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这不就跪下了(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郁柔的脸色一下子煞白,整个人都愣在当场,唇瓣微微颤抖,满眼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他之前分明出手帮了她好几次,就算不是倾心,也好歹是有些好感的吧,为何竟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有些惊慌的朝着自己身上看去,同时往自己脸上摸去——

    脏?

    他是在嫌弃她现在太狼狈了吗?

    触手黏腻,一手脏兮兮的血水。

    不用想也知道此时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

    叶郁柔心中不甘又委屈,就算是天仙,这样子,也绝对不可能让人怜惜啊!

    她有些瑟缩的蜷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想要将自己的脸容遮掩起来,不想被他看到此时自己的难看样子。

    但那白衣少年淡漠如雪的眸色,却是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底。

    都怪慕凌寒!

    若不是他,她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心中对云翊的倾慕,对眼下情况的窘迫,纷纷都化为了对慕清澜的痛恨,只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若说之前推的那一把,只是为了抢夺那宝贝,现在的叶郁柔,却是真正将慕清澜当做了自己的仇人!

    慕凌寒…你等着!

    慕清澜眉梢微挑,斜眼看到一动不动垂着头的叶郁柔,唇角一丝冷笑。

    对于叶郁柔这样的人来说,只有毁掉她最在意的东西,她才会感觉到痛苦。

    而眼下,她最在意的,显然就是云翊。

    慕清澜可以肯定,叶郁柔身上的伤,都不及云翊那句话对她造成的痛苦大。

    对方既然一直那么“单纯善良”,还是早早让她知道“人心险恶”比较好。

    慕清澜唇角笑意微深,烟波流转,便是让人惊心动魄的惑。

    云翊远远看着,却是再没有被迷了眼,只静静的,冷冷的看了一瞬。

    他,不是她。

    云翊在心中告诫自己,一样的错误,绝对不可以犯第二次。

    随即,他转身便走。

    慕清澜声调微扬:

    “这就走了?那…”

    那朱雀,不要了?

    云翊脚步不停。

    不过是朱雀,他大可以再去找寻,而且现在,他一瞬都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真不要了?

    慕清澜眸子微转,脸上却是浮现一丝散漫笑意——

    “既然如此,就多谢你啦!”

    云翊当没听见。

    慕清澜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不踏实,便补了一句:“以后若是有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啊!”

    便是慕清澜都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资格说这话。

    想了想,自己还欠着人家三个条件呢,最好还是不要见了!

    两人以后,估计也没有交集了。

    慕清澜心头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便是真诚了许多。

    云翊却是忽然停下来,转过身。

    他就那样静静看着慕清澜,片刻,才开了口。

    “第一个条件。”

    “嗯?”

    慕清澜一愣。

    云翊顿了顿,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清冷的声音,如同初春融化的雪水,沿着雪线一路蔓延而下,凉透心脾。

    “日后,若是有她的任何消息,都要告诉我。”

    说完,转身,离开。

    墨羽有些疑惑的挠挠头,怎么感觉,少主和那慕三少之间的气氛,不大对劲呢?

    进山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还有,那个“她”…到底是谁?

    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墨羽却是能清楚的感觉到,少主此时正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状态,绝对不能招惹!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墨羽还是紧紧闭上了嘴巴,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

    慕清澜很快反应过来,随即眸色微深,唇瓣微抿。

    而另一边,看到云翊离开,叶郁柔心底的最后一根线,也终于崩裂。

    她眼泪不断涌出来,在脸上留下两道清晰的泪痕,痴痴而怨念的看着那白衣少年离开的方向,悲痛的仿佛被丈夫抛弃的妻子。

    “公子…你怎么能这样…。”

    慕清澜再次觉得有些反胃。

    这么想着,她便手腕一抖,叶郁柔翻滚了几圈,也顾不得流泪了,只疼的满脸痛苦,五官都几乎扭曲。

    而实际上,她再次看向慕清澜的时候,面容的确狰狞了许多。

    “慕凌寒!”

    她的声音忽然尖锐了许多,眼底是深深的恨意,几乎要扑上去将慕清澜撕碎了!

    “你是不是人!”

    慕清澜无辜的耸耸肩。

    “叶二小姐不是最清楚?既然之前我就推了你一把,想将你置于死地,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我干嘛不用?”

    叶郁柔一时语塞,狂躁的火气堵在胸口,登时再次吐出一口血来!

    叶飞明看的心疼不已,转而怒骂慕清澜。

    “你们慕家的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般赶尽杀绝的事情,你们也做的出来!”

