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中文首页->恐怖灵异->《唯一法神》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我的书架|返回目录|返回封面

唯一法神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冯烈山后悔
作者:神击落太阳
    ;

    如果银尘加入魔威阁,那么这些奇幻的设施,这温热的“自来水”,着舒服的软‘床’和恰到好处的冷气,这在岩浆之中都能睡着的安全感,都会在五年前,以接近免费的方式任他取用,而他付出的,也不过是魔威阁的公共资源而已,他自己什么都可以不付出。(看最新最全小说到99中文网www.99zw.cn).: 。

    然而现实不限行如果,正如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在梦里,云无月化身厉鬼前来索命的桥段吓不住他,真正让他震惊得满头大汗从梦里直接弹起来的,是张萌萌含着眼泪的笑容。

    “冯长老,你曾经说过不会让我们这一对姐妹‘花’折在正道手里,我也曾经为此很感‘激’你,可是没想到,你真正的意图,是亲手毁灭我们姐俩啊!呵呵,你,这是在亲手毁掉整个魔威阁的前途吧……”

    “师父!师父!”梁云峰的声音传来了,冯烈山自身的意识也慢慢回归:“没事没事,做了噩梦而已。”冯烈山既安慰着梁云峰,也安慰着自己。他的心里此刻已经不怎么怕了,噩梦而已,他杀了那么多人,又有更多的人因为他而枉死,做几场噩梦也是应该,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心里一点不怕的时候,身体却怕得要死?

    他的身体此刻几乎已经死了,他能感觉到手脚躯干,却没有任何力气驱动它们他的手脚又冷又湿,手心里全是冰凉凉的虚汗,一股股深刻在骨头里的寒意几乎将他的运动能力冻结住,可是他明明感觉到空气中没有冷气,反而带着一股温热的慵懒气息。

    他不知道,受到“人造魂”(人工智能)驱动着的潜艇,不会在有人睡觉的房间里开启空调的制冷系统。

    冯烈山半躺在‘床’上,慢慢运气神功,一点点罡风发散出来,却只能让身体更冷,他只好撤掉了神功,一口接一口深呼吸,等到手脚被室温暖热了之后,才慢慢起身下‘床’,动作僵硬地整理着被压皱了黑‘色’长袍。

    “师父,冷泉公主求见。”梁云峰看懂冯烈山神‘色’缓和了下来,才适时地提醒到。冯烈山动作一停,维持着一个半弓着的姿势大概三五秒钟,才最终长叹一样的说道:“请她们来吧。”

    那三五秒钟里,只有冯烈山自己才知道自己究竟经过了多么‘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犹豫过,反悔过,甚至想跑出去跪见银尘,真正向他寻求和解,哪怕按照江湖上著名的三刀六‘洞’之刑受罚也愿意,然而最终,他放弃了,他依然屈服于内心中的某种不可理喻的情绪。

    他决定从这一刻起,不管依靠任何人,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不管让魔威阁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必须杀死银尘,因为直到现在,魔威阁里的人,都没有办法搞清楚,银尘会不会看在张萌萌的面上加入黑山庄。冯烈山很清楚,银尘加入了黑山庄,那么他的魔威阁和帝国朝廷都不会再有任何胜算——大军对阵,无人可以抵挡傀儡。(看最新最全小说到99中文网www.99zw.cn)

    “必须杀了他,用任何可以用到的暗杀手段!炽白芍‘药’么?倒是不错的助力……”冯烈山这么想着的时候,房‘门’被从里面打开,冰泉一个人走了进来。

    “坐。”思想剧烈‘波’动后的冯烈山‘精’神不振,招待也有点敷衍,不过这让骄傲的炽白芍‘药’领队变了脸‘色’。“你就这样招待本宫?眼里还有没有贵贱等级的分别?!”她仿佛发怒的母‘鸡’一样将全身的汗‘毛’甚至头发都扎了起来。一声断喝更是让刚刚坐定的冯烈山狼狈地跳起来:“不敢不敢!公主大人见谅!余不过是是在太疲乏了而已,而且,余的实力也不太足够……”

    “行吧,你确实实力不济,修为低浅,在如今这么大胆‘波’折中容易犯困走神也说得过去——”冰泉用一种施舍乞丐的口气说道。冯烈山听了这句话,虽然肚子里疯狂地骂她“贱婊子”嘴上却只能唯唯诺诺,他知道,这些个所谓的“炽白芍‘药’”是皇宫里,得到皇上和凌华皇后的绝对信任,别说自己惹不起,整个魔威阁只怕都惹不起呢。

