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夏茵茵(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21

    “谁!?”

    周和德,也就是周老板,看向三楼的包厢。

    因为这拍卖行设置的十分精巧,所以下面的人并不能听出来到底是哪个包厢传出来的声音。

    不过,当意识到是包厢内的人开口,不少人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能够进入包厢的,非富即贵,多少都是有几分背景的,不然也不会敢这么当面怼周和德。

    这倒是有意思了,周和德这个人,脾气可绝对算不上好,甚至颇有几分妄自尊大,唯我独尊,眼下被人这么当众奚落,自然是要找回场子的。

    果然,猜到是包厢里的某个人,周和德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半分畏惧之色,反而冷笑一声。

    “有胆子就出来,在背后算什么本事!”

    他不过是因为提前知道夏茵茵今天会亲自主持,才会特地坐在了下面,否则平时他也是在包厢中的。

    这林州,还没有几个人敢这么不给他面子,就连城主林正宇,也不会跟他这个语气说话。气急反笑,周和德眼神阴鹜的从楼上扫视一圈。

    不过慕清澜却是没打算理会他。反而是在心内无声问了一句:

    “你确定这东西值钱?”

    气海之内,朱雀翅膀挥动,似乎有些激动:“这哪里是能用钱来衡量的事情!”

    慕清澜了然的点头:“那就是值钱了。”

    随机,她看向台下,漫不经心的开口:

    “三百万金币。”

    语气平淡,仿佛在讨论今天要吃什么。

    然而场下众人,却是立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三百万金币?!

    这个人到底是谁?这是疯了吗?!就算是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

    那个霓凰彩衣,可绝对不值这个价格啊!

    那这岂不是摆明了要和周和德闹翻?

    一时间,场中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神色不定的看着楼上的包厢,心里则是在想着,到底是谁敢这么干。

    周和德也是脸色一僵,他想到对方会提价,但却没想到一出手就加了一百万金币。

    周围不少视线看了过来,周和德眉头紧锁。

    “三百五十万!”

    他倒是要看看,这人到底靠什么来和他争!

    慕清澜神色无波。

    “四百万。”

    嘶——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四百万?

    这样大的手笔,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来的,何况还只是为了这一个霓凰彩衣?

    要知道,虽然彩灵狐很是难得,但到底不过是五品元兽,四百万,的确是不值得。

    慕清澜这么做,却并不是为了一时之快。

    正相反,她就是知道这个东西真是个宝贝,才会这样坚决的要拍下。

    方才那霓凰彩衣出现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身体之内,朱雀似乎有些异样。

    当时她就觉得似乎有些不对。

    朱雀是九品元兽,在元兽之中,身份极高。

    同样,它对其他元兽,也是十分敏感。

    慕清澜心中隐约猜到,可能那霓凰彩衣,没有那么简单,果然,朱雀居然说那一件衣服,并不是用彩灵狐的毛发编织而成,而是用的六彩灵狐!

    彩灵狐一族,随着修炼等级的增强,身上的毛发颜色会越发的绚丽。一般说彩灵狐,就是指的五品。

    然而实际上,彩灵狐一族之中,若是有能继续突破的,便是会产生变化。

    六彩灵狐,正是从彩灵狐进化而来!

    不过,六彩灵狐极为难寻,而且本身就是六品元兽,等闲人等连见都没有见过,就算是见到,能活下来就算是厉害,又怎么可能将它们捉来做成霓凰彩衣?

    是以,就连这夏商拍卖行,也没有鉴别出来,那是六彩灵狐!

    这个价值,不知上升了几倍!

    慕清澜可以肯定,就算是在帝都之中,也是会引起不少人争抢的。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直接加到了四百万金币!

    周和德的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看。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不识趣,而且竟然直接加了这么多!

    他虽然有钱,但这个东西,他却是用不到的,本来就是打算拍下来,讨好夏茵茵的。没想到夏茵茵胆子那么大,敢拒绝他,而现在,更是出来了一个人,出手四百万!

    他再有钱,也不可能这么浪费。

    但要他咽下这口气,却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四百五十万!”

    周和德咬牙,他就不信,对方还能继续!

    场中安静的落针可闻。

    有些人的眼神,甚至也变得期待起来——那个人,到底会不会继续加价?!

    夏茵茵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某个方向,葱白的手紧紧握着小锤子,谁也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紧张。

    她绝对不会听错那个声音,但是,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片安静之中,那道声音终于再度传来——

    “五百万。”

    哗——

    众人一片哗然,脸上都是一派不可置信的神色。

    还有一些,则是看向了周和德,似乎在等着看好戏。

    周和德的脸色一片涨红,又迅速变白,最终成了一片铁青。

    五百万金币!

