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跑到异界开工厂 跑到异界开工厂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俘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对于其它的事情,也许兽人帝国的高层不会太过重视,可一但要是有谁敢造他们的反,那用想的也清楚,换成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统治层都绝对没有可能会不重视。

    如此,只要是有谁敢做那样的事情,除非是他们真的拥有能与一个帝国相抗衡的实力,否则谁动了那些帝国高层的底线,那么便必需要承受他们的怒火。在帝国的反扑下,一般的势力必然是会覆灭的。

    也就是周天与兽人帝国极为不和的原因,所以不管是谁要对付他,除非最终击败周天后又成了兽人帝国另一后患。否则一般人对付周天的话,只要许诺兽人帝国一定的好处,对于他们的行为,大半兽人帝国高层都是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胜利了,因为帮他们解决了周天这个心腹之患的原因,只要分给兽人帝国高层一定的好处,任何人或势力击败了周天都不用担心兽人帝国的报复。

    而哪怕就算是眼下如他们一般落败了,在当时那些商会高层看来,眼下这时他们的处境也远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最少只要他们想办法逃出周天的领地,那么便算不出手帮他们正面对付周天,估计着兽人帝国的势力也会出手对周天进行干扰。能为周天留下一些敌人,看周天不爽的那些兽人帝国高层自是不会任由着周天清除后患了。

    如此……

    几乎不去想都知晓,除非是不知晓周天领地内所发生的那些事,否则便依那些兽人帝国高层的思想,他们是百分百会出手护住周天想要干掉的敌人的。

    如此,依着当时的情况,自是只需要那群商会中人逃出周天的领地,到时有了兽人帝国方面的势力接应,便算是周天再不爽,在当时兽人帝国使力的情况下,其再想要将那些敌人留下,便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或者直接便可以说,依着当时的情况,仅仅只是依着周天自己的力量与兽人帝国不起冲突的话还好,一但要是双方爆发了冲突的话,凭周天的实力可没有办法敌得过那些兽人。真要发展成那样,哪怕是周天勉强能挡下一劫,那也不知晓要承受多大的损失。

    所以,包括周天自己都很清楚,眼下这时那些商会中人能不能逃出其领地成了一个相当关键的点。只要那些人没有离开周天的领地,那么周天不管如何对待他们,那都是周天领地的内部事宜,便算是兽人帝国的高层再想要插手,没有合适的理由,当时他们也绝对是不会轻易去做那种会招来非议的事。

    可如若要是那些商会中人逃出了周天的领地,为了给周天多留点敌人,那么到时他们要救下那些人,却也不过仅仅只是一句话的事。

    说到底,与当时兽人帝国高层的权力相比,眼下这时的周天哪怕已经是取得了对方的重视,但如若对方真想要做点什么,那其也很难阻止。

    所以周天虽然并不是在对方离开了自己的领地后,便也就会放弃对他们的报复,可如若要是行的话,他还是不希望增加自己复仇的难度。如若要是能直接在眼下便将敌人解决的话,那他是不会放任着对方离开其领地的。

    对于周天的想法,其手下的那些人不说一清二楚,可实际心里面还是能猜测个大概的。而就依着那些人的想法,周天不希望那些敌人离开其领地,他们自是同样也不会希望留下这些敌人为他们的未来带来危险了。

    如此,那些商会中人想活命,而周天手下的人马却想着斩草除根。在当时那一情况下双方对上,用想的也清楚,那一场大战是绝对说什么也免不了的了。

    “轰轰轰!”

    因为彼此的立场,当时不管是商会一方的人马还是周天手下的人马都有着拼尽全力一战的理由。而就依当时的情况,双方对上后,战况自是十分的激烈了。

    无疑,仅依实力来讲的话,周天手下的人马肯定是要比那些商会中人要强。毕竟能上亚龙背的肯定不是弱者,除非周天下达死命令并给与它们一定的补偿,否则依着亚龙的性格,不是在实力上强于它们的存在,它们可没有让对方骑的兴趣。

    如此,既然当时能乘上那些亚龙的背,赶过来阻杀那些商会逃兵的人自是周天手下的强者。如此,仅依实力来讲的话,哪怕当时那些商会请过来的全是一些佣兵,可就实力而言,他们却依旧不如周天手下的强者。

    只是,虽然论及个体实力的话,周天手下的强者要强于那些敌人。但因为这次过来阻击的仅仅只是周天手下一部份成员,所以在数量方面来讲的话,那周天手下那支阻击的队伍,便也就要远远的逊色于对方了。

    仅依双方的总体实力来讲,虽然突围不容易,但只要那些商会齐心合力的一起努力,那想要逃出周天的领地,实际还是有着一定希望的。

    可惜不说后面周天还就那些敌人逃跑一事做了一些其它的安排,仅仅只是眼下那些逃跑的商会,如今便根本没有可能会齐心应敌。

    哪怕是那些商会中人很清楚,眼下这个时候如若要是他们想要活命的话,那么合作绝对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但因为之前他们便是依着背叛盟友的手段才逃过一劫的原因,对于自己眼下的那些盟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放心得下来?

