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师无敌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击而破
    ;

    三大魔道巨孽以三才阵的方位,围站在彷小南身周两丈远的位置左右。

    屏息静气,一脸严肃和小心。

    对上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到他们三分之一年轻人,三人虽首先满心的不屑,但真正开打,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轻忽。

    这也是这么些年,这三大魔道巨孽能在这惨烈无比的竞争中,安然走到这一步的缘故之一。

    而中间的彷小南依然气定神闲,嘴角那原本讨喜的清俊笑容,此刻却是让三人心神焦躁。

    这样的人,一般不是装‘逼’死得早,就是真的‘胸’有成竹。

    不管对方是不是长生君,这个时候看起来,可能‘性’最大的只怕还是最后一种,这让人总是无法心安。

    “呵呵...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冥灵子‘阴’测测地冷笑着,看着中间的彷小南,道:“否则若是咱们留手不及,伤着了长生君阁下,那可就不好了!”

    彷小南却是看也没有认真看上冥灵子一眼,只是嘴角微微地翘了翘。

    “你...哼,不知死活,就算是上一世长生君,在未通神之前,也不敢如此张狂,你只不过是得了些传承,竟然就敢这般找死!”

    瞧着彷小南的满脸不屑,被‘弄’得火冒三丈的冥灵子此时也只能是怒哼了一声,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彷小南,准备给对方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就算这厮是长生君如何?三对一,他就不信‘弄’不倒一个同境界的家伙。

    旁边的血滴子和鬼道人此时虽然没有出声,但表情却愈发凝重。

    台下此刻一片死寂,无数道目光死死地盯在台上,上千人愣是没有一个人分神,都死死地盯着这不说千载难逢,至少也是数百年罕见的一场战斗。

    数千里之外,镇守府那杨以下几大巨头同样是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的大屏幕,就连一直闭关的武镇司司长也微皱着眉头坐在那杨身侧。

    “通灵巅峰?”司长突然出声道。

    那杨缓缓点头,道:“通灵巅峰!”

    “呼!”司长长长地舒了口气,道:“看来,倒是不枉我出关一趟!只是...可惜,唉...”

    “呵呵,就算你提前出关,难不成,你还真敢去落魂崖?”那杨微微一笑道:“就算你敢去,也不能去!”

    “也是!”司长冰冷的面容之上,嘴角轻轻扯动,然后不再言语,只是盯着眼前的屏幕,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赵小凤伸手推了推镜框,缓声地道:“以一敌三,不可能胜!”

    “对,是不可能胜!”那杨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缅怀,道:“但他是长生君,他也是彷小南!”

    “您的意思是,他一定会胜!”赵小凤微微拧眉。

    “嗯!”那杨微微笑道:“若是不胜,那我把司长叫出来作甚?”

    旁边的司长歪了歪头,道:“有道理!”

    坐在那杨身后的宇文默,难掩脸上的担忧,听得师尊的话,眼睛一亮,道:“老师,您真觉得小南会赢?”

    那杨回头看了看自家的这个弟子,叹了口气,道:“你觉得小南比你聪明还是比你傻?”

    “额...”宇文默一愣,眨了眨眼睛,终于道:“不好说!”

    “不好说你还说?”那杨扬起手中的一柄‘玉’尺,用力地敲了宇文默的头:“只要不比你蠢,他就不会输!”

    旁边的谭千亩轻轻地笑着,看着自家这个师弟被敲的样子,突然好开心。

    “开始了!”赵小凤突然目光一凝,沉声道。

    听得这话,场中瞬间再次一静...许久都没有声音再响起。

    三人对视一眼,冥灵子第一个抢先出手。

    挥掌之间,便是一股腥臭之气涌出,那双掌掌心更是一片惨绿,朝着彷小南‘胸’前撞到;瞬间之间,一片惨绿气息便将彷小南全身扑至。

    旁边血滴子也不迟疑,挥手朝着彷小南一点;便见得他背上所背一顶枯竹竹笠悄然飞起,带着一片黄光,朝着彷小南的头顶猛然罩去。

    而那边鬼道人,身形一晃,整个人便消失不见,只有那旁边不远之处的羊孙子,才略微地感觉到了一缕‘阴’寒之气正朝着彷小南的背心之处狠狠扎去。

    看着眼前一幕,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盯着。

    三大魔修巨孽联手围攻一人,而且看着样子,出手便是绝招;此刻就算是羊孙子只怕也只得暂避其锋,现在这处于中间的长生君,难不成......

    三人的动作都只在那一息之间,便已经到了彷小南身前。

    而中间的彷小南,却是面容不惊,甚至连嘴角的笑容都还未褪去。

    众人都是一声惊呼,莫非这厮真个就是外强中干?装样子的货‘色’不成?

    那边冥灵子几人,此时都心头大定,不管这厮到底是外强中干?还是怎滴...但到了这一步,这厮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了!

    “死吧!”冥灵子更是得意地大喝一声,手中的灵力猛然再加两成!

