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那个男人惹不起(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81

    慕清澜一直觉得,在中元秘境的时候,自己和哥哥没少坑云翊,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也留了一手!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慕清澜就一阵郁闷。

    “我有什么办法?我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慕清澜被赶出来已经几个月了,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她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到体内的异常!

    若非是云翊此次说了出来,天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知道!

    回想起云翊那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咄咄逼人的眼神,慕清澜心里就一颤——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好在她反应及时,觉察到那动静的时候,就立刻让黑色玉简将之吞噬困住!

    否则,只怕这一次,是怎么也躲不掉了。

    云翊这个人,心思谨慎,想要瞒过他,实在是很难。

    而且,不知为什么,他似乎总是在怀疑她的身份。

    之前在梦泽山下,她故意跳入湖水之中,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他居然还能凭借着那藏在她体内的东西,再次起疑!

    慕清澜有时候觉得自己可能欠了这位云大少主的。

    “云翊似乎是这一次才发觉的,但我却一直都没有觉察到,雪幽,你说那到底是什么?”

    她甚至只是那一瞬间觉察到了那东西的存在,迅速隐匿了起来,其实她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是某种特殊的气息?”

    否则,她怎么之前从来没发觉呢?

    “我也不知道。”雪幽回答的很干脆。

    慕清澜:“…现在那东西不是也在黑色玉简里面吗?你不知道?”

    雪幽诡异的沉默了片刻。

    “你知道这玉简之内的空间有多大吗?”

    不知道为什么,慕清澜听出了一股幽怨的感觉,于是她干脆的转移了话题。

    “那…咳咳,我觉得似乎不是有具体形态的东西,所以进入之后,也一直无法觉察。但云翊也有些奇怪。”

    慕清澜仔细回想了一会儿,道:“之前云翊和我待了一段时间,可是那时候,他却没有觉察到,好像,连他也不能掌控,只能被动的接受那波动。”

    所以,后来藏入玉简之内,云翊也无法探寻到了。

    云翊似乎对那东西很是在意,当找不到之后,他居然真的相信了她是慕凌寒。

    这只能证明,云翊对这东西非常有信心!以至于当他探寻不到,就打消了所有的怀疑!

    但,想也知道,云翊这种人拿出手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普通人能想象得到的?

    “我隐约感觉到似乎是一股特殊的能量,但十分诡异,行踪飘忽不定,我虽然同样被困在这玉简之内,但也无法探查那到底是什么。不过,我提醒你,这毕竟是云翊的东西,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不可能保证他永远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到时候,不知又要面临怎样的场景。

    慕清澜也点点头:“我知道。”

    将那东西藏起来,也只是缓兵之计。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云翊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她还是尽量少和他打交道的好,如果被他知道她费尽心思骗了他…

    慕清澜莫名打了个寒颤。

    …

    夏茵茵很快回到了拍卖行。

    过了几扇门,进入最里面的议事厅,路上的人越来越少,暗中的戒备却是越来越强。

    看来,的确是上面来人了,而且,身份不低。

    夏茵茵莲步轻移,很快到了门前。

    随后,素手轻抬,敲了门。

    开门的,是夏木轩。

    他眸色复杂的看了夏茵茵一眼。

    夏茵茵却似乎没看到,冲他点了点头,抬脚就走了进去。

    而脸上,已经挂上了一贯勾魂摄魄的笑。

    “我就猜着这么大阵仗,肯定是有贵人来了,果然——”夏茵茵看着上首坐着的中年男人,轻笑一声。

    屋子里的人不多,都是夏商拍卖行的高层。

    林州分行的几位老者,此时都恭敬的垂手而立,而就连随同夏木轩一同前来的夏侯海两人,也不过是坐在了两侧,地位显然比坐在上首的中年男人还要低上一些。

    “您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这林州地方简陋,可是别怠慢了您。”

    夏茵茵说着,娇声轻笑,轻易打破了房间之内僵冷的气氛。

    林州分行的几个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把这夏茵茵盼回来了!

    不然,他们在这里,真是万分煎熬啊!

    然而夏侯海几人的神色,却是并未好转。

    夏木轩走了过来,朝着那中年男人行了礼,又看了夏茵茵一眼。

    “茵茵,倾天塔的事情,夏邑长老已经知道了。”

    夏茵茵柳眉微挑:“哦?夏邑长老果然还是一贯的雷厉风行啊。”

    坐在上首的中年男人,也就是夏邑,终于缓缓开口。

    “茵茵,你可知错?”

    夏茵茵无辜的瞪大眼睛,满脸茫然:“错?什么错?我怎么啦?”

    夏邑面色沉肃:“倾天塔之内发生的事情,他们几人都已经和我说过,你居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说道最后几个字,语气之中已经带了几分质问的怒意。

    夏茵茵美目流转,从几人身上扫过。

    夏侯海两人都是避开了她的视线,夏木轩艰难开口:“茵茵,我们也不想这样,但,也不能隐瞒事实。夏邑长老已经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了。”

    夏茵茵似笑非笑,将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才慢条斯理的问道:

    “哦?我做了什么?你们说的,又是什么样的事实?”

    砰!

    夏邑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声道:“夏茵茵!你最好立刻认错,否则,便是老爷子护着你,这次你犯的错,也绝对不能轻饶!”

