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仙武世界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九大仙宗!
    ;

    回到仙界之时,仍出现在天神宫中,白凡没有惊动任何人,径自闭关。.: 。

    然而尽管如此,却仍有人感知到了他的归来,譬如白辞雪,譬如陆雪琪……这是一种血脉心灵的感知,纵是准帝的神念,也无法屏蔽。

    三年后,他出关,吞噬玄方的时间本源之后,永恒道念彻底稳固,算是大成。

    双目开阖的瞬间,整个月土都仿佛为之陷入了一瞬的停顿,光‘阴’在此刻永恒。

    哪怕他因此再度闭上眼睛,身上也散发出一股万载成灰般的岁月气息。

    而今,他可以开始着手凝聚自己的第二念了。

    “第二念,我的第二念该会是什么……”

    喃喃自语中,白凡施展前字秘推演起来,想要以此窥得一丝未来,让自己知找到聚第二念的契机所在。

    准帝三念,一念一重关,若道心所致,任何念头皆可为帝念,只是这帝念必然会有强弱之分,而白凡所要的……则是无敌的战力!

    眼前一幕幕画面倏忽而过,蓦然变成了血‘色’,他看到了天崩地裂,看到了尸山与血海,他一个人踏步其间,从仙界降临到了修仙界,似乎去了菩提星,又来到了遮天,一双手掌,染满古皇帝血……

    “修仙界,遮天……第二念的契机在那里么……”

    心中沉‘吟’之际,他长身而起,推开厚重的石‘门’走了出去,一名绝世卓立的‘女’子已经守候的了多时,正是陆雪琪。

    “你回来了。”她一如以往的素静,守候了三年,此刻却只是轻轻一笑。

    “回来了”,白凡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十指相扣,一瞬仿佛一生,每一步,皆是白头偕老。

    从天神宫深阙内走出,这一路都很幽静,白凡施展秘法,所有遇到的地府修士都自动将他无视,仿佛二人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便不会有人来打扰夫妻二人之间的宁静与温馨。

    月辉下的月土铺满白霜,圣洁而明亮,徜徉其中好似时刻都被一层仙雾般的轻纱笼罩。

    白凡撇头望去,陆雪琪白衣翩跹,青丝飞扬,更显空灵而清绝,这么多年过去,他在外人面前多了心机与威严,但在白凡这里,却始终未曾变过,一如当年初见时,那个背负长剑,清冷出尘的青云宗弟子。

    “看什么?”陆雪琪双眸亮若星辰,清澈如水,隐现一丝笑意。

    白凡笑道:“待我成帝时,封你帝妃,纵然没有修为,也可寿十万年。十万年后,若不能替你续命,我便将岁月永恒定在那一刻。”

    说话间,他紧握着的手指扣得更紧了,仿佛在向岁月宣战——我紧紧扣住,你怎么偷走她的韶华?

    “我信你”,陆雪琪展演一笑,却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轻语道:“我只愿你们都能一生无憾无悔,便一切足矣……”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出月土的防御来到星空,白凡目光闪烁了一下,望向星空某处,淡淡道:“将来,不会有任何人能让我有半点遗憾……”

    “好大的口气,不知道阁下的实力是否能与之匹配!”

    就在这时,一道飘忽不定,不知年龄,不知男‘女’的声音忽然在虚空内响起,旋即一道神念出现,化作一把意念之刀以狂猛之极的威势轰来,在瞳孔内急速变大,突破虚空降临,造成雷鸣般的炸响,整片星空震动。

    陆雪琪眉头微蹙间,闪过一丝疑‘惑’,却并无任何惊慌,她站在白凡身边,便像有一座山挡在了身前,相信自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白凡也是眉头微微一沉闪过一丝惊疑,“准帝之念?”

    这道念头内充满一股悲凉的死寂之意,仿佛不但要将敌人寂灭,仿佛自己的心都已先一步寂灭了,然而不管怎样……这真真切切都是属于准帝的道念!

    “是谁?”