    如此,在一边应付周天手下阻击的同时,不可避免的那些人便也就在那时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一边想着突围的同时,一边那些人就只想着其他人出力,而他们要是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尽量保全自己的实力。

    当那些商会中人差不多都是抱着那么个想法在与周天一方战斗的时候,可想而知他们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又只有多少了。

    无疑,依着当时的情况那些商会联军想突破周天手下强者的阻击几乎不可能。最终便在那一情况下,当那些商会联军根本没有办法从周天手下的阻击线中杀出去时,他们自是便也就直接被对方纠缠着留在了原地。

    而在那些人脱身不得的情况下,周天手下的其它队伍却是跟在他们身后而直接杀到了他们队伍的尾部。并且在远远的看到当时前方的战况后,立马便也就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参战的决定。

    结果,当周天手下剩余的其它私兵也一起参与到了那一战事中后,原本还能与周天手下私军对抗一二的那群佣兵立马便落败了。

    “我们投降!”

    有些意外,可却也是情理之中的反应,在发现他们根本敌不过周天,如今还已然落败了的情况下,当时原本还在与周天手下私军战斗的那些商会中人,直接便在那时选择了投降。毕竟他们本身不是什么战士,就算拥有着一定的实力,商人的习性却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他们能为了利益做许多的事,可让他们像个战士一般战死,那他们可没有那个决心。

    哪怕就算是那些佣兵有那样的决心,他们也不可能因为那些商会许下的些许承诺便不要自己的性命。如此,在当时周天一方已经是完全占据了上风,不久后便肯定能将他们全部消灭的情况下,除非是真不怕死,否则商会一方的那些人选择投降,自然便也就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了。

    而面对当时对方的反应,周天也是惊讶了一把,不过随后反应过来后,其动作可是半点也不见慢。

    “将他们的武器给缴了,谁敢反抗就地格杀!”

    “是!”

    周天下达收缴那些敌人的武器并将对方看押起来的命令并没有受到什么反弹,甚至便算是那些商会私兵与佣兵也没有反抗。毕竟那些商会这次拉出来的队伍,其成员差不多都是看着钱的份子上才过来对付周天的。不管他们原本是如何想的,在面临生死危机时,那些人可没有要牺牲自己性命帮助那些商会的意思。

    如此,要是他们真能与周天一方对抗,可能那些人便也就真的会在那一对抗过程中牺牲掉自己的性命。可如今开战并落败后,那几家商会自己的主持人员都投降了,他们在这时还继续坚持,那还有什么意义存在?

    结果便是那样,周天依着自己手中的力量,在明明知晓有那么一群敌人盯上他的情况下,却是不做太多准备,仅仅只是利用手中的力量,便也就轻松击溃了那群商会联军。

    可以很肯定的说,如今那些商会虽然还没有被覆灭掉,但如今主要的战力被周天全部击溃。而后要是没有什么意外出现,估计着他们便算是不被其它商会吞并,在短时间内想要再发展起来,那也已经是成了不太可能的事情。

    最少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将来周天是不用担心那些商会会成为自己的敌人了。

    而眼下这时,周天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只有一个,那便是如何去处置那些投降了的敌人。毕竟依着那家商会之前的所作所为,他们肯定已经是成了周天的敌人。如此,既然当时那些人成了周天的敌人,自是不管周天如何对待他们都不为过了。

    就在之前,周天占据了优势后,对商会一方的敌人便没有任何手软的表现,没有落到他的手里还好,一但要是有谁落败了的话,那么几乎败在周天手里的人,当时可是差不多都直接让其给宰了。

    如此,既然同样将眼前的那群人当成了敌人,那依着周天之前的心态,当时那些投降了的敌人,周天要是愿意自是同样应该直接将他们干掉了。

    但眼下的问题却是,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当时那群人主动投降是事实。而在他们已经投降了的情况下,周天再杀俘虏便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不杀俘虏几乎是一种共识,今天周天敢破坏那一规矩,明天说不定便会迎来一阵叫骂声。哪怕是周天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其却也必需要考虑到,当时其那般做后会造成什么影响。

    比如说,外人再与周天战斗时,知晓了周天有杀俘史的情况下,那便算是不敌只怕他们也不会有谁敢再言投降了吧!如此,哪怕仅仅只是使得一部份的敌人将来与其战斗时死战不降,那也将大大增加周天手下的伤亡数量了。

    更何况,做这样的事情对名声的损害是很大的,周天想要将自己的领地发展起来,一个好的名声是怎么样也不能缺的。如此,要是真因这事破坏了自己在外人心中的形象,那这损失可不是干掉一群敌人便能弥补得回来的。

    只是眼下不将这些人干掉的话,那么放过他们却并不代表着对方便会记他这个人情。未来要是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他们依旧会成为其敌人。

    并非没有出现那一情况的可能,毕竟当时那些投降的人之所以会投降只是因为他们怕死在周天手里。如此,在一边想着要活命的同时,一边估计着他们肯定是不会忘记之前的经,而要是他们有个什么亲朋好友死在之前战争之中了的话,便算是因此他们记恨周天一世,那也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疑,当那些眼下投降的人未来哪天重获自由了的话,估计着有机会他们肯定依旧会选择与周天为敌的。而周天只要一次应付对方不得档,那么到时的损失,肯定是会让其为今天的决定而感到后悔的。

    所以杀那些俘虏不太合适,但要让周天放过对方却也同样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而也就是在当时那种两难的环境下,就如何处置那些俘虏,当时成了让周天头疼的事。

    “要不全部留下!”

    杀不能杀,放不能放,依着当时的情况周天自是便也就有了留下那些俘虏的想法。虽然估计眼下那些俘虏对他的观感依旧不会有多好,未来说不定还会成为其敌人。但是,只要控制得好,这些俘虏想要脱身可不容易,而周天到时控制好这些人的话,那不仅将会少掉许多的麻烦,甚至利用这些俘虏,还能在那时得到一些其它的好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