    慕清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方才你们围攻我们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些?自己做尽了龌龊事,却要求别人‘善良大度’,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叶飞明也气的脑仁疼,指着慕清澜,手指抖啊抖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他和叶郁柔都是心思藏得很深的人,有天大的不满和怨恨,也顶多暗中陷害几番,但却是从来没有这样当着面骂的这么难听的,一时都是有些接受不了,只气的浑身颤抖,血气上涌。

    慕严心中登时出了一口恶气。

    “呸!凌寒说的不错!你们一个二个全都不是好东西!”

    砰!

    话音刚落,旁边就忽然传来一道重重的砸落之声!

    几人转头看去,正是那想要趁机逃走的姜峰,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他惊恐的抬头,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那一股威压降下,完全无法挣脱!

    这慕凌寒,的确是得到了那玄灵域主的传承!

    苏长老是此中最强,但是在域主强者面前,也根本不够看的!

    “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苏长老看向四周,这分明是域主的威压,但为何竟是不出来?

    只要记住那人的样子,以后…

    轰轰轰!

    慕清澜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抬手一指,数道元力轰出!迅猛的砸在了苏长老的身上!

    他的胸膛都深深的塌陷了进去!身上沾满了血迹!

    连苏长老都拿他没办法了!

    叶飞明看着,心中的畏惧,逐渐淹没了愤怒。

    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那慕凌寒的眼神,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双噙着散漫从容笑意的眼,此时却如同最可怕的地狱!

    “等等!我、我认输!我错了!我不会再和慕家作对了!绝对不…”

    慕清澜勾了勾唇角。

    “叶家主真是善变啊…”

    叶飞明已经语无伦次起来。

    “方才只是我一时糊涂,才会说出那些话,做出那些事情来!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叶家也绝对不会…。”

    慕清澜慢悠悠开口。

    “方才我记得,叶家主好像还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为叶二小姐报仇呢。”

    叶飞明脸色一变,看了一旁的叶郁柔一眼。

    “郁柔,快道歉!”

    叶郁柔瞪大了眼睛看了叶飞明一眼。

    让她道歉?做梦!

    若是之前,她还能装上一装,但是现在她已经将云翊那样对她的怨恨都放在了慕清澜身上,如何能装的出来?

    叶飞明急的满头大汗:“郁柔!你向来最懂事…之前的事,一定是你误会了慕三少…快,道歉啊!”

    叶郁柔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慕清澜懒得看。

    “叶家主,你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做事公平。冤有头债有主不是?”

    叶飞明稍微放心了点,连连擦汗:“是是是,慕三少英雄年少…哪里是我们能比的…”

    一旁的姜峰心中暗恨。

    就连苏长老都嫌恶的看了叶飞明一眼——做人能这么不要脸的,也当真是少见!

    他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向慕凌寒低头!

    “慕凌寒!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做鬼都不会放——唔!”

    他牙齿碎裂了不少,说话都有些漏风,慕清澜抬手就用一块石头死死堵住了他的嘴。

    “呱噪。”

    慕清澜语气清冷,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当我和你一样蠢吗?”

    “杀了你,灵皇学院的人立刻就会知道,你但凡用点手段,他们便是会认定是我下的手。因为一个你,我就要被整个灵凰学院追杀…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苏长老冷汗涔涔,没想到这心思被那少年看的透透的。

    随即,他阴狠一笑。

    “怎么,怕了?”

    灵凰学院,就算是帝都慕族,都不会轻易招惹!

    他一个被慕族赶出主族的人,又如何能应付的来?

    慕清澜毫不在意的点头。

    “可不是怕吗,谁也不想被一群苍蝇追着啊是不是?”

    苏长老吐出一口老血。

    慕清澜道:

    “虽然我懒得动手杀你,但是…讨回些利息,却是要的。”

    苏长老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安,瞪大了眼睛看着慕清澜。

    “你要做什么!?”

    慕清澜纯真无害的一笑,眸子璀璨如星。

    “没什么,只是…讨你几根骨头回去喂狗罢了。”

    说着,在苏长老震惊惶恐的“你敢!?”声中,手起刀落!

    青黑色光辉一闪!

    一道血痕飚出!

    他的两截小腿骨,竟是硬生生被慕清澜斩断,同时剔出两根白色带血的骨头!

    苏长老瘫在地上,几乎疼晕了过去!

    慕清澜眉眼弯弯。

    “你看,这不就——跪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