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处置(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88

    “他怎么——”

    云翊这个人背景不凡,怎么会和凌寒一起去那种地方?

    慕清澜解释道:“其实我们也是巧合,正好一起去了,所以茵茵姐你就放心吧。”

    夏茵茵心中稍安。习惯性的想要拍拍慕清澜的脑袋,却发现,不过是大半年的时间,眼前的少年已经长高了许多,如今已经比她还要高出一点了。

    他真的长大了,虽然眉眼之间总是噙着几分慵懒恣意的笑,但眼底深处,却是一片沉静。

    曾经张扬放肆将大半个帝都都搅得天翻地覆的少年,如今竟是也有了一番男人的青涩模样。

    夏茵茵心里高兴,更多的却是心酸。

    “凌寒…”

    他如今还不到十四岁啊!

    若非是经历了那么多,他又怎么会成为如今的这般样子?

    “成熟”的背后,往往背负了许多。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万一你这一去,三五年都不会来,我老了可怎么办?”夏茵茵将心底的情绪收起来,半认真的撒娇。

    慕清澜嘴角微勾。

    “放心,我只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帝都。”

    夏茵茵微惊:“你愿意回去了?”

    她以为那里是他的伤心地,他再也不愿意踏入一步。

    “当然会回去,不过,这并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事情。而是——”慕清澜深吸一口气,神色微凝,“茵茵姐,不妨告诉你,我父母的死,极有可能和帝都之中的某系人有关,所以,我是一定会回去的。”

    夏茵茵这下是真的吃惊了:“你说什么?慕枫大人他们…你是说他们是被人故意杀害的?”

    慕清澜摇头:“现在很多事情,我也没有查清楚,暂时也不能说太多。”

    夏茵茵了然的点头:“你谨慎一些总是好的。这些话可千万不要再跟别人说了。帝都那边…我会尽量暗中帮你查一查的。如果真的做了这些事情,肯定会留下痕迹。”

    慕清澜倒是并不想她掺和到这里面,当下就要拒绝。

    夏茵茵却率先开口:“你如果敢拒绝,我就当不认识你!”

    如果慕枫他们真的是有人故意陷害,那慕凌寒如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他们能害了慕枫大人他们,自然也不会对你留手,到时候你——”

    旋即,她猛然想到了什么:“所以你方才故意将夏邑他们放走,就是要放出消息?”

    慕清澜笑着点头。

    夏茵茵红唇逐渐划出一抹弧度,眼睛晶亮的看着她。

    “好啊你,竟然来了这么一手!”

    慕清澜以自己为诱饵,就是为了将那些背后的人钓出来!

    原本她元脉尽毁,沦为废人,对他们已经造不成威胁,加上她去往洛西城的事情极少有人知道,之前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大概也就将她抛在了脑后。

    但是如果,他们发现,曾经以为已经没有任何威胁的慕凌寒,居然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实力,那么,会不会睡不安稳呢?

    慕清澜冷笑。

    帝都之中,想要她死的人太多,这一次废了夏邑,必定会传的沸沸扬扬。

    不少人的心思,恐怕又要活络了吧?

    她倒是很想看看,是他们杀的快,还是她查的快!

    “茵茵姐,这次的事情必定会让你备受非议,只怕你在夏家的日子,会有一段时间不好过了。”

    慕清澜心怀歉意。

    夏茵茵只怕是会受到她的牵连,而且她实力不强,只怕危险重重。

    “你这说的什么话?”夏茵茵将头发撩到耳后,眉眼之间一片风情,妖娆如火,勾魂摄魄。

    只有她,才能将媚色和清纯融合的如此完美。

    “你茵茵姐能走到今天,可不是白混的。那些人想找我的茬,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呢!再说,还有那傻小子护着我呢!你担心个什么?”

    傻小子,值得自然是夏商拍卖行的大少爷。

    慕清澜心中稍安。

    “这段时间回去,我先低调一点,正好暗地里查一查你父母的事情,我就说,慕枫大人那等人物,怎么会这般大意被埋伏了…若是你回帝都,一定要提前和我说一声知道吗?”

    “嗯,这个一定。”

    夏茵茵咬了咬唇,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

    “那行,你…一路小心。”

    慕清澜点点头,随即也和林青墨告别,几人终于转身离开。

    她却是不知,看着他们的背影,林青墨愣愣看了许久,最终眼底闪过一抹坚决之色,仿佛,在那一瞬间,做了什么决定。

    …

    走出林州,几人便是打算直奔落日涯而去。

    云翊终于扭头看了慕清澜一眼。

    “按照你现在的速度,抵达落日涯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一年后。”

    这毫不留情的打击,却并未让慕清澜气恼。

    她忽然挑眉一笑:“时间宝贵,我知道。”

    且不说她现在还没有突破御天境巅峰,无法御空而行,就算她可以,按照她如今的境界,也会很快消耗光元力,根本无法长久坚持。

    所以,她早就做了准备。

    云翊神色静静的看着慕清澜取出了一个银色圆盘,随手抛出,便是迎风而涨,变成了能容下三五人那么大,悬浮在半空,而后纵身一跳。

    这东西,就是当日在倾天塔里面,金川用的那东西。

    出来之后,他便是派人将东西送给了她,说希望她能不嫌弃。

    慕清澜当然不嫌弃!

    她现在很需要这东西的好吗!

    她本想回礼,那人却说金川交代,不需要拿回任何东西,倾天塔之中的救命之恩,本就无以为报。这也不过是他的小小心意罢了。

    小小心意?

