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找死(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声音听着,倒是有些意外的低沉,不似一般女子娇哦,而且带着一丝冷厉和威严,让人不自觉心神一震。

    慕清澜颇有兴致的看了这挡在身前的人一眼。

    一身湖绿裙衫,头上只用了极简单的一支玉色步摇,一头黑发垂落而下,背影苗条清瘦,倒是看起来十分清爽干净。

    不过,这女子的脾气,显然没有她的装扮看起来那么小清新。

    地上摔倒的女子,本来还楚楚可怜,眼底带着几分气愤,抬头正要说几句,当看清眼前人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

    慕清澜看的有趣极了。

    那女子眼底迅速涌上几分惊惧之色,连身子也微微颤抖了起来,仿佛怕极。

    “我、我真的是无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那一身湖绿的女子双手叉腰,听了这话,却是并不领情。

    “你说你是无意的,你以为我瞎吗?”

    那地上的女子身子瑟缩了一下,顿时不敢出声了。

    唯有眼睛里的泪水打着转,看起来十分委屈的样子。

    “哎呦,你这个可怜样子给谁看呢?刚才可是没人推你,你敢说不是你自己跑出来的?就是想扑到这男人身上?”

    慕清澜啧啧称奇。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遇到这么有个性的女子了!

    虽然圣元帝国的风气并不封建,但是当面这么说一个女孩子,还是非常不给面子的。

    周围人也都看出来了,但却不会说。

    这个人倒好,一句话把人家说的满脸羞愤。

    果然,那摔在地上的女子听了这话,眼里的泪水直接啪嗒掉下来,几乎恨不得钻到地缝之中去!

    站那的女子轻嗤一声,显然十分不屑。

    周围人也都是一片安静,似乎并不愿意招惹这个女子。

    “我、我这就走,还请您原谅…”

    说着那女子便是站起来,脚步踉跄地转身离开。

    好在周围人群还好心的让出了一条路,让她快速离开了。

    场中气氛很是诡异。

    “还有谁想要来试试?”

    那女子抬高了声音。

    众人一惊,连忙四散而去。

    眨眼间,周围就空空荡荡的了。

    慕清澜吐出一口气。

    江达原看了她一眼,慕清澜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这女子,只怕是不好招惹,还是小心为上。

    正在这时,那女子终于转过身来。

    慕清澜唇角挂起一贯的散漫笑意,露出清俊容颜最蛊惑人心的弧度。

    “多谢这位小…”

    “姐”字儿忽然卡在喉咙里,就这么不上不下,十分尴尬。

    而慕清澜脸上的笑意,也是忽然僵在了那里。

    眼前的人,哪里是女子?分明是个男人!

    虽然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衣裙,但是那张脸,却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剑眉飞扬,鼻梁挺直,一双狭长的眼睛,闪烁着几分冷冽的光,看起来锐气十足。

    但不和谐的因素就在于,他这样绝对算得上风流潇洒的容貌之下,却是作着完全的女人装扮!

    那一身湖绿色的群衫,穿在他高挑的身上,不得不说别有一番味道。

    但,这的确是个男人啊!

    慕清澜眼皮儿一跳,忽然想起方才周围人看到这人之后,都露出的惊慌之色。

    而那摔在地上的女子,甚至没有出声喊一句称呼。

    是因为紧张没喊,还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喊?抑或是,怕喊错招来杀身之祸?

    那人上下打量着慕清澜,冷哼一声。

    “长得是不错,就是人好像蠢了点。”

    慕清澜看着对方,嘴角的笑意,忽然绽开。

    “想不到,竟然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

    那人似乎没想到慕清澜会这么说,又颇为狐疑地打量了她一圈。

    慕清澜整了整衣衫,眉眼一弯——

    “在下慕青。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

    帝都王家。

    “水大师,麻烦您了。”王庆康满脸感激之色,随着水青山从房间里出来。

    水青山今年也不过四十余岁,但或许是因为星阵师的身份,儒雅的容貌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岁的样子。

    但王庆康可不会因为这年龄和容貌而轻视这位。

    “初云公子的伤势有些严重,好在救治及时,再有半个月,便是可以彻底清除余毒。大长老也不必担忧了。”

    水青山淡笑,一身落拓青衫,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王庆康连忙道谢:“若没有您出手相助,这一次只怕初云真是要危险了。这整个帝都,还是您厉害啊!”

