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章 竞拍(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台上的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岁左右,容貌妆容却是十分艳丽动人,尤其眉眼之间的那一股淡淡的媚色,最是勾人。

    这女子,慕清澜却是认识的。

    “夏茵茵,她不是在帝都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清澜喃喃。

    这夏茵茵,乃是帝都夏商拍卖行出了名的美人,也是极为出色的拍卖师,追求者众多,然而夏茵茵却是从来没有公开过对谁有好感,反而是在众人之中游刃有余,手段颇高。

    再等几年,只怕是她就会成为夏商拍卖行最年轻的顶级拍卖师,怎么会来这距离帝都万里之遥的林州?

    不过看众人的反应,似乎夏茵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夏茵茵站在那里,身上仿佛会发光一般,红唇一勾,便是引得场下不少人眼神火热起来。

    这样的天生尤物,的确是十分难得。

    “这一次居然是夏茵茵亲自出来拍卖,真是难得啊!”

    “就是!自打一个月前,这位美人拍卖师出现,可是引得不少人追求啊!只要她来负责竞拍,东西总是能拍出高价来,真是厉害啊。”

    “还不是看那张脸?那身段,要是能…”

    “嘘!你不想活了!传闻这夏茵茵背景不凡,就连夏席长老都要给三分面子,你还敢肖想?”

    “嘿嘿,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吗…”

    场中有了短暂的喧闹。

    夏茵茵似乎也早已经习惯,勾人的眼睛一转:

    “这里的规矩,各位想必也是清楚的,茵茵在这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这就开始竞拍第一件吧。”

    说完,她葱白的手轻轻一抬,身旁就有一个白玉色圆柱台子升起。

    而在那上面,正放着一柄银色长枪。

    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也可以感受到那长枪的凛冽杀气!

    “玄阶高等元器——蛟龙枪!起拍价——五十万金币!”

    不愧是林州的拍卖行,最低价竟然就是五十万金币起,当真不是洛西城可比。

    “六十万金币!”

    “六十五万!”

    场下很快开始竞拍,虽然这算不上什么顶尖元器,但对很多人而言,还是十分不错的宝贝。还有一些,则是看在夏茵茵的面子上,也跟着叫价的。

    因此,这价格很快就飙升到了八十万金币。

    夏茵茵美目轻轻扫了一圈:

    “不知诸位,可还有谁出更高的价格?这可是今天的第一件拍品哦。”

    话音落下,又有人高声喊道:

    “一百万金币!”

    不少人都是有些吃惊。

    要知道,这个价格绝对已经亏了啊。

    夏茵茵看向某个方向,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些。

    “周老板当真大气。”

    一个中年男人哈哈一笑:“不过博茵茵一笑!”

    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花一百万金币,就为夏茵茵一笑?这可真是阔绰了。

    不过着周老板,也是林州有名的人物,身价不菲,这点钱的确不算什么。

    “周老板客气。”

    夏茵茵眼波流转,笑得格外妩媚。

    场下顿时不少人都十分眼热,可惜像周老板这么有钱的,也没几个,也就只能看看过个眼瘾了。

    慕清澜在包厢之内,静静看着,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这个周老板,可真是活的腻歪了。”

    夏茵茵是什么人?就算在帝都之中,敢正面招惹她的也是没有几个,因为她背靠夏商拍卖行,深受器重,所以但凡有点眼色的,都会给个面子,就算心里对夏茵茵有点想法,也绝少敢直接骚扰。

    这个周老板,自以为出手阔绰,就能引得夏茵茵另眼相看,真是天真的可以了。

    就凭借着一百万,不说夏茵茵连看都看不上,单单凭着他方才那轻佻的态度,夏茵茵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现在她笑得越灿烂如花,以后这位周老板的麻烦,就越大。

    不过既然如此,夏茵茵又到底为什么来林州呢?

