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跑到异界开工厂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帝都来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好心没好报!

    最少当时在蓝龙公主的心中,估计着其是那般一个想法。而既然周天根本便听不进他的意见,那么蓝龙公主自是也不会去自讨没趣了。

    周天如何想的蓝龙公主已经是懒得再管,依着其原本的想法,眼下这个时候蓝龙公主也没有心思再理会周天的布置。在对周天所办竞彩感兴趣的情况下,其便也就只准备要问一下与之相关的信息了。

    “好了,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也就不再多嘴了。”平淡的回复了周天一句后,蓝龙公主这才在那时话题一转问道:“今天你让人开通的那个生意是怎么一回事?押一赔万,你就不怕到时候真的有人押中了冠军?”

    “哪有那么容易猜中冠军,参与比赛的人员多达上百万,从上百万的选手中选中一名冠军,那些人又哪来的那种眼光?”蓝龙公主没有因之前的事情而生气,周天当时也就悄悄松了口气,而后抱着讨好一下对方的心思,就其所问的问题主动为对方解释道:“而且,便算是到时真的有人猜中了冠军也没有关系,赔付的钱虽然多,但是押注的钱却肯定比赔付得还要多,总体上来讲,做竞彩生意一般是有赚无赔的。”

    “总有个万一吧!要是真有人押中冠军而且押得钱还很多呢?”

    “那就让他选中的人没办法得到冠军就是了。”毫无压力的,周天直接便把自己心中的打算说了出来。

    “你是说……作弊!”

    显然,当时蓝龙公主也如大半参与竞彩的人一般,以为比武很难作弊,所以考虑的只是赔付方面是否有钱赚,直到眼下听了周天的话后,蓝龙公主这才在那时反应过来,竞彩玩法不同,但是同样也能作弊,最多不过仅仅只是作弊的方式不同罢了。

    哪怕周天没有详细的介绍情况,仅仅只是听其提了一嘴,当时蓝龙公主也已经是完全明白接下来要如何作弊了。

    有什么难的地方吗?

    不难,一点也不难,最少对于蓝龙公主来讲,其之前仅仅只是没有朝那方面去想,眼下听了周天的话后,一下明白其打算,立马她不问便已经是知晓接下来要如何做了。

    不要说周天所举办的这一比赛有着刻意留下来的漏洞了,便算是一场看似公平的比赛,如若要是他们这些举办方想要谁无法取胜的话,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安排人与其车轮战,或者弄出不利于某人的战斗,更进一步,如若要是真有哪名选手的实力过于强大,同时有很多人押其胜利的话,那么直接在场外对其下手,依他们蓝龙一族的实力,难道还搞不定一名佣兵不成?

    只是顺着周天的话一想,当时蓝龙公主便也就明白了他的打算,同时也总算知晓为何周天会直接开出那般离谱的赔率了。因为只要周天统计好投注的情况,那么便能保证百分百的不会赔付太多钱出去,面对这种只赚不赔的生意,周天不努力吸引人去投注,那才是一件值得意外的事情。

    周天这次弄出来的竞彩蓝龙公主是没有机会插手了,但在周天这儿学了一招后,蓝龙公主却已经打定了主意,将来如果要是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也要学周天一样,依着竞彩这种方式对外刮点钱回去。

    又学会了一种新‘生意’,当时的蓝龙公主心情可是不错,便连之前周天那无礼的举动其也懒得计较。在找周天问了下与竞彩相关的信息后,其便也就直接回去了。

    教会了蓝龙公主如何通过竞彩赚取巨额的财富,周天从中却也并非没有任何收获。因为蓝龙公主已经对周天保证,有需要的话,一些‘脏活’他们可以帮周天去做,而周天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支付一定的报酬。

    当然,如若要是可以的话,周天是不太想要请蓝龙公主他们帮忙的。到不是蓝龙公主他们索要的报酬太多,而是请动蓝龙公主他们出马的话,到时闹出来的动静必定极大,而如若要是外人知晓了其所做的事情,那么将来他们再看到周天摆赌盘,估计着便也就不会再像眼下这般轻易‘上当’了。

    而且,要干掉一名强者可能有些困难,可就如蓝龙公主所想的一般,如若周天仅仅只是不想谁获胜的话,那这事情做起来可就有的是办法了。

    下毒!

