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囚笼 正文 第十九章 搅乱
    ;

    普德克不修边幅的脸庞一片赤红。。: 。

    有愤怒,但更多的是羞愧。

    不需要什么审问,仅仅是一次询问,那位巡警就说出了一切。

    狠狠的给了对方数拳,让对方彻底需要担架后,普德克摔‘门’走了出来。

    普德克讨厌‘义警’。

    但更讨厌这种忘记自己职责的‘混’蛋。

    砰!

    ‘门’重重的砸在了‘门’框上,周围的人都噤如寒蝉的看着站在‘门’前的普德克,一个个缩着脖子远离了这里。

    “你们可以离开了!”

    普德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对秦然、艾玛.艾迪说道。

    “离开?”

    “要知道,我刚刚可是……等等我,2567!”

    艾玛.艾迪瞪起了眼,就要找普德克理论,但秦然却是转身就走。

    艾玛.艾迪马上追了上去。

    不过,并没有忘记转头‘警告’普德克。

    “我记住那家伙和你的编号了!”

    “我会让我的律师找你们赔偿的!”

    这样的警告,让普德克的呼吸更加的急促。

    如果不是职责和理念令普德克不允许自己做出殴打‘女’人的事情,他此刻一定会拿起身边的椅子砸过去。

    又深呼吸了数次,在彻底的无视了艾玛.艾迪后,普德克冲着秦然的背影喊道:“记住,你答应我的!”

    秦然没有回头,抬起右手挥了挥,算是回答。

    走下了台阶,秦然的脚步骤然提速。

    “等等我!”

    艾玛.艾迪急促的说着。

    “去找普德克吧。”

    “在那里你至少是安全的。”

    “别跟着我!”

    秦然说着,但人却没有一点停留的意思。

    话音落下后,就越走越快,不一会儿,秦然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紧追了十几米,依旧看不到秦然踪影,而背部传来的疼痛却是越发的难以忍受,艾玛.艾迪一皱鼻子,不得不停下脚步。

    “自恋的‘混’蛋!”

    “真以为我会跟着你?”

    “嘁!”

    艾玛.艾迪冲着秦然消失的方向竖了一根手指后,转身就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虽然艾玛.艾迪承认,待在普德克周围是安全的,‘鲜血岭’的‘混’蛋们,面对一位警长总是会有所顾忌,但是她才刚刚得罪了对方,现在去找对方,根本是送上‘门’的自取其辱。

    一想到可能好遭到的言语奚落,艾玛.艾迪就彻底放弃了这种最安全的选择,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不太安全、但又别无选择的地方。

    当然了,让她做出这样选择的,还因为在那个地方,她能够获得有关秦然的信息。

    一个能够轻易击败‘冰冻者’的家伙,可不会是一般人。

    而这样的人……

    都代表着大价钱!

    只要她给出这个消息,整个圈子都会为止震惊的。

    想到那些人震惊的模样,还有随之而来的钞票。

    艾玛.艾迪越走越快。

    甚至,那枚鼻钉在路灯的照耀下,都随着快节奏的步伐,而泛起了不一样的闪光,

    “2567?”

    “古里古怪的称号,又一个想要当英雄的傻瓜!”

    “以你那种冷淡的‘性’格,绝对会成为最不受欢迎的英雄!”

    ……

    夜幕下,秦然悄无声息的靠近着前方的一座仓库。

    在火鸦的视野中,不论炸掉了斯莫维尔街99号的家伙,还是干掉了巴里,又用狙击枪‘射’击艾玛.艾迪的家伙,最终都来到了这里。

    更加巧合的是,这里还是‘鲜血岭’的一个据点。

    对于‘鲜血岭’这样的组织,秦然没有一点兴趣。

    但如果可以通过扫平‘鲜血岭’的某个据点,而让那个幕后者变得手忙脚‘乱’的话,秦然是十分乐意的。

    秦然很清楚,一旦‘冰冻者’失手的消息传来,对方必然会有所反应。

    其中,最大的反应自然是改变原本的与‘鲜血岭’的‘合作’。

    没错!

    那个幕后者一定和‘鲜血岭’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要不然一个普通的、仅仅是带有某些颜‘色’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找到一件六百年前就失踪,且价值连城的古董雕像。

    即使真的是运气逆天,这样小组织也不会以此为布局,引出后面的这些事情。

    尽早脱手,换成钞票,落袋为安才是这样小组织的首选。

    甚至,秦然怀疑,所谓的‘地狱叹息’根本就不存在。

    这彻头彻尾就是幕后者制定的骗局、计划之一。

    为的就是针对某人。

    也有可能是以‘地狱叹息’为开始,后续隐藏着更加庞大的计划。

    此刻,秦然暂时还不确定究竟是什么,而且,秦然也有相当的把握‘冰冻者’也不会知道这些。

    从艾玛.艾迪的嘴里,他已经了解到‘冰冻者’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

    杀人不眨眼。

    前提是有着佣金。

    只要有着佣金,对方既可以为你去杀人,也可以为你去办事。

    简单的说,‘冰冻者’是一个类似雇佣兵般‘性’质的半职业杀手,想要从对方嘴里知道雇主的消息,被控制的‘冰冻者’自然会知无不言,可那位雇主只要不是一个傻子,就会懂得扫清首尾。

    而从对方的表现来看,对方远比想象中谨慎。

    起码到现在为止,秦然还没有看到过对方,或者和对方有着直接关联的人‘露’面。

    因此,秦然才会选择对‘鲜血岭’下手。

    夜越深了。

    几个在外.围的守卫低声抱怨着。

    “为什么我们要守在这里?”

    “守在这里我感觉我就像是一个蠢货!”

    “我怀念我的‘床’铺。”

    “闭嘴吧。”

    “我已经守了两天,而你才不到三个小时。”

    “我们还要守在这里多久?”

    “我不认为那里面的人需要我们充当护卫。”

    “这是老大的命令!”

    “还要,我说过了,闭嘴!”

    ……

    连续的熬夜,让守在外面的护卫头领脾气越发的暴躁了,不停的呵斥着问东问西的手下。

    很显然,这些守卫很符合‘鲜血岭’这个小组织,没有任何的组织纪律可言,依靠着的也就是人多势众,根本没有所谓的‘精’锐一说。

    恐怕那个追击者就算是好手了。

    不过,仓库内部却不同。

    一队六人,手持武器,保持安静的坐在那里。

    这六个人都是成年的男‘性’,面容严肃,不苟言笑,就连坐姿都无比的整齐,仿佛是六尊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雕像般。

    不!

    不是仿佛!

    而是真的雕像!

    一层石质的灰‘色’正在六人的衣服下漫延。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