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王侯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宋帝的谋主
    ;

    李明轩是何许人?明面上的身份是一个多月前因为丢了熙州和岷州而遭到御史弹劾,从而被罢免职务,到京中听参的的秦风路转运使。,: 。但暗中的身份却是圣堂二长老,圣党中七宗五姓中势力最庞大的李家家主。是圣堂中唯一能够与大长老‘玉’枫相抗衡,而不落下风的人物。

    当然,这些事情不管是赵德昭,还是赵普都是不知道的。甚至连祥符国安全部以及叶尘对此事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即使‘玉’老魔活着的时候,‘玉’道香当年是圣堂的圣‘女’,但‘玉’道香也没有见过李明轩。如今天下间知道李明轩身份的除了李思烟之外,恐怕便只有‘玉’枫了。

    但不管是什么身份,赵德昭知道与否,真正让赵德昭视之为依赖的却是李明轩如今成了他的谋主。这一两个月来,他在与赵普的明争暗斗中能够硬生生的由原来绝对弱势到如今平风秋‘色’,这其中吕馀庆、张东和李继勋固然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真正的关键人物却是李明轩,准确的说是李明轩的一系列谋略。

    而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不让赵普看出虚实,赵德昭与李明轩之间问计或者谋划都是通过李思烟来完成。赵德昭甚至有时候怀疑一些谋略手段本身就出自眼前这位让他从心底深处真正滋生爱慕之意的‘女’子之手。至于当年李思烟跟着‘玉’道香帮助叶尘做事,以及‘玉’道香曾经借李思烟琵琶‘女’王的名头成为叶尘的小妾之事,赵德昭却是不知道的。

    有着李明轩的原因,再加上赵德昭对李思烟的爱慕之意,便有了眼前‘性’子越加暴戾,甚至变态的赵德昭很有风度的一面。

    赵德昭故作威严的颔首微笑道:“不错,朕当太子时有人曾以此曲献于朕,朕甚是喜欢,既然思烟亦擅此曲,不妨抚来听听。”

    李思烟调‘弄’着琴弦道:“《广陵散》描述聂政刺韩王气象,有‘刺韩’、‘冲冠’、‘发怒’、‘报剑’等篇章,虽声调绝伦,却愤怒躁急、最不和平,有乐曲中素有所谓“以臣凌君之象”,恐有欺君之意。”

    赵德昭怔了一下,眸中闪过一抹‘阴’戾,笑道:“思烟尽管抚来,那赵普狗贼之心已经路人皆知,这一首琴曲奏出,正好让朕警醒。”

    李思烟嫣然道:“如此,思烟献丑了。”

    她凝神屏息片刻,纤纤十指抚上琴弦,一首千古绝唱《广陵散》悠悠扬起,玄起处风停云滞,人鬼俱寂,唯工尺跳跃于琴盘,思绪滑动于指尖,情感流淌于五玄,天籁回‘荡’于苍天,仙乐袅袅如行云流水,琴声铮铮有铁戈之声,惊天地,泣鬼神,令闻者无不动容。

    赵德昭闭目倾听,‘胸’怀起伏,神‘色’一度扭曲,琴到急骤处,他长身而起,一把将身前桌子推到在地。

    李思烟眸中嘲笑一闪而逝,但赶紧跪了下去,娇声道:“思烟触犯了陛下,请陛下恕罪。”

    赵德昭双拳微微攥起,心怀‘激’‘荡’,目泛寒光,就连身边美人儿幽幽沁入他鼻端的‘诱’人香气儿也似无所觉了……半响之后,他才恢复了一些理智,上前将李思烟扶起,柔身说道:“是朕失态了,这不怪思烟。唉………只是李爱卿何时才能将赵普老贼一系‘奸’贼全部杀了。”

    李思烟连忙说道:“陛下放心,只要按照思烟伯父的谋划,赵普一系‘奸’贼已经逍遥不了多长时间了。”

    ………

    ………

    罗耀顺与被宋帝贬为庶民的曹玮并肩坐在三楼雅座中,凭窗望去,左前方是皇宫,右前方是大相国寺,遥遥对峙的是樊楼,眼皮底下就是如雪的秋菊,开封美景尽收眼中。两侧是楼中四个美人儿各擅胜场,各具气质,清风徐来,拂得她们衣带飘飞,犹如天上仙子。明日便是曹玮离京,去洛阳之日,罗耀顺今日特意给曹玮践行。但两人的注意力却是没有在这四个开封名妓身上。

    曹玮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只顾着喝闷酒,罗耀顺同样持杯沉‘吟’,充耳不闻,他这些天心中始终有些古怪的感觉,却不知症结出在哪里。

