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痕伤 正文 第三五七章 时时刻刻
    ;

    欧阳紫岚最讨厌‘阴’雨绵绵的天气,到了巴黎偏偏赶上淅淅沥沥、时停时有的雨。

    玩了几天,欧阳紫岚便不想离开酒店了,饱饱地睡到快十点才起‘床’。穆森则是一个宅不下来人,宁可漫无目的的欣赏街景,也不愿意躲在房子里凭栏远眺,早已出去感受‘浪’漫之都的气息了。

    欧阳紫岚看了看时间,距离与穆森约定的午餐时间还早,不禁又无聊地打起了哈欠。最后终于踱步到洗漱室梳洗妆容,一时闲下来脑子里总像装着一件事。下意识的动着口里的牙刷,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冥思苦想。突然大含了一口水漱了漱口,昨天街角看得那个人是蒋帅吗?不应该呀。剑轩被折磨的半死,蒋帅应该去简繁家里求婚才是。迟迟疑疑地又漱了几口水,欧阳紫岚蹭着小碎步跑回沙发上拿起手机。我的好奇心呀,一定要问清楚!电话拨了出去。

    “简繁,‘春’节愉快!”

    “‘春’节愉快!”

    “简繁,我来法国几天了,你是不是也在法国呀!一起出去玩呀!”

    “没有,我在家!”

    “哦,那是我认错人了。我以为我在街上看到了蒋帅。”欧阳紫岚等待着简繁的回答。

    “也许!蒋帅前天的飞机飞去的巴黎!”

    “是吗?我想我的眼力应该不会错。”欧阳紫岚蹙着眉头很想问个究竟,又觉不太合适。犹豫了一番,“你还好吧!”

    “我很好!”

    “嗯,我也很好,节后见吧!”

    “节后见!”

    哎呀,简繁为什么这么不会聊天。欧阳紫岚挂了电话直叹气。就不能多说一点儿吗?非要我问一句答一句。谈话又不是写代码,难道也怕溢出吗?蒋帅为什么没有去简繁家呢?

    欧阳紫岚突然微微一笑,下一个电话便拨到了林剑轩的手机上。

    “剑轩,上午好!”

    “我这里是下午!”

    “哦,一时忘了。我暂时减龄6个小时。”欧阳紫岚将听筒贴近耳朵,“剑轩,你那边是什么声音?小猫叫吗!”

    “我在喂猫。”林剑轩正撩拨着‘腿’边一只小猫的下颌,小猫一边乖巧地叫着,一边不断向上仰着头蹭林剑轩的‘腿’,小尾巴高兴的竖起,尾巴尖如琴弦一般抖动着。另外几只大一点儿的猫则趴在长椅上‘舔’着各自面前的罐头。

    “你真闲!是简繁喂的那几只流‘浪’猫吗?”

    “它们闲,我也闲,就来看看!”

    “北京应该是晴天吧!晒一晒太阳也好,好过呆在你那个‘阴’郁的画室里。“

    林剑轩轻哼了一声,“你和阿森好好玩!管我做什么?”

    “蒋帅来法国了,很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去简繁家。”

    林剑轩眉头皱了一下,“玩够了就回来,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无聊的闲事上。”

    “ok,ok,节后见。”欧阳紫岚将电话挂断。刺‘激’林剑轩的话到了嘴边最终忍住没说。喂猫不是无聊的闲事吗?简繁已将它们拜托给司机于小彪了,你却自作多情。

    林剑轩探身将不断蹭他‘腿’的小猫捞起来放在长椅上,又开了一盒罐头放在小猫面前,“你怎么这么笨呢?轻轻一跳不就上来了吗?快吃吧,你姐姐回来我就不来了。”

    小猫自顾吃着,不再理林剑轩。林剑轩笑了一下,“跟你姐姐一样,薄情寡义令人讨厌!”