    白凡眉心玄光一闪,永恒道念喷薄而出,转瞬之间,幻化成一杆仙枪,迎头轰去。

    虚空震‘荡’,属于准帝的无尽威压,将这一小片星空完全笼罩,刀枪碰撞之下,浩瀚余‘波’袭来,白凡护着陆雪琪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白凡目中寒光乍现,全身修为轰然崛起,帝念威压爆发,宛如再造一片苍穹将星空笼罩,使得月土之修感受到巨大压力,无不骇然望来。

    然而就在白凡爆发杀机之的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那虚无内传出,让他不禁动作一滞,‘露’出些许愕然的怔立当场。

    “距你我上次一别不过千年,小友不但突破了准帝玄关,更是连第一念都凝聚出来了,此等速度,实在令贫僧叹为观止。”

    随着声音,几道身影走出,当先一人做僧者打扮,面容稍显苍老,望着白凡含笑点头,仿佛在像一个故人寒暄,能与白凡如此相对的僧人……不是那外仙界的准帝萧‘玉’山还有谁?

    此时的他面带笑容,颇为惊异的是他两边脸的表情一致,竟不再是半边脸笑,半边脸哭的诡异模样了,整个人予人的感觉也多了些许祥和,不再如之前那般充满戾气。

    “原来是圣僧,白某未能远迎,望请恕罪,这是内子。”白凡心念一转便明白之前定是萧‘玉’山在试探他的修为,于是卸掉心中火气,拉着陆雪琪向其稽首行礼道:“几位原来是客,不妨随我入月土,也让白某好一尽地主之谊。”

    对于萧‘玉’山,白凡是始终心存感‘激’与尊敬的,这个被人称作怪和尚的人,并不像世人以为那样的无情和古怪,只不过是他所走的路,他心中所背负的因果,世人不理解,不认同,便自以为是的将之妖魔化罢了。

    此番他不是独自前来,身后还跟着三名修士,两男一‘女’,竟都是仙王巅峰的修为,如此可见……整个外仙界估计已经全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不了”,萧‘玉’山闻言却摇头道:“佛‘门’之人不入地府,乃仙古佛皇法旨,况且为了见小友一面,吾等已在此驻留了数十年,早该回外仙界了。此番乃是有要事告知,便就在此说完即可。”

    “难道是……”白凡心中一动。

    萧‘玉’山没让白凡多等,直接说道:“外仙界贫僧已经整肃完毕,有佛皇圣山内圣心佛皇留下的传送阵为引,随时都可降临回归。但两界合一之后,势必会对内仙界造成冲击,为避免内外两界修士间爆发大规模冲突,所以贫僧才提前见小友一面。”

    “以你现在的修为整顿各大宗‘门’,确立内仙界的规则和法度应是不难。”

    白凡闻言,当即陷入沉‘吟’。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关系到合并后的仙界安宁与否,若外仙界回归后,两界之修互不相融,那么于整个人族而言,都将会是一场灾难,实力不但不会增长,反而还会因为无休止的内耗而急速衰落。

    沉‘吟’少许后问道:“若依圣僧之见,合并后的仙界宗‘门’等级将如何划分,是否还依仙古旧例,分三六九等?”

    和尚直接摇头,说:“依贫僧看来,完全不必!以后仙界宗‘门’只分仙宗与其他宗‘门’,然数九为极,仙宗只能有九个,以强者居之,其他宗‘门’若自信有登上仙宗的实力,可向九大仙宗中的任意一个发起挑战。若胜,则获得仙宗之名与相应的权利,若败,则举派任由后者处置!”

    这个规则比仙古的要简单明了,而且充满一股刻意的挑拨之意,和尚的语气竟也似有些鼓励那些普通宗‘门’向仙宗发起挑战。

    白凡倒是能够猜到他的心思,若站在提升整个人族实力的角度考虑,这样有些残酷的竞争无疑能够促进代谢循环,强者上,弱者下,这个简单的规矩必定能够‘激’发无数修士的野心,而野心……很多时候是成长的必备动力!

    “也罢,只是不知这九个名额,内外两界各分几个?”白凡直接了当的点出关键,若这个名额分得不好,之前的一切都是白说,到时候就算是他,也无法压制内仙界各大宗‘门’的汹涌之情。

    和尚也仿佛早已考虑到这一点,没有迟疑的说出四个字——外三内六!

