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还有待学习
    ;

    在不列颠国以及伦敦市当局的全力支持下……所谓的全力支持也就是不添‘乱’而已。。

    以贝克街一侧为基础,用来防备亚空间渗透的节点很快便建造完成了。

    在这座尽可能平淡无奇的建筑落成时,第一批从地中海北方防线一带过来的救助舰娘带着救灾物资和必要的设备停靠在了泰晤士河畔。

    本来第一‘波’到的应该是大西洋总督府的舰娘,但听说大西洋总督府的总督亲卫们,似乎在收集资源复活自己的总督……

    虽然不知道自己把自己炸成灰的欧帝是如何从地狱里爬出来,总之大西洋总督府并没有派遣舰娘过来,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毕竟亚顿已经以官方身份莅临了伦敦市,任何战区的舰娘过来,都要先组织觐见一下太平洋总督。

    对于这些觐见,亚顿直接安排南达科他把她们挡在了外面。

    这种毫无营养的觐见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更何况防御节点……现在已经按照以南达科他为首的本土舰娘强烈要求,改名成伦敦圣殿的建筑,又不是盖好就可以用了。

    就像这个世界漫画里说的那样,三座圣殿拥有随时支援的能力,也就是说,亚顿会在这栋建筑物里偷偷‘摸’‘摸’开一个星‘门’。

    不能算偷偷‘摸’‘摸’,怎么也算是当着已经就职为正牌伦敦市市长昆西的面开启的,只是没有经过任何官方层面的报备而已。

    这种事情别说伦敦市市长了,就算不列颠国议会的议长,也没资格算官方。

    任何超空间传送器的建造,在人类舰娘阵营之中,都必须属于海军,甚至可以说属于代理海军总元帅欧皇的职责范围以内。

    所谓的没有任何官方层面的报备,指的是亚顿没有也没打算跟米小籼那丫头说。

    但亚顿相信那位欧洲战区的总督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毕竟米小籼的麾下也是有一艘星际战舰的。

    “作为奇异博士的我,会不会有一位莫度男爵作为敌人!”看着自己以后要驻守的伦敦圣殿里开启的传送‘门’,昆特开口说道。

    “男爵没有,但会有一个伯爵。”亚顿把那位制造灵魂机械,自称诺亚方舟缔造者的千年伯爵形象对着昆特叙述了一下。

    “还真的有啊,我……我这还没从员工培训毕业,竟然就已经有了宿敌!”昆特很紧张的说道。

    “那个家伙不会把你当宿敌的,他只是会对这座建筑动手。”亚顿说道:“这座建筑的存在等于断绝了他的后路,并且随着三座圣殿的建成,他会短时间内变的虚弱。”

    “多短的时间?”昆特一听到亚顿提起时间,就有些慌。

    “一两百年吧,如果他的力量只有他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亚顿不太确定的说道。

    “额……一两百年的短时间吗。”就知道会这样的昆特无语道。

    对于昆特的反应,亚顿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同时知道这个时候的昆特在面对一个很重要抉择的其他几艘船,也只是看了一眼昆特后没有多嘴什么。

    是否能在心态上完成蜕凡的转变,其他人的提醒只会起反效果。

    不过就算完不成这种转变也无所谓,昆特所执行的任务,也并不需要这方面的变化。

    “那么接下来,就来一次模拟测试吧。”亚顿对昆特说道。

    “模拟测试?测试我的防御能力吗?”昆特问道。

    “那个倒不是很需要,我留在这里的防御体系和你的力量,拖延到增援抵达是没有问题的。”亚顿注视着昆特说道。

    “那测试什么?”昆特好奇道。

    “测试你对于潜入类敌人的抵御能力。”亚顿开口道。

    亚顿刚说完,休伯利安就戳了戳因为鲜血王座在,一直呆在她身边一步不离的狮鹫号道:“到你了。”

    “需要我做什么?”狮鹫号在提问的同时,不停的拿眼角余光扫过鲜血王座。

    从休伯利安那里得知塔达林的死亡舰队和狮鹫号之间发生过什么的亚顿先是对那几艘星灵战舰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

    尽管很想把狮鹫号带回去来一次拉克希尔仪式,但鲜血王座也没有因为这点小小的想法违逆亚顿的意志。

    反正这颗星球就这么大,又被那份契约束缚在这个世界的地月系之内,狮鹫号是跑不了的。

    于是在给狮鹫号留下一个无比心悸的眼神后,鲜血王座随着另外几艘星灵战舰通过刚刚建造好的星‘门’回到了太平洋总督府。

    在鲜血王座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传送中后,狮鹫号长出了口气后再次对亚顿问道:“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从这里,拿走这个东西。”一枚湛蓝‘色’的水晶被亚顿摆在桌子上。

    “哇,好漂亮啊!”流淌着湛蓝‘色’氤氲之光的能量水晶在卖相上的确不错,不然当初亚顿的提督,那位666号镇守府大姐头,也不会在第一眼看到能量水晶的时候希望亚顿能做成首饰。

    “漂亮是漂亮,不过你可要小心轻放,炸了的景象也是很漂亮的。”休伯利安一句话打断了昆特想要把这枚能量水晶捧起来的冲动。

    “这么危险吗?”昆特似乎对自己不能碰触如此美丽的东西感觉很遗憾。

    “只要你不想着分解它,就不会引起区部灵能紊‘乱’。”亚顿开口说道:“你可以把它藏起来,也可以把它带在身上,只要不让它离开这栋建筑物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亚顿接着对狮鹫号说道:“而你的任务就是偷走这个东西。”

    “只限于偷走吗?”狮鹫号另有所指的问道。

    “仅限于,不可以使用任何暴力手段。”亚顿为了让狮鹫号更尽心尽力一点继续道:“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的话,我会安排你回总督府那边协助塞布罗斯。”

    “我干就是了!”狮鹫号立刻说道。

    “……”看了眼狮鹫号,又看了眼摆在桌子上的能量水晶,昆特小声说道:“要我还是舰娘有舰装空间就好了。”

    “如果你希望的话,你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吗?”亚顿说道。

    “哦对。”昆特立马‘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可惜这股胜券在握的表情到了第二天就变成了崩溃的表情,昆特无论看到谁都一脸不信任的表情,让她的监护人克赛特一阵‘迷’茫。

    狮鹫号一边把玩着手里袖珍型能量水晶,感受着里面所蕴含的庞大灵能,一边嘲讽道:

    “连头雏都不如……”

    随便变个样子,做个局,连哄带骗就‘弄’来了,狮鹫号感觉很没成就感。

    没想到狮鹫号竟然变成自己的样子唬骗昆特说要指导她如何以一位法师的身份藏东西的达拉然很认真对昆特说道:

    “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会好好指导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师的!”

    “我们的口号是,法师不死于背刺!”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