    慕清澜打量了几眼脚下的银色圆盘,速度越快,边缘的刺就越是锋利。

    这不仅可以用来飞行,更是一件趁手的兵器。

    慕清澜出身帝都慕族,见过的珍宝也不算少,所有更清楚这东西的珍贵。

    这个金川,有些神秘,出手不凡,慕清澜干脆也不去多想了,对方既然敢送,她就敢接!

    金川送来的时候,已经抹去了这上面属于他的气息,如今,这东西就已经属于慕清澜了。

    只要注入一丝元神,便是可以直接认主。

    ——玄霜之盾!

    慕清澜其实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是个盾。

    不过,的确好用就是了。

    “达原,上来。”

    慕清澜冲着江达原挥挥手。

    江达原连忙应了。

    他其实已经是神魄境中期,一旦遇到机缘,突破神魄境巅峰也极有可能。

    不过,用这个显然比御空而行省力气,而且方便快速。

    等两人都站好了,慕清澜笑眯眯便看向云翊:“现在可以走了!保证不拖你后腿!”

    云翊眸色不动,也没说话。

    慕清澜愣了一下:“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确定对方的确没有打算邀请自己,云翊顿了顿,才清冷开口。

    “身外之物再强,也不是自己的。”

    慕清澜不在意挥挥手:“现在不是赶时间吗?咱们快点去,也就早点查明真相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云翊最近越来越难伺候了。

    这以前也没有这样啊!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先忍了!

    云翊看了一会儿,才收回视线。

    身形一掠,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这么快!

    江达原忍不住惊叹的睁大眼睛。

    这个跟着三少回来的神秘白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而且实力似乎也非常强悍…

    看着那一道迅速远去的白色背影,慕清澜轻哼。

    “玄霜,走!”

    心念一动,玄霜之盾立刻飞速旋转起来,而后快速朝着前方追去!

    …

    圣元帝国,帝都。

    砰!

    拍桌子的声音顿时响起,让得本就安静的房间一片可怕的死寂。

    所有人都垂下了头,噤若寒蝉。

    原本坐在上首的一个发虚皆白的老者,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桌子也被他拍裂,却无人敢动。

    “夏邑这是要造反了吗!?竟然敢私自囚禁茵茵,还敢私自决定,围剿慕凌寒!”

    听到那个名字,众人都是身体一颤,暗中相互交换了眼神,神色都是十分复杂。

    今天早上,他们就接到消息,说夏邑在林州被慕凌寒挑断了手筋脚筋,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老爷子叫来,一顿臭骂。

    那可是慕凌寒啊!

    众人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那个已经被赶出慕族的废物,怎么可能是夏邑的对手!?

    而且,就算是遇到了,夏邑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一个慕凌寒,怎么敢招惹?

    可,看老爷子这样子,仿佛是真的?

    但这里面,疑点也太多了吧!

    不少人想要开口,看到老爷子那怒不可遏的样子,又缩了回去。

    ——老爷子可是好多年没这么发过火了,还是小心为上!

    “看来是我对他们太纵容了,胆子竟然这么大了!”

    夏东河满脸怒容,如果夏邑此时在眼前,他必定立刻了结了他的性命!

    “传令下去,立刻撤去夏邑的所有职位,并从长老团除名!驱逐出夏家!以后,他和我夏家,和整个夏商拍卖行,再没有半点关系!”

    众人一惊,没想到老爷子竟然这般雷厉风行的处置了夏邑,要知道他们可还在回来的路上,连面都还没见上。

    老爷子竟然也不打算听听夏邑的辩解,就这么定了!

    他这是彻底断绝了夏邑的活路啊!

    “老爷子,夏邑他毕竟为夏家当牛做马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终于,有人纠结着开了口。

    接着,又有几人附和。

    “是啊老爷子,他到底没成功不是吗?何况已经被挑断了手筋脚筋,若是我们真的将他赶出去,只怕是会被人议论,说咱们太过绝情啊…”

    “夏邑是您一手提拔上来的,对您的忠心,别人不知,老爷子,您难道还不知吗?”

    “老爷子三思啊!夏邑虽然有错,但如果不是慕凌寒挑事,想必他也不会如此…一个已经被赶出家族的丧家之犬,值得您这样大动肝火吗?”

    这些人,自然都是和夏邑同一派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夏邑完了,他们的处境也会变得无比艰难。

    所以此时,才会如此冒险开口。

    然而,在夏家,夏邑得罪的人,却是更多。

    此时机会送上门,哪有不抓住的道理?

    “诸位这话说的却是有些不对了。分明是夏邑打着夏商拍卖行的旗号,在外面作威作福,以为自己如今了不得了,可是谁都不放在眼里!他恐怕是忘了,没有老爷子,他什么也不是!居然这样给老爷子脸上抹黑,赶出去已经是老爷子仁慈了!”

    “就是!他夏邑犯的错,却是损了咱们所有人的名声。他有什么资格囚禁夏茵茵,还要给她定罪?他和慕凌寒有私仇,那就私下去解决,打着咱们夏家的名号,算怎么回事!”

    “他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一时间,房间里众人交锋,很是尖锐。

    “够了!”

    夏东河一声厉喝,顿时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我心意已决,若再有人为他求情,一并处罚!”

    说完,他便是狠狠挥袖,转身离开。

    而刚刚一出去,便是有人快速跑了过来。

    “爷爷!凌寒有消息了,是真的吗!?”

    一个少年匆忙而来,焦急而热切。

    夏东河微微皱眉。

    “你从哪儿听得这些谣言?”

    那少年愣了一下。

    “以后不要再提他的名字,这帝都,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