    “三六分?!”白凡登时惊疑,完全没有想到外仙界竟会主动让步这么多。

    “其实只要团结,数量的多少并不重要,若那仙宗实力太弱,迟早也会被后进者取而代之,不是么?”和尚悠然一笑,白凡也顿时明了。

    的确,这些名额的分配都只是暂时,数千上万年后也许就会变天了,只不过看清容易,能够做到却是极难,和尚能主动让步,对于两界的融合至关重要。

    因为外仙界各大宗‘门’早已在帝尊的威严下屈服已久,而今和尚取而代之,他们也是习以为然的顺从,对于这个决定,并不会有太大阻力。

    而内仙界则不然,就算白凡现在身为准帝,也不能完全一手遮天,为了宗‘门’的万古传承,那些人族的大势力绝对会竭尽全力的争求一个仙宗名额,若数量太少,一场剧烈的冲突必然在所难免。

    “到了你我的境界,回首一望,其实这些都只不过是过眼浮云,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人族更加强大,在将来大劫时,拥有一战的资格罢了。”

    和尚低叹一句,而后就洒脱的直接离开。

    白凡目送他的身影在星空渐渐隐没,沉默良久之后,才对早已闻声赶来的洪易说道:“你替我向仙界人族有仙王以上修士坐镇的宗‘门’,送一道请柬。”

    “请柬?”

    洪易方才只是远远守候,并没有完全听清白凡与萧‘玉’山之间的对话,因此讶然。地府向来闭‘门’自守,极少参与到仙界的争斗中,不知为何这时突然要广发请柬。

    “外仙界即将回归,那时仙界势力格局必然要重新洗牌,你师尊与外仙界如今的主人立下约定,仙界共封九大仙宗,内仙界占据其中之六,你让他们皆来月土会盟,确定此六个名额该如何分配。”陆雪琪见此一旁替他解释道。

    洪易顿时明白了白凡的意思,一阵骇然,果然不亏是师尊,竟谈下间定下此等大事,可以预见,那六个名额地府必会占据其中之一。明白原委之后,恭敬俯首:“是,师尊!”

    ………………

    光‘阴’苍狗,白驹过隙,一眨眼,自白凡让洪易送出请柬后,七年过去,而距离所定的会盟之日只剩不到一年的时间。

    之所以会相隔数年之久,是为了让各大势力皆做好所有准备,拿出最强的状态来争夺仙宗名额,免得到时候失败之后又哭三喊四的令人烦躁。

    以白凡当年于道盘山前击杀古族腐朽圣祖,抗衡神魔宫准帝所立下的威名,仙界修士也是丝毫不怀疑外仙界回归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而且当年他意外被接引去过外仙界的事,在内仙界已不是什么秘密。

    如此一来,几乎整个仙界都陷入狂躁,但凡有希望夺取仙宗名额的势力都无不憋了一股劲。

    要知道仙宗不仅仅是一个名额这么简单,其中包含了无上的荣耀,更关系到对于仙界各种资源的掌控,可以说此时夺下一个名额,只要后辈不是太过无能,便等于是为宗‘门’立下了万世不易之基业!

    这样如何不让人疯狂?尤其是那些仙王境的长老或是老祖们,纷纷显‘露’于世,搜刮各种天材地,以期能够在这几年内实力有所突破。

    七八年的时间对于修士来说算不得什么,想要让仙王这等境界的存在突破玄关更是如同天荒夜谈,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已在各自的境界滞留了成千上万年的岁月,哪是这区区几年就能突然成功的。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有人真的在仙王境界有所突破,甚至有人一步跨越帝凡之关,跨入了准帝境界!

    消息传出时,震撼了整个星空,却也让其他宗‘门’感到压迫感,行事变得愈加疯狂起来。

    这期间,白凡或是在仙鸿城陪飘絮,或是在月土陪陆雪琪,并指点白辞雪和洪易、杨乾的修行,看似云淡风轻,实在内心也在暗暗调整。

    这场会盟,地府必会取得一个名额毋庸置疑,不过其中的过程也不会太简单,几场大战是免不了的。

    除此之外,他的心神更是远远放入了修真界,一旦外仙界回归,则三界通道便能随之打通,到时候他便可降临去寻找准帝第二念的契机。

    想到通过前字秘看到的画面,他不禁眉头微微一沉,由于推演之事太过缥缈,那画面大部分都充满‘迷’雾,并不真切,除了象征着杀戮的尸山血海之外,他还看到了一座坟,不知葬的何人……

    …………………………………………………………………………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