    夏茵茵抬眸,定定的看着夏邑,道:“夏邑长老这么急做什么?我不还什么都没说呢吗?你至于这么快就想要定我的罪吗?”

    在夏家,看不惯她的人多了,这夏邑,就是一个。

    因为夏茵茵的出色,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地位!

    说是长老,但其实夏邑之所以让人敬畏,则是因为他真正实权在握!

    其中,就包括调查惩罚这一项!

    这一次派了他来,夏茵茵就已经猜到上面有人想要对付她了。

    “你说!你是不是一直和那慕凌寒暗中勾结!这一次,更是明里暗里帮着他夺走了原本属于我们夏商拍卖行的东西!”

    夏茵茵简直想笑了!

    于是,她真的笑了。

    她笑起来是极美的,眉眼之间,风情万种,迷人心魄。

    啪。啪。啪

    夏茵茵忍不住鼓起掌来,赞叹的看着夏邑。

    “夏邑长老,一段时间不见,您这说胡话的本事,是越发的见长了啊。”

    “放肆!”

    夏邑猛然站起身来,死死盯着夏茵茵。

    “你方才就是从慕凌寒那里回来的,你有什么可解释的!若你们没有勾结,他一个废人,又怎么能是夏侯海他们的对手!”

    那地阶法诀他们盯了许久,本以为是传言,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结果竟然真的出世了!

    可最后,那东西竟然是被慕凌寒抢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慕凌寒早已经被赶出了慕族,如今不过是丧家之犬,我知道你们二人私下关系极好,说不定他这次会前往倾天塔,就是你暗中泄露了消息!”

    夏木轩几人都是神色一震!这可是在影射夏茵茵背叛家族!乃是诛心之言!

    夏茵茵自然不会任由别人将脏水泼到自己头上。

    她嘴角噙着几分冷笑,坐在那里,气势竟然一点也不比夏邑弱!

    “夏邑长老,我尊称你一声长老,不过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但你想要污蔑我,未免太蠢了些!废人?呵,慕凌寒是不是废人,夏侯海长老,应该是最清楚的吧?嗯?”

    夏侯海错开视线,有些心虚。

    他们只提到了慕凌寒,却没说他其实是御天境中期,甚至一度诡异的突破了神魄境!

    “诟病我们两人私交甚好…怎么,你们忘了当初,他们兄妹二人横扫帝都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让我多多和他们交好的吗?”

    夏茵茵垂眸,看着自己漂亮的指甲。

    “你们若不记得,我相信,老爷子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实在不行,少爷也可以出来作证呢。”

    场中一片死寂。

    谁不知道夏家高高在上的少主子,被那兄妹俩吃的死死的!

    若是让他知道,他只怕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那慕凌寒的一边!

    “去倾天塔的人那么多,连青丘吴家,孟家都去了,我区区一个弱女子,不仅能让夏家的人住手,还能让各路豪杰都让路,将那地阶法诀,让给慕凌寒不成?”

    她轻飘飘说着,却是字字讽刺至极!

    夏邑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一点,他倒是没想到,也没办法辩驳。

    夏茵茵实力如何,他们都是清楚的。

    他看向一旁的夏侯海:“侯海长老,那慕凌寒,如今实力如何?”

    据他所知,当初慕凌寒可是直接元脉尽毁了!

    夏侯海迟疑了一瞬,才道:

    “御天境中期。”

    夏邑皱了皱眉。

    “御天境?你没有开玩笑吧?你们竟是连一个御天境都争不过?!”

    “夏邑长老,您有所不知啊。”夏木轩心里着急,忍不住插了一句话,“那慕凌寒身上很是诡异,实力根本不只是御天境!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身边有一个白衣少年,来历神秘,而且实力非常强!若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失败!”

    说道这个,几人都是满心憋屈。

    夏邑却是不以为然。

    “被赶出了慕族,他已经是丧家之犬,如何能有这样强大的朋友?该不会是你们搞错了吧?”

    夏木轩等人连忙道:“这是真的啊!您不知道,那人——”

    夏茵茵忽然笑了一声。

    场中人都看向了她。

    “诸位,我只奉劝你们一句,那个人,你们最好不要招惹。”

    夏邑不屑冷哼。

    “夏茵茵,你还说自己不是和慕凌寒勾结?否则你为何帮他的人说话!”

    他的人?

    夏茵茵想笑。

    那两人,谁是谁的人,还真是不好说呢!

    她嘴角的笑意微深。

    “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若是招惹了那个人,别说你们几个,便是整个夏家,都扛不住!到时候,哭可是没用的。你们想死没关系,我可还想好好活着呢。”

    说着,夏茵茵优雅起身,眨了眨眼睛,笑容动人,说出的话却将人气的半死——

    “言尽于此,不用谢哦。”

    说完,轻飘飘扬长而去!

    砰!

    夏邑一把掀了桌子,怒声道:“她好大的胆子!这一次,我势必要上报回去,她如此嚣张狂妄,又背叛家族,是留不得了!”

    …

    房间之内,云翊周身银色光芒微闪,而后尽数融入他体内。

    随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眼底深处,似有锋芒一闪而过!

    他起身,走到窗户旁边,看着慕清澜房间的方向。

    倾天塔之内,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了那东西的波动,为何竟是没有了呢…

    他眸色微闪,一道元神悄无声息飞出,直直奔向慕清澜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