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跑到异界开工厂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面见国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不用说了,不管怎么样在我们王国这般危难之时,对方没有趁机赚我们的国难财,这是人家的善意,我们不能将对方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的事,不说如何回报对方,但强征对方粮食这样的话,那就不用再说出来了。。 再穷我们王国不至于连一点财物都拿不出来,既然人家是过来做生意的,那我们完全可以用正规的方式购买食物嘛!”

    国王的话不管是否能说服所有人,但最少当时其身前的那些大臣是说不出反对话的,哪怕就算是不认可其那种说法,在看到无人站出来反对其命令的情况下,当时他们心中有着意见,却也依旧还是只能憋着。

    结果便是那样,在那一王国国王强势拍板的情况下,虽周天的存在与行动引起了那一王国的重视,但其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发生。

    既然当时那一王国的高层并没有做出让周天不爽的反应,那么依着周天一开始的计划,其自是便也就不介意与对方接触一下了。

    周天就与那一王国接触一事,暗中已经是做出了不少的努力,而便依着当时的情况,如若要是不能依着其计划的那般与对方达成合作,那么周天之前的种种努力又算什么?

    如此,当时那一王国的人要是太不懂味的话,周天自是只能放弃其计划。可在眼下那一王国的人也没有做什么周天无法接受的事,那么当时的周天自是便也就会如其一开始所计划的那般,老老实实与对方谈合作了。

    “这位大人您好,我们陛下有请您过去有要事相商,还请您移步!”

    便在周天依着其计划,老老实实的在那座帝都卖着自己的食物时,一群帝都的士兵突然出现,虽然态度看起来不错,可实际却依旧表现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似在问周天意见,可实际却已经是表‘露’出了不管如何都会将周天带去见他们国王的意思。

    对于当时那名军官的表现,周天虽然不喜却也并非不能接受。事实上当时那人会有那样的表现不难理解,毕竟周天真实的身份不管如何高,最少眼下在那一国家的人眼里,周天都不过仅仅只是一名特殊点的商人。

    也许周天当时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在周天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实力前,其在当时那一国家大半人的眼中,便也就不过仅仅只是一名商人,而商人在这一世界的地位不会比平民高多少,最少对于那些只有钱却没有实力的商人,一般有点实力的人都直接将他们当‘‘肥’羊’看待。

    周天当时既不是哪名商会的成员,同时也没有带太多人出现,对于那个国家的人来讲,他们自是以为周天是那种没有什么实力的普通商人了。

    如此,既然只当周天是个普通商人,那名军官会有那种表现也就不难理解了。毕竟其身份哪怕不高手里也有一点小权力,如若要是想要整哪名商人的话,轻易便能将对方整破产,也就是眼下他们国家的处境不妙,再加上周天所做的生意也比较特殊。最后,这次是国王亲自下令让其来请周天,否则便依着当时那名军官真正心中所想,像周天这样的身份身上却带着那般多粮食,他们哪需要见他,直接将其手里的粮食抢了便是。

    因为心中轻视周天的原因,不自觉的那名军官便将其心中的想法表‘露’在了脸上,还好其也知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所以在与周天‘交’谈的时候,最少还知晓收敛一点,否则便算周天清楚其为何会有那样的表现,仅仅因对方当时那个态度,说不定周天便也就会直接给其一点颜‘色’看看了。

    结果因为心中计划的原因,虽然不爽当时那名军官的态度,但最终周天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在将东西随意一收后,便也就示意让那人带路。

    而直到当时周天做好了随其离去的准备时,原本一直轻视着周天的那名军官这才在那时开始正视周天,心中明白周天这个其原本没有放在眼里的商人,实际其并没有看起来那般简单,最少其身份肯定不会是他所能轻易招惹的。

    本身当时国王要召见周天便已经让其觉得奇怪,甚至正是因为这一原因,这才让其没有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但当时那人也就是打消了对周天一些不该有的想法,实际心里面估计依旧没有正视周天这一存在。

    但不管当时原本那人是如何看待周天的,只要稍有一些眼界的话,那么眼下在看了周天是如何收拾行礼后,估计都不可能不清楚,周天当时身上是带着储物装备的。而储物装备的价格虽高,但是却也并非什么很难见的东西,在周天的手里其能看到,当时自是原本不值得那名军官大惊小怪了。

    可眼下的情况却是,储物装备如若要是能说得上常见,那么在周天独自一人在外行走,同时也没有隐藏其那些装备的情况下,依旧能安安全全活到眼下,那便足矣说明周天这一其原本轻视的存在,到底有多不简单了。零↑九△

    虽依旧‘摸’不准周天的来历,可最少有一点那名军官是能肯定了的,那便是周天的身份哪怕是再低,那都远比他这个小小的军官要来得利害。

    哪怕依旧当时那人没有认为周天有和他们国王平等对话的资格,可是却也绝对不是他这么个小角‘色’所能得罪的人物。如此,在接下来为周天带路的时候,当时那名军官不自觉的便也就比之前客气了不少。

    周天自是不会与对方一般计较,依着其一开始所计划的那般,周天在看了那一王国的反应后,很满意的便随其去见对方国家的高层了。

    只是让周天没有想到的是,不知是正好凑巧的原因还是对方对他的重视比其想像得还要利害。在周天随着那名军官进入王宫后,其没有被带到什么偏殿位置与国王见面,而是直接便被带到了正殿,一次‘性’便与国王与那一国家剩余的大臣一齐见了个面。

    “见过陛下!”

