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枭雄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狠人,强人,不讲理的人
    ;

    能挨住寂寞的都是狠人。。

    狠人除了对别人狠外,对自己也狠。特别狠的人对所有人都狠,甚至包括那些对狠人爱慕痴心者。

    顾天佑知道这个广寒仙子曾经是后羿的老婆,后来因为被冷落又跟王蓬好了一阵子,最后跑到域外天舟上独居了数万年,跟所有人都断绝了往来。无论是爱她的还是恨她的。

    生死爱恨,一切抛诸脑后。

    碧海青天夜夜心,寒灯孤影照无眠。

    这个冷酷的‘女’子也许谁都不爱。但王蓬每次提到她的时候都会双眸放光。觉醒后的孙京飞则根本不愿提及她。

    他们说起她的时候全都忽略,或者是有意忽略掉一件事,那就是她不单是个狠人,更是一个独自在域外天舟上生活了数万年而安然无恙的强人。

    王蓬是神魔王族血脉,所以羲皇才对他另眼相看。广寒仙子显然也是三千神魔之一,她的道行境界并不高,至少还没达到原始圣尊境界,但她悬停在空无的宇宙中,完全不受到宇宙空间法则的束缚限制。只有宇宙的宠儿神魔族才可以在没达到圣尊级别情况下,不借助任何外物便能在宇宙中如常生活。

    十个呼吸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她果断的打出第二拳。顾天佑明显感到自己用‘精’神意志锁住的这个小空间壁垒出现了丝丝裂纹。这个神魔族娘们儿还真不是一般彪悍。

    顾天佑迅速以无上神通将空间壁垒加厚,转身对太仓问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搞的她这么愤怒,甚至不惜暴‘露’身份追杀你?”

    太仓哭丧着脸道:“我就是吃了她养的一只宠物而已。”

    “一只宠物?”顾天佑表示怀疑,按照这家伙刚才所说的,神魔族已经成为宇宙的历史,人族,妖族,虫族和魔族联手把他们给灭了,只逃出来极少数还在苟延残喘,这种情况下,他们必然会拼命的想要保护住身份的秘密,如果不是十分有必要,常态之下,肯定不会暴‘露’身份,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老顾,我是天蓬。”外面传来王蓬的声音大叫道:“你快把那条蜥蜴‘交’给我,它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秘密,无论如何,我们是不会放过它的,你是自家人,何苦为了它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

    “我们?”顾天佑问了一句:“你们有很多人吗?”

    王蓬迟疑了一下,一边拦阻广寒仙子继续动手,一边说道:“具体的我不能对你说,总之你要相信我,兄弟一场我不会坑你的,这条蜥蜴必须得‘交’给我们,若是让它逃走了,战争就会立即升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我无法想象?”顾天佑道:“老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吗?”

    王蓬不是很确定顾天佑究竟知道了多少,犹豫了一下。广寒仙子却冷然说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神魔族的秘密,那便连你们也饶不得了!”轰然又是一拳!

    新的空间结界很坚固,顾天佑的神魂意志远胜过她,随时还可以加固。隔着‘混’若无物的空间壁垒,平静的看着她,道:“饶我不得?你打算怎么‘弄’死我?就凭这小拳头吗?”

    广寒仙子怒不可遏,道:“顾天佑,你的神魂中遗传了一半的神魔‘性’灵,但也只是一半,盘古这贱奴血化天地,将血脉藏于众生当中,窃取我神魔族的‘混’沌密法,才孕生出你这‘混’沌蠢物来,贱奴终究是贱奴,蠢物到底是蠢物,你们这些贱奴蠢物生下来就是该为我们神魔圣族牺牲和服务的,你胆敢背叛我们,我就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嘿嘿。”顾天佑冷笑两声,转眼看王蓬,笑问道:“天蓬兄弟,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王蓬急的热锅蚂蚁似的,抓耳挠腮,面‘露’为难之‘色’,左右相顾,犹豫再三,终于点头道:“广寒仙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顾兄,这次算我对不住你了。”

    “住口!”广寒仙子一声怒斥,不悦道:“王蓬,你胡说什么呢?跟一个贱奴传下的蠢物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大不了杀光了他们,我们再找个地方去,似这般一忍再忍的日子一直过下去,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王蓬摊开双手,对顾天佑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顾天佑点点头,道:“既然事已至此,那我跟王兄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原来我曾用心守护的,从来没把我当做自家人,今后大家分属敌对,你们尽管放手施为好了。”

    王蓬叹了口气,道:“老顾你……”

    广寒仙子呸了一声,打断道:“还跟他费什么话?王蓬,你身为‘混’沌密宝的守护者之一,应该很清楚如果不是盘古那贱奴窃取我们神魔族的‘混’沌秘法,将‘混’沌真灵与炎龙血脉融合,眼前这家伙根本没有机会在这么短时间里修行到圣尊境界,归根结底,盘古那贱奴根本就不是什么赤胆忠心,而是居心叵测,妄图通过血脉融合彻底消灭我们神魔族的魔头!”

    她愤愤然继续说道:“这些炎龙族人狡诈多端,表面看我们是败在了妖族的忽然背叛和魔族的反扑之下,其实背地里出坏主意的就是炎龙族和魔魂族的贱奴们,这宇宙之内,最可恶的便是这些所谓的人类。”

    王蓬道:“也不能一概而论,而且我以为我们失败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我们自身内部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在科学和神学两个方面出现分歧引发了内讧,也不会给其他种族可乘之机。”

    “一派胡言!”广寒仙子喝道:“枉你身为刚鬣王的嫡传后裔,却这般糊涂没用,几万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她指着王蓬的鼻尖怒斥道:“我要你给我记住了,神魔族是宇宙圣族,天生就应该统领众生高高在上,任何针对我们的攻击行为,都是可耻的背叛,在这一点上,没有什么特例和有情可原的理由,迟早有一天,我们要恢复昔日荣光,把这些叛徒尽数杀光!”

    王蓬还想再说些什么。顾天佑却忽然打断道:“王兄,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明白了?”广寒仙子讥嘲的口‘吻’:“你是自以为是的明白吧。”她顿了一下,接着道:“顾天佑,不要以为你帮我们解决了双子人魔和大元首就是对我们有功了,别以为我不晓得你死守着这一方天域的原因,比较起来,羲皇虽然吃相难看,但总归还称得上是真小人,而你却是个十足的伪君子!”

    你可以对‘女’人发火,因为‘女’人总是对阳刚之美没有免疫力。你也可以跟疯子争道理,因为疯子大多是偏执狂,其实还是能听得进去道理的。但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疯‘女’人,那就只能说拜拜了。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