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求道录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四海仙会(六)
    ;

    敖摩昂对萧清封的期望很高,高到萧清封自己都不敢想的地步。,: 。不过,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所以完全没有压力。

    经过了敖冰菱的提醒,萧清封最终还是没有冒险。他现在心境有些失衡,但不是傻了。如果是真身在这里,他或许还可以进去瞧瞧,现在的他完全不输给一般的真仙。

    但是现在他只是元神在这里,只有真身的五六成实力,那完全就是给人去送菜的。所以考虑之后,他和敖冰菱还是留在了天仙大能齐聚的殿宇之中。

    留下来认真的听众多天仙论道,收获倒是不小。

    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萧清封又修行的是比较普遍的五行之道。其他修士虽然不是五行全修,但是专注五行中一种的比较多,他们对五行的领悟,有时候听得萧清封连连点头。

    一般来说,四海仙会的时间是不确定的。也就是说,众多天仙大能可以随意的‘交’流,就算你和数千同道都论道一番也不为过。

    不过这种情况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毕竟每个人都有好友也有敌人,能和数十上百的论道已经十分不错了。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天仙‘交’流这个阶段所用的时间在十多年左右。

    一场盛会前期的‘交’流就需要十多年,这在凡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在大能修士看来,却是很正常。

    十多年时间,萧清封他们都是以元神之身听着众多天仙论道。这对于敖冰菱来说,可能收获不大,毕竟她成就天仙都成就了十次,对于天仙境界的理解不是寻常修士能想象的。

    不过这对于萧清封来说收获甚大。虽然不至于让他提升修为,也不能让他弥补有些虚浮的根基,但是却让他完善了对五行之道的领悟,让他对五行之道的领悟达到了新的境界。

    以前萧清封对于五行之道的理解是分开的,比如火就是火,水就是水。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解也停留在表面。

    但是如今不同了!他自己心中完善了一个五行之道,更加全面不说,还让他对五行相合有了更深的领悟。

    咚!咚!咚!

    某一刻,空中响起了三道鼓声。听到鼓声,不管是静坐的修士,还是‘交’流的修士,全都静了下来朝着殿宇空中看去。

    就在众人看向空中的时候,原本空无一人的空中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乃是一个中年人,身着龙袍,气宇轩昂,扫了众人一眼,开口道:“时辰已到,尔等接下来可相互印证得失。此时间限定为十年!”

    印证得失,乃是切磋的另一种说法。一般来说,在论道之后,就需要切磋来印证自己的想法。而这种方式,也是最实用并且自己提升最快的方式。

    看着空中的敖摩昂,萧清封苦笑了一声,对着敖冰菱道:“看来岳父大人是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不过岳父大人是什么时候成就金仙的呢?怎么完全没有消息?”

    “谁知道呢!不过我一点都不意外!”

    敖冰菱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爹什么时候成就金仙的问题,敖冰菱其实并不是太过关心。并不是他不关系敖摩昂,而是因为敖摩昂早就可以成就金仙了,这么多年来也只是压制自己修为而已。

    敖摩昂和二郎神以及哪吒三太子他们不同。他修行至今已经数十万年了,虽然资质上比不是昂前面两人,但是这么多年的积累,再加上苦修,早就有把握成就金仙了。之所以压制修为,就是因为像让根基更加务实一点,也要为日后打好基础。

    以敖摩昂的资质和机缘,基本上金仙就是了,想要再度突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这种情况下,敖摩昂不再追去修为,而是追求自身实力的提升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参悟神通术法,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自己所能到的极限。直到这个时候,他才选择进入金仙之

    境。因为这样一进入,他才能有二郎神等人相比肩的实力。

    眨了眨眼睛,萧清封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你倒是看得开得很,不过话说回来。岳父大人成就金仙之后,那不是说他马上就要继承西海龙王之外了。这么说你这个冒牌公主要成为真正的公主了?”

    ‘玉’手伸到萧清封腰间,敖冰菱咬着牙道:“谁是冒牌公主了,你会不会说话呀!”

    并没有故作疼痛的惨叫,萧清封摆了摆手道:“如果是‘肉’身在这里的话,你这一招我还会疼一下,不过现在我是元神下这里好不好。你这样做我会有感觉吗?”

    “你这是故意提醒我吗?”瞪着眼睛看着萧清封,敖冰菱咬着牙道,“我谢谢你呀!现在我知道了,等我醒了之后,一定好生试试你说的话。”

    也就是在和萧清封在一起的时候,敖冰菱才会‘露’出这副随意的模样。而这个模样,也是萧清封喜欢的。虽然他同样喜欢敖冰菱冷的时候,但是生活嘛,总是需要一些生活气息的。

    这个时候,萧清封很配合道:“可别,千万别!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啊!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说,你也什么都没听到。咱们还是做正事,看看这些道友的实力究竟如何吧。”

    萧清封他们现在的状态,自然是不能下场印证切磋的,即便要切磋,也只是他和敖冰菱两人切磋。不过他们两人都太熟悉了,不仅仅修行了彼此的一些拿手神通,而且对彼此的神通术法也十分了解。真要切磋起来,其实意义并不大。

    天仙大能切磋,需要的场地很大。而且这么多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场地,所以龙族干脆直接开放了十个殿宇来特意进行切磋印证。这十个殿宇乃是龙族修士专‘门’修行的地方,用来切磋再合适不过。

    接下来的时间,萧清封他们就处于观战模式。不过他们也不仅仅是枯燥无味的观战,还有一些点评。而这些点评虽然别人听不到,但却是是犀利准确,基本上是没有出错的。

    虚空凌立,萧清封看着斗法的双反,最后微微撇了撇嘴道:“这两位道友手段都还不错,不过就是修为差了一点,也初入天仙之境。而且法力也是凝而不聚,根基不算务实,在天仙之中算是垫底的存在了。我估计紫檀和语璇她们都可以与他们比肩了。”