    “大胆,见了我们国王陛下竟敢如此无礼!”

    “还请陛下将此人拉下去处斩!”

    “……”

    老实讲,依着周天眼下的实力虽说爵位不是很高,但是对比一般王国的国王地位可能低了一些,但是实力却已经不弱于对方太多。如此,表面上一些态度周天会表‘露’出来,可实际知晓其领地的存在,那么便算是帝国的皇帝也是会给与周天平等‘交’谈的资格。

    如此,依着当时周天所拥有着的实力与地位,其见到那一国家的国王后,简单的见下礼自是已经够了。毕竟先不说周天的地位与实力并不差对方多少,便说依着眼下这个国家的情况,如若周天不帮他们一把的话,说不定他们都已经是要亡国了。如此,在一个国家都将不保了的国王面前,周天能有当时那种态度自是已经够给面子了。

    可惜当时周天的表现虽然算不得错,可最少在当时那个国家的人看来,周天对那一国王近乎平等视之的态度就有些过份了。毕竟哪怕是他们的国家眼下再如何的惨,其国王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周天是什么人?其在当时那些人看来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而一名商人竟然敢平等对待他们国家的国王,这一情况他们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再加上之前虽然因国王的态度,那些大臣选择了与周天和平商谈食物一事,但是在心里,估计着当时依旧还是有不少的大臣支持直接强抢周天手里的粮食。如此看到了当时那样的机会,那些大臣自是又再一次跳出来鼓动他们国王处置周天了。

    而一开始周天到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那些大臣一个个跳出来要治他的罪,甚至连那名国王看其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变化时,周天这才算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当时其对那名国王的态度似乎有问题。

    但虽说当时周天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对那名国王的态度似乎出了问题,可其是什么身份?便算是面对地‘精’帝国的敌视也是硬扛的角‘色’,就眼下那一国家的情况,他们处境得不到改善周天都不需要重视他们,就在那一情况下,那些人竟是因为他一个态度不对便做当时那般大的反应,看了那些人的表现,周天自是会觉得不爽了。

    而周天可不是那种能受气的人,所以之前还在那儿依着自己的计划行事,但在突然受到那般多人指责后,周天立马便炸‘毛’了。

    不管其做什么事,也不管当时周天做那些事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实际对于当时的周天来讲,其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服务。如此,在当时周天一切行动根本目的都只是在为自己服务的情况下,那些原本其只是想要接触一下的人却一副要与其翻脸的表现,面对当时对方那般表现,周天自是不会和他们客气了。

    周天过来与对方结盟只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身,他可不是过来受对方气的。如此,当时那些人好声好气与其‘交’流的话,周天自是便也就会将自己的计划托出。但在眼下国家都将不保的情况下,如若他们还这般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那周天甚至懒得表明身份,直接便能放弃自己努力了几天的计划。

    “不过是群秋后蚂蚱,竟然也敢在我面前摆谱,你们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吧!”

    并没有如那些人所想的一般,当他们问责其当时的表现时,周天并没有表现得诚惶诚恐。反而其似乎被对方的表现‘激’怒了一般,周天直接便在那时怒气冲冲的望着那些在场的人,似乎想要依其一己之力做点什么一般。

    周天的反应虽然再次让那些人感到不满,但是也因为周天那一表现的原因,直接便使得那些人有些惊疑不定了。毕竟依着正常的反应,一名商人不说面见国王时会感到不安,可在面临那么多人问责,似乎很可能会被问斩的情况下,那怎么样也不该不害怕吧!

    可如今,就在正常人处在周天那一位置上都该要感到不安的情况下,周天却是依旧表现得那般镇定。反而因为他们那时的表现,周天还‘露’出了一副要找他们麻烦的姿态,就依周天这种表现,要么是周天的实力背景比他们想像得要利害,要么便是周天绝对疯了。

    而不管周天是疯还是比他们想像得要利害,总之在‘摸’不清其底细前,眼下那些原本还想要对周天怎么样的人,那时已经是不敢再提问责周天的话了。

    身为一个王国的高层,当时在场那个王国的人自是有着他们高傲的理由。可便算他们当时再如何的高傲,那也依旧无法改变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王国眼下的处境不妙,不要说一些本身能与王国甚至帝国平起平坐的势力了,便算是一些次于他们的势力,以前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如今在他们王国落难后,却是也不需太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如此,哪怕是心有不甘,一但要是确认周天的背后站着什么极强的势力,那么能不得罪周天的话,那些人是不会敢得罪他的。

    更何况,虽然周天的态度是让他们不高兴,但是无疑其眼下这时对那个王国的人来讲却是他们需要抓紧的救命稻草。如此,哪怕是不爽周天当时的态度,只要周天没有明着对他们怎么样,那些人便想必不会真和其翻脸。

    不过当时那些大臣的话却是说得太死了一点,哪怕是眼下看了周天的反应,心中明白其并不简单,可一时之间让那此人再反悔,他们却是又有些抹不开面子了。

    结果就依着当时的情况,事情发展成那样,在周天与那些大臣闹得那般僵时,原本同样一副不爽周天表现的国王,却是便不得不在那时站出来打圆场了。

    “哈哈哈,误会,你们都退下,这位先生不是我们王国的人,一些小事自是没有必要那般计较。我们这次请他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各位总不会忘了吧!没有必要为了眼下这么一点小事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