    他就是傻子,也绝对不会继续加价!

    这个人,是摆明了要冲着自己来的吧!

    夏茵茵美眸一转,便是适当开口:

    “五百万一次。”

    “五百万两次。”

    忽然,她偏头,看了周和德一眼,笑得格外妩媚动人。

    “周老板,可是还要继续加价?”

    这话问的,无异于一巴掌打在了周和德的脸上!

    看到周和德的神色,夏茵茵才满意一笑,嗓音听起来都轻快了不少:

    “五百万三次——”

    咚!

    “成交!”

    随着她话音落下,场中顿时一片哄然。

    居然真的拍出了五百万?!

    那人到底是谁?!

    哗啦!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却是忽然传来一道砸落东西的声音,众人一惊,而后看去,便是看到周和德脸色铁青。

    而他身边的座位,已经一片狼藉。

    气氛有些僵冷。

    夏茵茵脸上的笑逐渐淡去。

    “周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才要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周和德满脸怒意,“方才我说要拍下给你的时候,你居然敢拒绝,现在有别人拍下,你却是又换了一副表情。我倒是要问问,你们夏商拍卖行,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吗!?”

    “今天,你们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不少人看向夏茵茵,心中有些担忧。

    这尤物美人看起来娇滴滴的,哪里是周和德这种老东西的对手?

    然而,出乎众人预料,夏茵茵脸上,根本没有一丝畏惧之意,反而是一片淡然,当周和德说完,脸上依然挂着妩媚的笑。

    “周老板这话就严重了,我们夏商拍卖行做生意,是为了赚钱,可不是赔钱。这东西放在这,谁都知道,是价高者得。您出不起,还不让别人高价买了不成?”

    周和德顿时怒极:“你!”

    “还有,我称呼你一声周老板,不过是给在座的各位一个面子,和和气气的最好,毕竟谁也不想成甜打打杀杀,不过,如果这样,让你以为,我们夏商拍卖行好欺负,那可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夏茵茵语调依然轻松,然而那字字句句,却是铿锵有力,砸在众人耳中!

    周和德还要辩驳,夏茵茵便上前一步,笑着看着他,一字一句问道:

    “还是,周老板想要彻底和我们夏商拍卖行对立?”

    周和德已经昏了头,怒声道: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代表夏商拍卖行?!”

    不过是一个小小拍卖师罢了,竟然也敢这么大的口气!

    他就不信,夏商拍卖行会为了一个夏茵茵,得罪他!

    说完,周和德便是忽然扬手,数道元力,朝着夏茵茵而去!

    然而,夏茵茵却是不闪不躲,动人的容颜上,浮现一丝冷笑。

    就在众人为她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却忽然有强大的威压降临!

    拍卖行之内,忽然从几个角落涌出强大的能量,无声无息将周和德的这一击消弭了!

    周和德目瞪口呆,随机便是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煞白。

    他低头看去,却是看到自己胸膛之上,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几道血窟窿!现在正在汩汩冒血!

    这、这!

    周和德惊怒交加:“谁!”

    “夏商拍卖行,岂是你等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响起,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落在众人耳中,让人心神一震!

    强者!绝对的强者!

    所有人都惊骇的闭上嘴巴,周和德也才忽然想起,这里面,可是有好几位负责维护夏商拍卖行安全的人物!

    一霎,他脸上愤怒的表情消失不见,从眼底深处涌上深深地恐惧之色。

    “从今以后,不准再踏入夏商拍卖行一步!”

    那苍老的声音徐徐响起。

    周和德还要辩解,却是被一股大力裹挟,无法动弹。

    随机,众人便是看到,他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捆绑住了一般,倒在地上被拖向外面。

    那样子,和野狗无异。

    “现在,还有人对我有意见吗?”

    夏茵茵拢了拢头发,姿态优雅,眉眼妩媚。却无人再敢轻慢待之。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

    《宠妃在上爷在下》文/枯藤新枝

    他高高在上,百般捉弄。

    她跳脱懒漫,万般拒绝。

    穿越了,还是相府嫡女,还顶着楚国未来皇后的头衔,世人皆羡。

    其实层层阴谋,种种不愿。

    嚣张霸道,恶名远扬,不遵礼教?哼,姐就是要撕开这盛世繁朝的虚伪,换一幅真正的锦绣山河。

    可是,她斗得了勋贵,打得过太子,踩得扁渣女,翻得了皇权,却偏就躲不过他的五指山。

    一句话简介,伪二货真狡诈(女)和真腹黑伪萌坏(男)互相死作抵死缠绵的故事。权谋,宅斗,剑指山河,应有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