    制定不公平的比赛!

    只要当时周天想的话,那么有的是办法能让人‘公平公正’的输掉比赛,再加上身份牌不绑定,周天随时能让真正有潜力的存在被换身份牌,所以未来的投注不管,最少眼下那看似上万倍的赔付就如蓝龙公主所想的一般,那实际是注定了根本没可能会赔的生意。

    一个周边生意,一个门票,再加上眼下的竞彩,这便也就是眼下周天暂时所准备的三种回本方式。而仅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周天的计划还是进行得很顺利的,便在那段时间里,周天手中的财富可是激增了许多,虽然csb最终难免还是要兑换成金币并送出去一部份,但总体上来讲,周天却是也不用独自背负那数亿金币的奖金压力了。

    甚至随着比武的进行,当时周天领地内的佣兵还在那时变得越来越多。而就在那一情况下,周天领地内的佣兵越多,其从中能赚取到的财富自然也就越多。也许原本还想着自己可能会亏本的周天,到了最后反而有可能会大赚一笔也说不定,毕竟就消费能力方面来讲,眼下那些佣兵的表现可是远比周天想像得要强。

    更何况,比武大会的动静闹到眼下这个地步后,不可避免的已经是引起了皇室与贵族的注意。而便在那一情况下,早晚那些贵族会将注意力放到其领地这来。而真要有那么一天的话,周天的收获肯定不可能会小。

    皇室、贵族与商人才是真正有钱的人群,而他们对于眼下这汇集了上千万佣兵的比武大会也肯定是很感兴趣的。本身对打斗感兴趣,又或者说是想要借着这次的机会观看那些佣兵的战斗,从而知晓哪些佣兵的实力强大,甚至会有贵族想要招揽一些强大的佣兵。

    但不管当时那些高层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只要他们还有着那些想法的话,那么肯定是要到周天领地这来与那些佣兵接触的。如此,真正精明的商人与贵族一但要是进入了周天的领地,虽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可便依着那些商人与贵族的财富,随便到时花销一点,周天便也就能从中大赚一笔了。

    如此,在那一佣兵比武大会举办到眼下这一步的时候,周天已经是完全不用再为收支方面担忧,其所需要考虑的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他从这次的事情中,到底能够赚到一些什么样的好处。

    当然,未来周天能从中赚到什么是未来的事情,最少眼下这个时候,周天领地内不是说没有贵族与商人存在,可真正身份够高或身家够多的‘肥羊’,那却是直到眼下还没有看到。

    而不管周天在暗中算计着什么,也不管其有着些什么打算?总之便在周天暗中做着自己计划的时候,当时那一佣兵比武大会却不会受任何的影响,便在蓝龙公主他们的主持下,很快原本还有近十万人的选手,直接便让他们淘汰的只剩数千人了。

    数千人依旧还是多了,真正要决出冠军那还有得打。但最少眼下这个时候,人数减到这般一个地步,周天却是便也就必需要转移场地了。

    周天依斗兽场的模子建起的赛场可不是放在那儿长草的,不仅未来周天还有大用,便是眼下的比武大会,周天也早便已经想要将举办的地点转移过去了。

    之前是因为参与比赛的人员太多,为了不干扰参与者的比试,周天这才任由着他们分开在原本的擂台上比斗。而当人数眼下已经是减到那般一个地步后,周天自是便也就依着自己原本的计划将比武地点转移到赛场上去了。

    对于周天的安排,那些参赛人员自是没有意见。毕竟周天将赛场建在那儿的,那般大的动静也瞒不了谁,早在许久以前他们便已经做过了转移的心理准备,眼下听了周天的‘命令’,那些参赛人员也不过是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就面对周天的‘命令’时,那些佣兵自是完全没有要抗拒的理由。

