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天王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我迟早比你先死啊
    ;

    雨皇。,: 。

    江雨怡还在暗自得意,这次联手好莱坞巨头合作《星际怪兽》第二部,上映那时,北美那边,势必要力压苏曈的电影一筹。

    除非和苏曈合作的发行方要避开档期,不然只能硬碰硬。

    央视‘春’晚还有不到一个月,最后的节目评审即将到来。

    念奴娇娱乐有些艺人一共有几个节目上,苏曈今天‘抽’空去练习生那边看。

    还没进练习生基地,苏曈在一处墙角发现一道瘦弱的身影。

    她正蹲那里吞云吐雾。

    苏曈好奇过去一看。

    卧槽。

    “你怎么回事?还‘抽’烟了你?”苏曈大声喝道。

    蹲墙角吸烟的人,正是郑霜,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女’生。

    就这么小年纪,还是个‘女’生,居然‘抽’起烟来了。

    苏曈第一讨厌的人就是酗酒和‘抽’烟。

    郑霜对苏曈的到来有些出乎意料,吓了一跳,连忙把烟扔掉。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不怕了,倔强道:“这里又没规定不让‘抽’烟,我‘抽’烟怎么了,这里又不是学校。”

    苏曈想了想,公司对练习生好像还真没这个限制。

    “咳,‘抽’烟不好,我也没说你违纪。”苏曈有点尴尬,管得好像有点多了。

    “好不好你‘抽’了就知道。”郑霜心情好像很不好,刚还蹲着,现在索‘性’坐地上了。

    苏曈有点无语,一个个练习生都怕他,哪敢顶撞他啊,就这个丫头不怕他,好像对他还有意见。

    所有练习生里面,最不怕被雪藏或退出娱乐圈的,就是这丫头。

    “‘抽’烟‘胸’会更小。”苏曈跟小丫头关系是练习生里面最好的,说话也没那么绅士,打开天窗说亮话。

    郑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哼了一声,掏出烟,准备再来一支。

    苏曈把烟和打火机全部抢下来。

    “给我!”郑霜大眼睛瞪着苏曈,一点也不怕他。

    苏曈不给,说道:“为什么自暴自弃?”

    郑霜靠坐在墙上,不想理苏曈。

    “起来,回去排练节目。”苏曈说道。

    郑霜扭头看向一边:“不去。”

    苏曈有些拿她没办法,《‘女’神来了》录制那时,他和她的关系很好,辅导她功课,给她开小灶,很亲密。

    “你不去我去了。”苏曈站起来,这丫头家世不错,来娱乐圈是真的游戏人生,不喜欢出名。

    不到迫不得已,念奴娇娱乐也不会跟她解约。

    苏曈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抽’泣声。

    他只好停下脚步。

    “有什么委屈,跟我说。”苏曈在郑霜旁边坐下来。

    郑霜自顾哭着。

    苏曈只能坐一旁陪她。

    这姑娘的脾气他了解得很清楚,说多反倒没用。

    郑霜哭着哭着,靠苏曈身上,拿他衣服擦鼻涕。

    苏曈打开随身带的包包,翻了一阵子,没纸巾,我去。

    只能让她擦了。

    良久。

    “你结婚了!”郑霜靠苏曈身上说道。

    “嗯。”苏曈点头。

    “我还没长大吗?”郑霜问道。

    苏曈奇怪,但还是说道:“没有,至少这个年纪是不懂什么情什么爱的。连我自己有时都觉得我也不懂爱。”

    “不懂爱你就结婚了?”郑霜问道。

    苏曈低声道:“我不懂爱,但在懂之前,我懂得有的人不能错过。”

    “我懂。”郑霜说道。

    苏曈拉起她:“排练去吧,生活的意义在于传递快乐,无所事事只会让人产生空虚,自讨无趣。”

    “我还没跟你说什么是爱呢?”郑霜急道。

    苏曈说道:“爱是把双刃剑,能让人快乐,也能让人忧伤,你觉得有道理不?”

    “嗯。”郑霜点头。

    “那就是了,个人有不同的理解,有人的爱是占有,有人的爱是放手……算了,我跟一个十几岁的‘女’生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啊。你以后必须戒烟,不然我走得都不安心。”苏曈搂着郑霜的肩膀。

    “走?走哪?”郑霜心中一突,格格说这话听着心里慎得慌。

    苏曈认真道:“我年纪比你大,而且‘女’生抗压能力比男生强,寿命普遍比男生久远,不出意外,我迟早比你先死啊。”

    郑霜眼睛一下又红了。

    ……

    接下来这段时间,苏曈两次飞往燕都,替央视‘春’晚节目评审小组把关节目。

    辽省卫视和念奴娇娱乐选送的节目也参加评审,没一个被淘汰,一个个都是压轴等级的节目。

    还没到大年三十,《侏罗纪公园》就又传来捷报,半个月,票房已经突破25亿大关。

    接下来过年的过年,看过的都看过了,每天的票房数据基本就几千万了,破亿已经不可能。

    照这样下去,大家预测超越上部票房纪录也是不难的,但说要破掉也不容易。

    大年快来了,网友还期待苏曈拍‘春’晚公益广告,但没有了。

    苏曈在微‘波’上宣布,这几年太忙,连和‘女’朋友领证都是‘抽’空去,吃了顿饭就各自急急忙忙赶回去工作的。‘春’晚过后,他要闲下来,好好为婚礼做准备,只有把身边的人照顾照应好,才能更好的工作。

    十八岁出道,到二十四岁,六年多的时间,每天都是忙忙忙,假期都没几天,被经纪公司严重剥削和压榨劳动力的艺人都没他这么忙。

    纵观苏曈的作品,大家就知道,他到底有多忙,有些人都不敢相信他真的忙了那么多事。

    ‘春’晚前两天,苏曈一家,包括苏父都前往燕都。

    晚会上,苏曈和小羽、筱筱都有节目,很受欢迎,《卖拐》第二部更是让‘春’晚走向高‘潮’。

    杨菲菲在表演完节目后含泪离去,苏曈也带着一家人赶去机场,回海滨城,没等‘春’晚结束。

    整场晚会下来,口碑极好,尤其是苏曈出的前世经典作品,都大受欢迎。

    晚会结束,收视率初步统计就达到了近40个点。

    创下了新世纪以来最高纪录,堪比旧时代。

    从海滨城机场回家的路上,筱筱自出央视直播现场出来,就睡了一路,现在醒来,想起什么,忍不住好奇问道:“格格,本来高高兴兴的,大家都很开心,菲菲姐怎么下台来就哭着跑了呢?”

    苏曈没回答,开着车,车子是自家车,前几天开过来登机,存放机场外停车场了。

    小羽把筱筱搂到怀里,让她躺好:“睡你的觉,那么多问题。”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