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证据(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城主府前厅。

    尹鹤飞脸色沉沉,周身气势冷厉,坐在那里,摆明了是要来找事的。

    坐在上首的林正宇心里一跳,知道来者不善。

    “尹家主,得知欢颜的消息,我也非常难过,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是连城干的啊。他向来聪慧谨慎,又知道我有意和你们结亲,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尹鹤飞冷哼一声,阴沉沉盯着林正宇,道:“城主,这话你自己信吗?昨天那狩猎赛上的情况,整个林州都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您的这位好儿子,可是铁了心想要杀了自己的亲兄长!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林正宇皱起眉头。

    他当时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知道了林连城的那个心思,他心里对林连城也很是失望,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他发了脾气。

    但是他却没想到,这竟然使得整个林州的人对林连城的风评都变差了很多。

    他虽然生气,但是到底是自己亲儿子,自然不愿意看到这般情况。

    可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大早上,尹家家主尹鹤飞就亲自登门,说林连城害了尹欢颜!

    他心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怠慢,连忙让人去叫林连城,但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尹家主,我知道你现在必定十分悲痛,但是连城他虽然想要拿到这个第一,可是却绝对不会这么丧心病狂啊,何况说实话,他想要这个城主之位,我也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杀了尹欢颜,得罪了你们尹家,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他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啊!”

    尹鹤飞却是对这些说辞嗤之以鼻:

    “城主,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会亲自来吗?”

    林连成心里咯噔一下。

    “在欢颜死的地方,分明有着那木万川的东西,而且场中分明经过了一番打斗!不是那林连成的命令,木万川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尹鹤飞越说越是生气:“那木万川是神魄境中期,但是对上欢颜一行人,却还是惨败,肯定也正因为如此,林连成才想要报仇,残忍杀了欢颜!”

    林连成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出来,迟疑片刻后,说道:“尹家主,即便那里有木万川的东西,也不一定能证明是连城动手的吧?万一这里面有人栽赃嫁祸呢?”

    尹鹤飞冷笑:“有谁能栽赃嫁祸给林二少爷!?”

    “尹家主此话差矣!”

    正在此时,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了林连成的声音。

    几人回头看去,尹鹤飞神色当即狠厉了起来,只怕如果这里不是城主府,早就已经冲上去了。

    林连成在尹鹤飞的眼神下,也是忍不住心里一抖,虽然他没有做那些事情,但是对方的威压还是不容忽视的。

    这尹鹤飞的实力,只怕比起林正宇也不遑多让啊…

    “见过父亲,见过尹家主。”

    林连成抱拳行礼。

    林正宇脸色严肃,道:“连城,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对欢颜动手!”

    林连成抬头,看向两人。

    “如果我说没有,父亲,尹家主,您二人可是相信?”

    尹鹤飞袖袍一挥:“你说你没做,那为什么有木万川的东西在那里!是不是欢颜杀了木万川,你有心报复?!”

    林连成心念电转,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青墨他们真是卑鄙至极,杀了木万川,竟然还想要将这盆污水泼在他头上!

    看来那尹欢颜就是他们几个人杀死的!

    林连成冷笑了一声,抬头直直看向二人。

    “父亲,尹家主,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那木万川的确是我的人,不过,我派他出去却不是为了杀尹欢颜,而是为了杀林青墨!”

    反正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想要将林青墨之置于死地,不如干脆承认!

    虽然早已经知道他有这个心思,但林正宇再次听到他亲口这么说,面庞还是抖了抖。

    “你!你个逆子——”

    林连成毫不畏惧,看向林正宇:“父亲,您也不要只怪罪我,那林青墨心里瞧不起我,您也不是不知道,您只听我说我想要杀了他,焉能不知他也想要杀了我?”

    林正宇一时说不出话来,直觉胸口一阵火烧,四肢又冰冷彻骨。

    “逆子!你们都是要气死我吗!”

    尹鹤飞却是没心思去管城主府的这些破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林青墨杀了欢颜,然后将这些都嫁祸到了你身上?”

    林连成点头:“正是。我虽然想要杀他,但是我没有理由去杀尹欢颜不是吗?”

    尹鹤飞却是上下打量着他,眼神晦涩。

    林连成不明所以,微微蹙眉。

    “你当真,没理由杀欢颜?”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和城主正在商量联姻的事情,就是在筹谋欢颜和林青墨的婚事。如果我们联手,林青墨登上城主之位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你敢说,你就没有一丁点歪心思?你敢说,你没有对欢颜动过杀机?”

