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审问(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家主,凌寒少爷回来了!”

    慕严闻言,眼睛一亮:“回来了?”

    说着,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但是…凌寒少爷似乎带了几个人回来…”

    属下有些奇怪的开口。

    慕严脚步一顿:“带了人回来?什么人?”

    “属下不知。只是看着那几人,似乎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而且浑身带着几分血腥气息,似乎不像是寻常人物。”

    但虽然奇怪,到底是慕凌寒带回来的人,现在整个慕府的人都知道,慕府权利最大的人,赫然便是慕凌寒!

    就连家主慕严,都对他十分敬重,其他人自然更加不敢造次。

    是以,慕凌寒带人回来,他们也不敢阻拦。

    慕严微微皱眉。

    慕凌寒不是去九麓山脉历练去了吗?怎么会带人回来?而且,他在这落西城中,应该也没有什么朋友吧?

    慕严心中思量片刻,还是打算先见了人再说。

    慕凌寒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有件事情,还是得尽快和他商量。

    说着,慕严便是脚步不停的奔向慕凌寒的住处。

    而另一边,慕柳儿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心神一动,手中的长鞭,便事失了准头,斜斜打在木桩上。

    “你说真的?他回来了?”

    慕柳儿却是顾不上其他,只快走几到了传消息的人面前,有些紧张的开口。

    “是啊!这会儿应该已经回了自己院子了。”

    来人有些莫名的看着慕柳儿,慕凌寒虽然如今地位不同了,但也不至于这般吧?

    慕柳儿心头却是如同擂鼓,整个人莫名的紧张,但心底,却又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他回来了?

    自从醒来,她还没有见过他呢。

    慕柳儿自从清醒过来,便是得知自己是被慕凌寒救出的,想要前去道谢,更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梦泽山一场惊变,每每想到当时天崩地裂一般的场景,慕柳儿心里就有些发慌——慕凌寒他,真的没事儿吧?

    但是慕严却说他去九麓山脉历练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慕柳儿心里有些失落,却也只能安慰自己,既然可以历练,想必人是没什么大碍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养伤,这两天才恢复了一些,能够继续修炼了。但是每次练着练着,脑子里却总是不着急的浮现那人的身影。

    有次做梦,还梦到了当时她不小心掉下去的场景。

    慕凌寒死死抓着她的鞭子,因为用力脸色都有些发白,却是怎么也不肯放开手。

    慕柳儿醒来,摸了摸脸,一片滚烫。

    慕柳儿感觉心轻飘飘的,心底却有一丝甜涌上来。

    “我去看看。”

    说着,便是留下了一众满心疑惑的人。

    “我怎么觉得,柳儿姐好像对慕凌寒的态度,和之前不一样了?”

    “岂止是不一样,完全是大反转啊!不过这也不奇怪,听说之前是慕凌寒救了柳儿姐。”

    “真的假的?柳儿姐那么厉害,应该是柳儿姐救他吧?”

    “谁知道?但是家主也对慕凌寒十分看重,这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我看柳儿姐八成是去道谢的。”

    “那也不错啊!柳儿姐这么漂亮,慕凌寒算是英雄救美啊!那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啧啧。”

    众人议论纷纷,哄笑起来。

    …

    慕清澜的院子之前就已经因为云翊的到来而换成了慕府最好的院子之一,但是纵然如此,也已然无法平息江达原几人心中的怒火。

    从看到慕府的大门,然后一路走进来,直到抵达了慕清澜的这个院子,三人是越看脸色越难看。

    “这是什么破地方!”胡老三忍不住开口。

    纵然他们没见识过帝都的繁华,但这地方也太寒酸了些吧!

    慕族就是这样对待大统领之子的?

    慕清澜微微一笑。

    若是他们看到她之前所在的地方,只怕是会更生气。

    “我已经被赶出了慕族,他们给我个容身之地,可能已经觉得是额外开恩了吧。”

    见慕清澜云淡风轻的样子,几人却是更加难受。

    这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着他此时脸上的笑意,能够想象到他经历了那么多是非!

    少年消瘦的肩膀上,担负了多么沉重的担子!?

    慕清澜随便坐下,让几人也都不要拘束,但江达原几人却是怎么也不肯坐着,始终腰身挺直的站着。

    慕清澜扫了一眼,只是这样一个简单至极的站立,也看起来比寻常人多了几分威严的气势。

    果然是沙场上出来的人。

    正想着,便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几人对视一眼,立刻警觉起来,慕清澜笑着挥挥手:

    “放心,是这慕府的家主。”

    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慕清澜的样子,似乎和那家主的关系还不错。但是想到慕清澜乃是被慕族赶出来的,几人还是觉得这慕家没有几个好人,所以心里还是有着一点戒备。

    慕清澜也不多言,下一刻便是听到了慕严敲门的声音。

    “凌寒?你可在?”

    江达原几人对视一眼。

    虽然是家主,但是来这里的时候,却是先敲门,可见对慕清澜还是十分尊重的。

    慕清澜眼神一动,胡老三这才上前打开门。

    慕严已经预料到人应该都在这里面,但是当看到门后一张陌生的脸,还是心中微惊。

    不过他面上却是并未显示出来,目光从胡老三的身上扫过,感觉到对方那一股凌厉浓郁的杀意,才相信了属下方才所言——

    这几人,的确不是普通人。

    能有这般气势的,倒是极有可能是…

    “家主前来,所为何事?”