    水青山哈哈一笑:“大长老这说的哪里话,这帝都,也不是只有我一个星阵师。初云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只要摆下星阵,在其中疗养,便不算太大的问题。”

    王庆康却是慨叹一声:“帝都的星阵师的确不少,但是其中,年纪轻轻便突破了四级星阵师的人,可是唯独只有您一人啊!若没有您,这偌大的帝都,只怕也是无人能够救治了初云啊!”

    水青山笑着摇头,谦虚着说“哪里哪里”,脸上却是并没有几分自谦之色,反而笑的十分愉快,显然对这恭维,十分受用。

    “对了,这是一些小小心意,还望水大师千万收下…”

    王庆康说着,便是从芥子镯之中,取出了什么东西给你,递给了水青山。

    水青山连忙拒绝:“大长老,您这是做什么?先前您来的时候,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再说,我们和王家关系匪浅,自然也是不愿意看着初云就这么受难,能出手当然竭尽全力。你这可就是见外了…”

    王庆康正色道:“正是因为这样,才不愿意亏待了您啊!这整个帝都都知道,请您一次有多难,这一次来也耽误了您好几天的时间,您若是不接受,我们心里也是羞愧难安啊!”

    见水青山神色一动,王庆康连忙道:“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只是一点心意罢了,您也不愿意给面子收下吗?”

    水青山似是颇为为难:“大长老这说的哪里话?咱们哪里还说得着这些?既然您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庆康这才满意的笑起来:“这就对了嘛!您可千万别见外!”

    水青山捋了捋胡子,眼角添了几分笑意,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哎,对了,我倒是听说,初云之前是出去历练了,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

    王庆康叹了口气,神色为难。

    “您是不知道啊…初云这一次,可是差点把命都丢在外面了!”

    水青山神色严肃的点点头:“虽然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一身伤,可真是不轻啊…他也是个聪明的,怎么会被穿山银狼给毒了?”

    说起这个,王庆康就恨得牙痒痒。

    “您有所不知,他这一次会这样,完全是被人给害的!”

    “哦?”水青山好奇问道,“谁啊?竟是有着这么大的胆子?”

    王庆康冷哼一声。

    “这人,您也是认识的。说起来,谁都猜不到!”

    水青山眉间微蹙。

    王庆康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外人,才靠近了两步,压低了声音:

    “初云会这样,都是被某个人害的!”

    “那个人就是——慕、凌、寒!”

    水青山骤然瞪大眼睛,失声道:“怎么可能!?”

    王庆康就猜到他这个反应,冷笑连连:“怎么不可能?我已经从钟家那边打听到消息了,这几天,钟莹儿都在休养身体,说是休养,实际上她却是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胳膊断了一条罢了。她那个性格你也是知道,闹得钟家不得安宁,听说,就是吵着闹着要钟家去找那慕凌寒的麻烦呢!”

    水青山满脸的不可置信。

    “慕凌寒?可是他不是已经成了废物,被慕族赶出去了吗?”

    “那又如何?传闻他废了,谁见着了?慕族将他赶出去,谁知道暗地里是因为什么!”

    王庆康想起这几天打听到的消息,心里也是烦闷不已。

    “钟莹儿的话虽然不能全信,但是这种事情,总不会有错!那慕凌寒,谁能认错?”

    水青山沉吟片刻。

    “你是说,那慕凌寒,可能根本就没有沦为废物?一切只是慕家放出的假消息?”

    可这样,他们图什么啊?

    王庆康不屑冷哼。

    “谁知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那慕家的人,向来狡猾多端…哎,这事儿,还没有查清楚,而且涉及七殿下,您可千万…”

    水青山了然:“放心,我有分寸,这事情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王庆康这才放心一笑:“您的话,我自然是信的。”

    那慕凌寒离开的诡异,到底是应该好好查一查…

    ……

    慕清澜话音落下,场中陷入片刻的安静。

    对面的人盯着慕清澜打量了一番,忽然笑了一下。

    “你胆子倒是挺大。”

    慕清澜可以肯定这不是夸奖。

    “哪里,我这人,胆子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这得分人。”慕清澜笑的和煦又灿烂。

    那人脸上笑的更加诡异。

    “倒是个识趣的。既然如此,就省的废我的功夫了。”

    慕清澜心里咯噔一下。

    “大多数都不听话,要我亲自动手绑了才回去,我看你是个聪明人,就自己把自己绑了,跟我走吧。”

    这话,分明是命令的语气。

    慕清澜善于接纳别人的意见,却绝对不喜欢被人命令。

    于是,她嘴角的笑,也微微深了一些,眸色,却忽然染上几分冷冽。

    “我如果都不选呢?”

    那人脸色顿变,而后冷笑。

    “你、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