    慕清澜的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着桌子,陷入沉思。

    另一边,第一件拍品算是开门红,场下的气氛也是热烈起来。

    后面也有一些拍品,也有几件引得众人激烈争夺,不过慕清澜却是始终未曾开口竞拍。

    “丫头,你到底来这里是干什么的?这拍卖会都进行一半了。”

    雪幽是在有些好奇,却是怎么也想不通慕清澜到底想要做什么。

    慕清澜慢悠悠道:“急什么。”

    正在这时,夏茵茵的声音再次传来。

    “接下来的这一件拍品,可是有些特殊哦。”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夏茵茵旁边的圆台之上,静静放着一件…衣服?

    那件衣服整体呈现绚丽的色彩,隐约还可以看到一些璀璨的光芒闪烁其间,但却并不会让人有眼花缭乱的感觉,反而十分华贵而精美,大气而绚丽。

    仿佛是从天边的彩虹摘下来一角,做成的这件衣服。

    “诸位,这件拍品,名为‘霓凰彩衣’。”

    夏茵茵刚说完这一句,场下便是有人忽然笑起来:

    “夏商拍卖行,什么时候竟是连衣服也开始拿出来拍卖了?若是我没看错,这是一件女子的裙装吧?”

    场下众人当即一惊,随机哗然。

    夏茵茵丝毫没有被打断的怒意,反而眼波流转:

    “您真是好眼力,这的确是女子穿的。不过却并非是普通的衣服。这衣服乃是由特殊材料制作而成,有着极为强悍的防御功能。”

    场下当即静了静,都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能有防御作用?

    “哈哈,我倒是好奇,这衣服是用什么做的,竟还有着这般功能?”有人开口询问。

    夏茵茵似乎没听出这话中的挑衅之意,笑道:

    “经过我们鉴定,这衣服是由五品元兽‘彩灵狐’的毛发编织而成,相信彩灵狐,大家都听过吧?”

    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立刻一变。

    竟然是彩灵狐?!

    那可是五品元兽啊!

    那这件衣服…

    “彩灵狐生性狡猾,极难捕捉,想要做成这样一件衣服,不知要花费多少心力。而它的防御能力,足可以减轻一位领主强者一击的三分之一的威力!”

    夏茵茵顿了顿,看着场下众人震惊的眼神,才缓缓勾了勾唇。

    “不知现在,诸位对这件拍品,可有兴趣?”

    “哈哈,茵茵小姐亲自来拍卖,就猜到这东西必非凡品,果然如此!”当下就有人捧场开口,立刻引来一阵附和之声。

    “只是不知这霓凰彩衣,起拍价如何?”

    夏茵茵红唇轻启:

    “一百五十万金币。”

    …

    慕清澜轻轻吐出一口气,这起拍价可真是不算低了。

    说到底,这衣服和一件盔甲没什么区别,作用其实非常有限,这个价格,着实是高了点。

    不过夏茵茵敢这么拍,显然也是笃定会有人愿意拍的。

    别的不说,单单能抵挡一位领主强者三分之一威力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人动心。

    但有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个裙装。

    衣服非常漂亮,听起来作用也非常强悍,但也正因为如此,也只有女人能用得着。

    而场下坐着的,大多却是男人。

    虽然在修炼一途,强者为王,无论男女,但是总体来讲,能成为强者的,男人的比例大大高于女人,所以,这东西虽然好,不过适用范围却是非常有限。

    不出所料,虽然夏茵茵的话引得众人颇有几分兴趣,但出声竞拍的人却是比较少。

    “一百五十五万金币!”一个年轻女子开口,眼睛盯着那霓凰彩衣,似乎颇为喜欢的样子。

    “一百六十万!”另一个中年美妇开口。

    慕清澜扫了一圈,也能猜到这些开口的,应该大多是林州城中身份不低的女眷。

    否则也很难轻易拿出这些钱来。

    几番竞价,最后便是只剩下了最先开口的那年轻女子,和那个美妇。

    看样子,两人对这霓凰彩衣,都是很有兴趣。

    “一百七十五万!”那年轻女子再次开口。

    这一次,那美妇神色纠结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了竞价。

    那女子脸上便是浮现一丝得意的笑来。

    有人低声议论起来。

    “是尹家的大小姐啊!怪不得出手这么阔绰!”

