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凤天下 正文 第八章隔阂
    ;

    “‘妇’人之仁!”

    塔海且看如今宋子介状况,眉目一竖不免有些怨气,诉道:“我现在正在执行军令,还请你让开。。: 。所有人,给我继续进攻!”一挥手,旁边炮手纷纷将填入火‘药’和弹丸的火炮推出,然后瞄准远处小舟,便是“砰”的一声。

    炮声隆隆,黄河之上,亦是飘满碎屑以及尸体,而那嫣红血渍更是早就顺着江水,被整个冲散了。

    就这样,曾经包含希望而来的难民,就这样成为了火炮之下又一具亡魂。

    “轰!”

    火炮声又是响起,给这条母亲之河,又是添了几条生命。

    被那火炮声一惊,宋子介立时从错愕之中醒转,目光立时锐利起来,沉声一喝:“给我住手!”

    “住手?你知道你是在对谁说话吗?”塔海亦是惊怒,先前早晨被宋子介所救的恩情立刻抛之脑后,喝道:“别以为你乃是史天泽麾下之人,便能够在这里猖狂。之所以先前未曾杀你,只因为你曾经救我一命。但你若是继续阻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到一边,莫要继续阻碍我行事!”

    “我若是阻止呢?”

    又是喝道,宋子介紧握拳头,牙齿切切已然咬出死死血渍。

    他虽是任职于‘蒙’古之中,但是自年幼时候饱受儒学仁义浸染,自然不可能接受汉民平白无故被人所杀,如今见到塔海以履行命令为由打开杀戮,又岂能任由其发生。

    “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铿锵”一声,一轮弯刀落入手中,塔海轻轻一挥,充满寒意的刀意拂过脸颊,令人倍感杀意临身,己有置身冰狱之中的感觉。

    但宋子介却沉声一喝,身躯之上昊光再现,立时驱散侵入体内的刀意,一对‘肉’掌微微抬起,已然摆开架势,诉道:“既然如此,那便手底下动真章吧。”话音一落,身影骤然欺进,一对手掌便朝着塔海直接拍来,正是儒‘门’之中入‘门’心决之中最简单的一式“问心无悔”!

    这一招乃是儒‘门’入‘门’之法,并非为了伤人,却是为了叩问自己心中所念。

    其威力比之少林大金刚掌、全真纯阳掌、龙虎山龙虎拳皆有不足,但却最善凝练心神,儒‘门’以此法为开端,便是为了为了每日警醒自己,莫要行‘插’片错。

    如今宋子介自陷矛盾之中,之所以使出此掌,也便是为了询问自己究竟所行为何?

    塔海且见宋子介一掌拍来,虽知这一招甚是简单,但心境契合之下更是引动一身真元纳入其中,其威力觉不寻常并非自己所能承受的,身形如柳絮一般朝后一跃,手中弯刀更是自手中脱离,绕着身体不断旋转,旋即爆出一道锐利刀劲,杀向宋子介。

    刀劲锐利,甲板之上已现道道裂痕,尤显刀劲锐利。

    “破!”

    宋子介却是不闪不避,双掌运足无上真元,朝着那刀劲便是轰去。

    “轰!”

    一瞬间刀劲崩溃,四溢劲气横扫战船,令周遭士兵皆是纷纷倒伏,面有恐惧望着两人。

    “看来,你是真的打算‘插’手吗?”塔海一脸可惜看着宋子介,手中弯刀亦是微微扬起。

    宋子介一步踏出,手上再运玄功,诉道:“当然!”

    “别忘了,这些难民乃是为了投奔赤贼。若叫赤贼得了这些人,那日赤贼壮大之后,我等便再也难以将其消灭。”塔海又是喝道。

    宋子介的实力以及学识,皆可称得上是同辈翘楚,日后若是有机缘,便是成就地仙实力亦是可能。

    若非没有必要,塔海实在是不想要得罪这位。

    “我明白!”

    梗着脖子,宋子介目中怒意更甚,继续说道:“但是难民乃是无辜,我等又岂能因他们想要生路而‘乱’开杀戒?若是如此,那我等与畜生有何不同?今日,你要么退兵,要么战!”

    一声“战”字,玄功运转之下,昊光再现,早已经将周遭一切尽数照亮。

    塔海面容怒‘色’更甚:“你这是在‘逼’我?”

    阔端早有命令,彻底封锁整个汉中地区,不得令有一人、一物进入汉中,而他乃是阔端部下,自然是以执行其任务为重,但如今却遭宋子介阻拦,很显然其任务是难以完成了。

    “没错。我早就说了,要么退兵,要么战!”宋子介继续警告着。

    恰逢此刻,远处忽有数声炮声惊醒一干人等,而战船周围亦是腾起数道水柱。如此场景,立时便将两人惊起,一起扭头看向远处,便将远处也是一样驶来一艘战船,这战船体积不比他们脚下战舰差,而上面所携带的火炮数量亦是远胜战舰,至于战舰之上悬挂的赤红火凤旗帜,自然乃是赤凤军的国旗。

    “嗯?”