    他殷勤地从热水龙头里接来一杯水,正准备拿出点自己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茶叶给冰泉沏茶,却被冰泉制止了:“行了,别假模假样地献殷勤了,也不看看你用的是什么来历不明的水!说不定是什么人的‘尿’呢!”冰泉说着,自己拉过来一敦柔软的立方凳往墙边一摆,靠着墙坐了。只见她膝盖并拢,两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上面,十指‘交’叠,‘挺’腰含‘胸’,虽然为靠坐姿势,却依然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华贵之美。她微微扬起头,雪白的脖颈和下巴在灯光之下熠熠生辉,让偷偷看了一眼的梁云峰狠狠咽了一口吐沫,下身也‘挺’起了帐篷,他赶紧用袖子捂住下面,同时将脖子折成九十度,雅静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再有任何不轨的表现,他知道自己在这些来历神秘的高贵公主面前,只相当于一件会说话的工具。

    冷泉就那样微微仰着头,自然一股傲慢轻视的神态,却让人兴不起愤怒抵制的兴趣,仿佛世间一切人在她面前都是活该被轻贱侮辱的可怜虫,她就是那圣洁高贵的‘女’“皇上弟”。冯烈山看着她这幅样子,在看看手里自己都觉得十分甘甜可口又取用方便的热水,只能在心里叹一口,将杯子端端正正地放在小桌上,仿佛没话找话地来了一句:“敝处条件有限……”

    “确实有限,所以不怪你,本宫可是清名流传,最是体谅贱民的,无奈有些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睛狼。”她又用那种施舍一样的,仿佛原谅什么罪大恶极的暴徒一样的声调说话。

    “于是大人想要余尽些微薄之力?”冯烈山知道进入正题了,也就自动过滤了公主大人话语里的那些傲慢又颐指气使的成分,他不过滤也不行,因为他没法将这些人给怎么样了。

    “是啊,解语宗受到圣水派领导多年,屡次靠着圣水派的保护才‘挺’过难关,圣水派解散之后,解语宗就成为娘娘手下的民间机构了,原本和那血滴子,粘杆处也应该差不多,无奈,她们中的一些人另有图谋,向往着曾经的九天玄‘女’,无双‘女’侠和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江湖组织,想成为当年的素‘女’派一样的神功‘门’阀,将我辈苦心孤诣几十年的成果废于一旦。若不是明泉,只怕我辈还不知道她们就打算在这次秘境之中暗算我等,翻身上位呢。明泉那丫头虽然被美王家的小子绑去了,可是我等要是出手弹压,那小子也翻不出任何‘浪’‘花’,只是苦了她在这己方之中左右逢迎了,日后,一个真正的公主诰命肯定是少不了的。”冷泉天‘花’‘乱’坠地说了一通,却没有明说她要找魔威阁的领队干嘛。冯烈山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耷拉下眼皮——他又有点想睡了。

    “本宫来此,就是希望你们能出手弹压解语宗,同时将真王挡在外面。”冷泉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真王那边,有几个高手本宫还是有些忌讳的,这里是秘境,又深陷地底保不住那位小王爷想什么鬼主意,人心难测,不得不防呀!”

    “弹压解语宗?”冯烈山有点惊讶地抬起头来:“大人没有掌握解语宗的罩‘门’?”

    冯烈山想得很简单,掌握罩‘门’的炽白芍‘药’,一个人就可以将解语宗彻底控制住,谁不听,点罩‘门’,就算不致命,也能痛死了,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罩‘门’我辈自然捏在手里,只可惜,安歇反‘乱’贱人们,手里也是有些底牌的,而且这些牌还相当不好对付。”冷泉深吸一口气道:“明泉那丫头也不是瞎子傻子,解语宗的人自以为做得周密,实际上破漏百出。她们在年青一代弟子中,违规传授一些来路不明的神功,想要绕过《解语心经》中的罩‘门’,有些被她们重点培养的弟子甚至不知道《解语心经》为何物,这可是个很危险的兆头呢。”

    “确实很危险。”冯烈山应和一声。

    “老一辈的人,神功已经定型了,罩‘门’都在,本来也是不怕的,可是,她们自从五年前那个下了诅咒的贱人之后,不知道怎么就得到了一部《天魔解体碎魂转生神通》,而且人人修炼了——”

    “什么?!《天魔解体》?”冯烈山惊讶得直接站起来:“哪儿来的?!”

