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633节-破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脚踏大地,近乎于无敌的巨岩兽王显然是飞不起来的,一枚枚胶质硝化甘油炸弹轰得它好生心塞。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邪兽这玩意儿尽管是不属于这方天地的妖异存在,但依然无可避免的受到天地规则的限制,有所长必有所短,只能对位于上空一百丈高度的机关舟干瞪眼。

    胶质硝化甘油爆炸威力略超过等同的tnt,一百公的当量不容小觑,不过即使如此,坚若精钢的石化骨甲依然纹丝未动。

    机关舟及时赶到,使李小白暂时收回了手,如果能够省下一道混沌青莲剑光,自然是好的。

    与真正实力难以捉摸的天邪教展开决战,多留一张底牌总是好的,李小白不想重温昔日没有剑光可用的窘境,平白浪费剑光也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嘭!一只巨大的木桶砸了下来,在石化骨甲上粉身碎骨,浓稠的液体喷涌而出,紧接着又是一个木桶砸得四分五裂,同样是粘稠无比的液体四散飞溅。

    正当所有人以为是瞎弹的时候,也不知是哪个术士释放出来的火术,正中那些开始顺着骨甲缝隙渗透与流趟的不知名液体,一团耀眼的火光升起。

    巨岩兽王后背上升腾起熊熊燃烧的火光,随即变成一片火海。

    “是火油!”

    热浪袭来,那个手贱的术士惊呼出声,不过他无暇再看,紧跟着领队的九幽宗宗主无间神尊转移阵地,将这头兽王交给天宫之主李公子来对付。

    来自于天空,装满火油的木桶接二连三坠落,大部分都砸散在了巨岩兽王的身上,浇得满身都是火油,也有一部分砸在了地上,同样升起了火焰。

    或许是被来自于身体外部的热量烧灼的有些不耐烦,兽王再次狠狠一顿足,汹涌的地浪震动空气,冲天而起的火光倾刻间一窒,被震灭了大半,可是依旧有部分火星火苗顽强的保存了下来,稠化的火油如同附骨之蛆般依然死死粘在骨甲上。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况燎的是火油,只要一颗火星就能点起整片火海。

    能把众巫师和术士们震得七零八落的地浪用来对付自己身上的火势显然不太那么好使,火光再次升起,炙热的火焰烤得骨甲微微发红,足以瞬间将一块牛排炙成焦炭。

    这一次,突然先后从天而降两个白漆大桶,咣当咣当又是砸了个正着。

    驾驭机关舟和负责投弹的人是从风玄国王都调过来的,这手艺又精湛了,屡屡把地面上的巨岩兽王砸的嗷嗷直叫,却又无可奈何,那么大的个子,想要飞起来,可真心不容易。

    这两个与众不同的白漆大桶刚一爆开,突然爆发出诡异的白色火焰和滚滚浓烟,天空中的运输型机关舟忙不迭让开。

    炸逼又换了新花样,兽王开始不觉得怎么样,突然一阵钻心的刺痛让它发出凄厉的嘶吼,连飞剑都刺不穿,法术都轰不开,蛊虫都啃不动的骨甲竟然被两个白漆大桶爆开的诡异白色火焰给烧蚀出了好几个大洞,大的有如水缸,小的如同拳头,一边哧哧哧冒着耀眼橙黄色火焰,一边不依不挠的往骨甲内部烧去。

    片刻之后,连石化骨甲也扛不住了,黄色火焰一直烧到皮肉里面。

    “这,这是什么东西?”

    眼前那头巨兽疼的嘶吼不已,作为李小白的代步工具,草龟足球被吓得不轻,总觉得那些黄色火焰。

    “是白磷弹!”

    李小白用许多磷矿石和牛骨提纯制备出的白磷,配以金属粉末,密封于火油内部,以铁皮和木壳为包装,临时做出了几枚白磷弹,正好用在了这头骨甲坚硬厚重到不可思议的巨兽身上。

    白磷弹的恐怖之处并不在于带有毒性和刺激性的浓烟,也不在于足以熔金化铁的高温,而是在于阴毒霸道的侵蚀性燃烧,一直能够烧到骨头里。

    火油内还掺了不少同样阴损的巫道剧毒,专门配合燃烧,火焰温度越高,腐蚀性越强,毒性越猛,能够偏安南隅,与术道共分东土的巫术之道,看似原始野蛮,却有自己的独到这处。

    换作旁的兽王,或许一个天赋异能就能将附着在自己身上的磷火驱散或震开,偏偏这头身大力不亏,缺点与优点一样明显的巨岩兽王根本没有抵御白磷毒火的手段,坚硬厚重的石化骨甲上呈现出一个个焦黑的大洞,直入体内,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当场就得发作。

    燃烧的火油随着磷火灌入这些大洞,两种火焰各烧各的,开始给巨岩兽王造成更多的伤害。

    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巨岩兽王痛苦的开始打滚,在火海中就像小山一样滚来滚去,想要压熄火焰,几次险些压到李小白,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很明显都是痴心妄想。

    但是还不待李小白开口,草龟足球便载着他发动缩地成寸,瞬间出现在其他安全的地方。

    火势越来越大,几乎裹着巨岩兽王烧成了一座真正的火焰山,运输型机关舟拼着升腾的热浪和毒烟,又丢了几发白磷弹,这才被李小白打发到其他地方继续丢炸逼,等扔的差不多了,正好可以装人。

    “玄星!去!”

