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跑到异界开工厂 跑到异界开工厂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财帛动人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阅读最新章节请,页面简洁,更新更快,请牢记我们的地址:ШШШ.999Шx.c○m

    为什么要阻止对方知晓真相呢?

    最少在当时的周天看来,眼下其一直隐瞒他打压那名术士的原因,到是还真不如直接告知其一切,然后坐看那名术士的反应便好。

    周天的想法很简单,在其想要保证比赛名声不至于受太大影响的情况下,那么其所能对付那名术士的手段也就不多了。虽然依着周天当时身份上的便利,估计着其想要暗算那名术士依旧有可能。但结果相信在动作不能太大的情况下,其也依旧还是不能保证自己百分百能将那名术士淘汰掉。

    而就依着当时的情况,既然周天对于淘汰那名术士并没有百分百的信心,那么与其继续那般弄下去,自是还不如想办法让那名术士自己做出改变了。

    知晓其为何针对他后,周天相信那名术士肯定会做出改变的。不管是继续坚持还是换号牌甚至退赛,周天知晓了那名术士的动作后,不仅能在那时根据其反应做出应对的措施,便是那名术士参赛的原因,周天到时也能推测出个大概了。

    结果,在周天没有阻拦甚至还暗中给与线索的情况下,依那名术士的手段自是很快便也就在那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竟然是这样!”

    当知晓自己所拿的号码牌身上竟然背负着那般巨额的赌注时,那名术士也就不难理解周天打压他的原因了。甚至在当时那名术士看来,周天实际还算是比较厚道的了,如若要是换成他处在周天那个位置上,面对这样的形势为了避免到时支付巨额的赌金,估计着就算是做出强行赶其出领地的事情都有可能。

    只是,便算其当时知晓了自己被周天盯上的原因后,一时半伙的其也不知晓接下来自己到底要如何去做才好了。

    换号码牌还是继续坚持呢?

    从头到尾那名术士都没有考虑过退赛,而就在其知晓了自己被周天盯上的原因时,结合自己新得到的那些信息,那名术士也不由考虑起了自己的未来到底要如何去做,这才能为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结果就依着当时的情况,那名术士做了一个周天之前根本便没有想到过其会做的决定。

    “你说什么?”

    “回禀子爵大人,那名术士将所有押注在其身上的票据都收集了起来。眼下因为其那一举动,我们已经接到了不少投诉信。”

    在自己手下兽人的嘴里得知那一事情后,周天也不由暗自骂n了。

    周天有想过那名术士在知晓了其打压他的原因后会做何种反应,但在原本周天的设想里,对方了不起也就是退赛或是换个号码牌,就依着正常的思维,周天根本便没有想到其会做出当时那一事情。

    不过接着在反应过来后,周天到是有些明白那名术士的打算了。

    毫无疑问,就依着当时那名术士的种种表现来看,估计着其应该是贪财之辈,而之前那名术士会选择参赛,无非是想着赚取其所许诺的冠军奖金。而眼下在得到他刻意让其知晓的消息后,那名术士做出了当时那种反应,想必那名术士那时的想法,应该是准备要利用那一手段牟取更多的财富。

    将那些票据拿到手后,那么自是代表着其取得胜利后,到时其不仅能夺得个人赛的千万奖金,更是能得到更多的赌金。估计也正是因为那些财富太过诱人的原因,便算明明知晓周天不可能让其轻易得到那些财富,可那名术士却依旧还是做出了那看似十分冒险的决定。

    “魂淡!”

    想明白当时那名术士的想法后周天自是气极了。毕竟眼下那名术士的行为可是居心不良,如若要是其打算真实现了的话,那周天可是便损失惨重了。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如今在知晓了那些事情后,肯定那名术士会防备着周天对其下手。如此,在有了相应的防备后,便算是这个时候周天想要对付对方,估计着想要将那名术士淘汰掉,只怕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不过好在,一开始在看到那名术士的表现后,周天就已经是做好了接受最差结果的心理准备。如此,虽然心中周天是不希望那名术士夺冠,可如若要是对方真坚持到了最后,那周天也不过仅仅只是赔付出其原本便已经做好准备要赔付的资金。

    当然,事不可为周天不介意真赔给那名术士一大笔钱,但是最少眼下,周天却是依旧还会想办法将其淘汰。毕竟那名术士与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就算周天再不在乎财富,那也没有理由让其从他身上赚取那般多财富。如此,能一举将那名术士淘汰掉的话,周天的确是完全没有要与对方客气的必要。

    如此,就依着当时的情况,既然那名术士已经是做好了被周天打压的准备,那么周天自是也不会和其客气。便依着当时的形势,二话不说便也就开始算计着到底要如何去做,才能将那名术士淘汰掉了。

    暗自算计了一阵,不管有用没用周天做好了一系列的计划后,便也就依着自己当时的计划而展开了相应的行动。

    而不管周天暗中在算计着什么,当时的比赛都并没有因为其那些小动作而停止。就在周天做着布置时,三天一过,很快又进行了一场比赛。

    因各方面的原因,在那一轮比赛中周天并没有做太多的手脚。结果剩余下来的二十四名选手再进行了一轮比赛后,便也就在那时决出了十二名优胜者。而就在那一结果出来后,周天一方便也就宣布休赛一周,在一周之后直接将前十名选手的排位一齐决出。

    无疑,对于周天的安排那些选手早有心理准备,毕竟赛事虽有时会有一些变动,但大体上却依旧还是依着一开始便定下的流程在走。如此,早在一开始周天便说明了会有这么一个前十排位赛,那么不知不觉赛事走到了这一步,自是也没有什么是那些观众不能接受的了。