    “赤血秘境里,具体怎样谁知道?总之,作为魔威阁的长老,你应该知道那神功是干什么的吧?”

    “知道,《死网三绝》中排行第一!一旦发动,全身上下毫无破绽,甚至对罡风本身产生抗拒力量,功力提升一个大境界不说似乎还能压制神兵——”

    “功力提升大境界那是对分神以下而言,发动时直接具备分神境界的实力,不是什么人都能提升的,不过,压制世间一切神兵是个大麻烦,为此只能拜托你们魔威阁了。”

    “大人是想用魔威阁的军势对付解语宗?”冯烈山一语道出关键。

    “不错,应该可以压制她们。”

    “余当尽全力。”冯烈山给出了一个冯烈山品牌的承诺,这个承诺在不触犯冯烈山自身利益的前提下,还是很值钱的,毕竟他要撑起一位魔威阁长老的颜面。当然,在许多情况下,这个承诺没有丝毫价值,正如他对魏务良,对云无月做出的许多承诺一样,正如他承诺给张萌萌传授真正的《凝魂摄魄》时说的一样。

    冯烈山若不是一个反复无常之人,赤血秘境中最受伤的人就不会是银尘了。这一点,冷泉并不知道,或者说她自以为不需要知道。

    “那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冯烈山既然答应,就必须先讨论好行动方案,他是个很讨厌没有方案规划就贸然行动的人,没有计划地指挥是将活人指挥成死人的指挥。

    “现在。”冷泉明快地说道:“解语宗全部处在这个地方的最下层,无路可退,只要击溃了她们,我等就算胜利了。”

    “现在?!”冯烈山炸‘毛’了:“公主大人可要想清楚,我们现在是在一条船上!如果因为战斗将船体损坏,我等全部都得罹难!余——还是全公主三思而后行。何况,那解语宗又不是鸭子,不会长翅膀跑了,若是能到了安全地方……”

    “安全地方?那必然有退路,不想此处完全密闭,无处遁行。解语宗如今进入秘境的皆是反抗之‘精’锐,身上自带神功秘籍,即使我等日后攻击它们的山‘门’,也无济于事。如果将她们放到一处有退路的地方,那么她们必然以长老之辈发动《转生神通》拼死抵挡,年轻一辈趁机潜逃,日后无论她们是否离开秘境,都将无迹可寻!先不说如此一来对我辈声望打击如何大,只怕日后又得出现一个黑山庄了。”

    “可是公主大人,此处地形狭窄……”

    “本宫听闻魔威阁还保留着‘鬼刚杀阵’,‘柳生杀阵’这些‘精’巧的小型杀阵,不知你可否……稍微尽力一点?”

    “这个好说!”冯烈山立马应允,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此处可并非魔威阁地界,若是胡‘乱’动武引发某些人的不满,只怕还会伸出奇祸,这点公主不可不防——”

    “本宫早就想到了,不用你提醒。”冷泉傲慢地笑着说:“仙泉妹子已经带人去了——”

    她原本指望冯烈山赞扬她几句英明神武,却只看到了冯烈山突然变‘色’的脸。

    冯烈山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眼皮子直跳。她无从判断哪一方会获胜,他只知道,无论结果如何,对自己而言就像审判结果一样,只能接受。

    “老天保佑我冯烈山命不该绝!”他平生第一次如此虔诚地祈祷道。对面的冷泉递来一个鄙夷的眼神。

    ……

    万剑心习惯‘性’地伸出手要敲‘门’,金属质地的小‘门’却自己开了。年轻的剑客神‘色’仓皇地缓步走进,看到那在一片‘花’‘花’绿绿地闪光水晶板(液晶显示屏)前发呆的银‘色’身影。
九九中文网更新恐怖灵异小说唯一法神速度最快,当前章节唯一法神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冯烈山后悔来自99中文网www.99zw.cn


如本页不能阅读请联系在线客服或给客服务留言,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在线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本站所收录的作品唯一法神、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的作品均为网友更新,与本站无关。
本章唯一法神唯一法神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冯烈山后悔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立刻与本小说网站联系,我们立刻删除。5856576@qq.com
久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