然,我们难道参加了个慈善舞会?

    “大家应该都听说了尔盖茨先生昨天的壮举,也了解到那种沉默的海啸的巨大危害,每个月,有15万非洲孩子被疟疾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一些,甚至还没来得及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他们的一些,本来未来将会有无限可能,”

    “但是,因为生活设施不完善,他们的大部分,都是裸露在疟疾肆虐的环境里,在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肯定有人正在死去,所以,站起来吧,站起来吧,我们不应该无动于衷,”

    别说,她的这番发言,再加此时她几乎要流下泪来的表情,确实很有感染力,很多人被感动了——除了冯一平。

    结合她将来的言行,这位如果不是心理分裂,那她此时的这番动情的演说,只有两个字,“作秀,”

    毕竟再怎么说,达沃斯经济论坛年会,都算是一个面向全球的,不错的曝光平台。

    朱莉那样的做法,通过分享自己担任大使以来工作的心得,让大家更多的关注难民问题,了解难民问题,最后再自发的采取行动,付出努力,才是真正做事的态度。

    而这位这次明显是临时发起的募捐,在意的肯定不是自己的举动,究竟能不能给那些饱受疟疾困扰的非洲民众,带去关爱和帮助。

    前面说过,认真的做慈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时真的赚钱还要难。

    如莎朗斯通的这个提议,这募捐来的资金,该如何使用,该如何确保他们最终能送到那些迫切需要他们的非洲民众手,冯一平相信,她肯定是全无主意。

    如若不然,她也不会采取这样的临时举措。

    但自然还是有很多人受到了感染,惠特曼第一个站起来,“我捐,”

    她拿出笔,刷刷的写下一张支票。

    莎朗斯通接过来一看,显然相当满意,笑着说,“惠特曼女士,谢谢你的善心,”

    她总算没有把惠特曼的捐款金额读出来,也可以说,还是有点情商的。

    惠特曼笑了,“我和ebay,一直关心非洲的状况和发展,对那些面临着恶劣生存环境的非洲民众,深感同情,我们将会一如既往的关注非洲,关注非洲的贫困问题,并希望我们的公司,能为广大非洲朋友带来额外的收入,”

    所以说,这世界的官话和套话嘛,到了最后,总是会殊途同归。

    她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朝冯一平这边看了一眼,只是,冯一平此时一直低着头。

    在惠特曼的带动下,很快,包括后排的一些企业家,也挤到前排来,递一张张支票,以至于连主持人都不得不主动下台帮忙。

    也短短的五分钟时间内,那位主持人手,已经捏着厚厚的一沓支票,预计金额,不会少于100万美元。

    随着莎朗斯通越说越溜的感谢声越来越近,稳稳的坐在那的冯一平,有些踌躇起来。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