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九十一章 求我回去(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色如水,一片静谧。

    唯有水流之声,淙淙不断。

    月色倾斜而下,映在水中,澄澈清透。

    一道人影,负手而立,静静伫立在溪边,几乎和这月色水色融为一体。

    江达原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看着那少年消瘦的身影,不知为何,竟是有种莫名寂寥的味道。

    分明,才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啊…

    江达原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却见那少年已经转过身来,静静看着自己。

    “伤势恢复的如何?”

    江达原抱拳:“多谢三少挂心,属下已无大碍。”

    他身后的两人也已经睁开眼睛,通神气息都比之前强了许多。

    “多谢三少!”

    周青和胡老三齐齐说道。

    慕清澜带着他们走的时候,他们还以为他会即刻追问,没想到却是带着他们来到了这一条溪水旁边,给了他们一些疗伤的药物,让他们先调整恢复自己的伤势。

    三人有些意外,但却也不敢违逆慕清澜的意思,便都盘腿而坐,疗起伤来。

    这之中,江达原的伤势最重的,但他本身实力不弱,此时得以喘息修养,自然是比方才强了不少。

    从边疆一路历尽艰辛,三人能够活着,已经是十分不易,本以为今天要丧命于穿山银狼的爪下,谁知竟然被救了。

    而救他们的人,正是慕凌寒!

    就连江达原都不得不在心中感叹,有时候,这世上的巧合,真是不可思议。

    “现在,有什么想说的,都一一说出来吧。”

    见慕清澜终于开口,三人都是有些激动。

    江达原定了定神,先是冲着慕清澜深深鞠了一躬,才缓缓沉声开口——

    “三少,属下原本是大统领麾下第七队的队长,周青和胡老三,也都是队中的兄弟。半年多前,边疆爆发大战,大统领率军御敌,本得大胜。随后,大统领乘胜追击,不曾想,本已经溃不成军的敌人,竟是忽然多出了强大的援军,将大统领等五万将士,统统坑杀在落日涯!五万大军,无一生还!”

    说到这里,江达原已经满是悲戚,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

    “而夫人和大统领伉俪情深,素来都是齐齐出征,也…后来我们去看的时候,偌大的落日涯,已经遍地尸骨…”

    江达原强忍泪意,脑子里却又浮现那时看到的场景,犹如人间地狱!

    纵然战场厮杀多回,那场景却依然让他心神俱裂!

    “既然五万大军,无一生还,那么,你们又是怎么活下来的?”慕清澜平静问道。

    江达原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沉闷的声音听得人牙酸。

    “大统领前往落日涯之时,其实已经怀疑军中有了奸细,明里是让属下带人侧击,其实暗中是让属下将此消息传回帝都,但属下刚刚离开大营没多久,便是遭到了伏击,一千余人,只剩下十几个人。等后来我们好不容易脱离险境,却是听到了落日涯全军覆没的消息…”

    江达原手在地上抓出深深地沟壑,指节泛白,嗓音压抑。

    “属下心知有异,那奸细必定在军中,而且已经知晓属下离开的目的。属下不敢回去,只得一路逃回帝都,想要将这个消息送回。这一路上,不断遭人暗杀,遭遇重重阻扰,只剩下了我们三人。若非是今天遇到了您,只怕是我们也要葬身于此,再无法为大统领和五万兄弟伸冤了!”

    慕清澜听着,迅速接收并分析着这些信息,整个人却好似已经脱离。

    她忽然想起,得知爹爹娘亲要去边疆的时候,她和哥哥也想跟着去,被爹爹揉了揉脑袋。

    “你们两个还小,那可不是你们现在能去的地方。”

    她虽然未曾见识过真正的战争,但也是了解一二的,看爹爹这般样子,还暗暗偷笑。

    哥哥更是直接仰起头:“可我已经是神魄境了,为何去不得?”

    神魄境,已经比绝大多数的将士都强了。

    爹爹瞪了哥哥一眼,

    “你能去,我还怕那里脏了你妹妹的眼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乖乖在家里陪着你妹妹,知道吗!?”

    哥哥便去找娘亲,说爹爹偏心。

    娘亲闻言,只眨了眨眼,笑了:

    “娘亲觉得你爹爹说的很对怎么办?凌寒你是哥哥,自然要照顾妹妹的对不对?”

    哥哥佯装失望的叹气:“你们都这样宠着她,就不怕把她宠坏了,以后没人要?”

    慕清澜上去就捏了捏他挺直的鼻子。

    “可是哥哥最宠我呀,是不是?”

    那装作生气的清俊容颜,便忍不住绽开一抹宠溺的笑。

    “小丫头嘴这么甜!”

    她扑到娘亲怀里,问他们多久可以回来。

    记忆中,那道温柔的声音信誓旦旦的保证——

    清儿想我们了,自然就回来啦!

    ……

    可是,他们却没有遵守这个承诺。

    慕清澜闭了闭眼,将一切情绪掩下。

    “爹爹可说了那奸细是谁?”

    江达原声音艰涩:“大统领只是有所猜测,但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军中人实在是太多,没有确切的证据,根本无法找到。”

    慕清澜没说话。

    “但是,大统领似乎有怀疑的人,这点属下并不知悉到底是谁。”

    慕清澜问道:“伏击你们的人,你可是认识?”