    结果便是那样,周天一声令下后,很快大股的人员便也就由原本他们所举办的那一场地,直接转移到了周天新建的赛场内。

    而也随着当时那一转移,周天所弄出来的竞彩也算是在那时走入更多人的视线了。

    毕竟不是谁都会关注周天领地的一举一动,周天弄出来的竞彩有人关注,自是同样也有人没有在意过那一新出来的‘玩意’。而不管原本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没有注意到周天那新开的‘业务’,当周天将比赛场地一换,直接在赛场内开了个专门的投注站时,用想的也知晓,经常看比赛的那些观众,便算是想不注意到那一新开的店铺都不可能了。

    结果……

    本身也许根本便不怎么好赌,但在过来观看了那么久的比赛后,便算是没有赌性也总是对比武本身感兴趣!当自己认为自己看好的选手一定可以取得胜利,而其他人却有着不同意见时,那些观众最常见的手段是争执,但在周天将竞彩弄出来后,那些观众便也就又有了新的‘支持’方式了。

    你认为这人能赢,他认为那人能赢,那怎么办呢?

    吵骂甚至打架都已经有些过时了,既然周天弄出了竞彩,那么就去赌一把呗!

    你买你支持的人,我买我支持的人,在当时那一情况下,知晓竞技的玩法后,那些观众一个个立马便也就涌入了投注站,大笔大笔的购买自己支持的选手,甚至在发生口角时,还经常有斗气比拼投注金额的情况出现。

    结果那些观众斗得不亦乐乎,而周天也数钱数得眉开眼笑了。

    虽知晓竞彩赚钱,可其却也没有想到,这一项目做起来后,其收入竟是会达到那般一个地步。直让没有心理准备的周天,在仔细计算了一下这段时间的收入后,也是不由为自己的进项感到一阵吃惊。

    一亿八千多万枚金币!

    当周天计算出自己赛场上面的投注站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便收入了那般多的金币时,其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毕竟在周天原本的计划里,其那一项目能赚个几千金币便算不错,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依着当时那一项目能赚取到眼下这般多的财富。

    虽然眼下不管进帐多少,如若要是周天自己不想坏了自己名声的话,那些投注投中了的资金依旧要赔付。但不管怎么样,周天能稍稍控制赛事的结果,仅从这方面来讲,周天还真不相信自己会亏本。

    而赔付不管多少,周天所建那一投注站都应该是有赚无赔。如此只是一个赚多赚少的问题,眼下手中一下进帐了那么多钱,周天自是没理由不高兴了。

    以小见大,周天的回本收入已经是远远的超出了其一开始的预计,那自是也就代表着,其通过这次比武大会所能赚到的财富,也许并不像其所想的那般少。而便依着当时的情况,有着那些项目能大笔进帐的话,可能支付了种种开支后,其不仅没有赔本,反而有可能会在最后大赚一笔也说不定。

    得了好处还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面对这般一个好事,周天自是没有不高兴的理由了。

    而且,之前周天收入的大半投注金都是直选冠军的投法,而这种投法差不多就是在给周天送钱。初时也许不少人会玩,可在眼下比赛过了海选后,赔率直降几十倍的情况下,那些观众对于那一玩法已经是没有了多大的兴趣了。

    如此,当观众将注意力放到了其它的玩法上,像单场赛事的投注,虽赔付比例很低,但是很快便能出结果的情况下,那对一些斗气或本身好赌的人来讲,其吸引力可是一点也不比最开始的投注要小。

    所以,一个投注站建在那儿,周天相信过后便能源源不绝的为其聚集财富。而赚到了更多的钱后,周天举办这次的比武大会不仅不会亏本不说,依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周天利用赚取的财富,还能得到一些别的好处。

    只是让周天没有想到的便是,在其还在那儿为自己依那处投注站而赚取了大量资金而感到吃惊时,兽人帝国的使者却是突然便在那时来了其领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