    林连成彻底懵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尹鹤飞会说出这些话来!

    他是知道这件事情不错,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在他心里早就认定了要杀死林青墨,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后面的联姻,根本就不可能!

    林正宇听到这话,也是心里一跳,看了林连成一眼,神色震惊而怀疑。

    “连城,你对青墨,就已经嫉恨到了这般地步吗?!”

    林连成忽然觉得百口莫辩。

    他想要解释,但是看着林正宇怀疑的神色,以及尹鹤飞笃定的眼神,他忽然意识到无论他说什么,在他们看来都是无力的辩驳。

    “我知道我说什么,现在都没有用。但是,就算要给我定罪,尹家主,您也得有证据吧?”

    他在狩猎赛之中根本没有见过尹欢颜,除了木万川,剩下的人也都跟他一直在一起行动,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证据!

    然而,听到他这话,尹鹤飞的表情,竟是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而后,缓缓出声。

    “你当真以为,我没有证据吗?”

    什么!?

    林连成豁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盯着尹鹤飞!

    “欢颜的手心,赫然写着两个血字——林二!”

    尹鹤飞死死盯着林连成,一字一句道:

    “林二少爷!你倒是告诉我,这偌大的林州,有几个林二!?”

    林连成呆若木鸡!

    …

    “只将木万川的东西扔在那里当然是不够的,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猜到那很有可能是别人栽赃嫁祸。所以,当然需要有别的证据,来证明的确是林连成动的手。”

    慕清澜手中把玩着茶杯,眼角还噙着几分散漫笑意,姿态闲适,风流清俊,仿佛在哪家贵公子出来品茶的一般。

    谁能想到,谈笑间正是在说着定人生死的事情?

    “我怎么不知道?当时不是——”

    林青墨有些疑惑,他分明记得他当时杀了尹欢颜,慕清澜将木万川的东西散落一地之后,便是离开了啊。

    慕清澜瞟了他一眼。

    “这么单纯,你能活到今天也不容易。”

    林青墨气结,却又不知该怎么反驳。

    事后想想,的确有很多漏洞,如果要彻查,只怕也是能查到的。

    起码,林连成可以脱罪。

    热气缭绕,在慕清澜眼前飘荡,让那双墨玉般的眸子,越发润泽清澈。

    “这最有力的证据,其实就是尹欢颜自己。如果她指认林连成是凶手,那么,林连成自然就是凶手。”

    这声音清清淡淡,却是听得林青墨浑身一冷。

    “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清澜眨眨眼,却是看向了金川:“金老板,这茶不错。”

    金川笑着点头:“您喜欢就好。”

    “哎——”林青墨还想再问,见慕清澜没有说的意思,也就将剩下的疑问咽回了肚子里。

    可是,当时他们分明走的很快,到底做什么,能让尹家的人认定是林连成动手的呢?

    慕清澜眉眼弯弯。

    当时他们的确没逗留多少时间,不过用来处理这个却是已经足够。

    林青墨当时杀了尹欢颜,明显是被她的一些字眼刺激了,情绪都有些失控,她依然记得那双眼睛里若隐若现的深蓝色,像是冰冷的火焰,又像是无尽的深渊。

    将尹欢颜的死和木万川联系起来,自然不能肯定是林连成的黑手。

    于是她就顺手,在尹欢颜的手中留下了两个字,当然,用的还是尹欢颜的手。

    如果不仔细看,是绝对看不到的。

    而且,最关键的,其实也不是这个。

    总之,这一次,林连成这个锅,是背定了!

    …

    林连成不敢置信,看着尹鹤飞步步紧逼,忽然想到了什么,抬高了声音:

    “尹家主!你不要被小人蒙蔽了眼睛!如果尹欢颜是死在那些人手中,那么自然也可以在她手中留下这两个字来嫁祸于我!这样的伎俩,您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林正宇此时脑子已经一团乱,听着两人的争执,闭了闭眼,手紧紧的抓着椅子上的扶手。

    尹鹤飞却是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拿出铁证,你当然不会承认!”

    林连成愕然:铁证?什么铁证?

    尹鹤飞却一把攥住了林连成的衣领,怒声道:

    “之前的那些都可以解释,但是,她的身上,分明有着金冠鹰王留下的伤口,你又如何解释?!”

    林连成脑子“嗡”的一声!

    “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