    “是啊!听说她在尹家非常受宠呢!”

    “能不受宠吗?她今年才十七岁,就已经是神魄境初期了,便是整个林州,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的啊!而且,我还听说,城主大人似乎有意和他们家结亲,若是这事儿成了,那她的身份,可是更加贵重了!”

    “城主大人?结亲?难不成,是二少爷?”

    “哪儿啊!是另一个!”

    “什么?不是说那个有病…”

    “呸呸呸,这话可是不敢乱说!让人听见了,你还想不想在林州混下去了?再说,两家结亲,那她今年可是极有可能获得一个倾天塔的名额啊!就算是冲着这个,也让人心动啊!”

    “也是…”

    尹欢颜自然是将这些议论声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她心里却是并不在意。

    倾天塔这一次她是去定了,若是有了这霓凰彩衣,她赢得可能性就更大,自然是要抢在手中的。

    “一百七十五万一次!”

    夏茵茵笑盈盈开口。

    “一百七十五万两次!”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这东西注定拍不了很高的价格,不过这个价格已经是到了预期,倒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不想,正在此时,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若是茵茵小姐肯赏脸,我便拍下这霓凰彩衣,赠与茵茵,如何?”

    众人一惊,转头看去,看到竟然还是那个周老板开的口。

    不过,这话里的意思,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夏茵茵长长的睫毛微颤,胸口涌上一股怒火来,定定的看着那个周老板,轻声开口:

    “周老板这是何意?这等宝贝,茵茵可是无福消受呢。”

    “哈哈!你若是无福消受,其他人就更没有资格了!”那周老板大手一挥,眼睛似乎都黏在了夏茵茵的身上,“不知茵茵穿上,是何等动人…”

    夏茵茵气急反笑,恨不得当即上前将这个老东西的眼睛挖掉了喂狗!

    他算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跟她说这种话?那周老板显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反而嘿嘿一笑,得意洋洋道:

    “尹小姐出一百七十五万,我便凑个整,二百万金币,如何?”

    说着,扭头冲着尹欢颜拱了拱手:

    “尹小姐,这次,我可是要夺人所爱了,哈哈。”

    尹欢颜也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眉头皱起,当即就要加价,却被身边人拦住。

    “小姐,这个周老板,不宜得罪。”

    为了一件霓凰彩衣,实在是不值得。

    尹欢颜脸色更加难看,但劝阻的人态度坚定,她犹豫了一会儿,也只好放弃。

    周老板看向夏茵茵:

    “茵茵,现在应该没人加价了,这东西,我拍下当即就送给你穿,不知…可否赏脸?”

    夏茵茵越是生气,笑得就越是妩媚。

    “周老板,茵茵只怕也是无福消受呢。”

    周老板的脸色当即一冷:

    “你这是什么意思?!”

    场中陷入死寂。

    夏茵茵将头发撩到耳后,眼眸轻眨。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周老板大约是气昏了头,竟是猛地站了起来,破口大骂。

    夏茵茵眸色逐渐冰冷。

    周围那几道隐晦的气息,也忽然隐隐波动起来。

    正在这时,包厢之内,忽然传来一道慵懒的少年声音。

    “拍卖会素来都是价高者得,哪里要这么麻烦?”

    众人一愣。

    夏茵茵却是猛地抬头,美目之内,一片盈光!

    这声音、这声音是…可,那怎么可能!?

    “二百万,很多吗?”

    那声音忽然笑了一声,讽刺而不屑。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名门贵妻:世子,别乱来

    作者/言之命至

    传闻他淡漠无情、不近女色;

    传闻她貌若无盐、内里无华。

    对凤世子,云姑娘是这么评价的:无耻流氓又阴险,牙尖嘴利要吸血!

    对云姑娘,凤世子是这么评价的:柔软如丝手感佳,清新香甜口感好!

    他是嗜血世子,她是草包嫡女,且看他们如何在相爱相杀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