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不怕死(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09

    江达原心头一紧,此时他也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听到慕清澜如此,也是焦急起来。

    “那咱们怎么办?今天李鸿飞已经了,赵青山和刘凯旋都被关押在九戈看守最严密的牢房之中,任何人不得靠近。只等两天之后问斩了!咱们、咱们总不能劫狱吧!?”

    凭着他们几个人,简直是找死!

    就算有云翊,只怕也挡不住九戈的这些成百上千的将士!

    慕清澜却道:“劫狱?为什么要劫狱?且不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行性,即便是成功了,也相当于彻底坐实了他们的罪名。”

    “那…”

    慕清澜眉眼微微弯起。

    “我现在,对这个安丙怀,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

    回到客栈,慕清澜几人便是朝着房间而去,走到云翊门前的时候,墨羽便抱拳冲着慕清澜道别。

    慕清澜笑吟吟:“今天多谢你啊。”

    墨羽连忙道:“不敢当。”

    实际上,这一天下来,他对慕凌寒倒是改观不少。

    今天慕凌寒做的这些事情,可以都是非常隐秘的,但是他并没有故意将墨羽支开,反而十分坦诚。

    这种被人信赖的感觉很好。

    墨羽心里的偏见少了些,觉得只要慕凌寒和少主保持距离,倒也可以算是不错的朋友。

    “那我们先回去了。”

    慕清澜完,便是带着江达原走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墨羽点点头,看着他们离开,也转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云翊正负手而立,周身气息清冷如水。

    “主子。”

    云翊沉默。

    墨羽有些奇怪,今天的少主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墨羽,我记得你上一次突破是两个月前吧。”

    云翊忽然开口,语调淡淡,听不出情绪。

    墨羽心里更是茫然,点点头:“难为主子记得,正是两个月前。”

    云翊终于转过身来,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静静看着墨羽。片刻,才道:

    “嗯,实力不弱。”

    反应,也很是敏锐呢。

    墨羽忽然就有点慌。

    少主这是…怎么瞧着像是生气了?

    可是他似乎没做什么啊!

    不过,墨羽早已经习惯自家少主脸上万年一个表情,此时他可以肯定,少主的确是生气了,而这怒火,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回想了一圈,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确没犯错啊。

    于是,他心翼翼恭恭敬敬的开口:

    “多谢主子夸奖。属下欠缺的还很多。”

    欠缺的还很多?

    若是不欠缺,岂不是人都要揽到怀里了?

    云翊眉眼之间,忽然如同覆了一层淡淡冰霜。

    墨羽心中更加忐忑。

    “我们和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以后离他远一点。”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云翊这么一句话。

    墨羽蒙圈——什么?离谁远一点?

    很快,他便是反应了过来。

    慕凌寒!?

    少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少主不仅仅是幡然醒悟,而且是大彻大悟啊!

    墨羽心中悲喜交加,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实在是多余,少主是何种人?怎么会放任自己做出那些荒唐事情来?

    看看,不用他,少主就已经自己提出来了啊!

    墨羽连忙点头:“是!”

    不过,墨羽心中已经对慕凌寒大为改观,如果能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倒是也很不错。

    看少主眉眼之间淡淡孤傲之色,墨羽欣慰之后,竟是也有些为慕凌寒惋惜起来。

    其实这段时间,他也已经知道了慕凌寒的一些事情。

    他其实很是震惊,慕凌寒居然是在中元秘境之中和少主认识的。

    能够进入中元秘境,起码明他天赋极好。

    在圣元帝国这样的地方,能出来这样的人物,的确是不容易。

    但是后来,却是可惜了。

    天才,能成长起来的,其实少之又少。

    如果慕凌寒有着更好的出身,那所谓的“废物”根本不是问题,何况如今,他又靠着自己的能力重新修炼回来了,而且速度非常快,就连墨羽也有几分钦佩。

    别的不,这个少年,非常出色。

    少主绝世风姿,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无人能及,但也正因为如此,难免太过孤独。

    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能让他看重的慕凌寒,却又故意疏远。

    墨羽犹豫了好一会儿,却忽然听到云翊道:“有什么话就。”

    墨羽一惊,纠结了不已,最终还是开口道:

    “主子,其实属下觉得,其他的不,他人还是很不错的…”

    话没完,便是感觉到云翊的眼神,清冷无比的落在自己身上。

    “哦?”