    临走前,林剑轩‘摸’出手机盯了一会儿又放入口袋。除夕夜已经给简繁的父母打过电话拜过年了,再打电话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况且,蒋帅就算去了外太空也不关他的事,简繁的心里依然没有他的位置。

    此时,简繁正倚在‘床’上抱着随身听,托着一本法文日常用语一句一句进行跟读练习,见妈妈进来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滚到沙发上。妈妈最不喜欢她躺着百~万\小!说。

    简繁妈妈环顾了一圈,“繁呀!你说你跟蒋帅住一个公寓,你的房间不会也这么‘乱’吧!”

    “当然不是啦!我这不是‘乱’,是东西多!”

    “难得蒋帅包容你!”简繁妈妈捡起掉在‘床’下的抱枕,重新摆好。

    “是我包容他!”简繁嘟着嘴,取出磁带翻了一个面。

    “‘女’孩子不要总是争强好胜的!”

    “妈,你以前可不是这样教育我的。你不是说‘女’孩子更要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吗?”简繁有意拗着妈妈。

    简繁妈妈帮简繁将台灯拿近了些,“你不是傻孩子,别故意气我。不依附不等于不尊重。将来有了家庭,两个人还要相互扶持。”

    “知道了!妈,你不和爸去打球了?我还要学习呢!”

    “你爸先去了,假期场地紧张,要提前租。我还想问,你怎么想起学法语了?”

    “妈,法语学好了我去法国转一圈如何?”

    “想去就去呗!”

    “那如果我在那边工作呢?”

    “你现在在北京工作,一年也只能回来几次。法国有什么区别吗?”简繁妈妈想了一下,“还是有区别,来回路上辛苦些。只要你不怕辛苦,想去哪儿去哪儿!”

    “嘻嘻,妈,还以为你会舍不得我!”

    “当初我舍不得你去北京,你还不是去了!不过,如果不是说着玩的,这件事你要和蒋帅商量一下吧!”简繁的妈妈有些糊涂了!之前说蒋帅要来家里,后来说蒋帅有事来不了了。然后便关起‘门’来学习法语,现在又说要去法国。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嗯,不一定啦!如果去法国,我也不会不管你和爸的。”简繁嘟‘唇’一笑。蒋帅说他要陪他外公一段时间,她只是有点儿想他。至于将来,她相信蒋帅的安排。

    “我和你爸好着呢,不用你管!我去打球了!你爸还等着呢!”

    “晚饭我来做吧!”简繁将书和随身听放下,走到‘门’厅送妈妈出‘门’。

    “不想你爸被你做的饭饿瘦了,料已经准备好了,等我回来做!”

    简繁做了一个鬼脸,“那好吧!可不是我不做哦?”

    ‘春’节假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随之而来又是紧张的工作。

    每天上下班没有蒋帅的陪伴,司机于小彪主动开车接送。其实简繁很想自己走一走,公寓距离公司本就不太远。可是于小彪非说这是公司的安排,冬季白昼短,怕简繁上下班不安全。最后,简繁只能作罢。公寓中只剩下简繁一个人,不想太过麻烦,简繁通知厨师以后不必再来准备晚饭。一日三餐全部都在公司餐厅解决,除了工作,似乎再无其它。可是,只有简繁知道,她时时刻刻都在想念蒋帅。

    闫敏的‘春’节过的并不轻松,思虑着与安茹见面的说辞。假期结束前得以有机会与安茹单独见了一面。在安茹谨慎、质疑、审视的目光中终于说服安茹支持她进入物流设备生产制造领域。

    其实劝安茹来做这件事并不困难,就如何佳宇所说,安茹恨不得将赚到的钱都存入‘私’囊,怎奈云仁的账目她难于做手脚。扶植闫敏的公司无疑是最好的赚钱途径,同一个市场,卖云仁的产品还是卖闫敏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全由她说了算。虽然闫敏不能明说,安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事半功倍的机巧。但是,建议毕竟是由闫敏提出来的,安茹难免不放心。最后,闫敏不得不大谈自己公司的难处,谈与姚菲看似深厚的姐妹情谊其实早已暗生嫌隙,谈姚菲的公司发展迅猛却不愿从她那里购买屈屈几千元的软件产品,谈她只有依靠安茹才可以让公司发展下去。当听到闫敏与姚菲的关系近乎决裂时,安茹相信利用闫敏是安全的。她想要的就是只能依附于她的人。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