    塔海神‘色’一愣,心想:“如今赤贼已经来了,看来今日行动是彻底泡汤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先撤退,也免得将两人关系闹僵。”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将弯刀重新‘插’入刀鞘之中,然后俯下身子对着宋子介便是一拜,诉道:“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便退吧。”说着,便令战船之上的士兵收起火炮、手炮,开始‘操’控这艘战舰离开这里。

    赤凤军已然到这里,他们若是继续纠缠,那对目前状况相当不利。

    塔海明白这一点,便很快的离开了此地。

    …………

    “没想到他们就这么走了?若非要救援此地难民,否则定然冲上去,将对方全数击落黄河之中去吃泥巴。”遥遥望着离去的战船,王著有些不甘。

    “不管如何,咱们还是先抓紧时间救助伤员呢。。”

    秦长卿长叹一声,已然下令船上士兵跃入河中,将那些溺水的难民尽数救起来。

    此刻赤凤军根据地之中正缺忍受,迫切需要大量的人手去种植庄家、开垦农田,从而能够为赤凤军的茁壮成长奠定基础,所以他们才屡屡动用水兵还有骑兵打击河中府的‘蒙’古军队,为的便是能够从对方的魔爪之下,将这些个难民救下来然后送入关内。

    只可惜这里的难民死伤太多,终究还是只有几个存活了下来。

    …………

    回到河中府之后,塔海一想宋子介的表现,便感觉恼怒无比,拾起旁边的茶杯朝着墙上便是一丢,茶杯登时破碎,更让塔海感觉愤怒:“之前之所以央求史天泽将此人派来,便是为了能够利用他的智慧好对付潼关守将,没想到这厮却因一些愚民而和我作对?甚至还打算杀我?看来若是不教这厮明白彼此实力,是断然无法让他信服的。”

    脑中暗自想着应当如何处置宋子介,塔海轻抚身侧金刀,眉间都是愁容。

    他也知晓宋子介此人天赋非常、智慧亦是不凡,寻常手段只怕难以对付此人,便暂时摁下心思下来,留待以后在解决。

    天空已然泛起白‘色’,宣告着一日即将开始,但塔海‘操’劳一夜甚是疲倦,便兀自沉入睡梦之中,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恢复‘精’力。

    宋子介亦是感觉疲倦,更因为心情‘波’动,惹的体内真元躁动不安,也只好寻了一个幽静地方,开始运功稳住体内真元,以免走火入魔伤到了自己。

    他这一运功自然是忘却了时间,一直等到身体恢复之后,方才苏醒过来。

    而距离当初之战,也已经过去了十来天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之内,塔海眼见宋子介始终未曾现身,便有些焦躁,唤来府中‘侍’从问道:“你可知宋子介在那里?”

    然而那‘侍’从却只能摇摇头,什么都不知晓。

    “不知道?我明明叫你仔细看着他,为何让他消失了?”愤怒之下,塔海一掌拍出,立时便让眼前‘侍’从口中呕红,倒地不起。

    毕竟宋子介离开时候为了防止自己动向被人发现,所以他就连贴身‘侍’卫都未曾告知,府中之人如何能够知晓?

    “难不成这厮当真投奔赤贼了?”塔海心中“咯噔”一下,已然涌出怀疑之心来。

    之前黄河之上战斗,他且见宋子介竟然敢直接对准自己,便已经愤怒无比,如今又见这人迟迟不曾现身,更是坐实了这个想法。

    正在这时,府邸大‘门’“咯吱”一声打开,塔海乍闻这声音立时回首,便将宋子介自大‘门’之前大刺刺的走进来,脑中犹有之前猜想,便低声喝道:“这些天,你到哪里去了?”

    “我到哪里去了?我也没到哪里去啊!”宋子介一扫塔海脸‘色’,双眉已然蹙紧。

    塔海诧异,又问:“没去?那你怎么一消失便消失了十来天?莫不是在这段时间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能不能跟我说一下,都是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调养生息罢了。毕竟之前一战,我气海有些紊‘乱’,需要重新锤炼一下。”宋子介淡淡回道,显然对和塔海对话没有多少兴趣,身形一转已然准备从这里离去。

    塔海心中一顿,暗想:“气海紊‘乱’?不过些许冲击,便导致气海紊‘乱’?你以为是在糊‘弄’鬼吗?”他也知晓气海对武者重要‘性’,自然明白自己先前一击看似威力无匹,但是断然无法伤到身躯,更勿论导致气海紊‘乱’,登时便对宋子介的话产生三分怀疑。

    又见对方准备厉害,塔海一个闪身挡在宋子介身前,又是问道:“气海紊‘乱’?没想到你居然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随后自怀中掏出一个‘药’瓶,诉道:“此物乃是我定心丹,你若是不弃,不如收下好调养生息如何?”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