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风雨欲来(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89

    “爷爷,您怎么能这么说?”

    那少年皱了皱眉,似乎不太高兴。

    “凌寒什么也没做错,怎么就不能提他的名字了?”

    夏东河看着眼前的少年,叹了口气。

    这是他唯一的孙子,从小就十分疼爱,更可贵的是,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重情重义,心思通透,很是让他骄傲。

    但唯独,对慕凌寒那兄妹二人,他总是一再忍让,而且心里还将人家看的很重。

    夏东河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他这个孙子喜欢那慕清澜,才会如此。

    但还没问呢,慕清澜就死了。

    这话,他也就没提过了。

    “秋白,他做没做错事情,谁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被赶出了慕族,连慕家的人都这么对他,你如今这样,让有心人听去了,只怕又要惹来麻烦。”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夏秋白就忍不住冷哼一声,眼里满是不屑。

    “若是没有他们兄妹二人,那慕族何来今日的风光?只怕早就被帝都的几大势力挤下去了!结果他们一死一伤,慕族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人赶了出去!这般所为,当真让人不齿!”

    “哎哟我说秋白,你可小声点吧!”

    夏东河一张老脸皱巴起来:“现在我老头子就够烦的了,你可千万别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惹事了!”

    夏秋白却是靠近一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爷爷,有什么事儿,能让你都这么烦心?不如说出来,我去帮你解决?”

    夏东河可是不想再让自己这傻孙子和慕凌寒搅和在一块了,虽然他欠了慕枫的一条命,但是这也不代表他愿意将整个夏家都赔上啊!

    是个人都知道,现在帝都之中,还有多少人想要了那慕凌寒的命!

    “反正,这些事情你就别管了,专心修炼就成。最近有没有长进?没在学院里惹长老生气吧?”

    夏秋白踢了踢旁边的石子儿。

    “学院有什么好去的?那些长老们一个比一个迂腐!跟着他们学习半个月,还不如和慕凌寒切磋一次学到的东西多呢!”

    “你这小子!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都说了以后不要再提到那人的名字了!”夏东河气的当即就要抬手打过去。

    夏秋白却是不怕,梗了脖子,仰头道:“我没做亏心事,他们两个肯定也没有,怎么就不能提了!爷爷,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夏邑这一次出去,就是去找凌寒的麻烦的!结果呢?哼,还不是连命都差点丢了!”

    夏东河气的不行,他早就吩咐这些事情绝对不可以让秋白知道,怎么他这么清楚?

    夏秋白看他一眼,笑道:“爷爷,好歹我也夏家唯一的少爷,想知道点什么,再简单不过了,您该不会真的以为,真能瞒住我吧?”

    夏东河一噎。

    “还有一件事,爷爷,不知你是不是知道。”夏秋白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

    夏东河直觉心里一跳,眉头微微皱起:“什么事?”

    夏秋白朝着四周看了一圈,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传言,王家的王初云受伤,就是和凌寒有关。”

    夏东河心里震惊不已:“怎么可能?!不是说他是被穿山银狼伤了吗?”

    王初云之前出来历练,但是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王家府内,并未再出来。后来便是有人传闻,说王家大长老连夜去请了人,为王初云医治。

    而那伤势,正是穿山银狼造成的。

    夏秋白哼了一声:“那伤势是不假,可是,王初云又不傻,怎么会自己找死去招惹那穿山银狼?”

    虽然不知道凌寒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真是解气!

    他看那王初云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这次受伤,他可是老实了不少。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吗?”夏东河问着,却又心生疑惑,“可是那慕凌寒不是已经元脉尽毁,成了一个废人了吗?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夏秋白一字一句道:“这消息,正是钟莹儿传出来的。”

    夏东河久久未曾说话。

    钟莹儿是随着王初云一起出去历练的,虽然性格娇蛮,但是却没有理由编纂这样的谎话。

    难道,是真的?