    江达原有些惊讶慕清澜如此敏锐,当即道:“那些人都是穿的敌军的衣服,但是据属下观察,那些人之中,极有可能有我们自己的人!因为在对战的时候,他们似乎对我们的作战十分熟悉,似乎提前找好了我们的弱点进行攻击。不然,我们也不会一败涂地。”

    说到这,他有些迟疑的开口。

    “或者,大统领他们…”

    “你怀疑爹爹他们那边,也是和你们一样的状况?”

    江达原眉头紧锁,点了点头。

    不然,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何五万大军,竟是死的那般凄惨!?

    我在明,敌在暗,怎能不输?

    “你们可有怀疑的人?”慕清澜眸色深深。

    “有。”

    “可有证据?”

    “…属下无能。”

    慕清澜抬头,看向天上的月,神色莫测,久久没有说话。

    若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无用功。

    “距离事情发生,已经将近一年时间,为何你们现在才到这里?”

    这里距离帝都尚万里之遥,且路上危险重重,他们继续往帝都而行,要等到何时?

    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一切又怎么追查?

    江达原面露愧色:“属下该死。”

    身后的胡老三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二,却是被周青一个眼神制止。

    若是没有慕清澜,他们今天必定会死在这里,自然也谈不上为大统领等人报仇。

    说无能,是一点都不亏的。

    慕清澜其实也知道,边疆距离这里本就极远,他们三人赶回,本就需要一段时间,何况在路上,似乎还不断遭到追杀,再加上各种危险,也就不奇怪为何今天还没有到帝都。

    但就算真的到了帝都,只怕也未必会有结果。

    “三少,属下无能,唯有一颗赤胆忠心,若能为大统领和诸位兄弟报仇,百死也甘愿!只求三少能将此事查的水落石出,让大统领等人能够瞑目!”

    江达原说着,再次重重磕头。

    额头上,不用看也已经一片鲜红。

    周青和胡老三也紧随其后。

    “三少,您一定要为大统领和兄弟们做主啊!”

    之前他们三人孤立无援,想要完成这个目标难如登天,但此时却是不一样了!

    慕凌寒乃是大统领之子,听闻天赋绝佳,实力强悍,若是有他做主,那么这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慕族那边,得知这消息,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势必要查个清楚!

    虽然慕凌寒方才展现出的实力只有御天境,但他的战斗能力,显然远远高于此的!

    这也是为什么,江达原几人此时满怀希望。

    这样一个人,想要做什么,一定会成功!

    “三少,咱们快些前往帝都吧!有慕族,有您,一定可以…”

    “帝都,不能回。”

    慕清澜忽然开口,让江达原几人都愣在了那里。

    “为、为什么?”

    慕清澜眸色静静。

    “方才他们的话,想必你们都听到了。”

    方才的话?什么话?

    在脑中回想了一遍,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不自觉的对视了一眼。

    ……那少女刚才说什么?她说慕凌寒已经被赶出慕族了?

    怎么可能!?

    慕族是不是疯了!?

    慕清澜唇角微微勾起,眼中却是没有笑意。

    “没错,我在半年前已经被赶出了慕族。不然,你们怎么会再这里遇到我?”

    几人都瞪大了眼睛,一时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若是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只怕遭遇的阻拦,不会比你们之前的少。”

    江达原三人已经彻底迷糊了。

    “您、您…这怎么会?您可是慕族不世出的天才…”

    “若这个天才,成了废物呢?”慕清澜语调清淡。

    场中忽然死寂。

    “元力尽散,元脉尽毁,这样的‘废物‘,被赶出来也不奇怪。”

    “可、可您方才分明…”

    他方才的战斗他们可都是看见了的,这还叫废物,那这天下人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而且,就算您真的…大统领尸骨未寒,您是他唯一的儿子,慕族怎敢将您赶出来!?”

    江达原猛然意识到这一点,胸膛之内,忽然窜起一股火来!

    大统领和夫人身亡,慕族就是这么对待他们的血脉的吗?

    “他奶奶的,这什么狗屁家族!”胡老三终于安娜不住,怒骂出声,“大统领带着咱们上阵杀敌,他们在后面就这么耍手段?!”

    他们都认定,慕凌寒肯定是被人陷害,才沦落至此的。

    “传闻大家族的人都冷血,果然如此!那慕族的人,果然没一个...”

    周青拉了胡老三一把,胡老三这才反应过来,抓了抓头:“除了大统领和夫人,还有少爷小姐,没一个好东西!”

    江达原却是眉头紧皱,依然有些担心。

    慕凌寒被赶出了慕族?由此可见,大统领之死,在慕族的影响,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悲痛,愤怒,哀伤,那些人可能通通都没有。

    偌大家族,难免有着利益纷争,大统领这一脉极为出色,之前风头无两,这一出事,只怕也有不少人暗中踩踏。

    想要为大统领等人报仇,的确是比想象中的困难许多...

    “那,三少,您打算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算了?”

    慕清澜眸子危险的眯起:

    “谁说就这样算了?这些账,我迟早会一笔笔算清,让那些人千百倍的偿还!”

    江达原几人对视一眼,随后齐齐恭敬道:

    “属下愿誓死追随三少!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江达原随即有些担忧的开口。

    “但,您如今被赶出慕族,只怕会难上许多...”

    不想,慕清澜却是忽然轻笑一声。

    “他赶我出来,便让他再求我回去,不就成了?”

    ------题外话------

    三月马上就要结束了,下个月尽量多更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