    慕清澜开门见山。

    慕严这才走进去,感受到慕清澜身上的气息比之前更是强上了一线,这才放下心来,威严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来。

    “不知这几位…”

    慕清澜笑了笑,却是并未点名,只道:“故人。”

    慕严了然的点点头,也不再多问,转而说道:“姜默那边有眉目了。”

    慕清澜坐直了身体。

    “怎么样?”

    姜默这个人,很是奇怪。

    之前她还曾经以为是因为那梦泽山下的玄灵之墓,但是后来却是觉得没那么简单。

    想到姜默那死气沉沉毫无波澜的眼神,她总是莫名生出几分不安来。

    这也是为什么她坚持将姜默带回来秘密审问。

    慕严神色也严肃了起来,目光从江达原几人身上扫过。

    江达原当即起身:“属下去为您把风。”

    周青和胡老三两人也是连忙站了起来。

    等到三人离开房间,慕清澜才看向慕严:“家主现在可以说了吧?”

    慕严道:“凌寒,此事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慕清澜点点头。

    “姜默可是吐出什么东西了?”

    这几天姜默都是被困在了慕府的地牢之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的存在,消息封锁的极严。

    慕严脸色凝重了许多。

    “你猜的果然没错。那姜默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

    慕严深吸一口气:“其实那姜默是个狠角色,我们用了不少手段,却还是撬不开他的嘴。但是这几天,我却是发现了另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慕严压低了声音:

    “那姜默的身体,似乎有着诡异!每次受了极重的伤,他都是能迅速恢复,一开始还不明显,到了后来,伤势越发的严重,这一点便是越发的凸显出来!而且最关键的是,那姜默就像是没有痛觉一般,无论用了怎样的手段,他都一声不吭,有时候甚至表情也会变得十分奇怪…”

    慕严顿住,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表情,反正看着很是渗人。

    慕清澜白皙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

    “听说那姜默之前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听慕清澜忽然开口问这个,慕严愣了愣,随后点头:“是的。之前都没有听过这姜默的名号,谁也没想到他这一次会成为黑马。”

    如果不是慕清澜在,只怕这一次的第一也会是他了!

    “听说之前他也很是普通,并没有展现过什么出色的天赋,所以这一次,就连姜家的人都是十分惊讶。”

    慕清澜起身:“带我去看看。”

    ……

    昏暗逼仄的牢房之内,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越是往里,越是能感受到那一股浓郁的血气,掺杂着其他各种气味,让人闻之作呕。

    慕严有些担心的看向慕清澜,却发现那少年脸上一片平静,似乎不以为意,仿佛根本不把眼前的场景放在心上一般。

    本以为慕清澜出身尊贵,应该是受不了这种地方这种环境的,现在看却是有些超乎预料。

    里面看守的人见是慕严来了,连忙行李。

    慕严挥挥手示意人先出去。

    慕清澜上前几步,便是看到了在最里面房间之内的姜默。

    那空间非常小,他蜷缩在地上,地上是一滩滩的已经干涸的血迹和秽物。

    似乎觉察到了有人到来,姜默动了动,随即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看到是慕清澜,他愣了愣,而后便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似乎并不意外。

    “他一直一言不发,各种手段都用了,也不行。”

    慕清澜唇角微勾。

    “还是个硬骨头?”

    岂止是硬骨头,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姜默只看了慕清澜一眼,便是低下头去,变成了那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慕清澜上前一步,隔着牢笼看着他。

    手腕一动,一枚六边形的玉牌,便是出现在手中。

    “看看,这是什么?”

    姜默闻声,再次无所谓的抬头,看了一眼,然而这一眼,却是立刻让他的神色发生了变化!

    他猛地起身,扑向慕清澜!

    砰!

    姜默狠狠撞在了牢笼之上,手却是从缝隙中伸出,似乎想要抢了慕清澜手中的玉牌。

    慕清澜挑眉:“这可是我的东西,也是你能抢的?”

    什么?!

    他的东西?

    姜默猛然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慕清澜,似乎在判断她话中的真假。

    慕清澜嗤笑一声。

    “你那玉牌是假的,我可没兴趣,免得传承没得到,又惹得一身骚。”

    这话她说的清清淡淡,却像是一道惊雷,炸响在姜默的脑子里!

    他的手猛然僵在了那里。

    慕清澜偏头问慕严:“家主,他的东西呢?”

    姜默在被关押进来的时候,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洗劫一空,这也是为什么他下意识以为慕清澜拿着的,是自己的玉牌了。

    慕严点点头:“都在我这里。”

    保险起见,还是他自己亲自动的手,而那些东西,自然也都在他这里。

    但是他之前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察有什么诡异,只能等着慕清澜回来再仔细研究。

    “那里有一块和这一个一模一样的玉牌,拿出来给他看看。”

    慕严看了一眼,而后在芥子镯里翻找起来,片刻,一枚玉牌,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正是和慕清澜手中的一模一样!

    姜默见此,终于彻底僵住,眼神在两者之间徘徊,神色晦涩不明,又想起之前慕清澜说自己的是假的…

    “不可能…我的是真的…否则怎么能打开玄灵之墓?!”

    姜默嘶哑着开口。

    慕严微惊,有些叹服的看向慕清澜。

    不过两句话,便是让死也不吭一声的姜默开了口,他是当真知道如何找到人的软肋,继而一举攻下啊!

    慕清澜神色玩味,玉牌在指尖徘徊飞舞。

    “嗤。当然得打开,不然被玄灵域主镇压的那个人,怎么有机会重见天日?”

    姜默神色一震!

    “给你玉牌的人,也不知,知不知道这是个假的?是让你去得到传承一飞冲天,还是心有怀疑,先让你去试探一二呢?恩?”

    ------题外话------

    明天三更可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