    “钟莹儿也受了伤,手臂断裂,差一点就要留下残疾,这事情也是她在发火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的。”

    夏东河沉吟片刻:“一同随行的还有七皇子萧北烨,但却未曾听过这些啊…可如果是真的,他们为什么要隐瞒这些事情呢?”

    夏秋白眸光一闪,靠近说道:“对啊,为什么要隐瞒呢?”

    夏东河这才意识到这句话是在说自己,瞪了夏秋白一眼。

    “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事情也没必要瞒着你。夏邑已经被我赶出夏家,和我们夏商拍卖行再没有其他任何关系。至于这件事情,也就不要再提,时间久了,自然会过去的。”

    夏秋白立刻道:“过去?为什么要过去?”

    夏东河皱眉:“那你还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这些事情,本就不该就这么过去!”

    夏秋白脸上玩笑的神色都收了起来。

    “如果这些都轻易过去了,那凌寒曾经受到过的折辱,你们又怎么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那么过去?”

    …

    慕清澜一行人始终朝着西北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匆忙赶路,只偶尔才会休息。

    如此高强度赶路,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受不了了,但慕清澜却是始终未曾露出疲态,甚至越往前行,越是隐隐兴奋起来。

    那是一种,急切想要得到答案的心情。

    有时候她也会拿出浮世诀,只有看着那个依然泛着淡淡血色的名字,才能心中稍安。

    江达原并不知道浮世诀是什么,更加不知道那上面的名字代表了什么,但跟着慕清澜,他心中便是十分安心。

    他始终相信,三少可以帮慕枫大人和五万兄弟沉冤昭雪。

    而这一路上,云翊也极少说话,慕清澜偶尔会觉察到有人靠近,云翊也会传一些消息出去,但一切都始终十分平静。

    傍晚将至,一行人路过一片山脉,打算休息一下,就找了个比较平坦的山顶,暂时停歇。

    这里距离边疆已经很近,越是靠近,就越是荒凉,人也越来越少。

    偌大的山林里面,一片静谧。

    云翊布下结界,慕清澜已经点燃了篝火。

    而江达原则是取出肉来烤。

    他本是将士出身,急行军的时候,也只能随便吃一点,原本手艺极差,但是跟着慕清澜一段时间,这烤肉的功夫便是上升的极快。

    虽然比不上慕清澜烤的,但已经比大部分都强了。

    一边烤着,江达原一边时不时的看向旁边的慕清澜。

    来到这里之后,她就盘腿而坐,继续修炼了。

    每一点零碎的时间,她都利用了起来。

    江达原一开始还惊叹,后来习惯了,也就学会掌握时间,会在慕清澜收拾好之后,正好将肉烤好。

    慕清澜将元力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感觉体内的元力又凝实了一些,才缓缓睁开眼睛。

    “三少。”

    江达原说着,将手中肉香四溢的烤肉递了过去。

    慕清澜眉眼弯弯,接了过去。

    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

    墨羽在旁边看着,眼睛跟黏在了那上面一样。

    江达原又将第二块递给了墨羽。

    墨羽忙不迭的接过去,然后递给了云翊:“少主?”

    其实少主的境界,一个月不吃饭也没什么,完全靠着天地能量即可。

    所以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

    每天晚上,他们在一块,墨羽自知手艺不行,吃过江达原的烤肉之后,也就自我放弃了,每天就等着他动手。

    当然,他要先递给少主意思意思,反正少主也不吃,这最后都是他的。

    想到这里,墨羽忍不住喉结滚动。

    “少主,您不吃的话,那我就——”

    习惯性的说出这话之后,墨羽便要将那烤肉拿回来。

    结果,云翊忽然睁开了眼睛,淡淡在那上面扫了一眼。

    墨羽的动作一僵。

    然而随后,云翊却是看向了慕清澜。

    “我倒是,很想试试你的手艺。”

    慕清澜动作一停。

    自从萧北烨差点凭她的烤肉认出她的身份之后,她就暗暗决定,在这些人面前,她绝对不会再亲自动手!

    慕清澜勾唇。

    “你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