    云翊音调微扬,似乎颇感兴趣的样子。

    然而墨羽却知道,少主这是真的生气了!

    墨羽立刻跪下:“属下僭越了,请您责罚!”

    一个激灵,他才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方才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在帮慕凌寒话?!

    他莫不是疯了!

    少主才刚刚疏远慕凌寒,他居然就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人不错?你倒是,都什么不错?”

    云翊居高临下的看着墨羽,眸色深深,清冷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回荡,竟像是在审问。

    墨羽恨不得给自己个耳光,收回刚才的话!

    他就不该想太多!把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不就好了!

    慕凌寒如何,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属下知错!”

    墨羽低着头跪在地上,云翊并未再一句话,墨羽却是能感觉到那一股淡淡的清冷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无形的压力让他一动不敢动。

    不知过了多久,那一层冰冷的气氛才终于破裂。

    “起来吧。”

    墨羽如蒙大赦,当即谢了恩才起来。

    一阵风吹来,后背额头一阵发凉。

    他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

    房间之内随后陷入寂静。

    云翊看了墨羽一眼,元神传音。

    “今天情况如何。”

    墨羽立刻反应过来,同样的方式回话:

    “少主,慕三少似乎对统领府很是熟悉,但据他自己,他的确是第一次来九戈,进入统领府。而那统领府之内,也很是奇怪,有个非常破落的院子,统领府的人对那里似乎很是忌讳,原因不明。另外,江达原打探到消息,他们之前打算去找的那个人,已经叛变安丙怀。而那赵青山似乎知道一些线索,所以,慕三少打算今天晚上再次夜探统领府。”

    云翊剑眉微动。

    “他倒是不怕死。”

    …

    慕清澜在房间之内休息了两个时辰,等到半夜,才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她的身体掩藏在黑袍之中,在黑暗之中,更是看不清轮廓。

    九戈虽大,但是慕清澜却是早已经将地形牢牢记在了脑子里,所以即便是夜间,她依然驾轻就熟,很快抵达了统领府。

    自然,还是从那个无人经过的洞口进去的。

    那荒芜的院落在晚上看来,更是多了几分阴森森的感觉。

    这天晚上,乌云遮月,光线非常暗,然而对慕清澜而言,却是极好。

    她再次等在了院落的门口后面。

    过了一会儿,果然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这大半夜的还要来,真是晦气!”

    “没办法,谁让咱们是旧部,人家对咱们有成见和隔阂,把咱们打发来这里,也正常。”

    “你咱们有什么错?不就是曾经当过那人的属下吗?竟是这么折腾咱们!那慕枫死了也就死了,竟是还给咱们留下这么多麻烦!”

    “嘘!声点!还敢提那人的名字,心被人听去,明天就割了你的舌头!你看看那赵青山和刘凯旋,最后是个什么下场?”

    “哼,那是他们蠢呗!再看看李鸿飞大人,现在可是春风得意的很呢!”

    “嘿嘿,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有这功夫,老子可更想早点回去,那美人儿可是已经在等着爷了哈哈!”

    一群人哄笑:“这么个破事儿你都了一天了烦不烦!脑子里也就这些东西了!”

    着,一群人便是笑骂着离开。

    慕清澜手中忽然飞出一块石头,砸落在不远处。

    这动静立刻让几个人吃了一惊。

    “什么人!?”

    一个人忽然道:“我去看看!”

    着,便是率先前去。

    而身后的几个人也都逐渐走了过去。

    慕清澜悄无声息的上前,一把捂住了那最后一个人的嘴巴,同时手中早已备好的匕首深深刺入了那人的脖子!

    那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竟是无人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事情。

    慕清澜迅速将人拖到了一旁,躲在了侧门的后面。

    “没什么人啊!”

    最先查探的人松了一口气。

    “太疑神疑鬼了!这种地方会有什么人来啊!快走吧!”

    身后几个人也都是放松下来。

    “就是,别自己吓唬自己,这地方,鬼都不会来,哈哈!”

    “走了走了!”

    正在这时,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哎,于老四呢?”

    “刚刚还在后面呢?”

    正在几个人疑惑的时候,慕清澜已经换上了那个男人的衣服,从黑暗中走近。

    “来了来了!”

    形态动作声音,竟几乎和那人一模一样!

    天黑看不清容貌,几个人也就没有注意到什么。

    “行了行了,赶紧走了!”

    慕清澜不紧不慢跟了上去。·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