    罗公明如今贵为参知政事,但一直在赵普和宋帝之间摇摆不定,没有倒向任何一人,这些天朝廷帝相之争越来越凶险,罗公明的眉头也没有舒展过,每天都‘交’待罗耀啧行事无不警惕小心,事实上今天来给曹玮践行,罗公明再三阻止不让罗耀顺来,后者也是偷偷翻墙偷跑出来的。

    此时曹玮与罗耀顺又一碰杯之后,前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去西北相助吐蕃人之前一直不后悔,但回到开封之后,看了如今朝廷局势,我却是后悔之极。”

    罗耀顺举起杯来,二人轻轻一碰,捧杯饮酒,罗耀啧大袖遮面,一口将酒喝了,正准备安慰一下曹玮,双眼突地张大,他想起那种不舒服的古怪感觉最初由何而来了。

    他早上去枢密院当值,路过皇城时,心里就始终觉得有点不自在,现在突地想起来,当时无意中一瞥,皇城‘门’站岗的几名禁卫似乎不是平时的‘侍’卫。

    罗耀顺知道皇城城‘门’‘侍’卫有三班,他每日上下班都要路过皇城‘门’,多少都有些脸熟,可是今日所见的几个,并不是平时守‘门’的几个卫兵,尤其是……其中有一个现在想起来,似乎在几年前曾经是宰相府中的护卫。

    这个护卫,就像密密编织的上一个小小的线头儿,顺着他向下探索下去,许多看似无疑的事情都牵连起来,在罗耀啧心中重现了它的脉络,一个大胆的念头突地跳入罗耀啧的脑海:“难道……宰相赵普真的敢做那大逆不道之事?”

    一阵秋风吹来,罗耀啧如置心冰壶,寒气扑面而来……

    罗耀顺自叶尘判出宋国这一年多以来,一直在枢密院中担任枢密院丞旨这个极为重要的位置,所以他对军中这一年多的变化是很清楚的。这一年多以来,赵普‘私’下与要许多禁军将领眉来眼去,并且利用各种机会往军中安‘插’他的心腹,这其中赵普到底在军中掌控了多少人,多少军队,罗耀顺也不是很清楚。

    曹彬被赵普‘蒙’骗,一直认为赵普不会造反篡位,所以有时候也没有多想,但曹彬却是不知道有些时候,在关键部位,只要能有一个得力的马前卒就足以做成大事了。

    近些时日以来,皇帝与宰相之间的争斗渐渐由弱势成为如今不分上下,但看似不分上下,可是以皇帝的先天优势,宰相若是不能占据绝对优势便是极为危险的一件事情。这一点赵普不会看不到。

    “赵普已经感觉到了失宠的危险,而且要孤注一掷,进行反扑了!”这就是罗耀顺得出的结论,虽然不能确定,但是这种事情只要有一丝可能,便都是天大的事情。罗耀顺本来想将自己的怀疑告诉曹玮,但一想他父亲罗公明曾经说过曹彬或许已经和赵普是一伙,这件事情曹玮是否知道?最终罗耀顺没有告诉曹玮。

    罗耀顺神不守舍的样子看在曹玮眼中,便显得他对今日饮宴全无兴趣了。曹玮今时今日的处境,致使心境非常敏感,饮宴的兴情便也淡了,再喝几杯,便起身告辞。

    罗耀顺也不挽留,将曹玮送下楼去,便匆匆赶向家中。他要将自己的怀疑告诉父亲,然后要商量一下他们罗家如何应对。

    罗公明听了罗耀顺的猜测怀疑之后,并没有多少意外,略一沉‘吟’,叫来府中老管家,问道:“老夫让你将府中所有店铺和土地折成银钱,全部存入吴越钱庄,此事办得如何了。”

    老管家说道:“回老爷,此事已经办妥,总共是十三万两银子,已经全部存入吴越钱庄,存的是人契,不用票据只要老爷或者公子在任何时候只要有吴越钱庄的地方都可以取银子。”

    罗耀顺听了父亲和管家的对话,不由目瞪口呆,此事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不禁问道:“父亲,这是为何?我们罗家真若是受到牵连,以宰相和陛下的狠辣,必然是全族上下轻则全部下狱,重则全家被处死,如今将银子存入吴越钱庄,我们又有何用。”

    罗公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老了,可是你还年轻,你是我们罗家的未来,所以你带着喜儿和双儿,还有你母亲,你们现在便收拾东西,天黑之前,马上出城。而之所以将银子全部存入吴越钱庄,是因为吴越钱庄在祥符国也已经有钱庄。”

    罗耀顺脸‘色’一变,说道:“父亲,我们罗家从未倒向宰相和陛下任何一方,就算牵连,也不应该这般严重吧!”

    罗公明摇了摇头,说道:“因为陛下已经是个疯子,如今看来宰相赵普为了那个位子也变成了疯子。按照这两个疯子的行事习惯,不管是谁最后赢了,我们罗家一直不偏向任何一方便会成为这两个疯子最憎恨的事情,”

    三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