    李小白手一挥,飞出一道银光,在半空中飞快盘旋了几圈,直接扑向正在垂死挣扎的巨岩兽王。

    天邪教的邪兽生命力顽强,哪怕身负重伤,只要一时半会儿不死,再加上充足的食物,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生命力和恢复力即使是妖族也自愧不足,作为邪兽等阶最顶端的兽王更是如此,昔日与西人圣庭两败俱伤的一战,那三头险些被击杀的兽王现如今又恢复如初,生龙活虎。

    现在如果只是眼睁睁看着这头兽王被烧得奄奄一息,什么也不做,结果注定会让人失望。

    火焰最终会熄灭,熬过去的兽王饱餐一顿,要不了多久,又能继续为祸天下。

    “玄星”一头钻进磷火未熄的骨甲大洞内,正是为了终结这头兽王,完成最后一击,再结实的碉堡,往往总是被从内部突破的。

    在焦黑的蚀洞中,穿过炽烈蚀烧的霸道磷火,“玄星”却完全毫发无伤,一头扎进了韧如钢丝的肌肉组织,前端变成了螺旋纹,毫不费力的钻开这些细密的肌肉纤维,透过几道皮膜和雪白嫩若豆腐脑的脂肪层,狠狠钻入更加脆弱的内脏。

    巨岩兽王终于注意到了李小白,与它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躯相比,一人一龟实在是不起眼,可是那些术士和巫师离去后,立刻凸显出来。

    地浪一**狂涌而至,只要站在地面上便避无可避。

    然而草龟却仿佛扎根于大地,根本纹丝未动,隆起的地面波动还未及近身,便自行平息。

    掌控大地的力量,晋入化形境的足球以其天赋异禀,丝毫不逊色于这头兽王,六条巨足紧接着轰隆隆踏了过来,然而兽王跑的再快,与缩地成寸相比,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足球是圆的,因此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它以自己的天赋生生克制住了这头体形庞大的兽王,哪怕后者力大无穷,甲坚肉厚,但是无论如何连一人一龟的边都碰不到,再强横也没什么卵用。

    琉璃心牢牢锁定着“玄星”的位置,李小白缓缓抬起手,望着伤势越来越重,穷追不舍的巨岩兽王六足用力一蹬,腾空而起,朝着一人一龟重重压了下来。

    好一个泰山压顶!

    李小白却眼睛都不眨一下,手指一动。

    啪!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响。

    已经冲到半空中的巨兽却浑身一僵,车轮般大小的血色双瞳中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和不甘,气息戛然而止。

    轰隆,大地剧烈震颤不休,地面深深凹陷了下去。

    巨岩兽王重重砸在李小白与草龟足球身前不到三丈之地。

    草龟险些发动缩地成寸逃离,可是它看到面前这头巨兽的双眼却迅速黯淡,失去了生命的光彩。

    噗噗噗!

    被磷火烧灼出来的焦黑大洞内喷出一股股血泉,与依然燃烧的火油混在一起,形成血与火交织的场景。

    磷火余温让血窟窿里翻腾着血气,一股银光飞出,不沾半点血渍,冲上半空后,转了半圈,直接投向李小白,消失在他的掌心。

    就在方才,响指轻击,深入兽王体内脏腑的“玄星”骤然狂爆起来,不仅重量暴增,而且伸出一根根尖刺,将五脏六腑刺了个通透,连每一块骨头的关节都被生生分离,犹如分肉拆骨,换作谁都受不了这样的致命重创。

    “走吧!”

    不再理睬已经死透了的巨岩兽王,李小白转头望向天邪教据点方向,那里杀声震天,邪兽嘶吼声不断,法术的光芒代替了初至的晨曦,照亮了大半个据点营地。

    尽管另外四头兽王的牵制之战打的乱七八糟,几位神通境尊者也是焦头烂额,不过收官的时刻还是到了。

    上百只傀儡挥舞着手中兵器,不时砸飞邪兽中的兽兵,或者十几二十个配合几位术士围攻一头身形高大的兽将,在混乱中,有几个勇猛的傀儡成功冲破阻截,强行直推,一路墙倒屋塌,遍地狼藉。

    天邪教中人的飞剑呼啸而出,将这些冲进来的傀儡大卸八块,不过他们很快与随后杀进来的术士们战成一团,兵对兵,将对将的短兵相接使这场突袭行动进入了最为激烈的白热化。

    背后释放出光翼的西人圣士们腾空而起,一边飞向巨大的祭坛,一边释放出圣术,粗大的光柱从天而降,凭借禁咒徽章发动的小禁咒“光明审判”直接轰击在了祭坛法阵的重要节点上,混乱的灵气暴动,使得许多符文和阵纹爆裂,完全失去了作用。

    一艘运输型机关舟一口气往下扔了十几枚胶质硝化甘油炸弹和上百枚火油桶后,冒险从天而降,落在了被火海包围在中央的草棚附近。

    十几个天宫武者冲了出来,一阵刀劈斧砍,摧枯拉朽般拆散了围住草棚的粗木栅栏。

    “快上来!”

    “快走!不要发楞!”

    留给这些被掳至此地的人冲上机关舟逃离的时间,甚至不到一盏茶。

    机关舟从天而降,引起了那些刀嘴飞蝠邪兽的注意,它们扑天盖地的冲了下来,机关舟上的术士们纷纷放出飞剑和法术迎了上去,还有擅射的武者更是挽弓引弦,为地面上的人争取宝贵的转移时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