    就在三人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的同时,彷小南终于动了,伸出了一只右手。

    “额?”看着只伸出了一只右手,没有其他丝毫动作的彷小南,不只是冥灵子三人一愣,就连周围之人都是一阵愕然;这是作甚?一只手?应付三个?

    就在众人愕然之时,随着彷小南的右手轻轻一转,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场内形势骤然一变。

    看着那当头罩下的枯黄‘色’竹笠,冥灵子面容一僵;而感觉到一抹危险至极的寒芒已经刺到‘胸’前的血滴子同样是脸‘色’大变。

    至于看着一股惨绿腥臭气息扑面而来的鬼道人,更是满脸骇然。

    这怎么回事?难道这厮是彷小南的人?可怎么可能?三人纷纷大惊。

    “啊...”随着三声惊呼声,在这瞬间之间,几人齐齐飞退,同时手忙脚‘乱’地应付那已经冲到身前的各式攻击。

    就在台下诸人看得目瞪口呆之时,只见一道金光和紫光骤然而起,如羚羊挂角、天外飞仙,夹带着无上威力,狠狠地轰在了冥灵子和血滴子身上。

    面对这强劲至极的一击,两人正手忙脚‘乱’之间应付另外的攻击,这时只是勉强挡了一挡,便吐血倒飞出去;而那两道金光和紫光随之也一敛,旋即便滚做一团,盘旋而上,朝着那边刚刚将那惨绿气息击散的鬼道人狠狠撞去。

    此时,场下已经是一片哗然,三位魔道巨孽联手围攻一人,竟然瞬息之间便被齐齐击破,这怎么可能?

    “完了!”

    鬼道人早已经看到了血滴子和冥灵子两人的下场,看着那滚滚而来气势骇人至极的金紫二光,此时哪里还敢留,双手往前一挡,整个人飞退而去。

    这见势不妙,知晓事不可为,鬼道人只得咬牙沉声喝道:“住手!老夫认输!”

    随着鬼道人这一声出口,那金紫二光悄然一敛,彷小南的身形骤然浮现,双手轻负身后,脸上依然清净淡然,仿佛放才那惊天数击根本不是他所为一般。

    相对于还能站在台上的鬼道人来说,那边两个直接被砸飞,带着一抹鲜血彩虹飞出去的血滴子和冥灵子,此时还刚刚勉强在弟子的扶持之下站了起来。

    两人脸上此时脸上神‘色’复杂,惊骇、羞怒、悔恨不一而语。

    只是,两人依然心头满是惊疑,放才那一手,彷小南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虽然羞怒,但两人终究还是通灵巅峰境的人物,塞了两颗灵丹,又深呼吸了两次之后,这内伤便被直接压了下去。

    冥灵子脸‘色’惨白,看着台上云淡风轻的彷小南,目光忽闪,这咬牙切齿地深吸了两口气,终于狠声地拱了拱手,道:“好,此后我冥尸‘门’以落魂崖为尊,认你长生君魔道之主便是!”

    说罢,冥灵子‘阴’冷着脸一甩袖,转身便要领着‘门’下弟子离去。

    “慢着!”他这还刚迈了两步,便见得眼前一‘花’,羊孙子轻负着双手,挡在了他身前。

    看着一脸冷‘色’的羊孙子,冥灵子双拳微紧,转头看向彷小南,寒声道:“长生君,我冥尸‘门’已认你魔道之主,你还待如何?”

    “桀桀...就这么简单?认赌服输,不立下心神之誓,就想走?”羊孙子‘阴’冷地笑了两声,看着冥灵子道:“大家都在修界‘混’了这么久,难道我家君上就是如此好唬‘弄’不成?”

    看着眼前一脸冷意的羊孙子,冥灵子心头一阵的咬牙切齿,这羊孙子以前也就跟他实力伯仲之间,想不到才这么久,就已经是能高高在上地跟自己说话了。

    感觉着羊孙子那一身的恐怖威压气息正牢牢地压制着自己,甚至这种威压已经开始引起自家那內腑之伤有加剧之势。

    冥灵子脸‘色’一阵铁青,终于咬牙举起右手,朝天寒声道:“我冥灵子以心神发誓,从今日起,冥尸‘门’以落魂崖为尊,并尊长生君为我魔道之主!”

    “可以了吧!”冥灵子羞怒地丢下这话,绕过挡在前边的羊孙子,领着‘门’下弟子大步离去。

    站在台上的彷小南,看着冥灵子的背影微微皱眉,眼中一抹异‘色’轻轻闪过;但却并没有言语什么。

    而羊孙子身形一晃,便又出现在台上,看向血滴子和鬼道人两人,沉声地道:“两位道友既然输了,那么现在也轮到两位了!”

    感受着羊孙子身上的淡淡威压,血滴子倒是毫不迟疑,直接举手发出心神之誓。

    那边的鬼道人,看着眼前一幕,又看了看台下按上前魔修,暗暗地叹了口气,无奈举手道:“今吾鬼道人以心神为誓........”
龙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