    而最后这一安排出来,基本上便也就代表着周天所举办的这一比武大会,个人赛已经是走入了尾声。哪怕就算是周天再如何的拖延,在这一次的排位赛结束后,估计着冠军的归属也必然能在这时决定下来了。

    只是当时那些观众虽然说是都很兴奋能看到最终的决赛了,可就在他们那般想的时候,只怕是那些观众谁也不会想到,个人赛最后弄的这个排位赛一下要决出所有的排名,这比赛虽然看起来精彩,可如若要是周天有心的话,却是相信从中要做点手脚肯定是不难的。

    而只要当时周天真想要对付谁,那么哪怕仅仅只是安排一下出场的次序,那便也就已经是足矣让任何一名选手陷入极为不利的局势。同时对于这一切,相信任何一名选手都没有办法完全规避,就算是明明知晓他们被周天暗中控制着比赛的进程,到时却也依旧只能依着周天的安排老老实实的扮好自己的‘角色’。

    就在大半选手并没有太多被控意识,只是依着本能随周天安排在‘走’时,那名术士却是不可避免的在那时有了不同的想法。

    当事的情况,毕竟在知晓周天为何打压他时,那名术士不仅没有想过换‘身份’参赛,甚至反而用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将押自己夺冠的票据弄到了手,如此表现虽然成功后其会得到巨额的回报,但与此同时,其也必需要承受那般去做的压力。

    周天肯定是不会愿意让其夺冠的,而就依着其那种心理,当时那名术士也不清楚,接下来周天到底会用些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他。而就在那一情况下,如若要是他一个应付不好,那名术士清楚自己到时必然会被淘汰。

    要是在之前估计那名术士还不会太过在意自己是否会被淘汰一事,毕竟其实力放在那儿的,就算是被淘汰了也依旧有极大的可能性重新得到参赛的资格。哪怕是无缘夺冠,可想要得到一个较高的排名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无法得到冠军奖金会让其有些失望,但与自己的安全相比,便算是那名术士再贪财,在有其它办法可以得到财富的情况下,其却是应该也不至于为了那点奖金间的差距,便去冒险和其他选手死拼。

    但眼下一切已经不同了,在那名术士决定坚持用当前的‘身份’夺冠,并且直接夺得那些押在其身上近万金币的收据时,那巨额的财富已经是直接让那名术士有些迷在其中了。

    财帛动人心!

    不要看那些强者一般不为财物所动,当时会有那种表现,不是那些强者真不在意那些身外之物,更多的仅仅只是他们有能力能轻易得到财富。当所面对的财富不足矣让他们心动时,那么因取得那笔财富要付出一点其不想付出的努力或代价时,那些强者自然便也就可以在那时表现得大义凛然了。

    可实际上,除非是真对钱财没有任何的需求,否则再如何强大的人,那都是没有理由真正对财富视若无睹的。不管如何,有钱在许多时候都能起到极大的作用,不仅仅能让他们享受更好的生活,甚至便在提升实力上,那也是能起到极大的作用。

    就像仙侠小说中一般,看似金钱到后期就没有作用了,可像灵石、仙石一样的东西实际也同样是货币的一种。要说那些仙人不贪财,那首先要让他们先行不在乎那些修练用的灵、仙石以后再说这话。

    很明显,不说本身是否真的贪财,便依当时那个世界的社会环境,金币的作用还是相当大的。最少对于大半的生灵来讲,只要拥有巨额的财富,然后再拥有保护那份财富的能力,那么便算是利用那些财富成为贵族甚至是国王,实际都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如此,要是仅仅只是为了周天颁布出来的奖金,也许那名术士可以参赛却不至于会拼命想要获得胜利。但如今当加上赌注,其只要夺冠便将拥有享之不尽的财富时,那么便算是那名术士原本再如何的冷静,眼下这时也不得不有些脑袋‘发热’了。

    而就依其实力,原本那名术士到是有不小的信心能夺冠,可在知晓周天阻拦其出线的原因后,考虑到周天有可能在比赛中做出不利于他的事情,当时的那名术士却是到也没有信心敢再说,其这时一定还能夺冠了。

    哪怕是看自己那些对手不起,那名术士却是也不敢小看周天有可能用在他身上的那些手段。而就在当时那种心态下,对于周天有可能会用出来的手段,那名术士不仅会防备,同时也会对周天的行动做出各种各样的猜测。

    可惜不管那名术士的出生如何,先不提其表现不像是出生不凡的样子,便是其背后真有着什么背景,仅仅只是依着其眼下身处的位置便注定了,就算其知晓周天想要对付他,一时半伙的那名术士也根本不可能知晓周天的具体打算。

    如此一来当时的问题也就来了。

    周天到底准备要如何对付他,那名术士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依着周天的能力如若要是其真打定了主意要对其如何的话,哪怕是依着那名术士的实力也不敢说,其到时便一定能逃过周天的打压。结果就在那一情况下,虽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想及周天在比赛中所能起到的作用,那名术士还是不免在那时有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了。

    可惜,眼下就算是那名术士再如何的防备,可依其能力不知晓周天准备要如何去做的情况下,哪怕是他再如何防备,却也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避过周天的手段。

    当然,知不知晓周天暗中准备要做点什么的情况下,这对当时那名术士接下来的遭遇来讲还是很有影响的。甚至如不是其打听到了那些消息的话,估计着面对周天的‘暗算’,就算是那名术士不死也绝对落不到什么好。

    如今,知晓周天肯定会在比赛规则上暗算他,那么对于任何主办方的行为其肯定都会加以防备了。虽然并不是说其小心便能避过周天的手段,可多上那么一份心眼,周天想要打压那名术士便肯定困难许多了。

    结果,正是因为当时那名术士有着那方面的防备,结果到是险些让周天的谋划在那时出现了差点全废的变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