    翻了翻白眼,敖冰菱没好气道:“是不是许久没见到她们想她们了?举个例子都要带着她们俩,你不会就认识她们俩吧?照我看,他们俩这水平,即便是小火儿和小沫儿出手,都可以胜出。”

    “你对小火儿她们这么看好?”萧清封诧异了一下。

    越级挑战,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事情。基本上所有大宗‘门’弟子,在地仙这个境界,都可以越级挑战。当然,越级挑战的对象是那种没有宗‘门’的天仙才行。

    但是迄今为止,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居然能越两级挑战,即便现在号称三界内资质最强的三人、斗战胜佛孙悟空、二郎神杨戬以及三太子哪吒也不行。

    当然,像封神大战中,弟子拿上先天灵宝就可以将自家师父打得找不到北的那种纯属例外。

    其实萧清封现在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仔细想想,好似不可能。毕竟一个金仙大能已经号称不朽了。先天灵宝虽然对他们有作用,但是那必须是同境界修士施展才行,像弟子那种差了好几个等级的人,那道先天灵宝也没有用。

    萧清封有先天五行灵珠,而敖冰菱也有九九散魂葫芦。但是他们对战真仙都有些心虚,更别说金仙了。虽然先天五行灵珠和九九散魂葫芦都不是擅长进攻和防御的灵宝,但是其妙用威力也是不俗的,真要‘交’手和专攻专防的灵宝差距应该不算很大。

    对于小火儿和小沫儿,敖冰菱是十分有信心:“我们被都很多人形容成不是人。但是她们俩比我们还要不是人一些。你信不信,只要她们俩站上去,至少有一半的天仙都奈何不得她们。”

    想了想,萧清封还是摇头道:“说实话,我是真的不信的。你说她们能有地仙实力,而且还是地仙中的佼佼者,这我信。但是要说她们能越两级挑战,我是真的不信!”

    敖冰菱笑着道:“不信就看看吧,那俩小家伙肯定不会闲着的。估计等一会儿,她们就要上场了。对了,你叫你那俩红颜注意一点,我们现在元神不好现身,如果等会儿出现紧急情况,还需要她们相助才行。”

    “什么红颜不红颜的。”嘟囔了一句,不过萧清封没有反驳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萧清封他们没有等到小火儿和小沫儿出手,倒是等到了木寂出手。木寂修为虽然还是天仙后期,但是实力着实不俗。上台之后,连续对战几个,都赢了,其中还有一位天仙圆满的修士。

    按照正常的规矩,战胜几个之后,基本上就要退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真正的切磋,也不排名什么的,只是一场印证而已。但是连续战胜了五个天仙之后,木寂手中木丈一横,朗声道:“在下听闻东胜神洲元阳宗元阳道人实力高强,木寂想和道友印证一番,不知道友可方便?”

    虽然话语是客气的,单从字面上可以看出他有商议的意思,并没有强迫的味道。但是语气上却是一副不用质疑的语气,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听出他口中的挑衅之意。

    面对木寂仙人点名的挑战,元阳老祖自然是不会惧战的。之间人群之中的元阳老祖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了木寂十丈之外,手掌一番取出一柄宝剑:“既然道友这么有兴趣,那元阳就陪道友玩玩,道友请!”

    上古五行宗有五位金仙坐镇,在三界内也属于大宗‘门’了。

    按理说他和阐教差距还很大,木寂不敢挑战阐教一脉才是。但是阐教很尴尬的没有大罗坐镇。所以阐教在凡俗或者低阶修士中属于巨无霸,甚至号称三界第一宗‘门’。

    但实际上,三界内好好多大宗‘门’都不是很畏惧阐教。毕竟在这个圣人不出的时代,大罗就是至尊级别的战力了,而阐教一脉没有大罗坐镇,所以威胁就要小很多了。

    简单的施礼之后,但见木寂手中木丈轻轻一点,顿时元阳老祖四周就出现了一片绿‘色’,完全将元阳老祖周边的空间给变成了绿‘色’。不仅仅如此,在绿‘色’形成之后,瞬间化为了手臂粗大的藤条,直接朝着元阳老祖双手双脚缠去。

    “雕虫小技!”

    看到这一幕,元阳老祖只是轻声笑了笑,然后手中宝剑一挥,顿时就将四周的藤条给劈开。在这方面,他是很有经验的,知道用什么手段来克制木之道。

    木寂那轻点一下只是开胃菜而已,紧接着便是手上掐着法诀,顿时身体外面出现了一层绿光。在这层绿光出现的时候,木寂竟然凌空飞了起来,然后挥舞着手中木丈朝着元阳老祖杀去。

    竟然要近身‘交’手?

    在三界内,很少有修士会近身与阐教和截教弟子相斗的。因为不管是阐教和截教,‘门’下弟子或多或少都会修行一些炼体法‘门’,也会专‘门’修行一些近身‘交’手之术。

    不过现在木寂反其道而行之,明显就是对自己十分有信心。虽然不知道他的信心来自哪里,但是木寂表现出来的实力着实不凡。在近身‘交’手之上,元阳老祖竟然处于下风,只能挥舞手中宝剑抵挡,并且还是节节败退。

    短暂的近身‘交’手,元阳老祖发现自己竟然占不到便宜,便迅速调整了‘交’手方式。之间他身形一晃,施展出了阐教一脉赫赫有名的纵地金光诀,只是眨眼之间就飘出了数十丈之距。

    在飘出去的时候,元阳老祖也没有闲着,手掌一番将宝剑收了起来,然后手中法诀一起,口中低喝一声:“五行神雷!庚金!赦!”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