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背叛(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32

    房间里一片可怕的沉寂。

    慕清澜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噗通!

    噗通!

    云翊就站在她的身前,静静的看着她,似乎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般,平淡无奇的问出这句话。

    然而慕清澜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锋利至极的危险!

    那危险——来自于云翊!

    他一切表现如常,那句话似乎也只是无意一问。

    慕清澜的心却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她镇定自若的看着云翊。

    “我妹妹知道的,我自然也知道。”

    云翊没说话。

    “我不仅知道这红线,是你受伤的标志,更知道在中元秘境之中的时候,你也曾经遇到过一次这种情况,也正是那一次,差点让你丢了性命。”

    慕清澜语调平平,袖中的拳头却是缓缓握紧。

    “在那里面,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和她失散,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你们却是正好凑在了一起。因为秘境太过危险,你们两人便是暂且搁置了之前的矛盾,一同御敌。而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你曾为了救她,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慕清澜眼眸深深,看不清情绪。

    云翊淡淡道:

    “其实也没什么,她当时受伤将死,若是我不如此,她活不下来,我一个人也很难逃出去。何况前前后后,她也帮了我不少忙。说不上谁欠谁的。“

    在那样到处充斥着危险,生死就在一瞬间的地方,很多事情根本没时间去思考到底要怎么解决。

    也许,只是一个眼神,一瞬思绪。

    就那样做了。

    慕清澜看着云翊,片刻,忽然笑了笑。

    “若是她还活着,知道你这样说,一定会很高兴。“

    说完,她朝着门走去。

    “命是你自己的,要不要随你。”

    话音落下,门随之关上。

    云翊静静站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

    这血线,是他最为隐秘的秘密之一,毕竟事关生死,天下间几乎无人知晓。

    但是,除了那兄妹二人。

    他闭了闭眼,将心头的念头挥散。

    若真的是她,那么她体内肯定有那东西的波动,可是慕凌寒身上,的确没有。

    无论他如何寻找,也都一无所获。

    云翊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

    不过,这一次之后,的确是要好好休养一番了。

    只是,他不能再动用元力,他们几个人,又要如何安全离开九戈?

    慕清澜走出房间,神色一片坦然。

    一直在等待的墨羽连忙看了过去,却是并未发现有什么不正常。

    两人在房间内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不知道到底在聊一些什么?

    他心中很是好奇,但想也知道,就这么去问慕凌寒,实在是不合适。

    而去问少主

    墨羽打了个寒噤——打死他都没有这个胆子!

    墨羽心里百爪挠心一般,然而慕清澜却是已经朝着安丙怀被关起来的地方走去。

    这个偏僻的院落似乎很久没有人居住,破旧不堪。

    而江达原就将安丙怀关押到了一个十分狭小脏乱的房间里面。

    慕清澜进去的时候,一股陈年腐朽气息扑面而来。

    江达原看到她,有些惊讶:“三少,您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慕清澜点点头:”你先去照顾青山他们,这边我来。“

    “是。”

    江达原心里也是对赵青山他们很是担忧,尤其是赵青山,基本上和活死人差不多了,他心里的确很是忧虑,听慕清澜这么一说,便是立刻离开了。

    正在这时,慕清澜却是忽然感觉衣角一重,低头看去,正是小黑狼咬住了衣角,晃晃悠悠打着秋千。

    慕清澜忍不住一笑:“这次倒是挺乖的,嗯?”

    小黑狼听出她话中的称赞之意,连忙顺杆往上爬,没几下就飞到了慕清澜的肩膀上,讨好的拱了拱慕清澜。

    毛茸茸的触感十分舒服,慕清澜满意的眯了眯眼睛,揉了揉小黑狼的脑袋。

    这一次,还的确是多亏了它,不然还不知道安丙怀要如何折腾呢。

    江达原有些好奇而惊异的看了一眼小黑狼,便走了出去。

    他可以感觉得到,这小黑狼,似乎实力真的很强。

    看看安丙怀那血肉模糊的手臂,便知晓了。

    想想这样软萌可爱的小东西,竟是能将安丙怀搞得这么惨,江达原心里又是痛快又是佩服,一开始的那点疑虑,也都消散了。

    终于,房间之内,只剩下了慕清澜和安丙怀。

    安丙怀躺倒在地上,似乎昏迷了过去,气息奄奄,身上血迹斑斑,尤其是一条胳膊,已经被小黑狼咬的稀巴烂,基本上没有一块好肉,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慕清澜眼神一转,便是看到他的一条小腿上,竟然也是有着不少血窟窿,少说也得有几十个,个个穿透而过,慕清澜甚至可以看到碎裂的骨头渣扎在烂肉血迹中,分外渗人。

    她心中一动,忽然看了自己的小腿一眼。

    那个血洞虽然看起来可怖,但是她本身的修复能力极强,而且幸好没有伤到骨头,现在已经开始愈合。

    虽然看起来还是很吓人,但其实没有那么重。

    不过,安丙怀这条腿,却是已经废了啊

    伤成了这样子,除非他能够强大道将自己的肉身重新塑造,否则,怕是永远会这样了。

    这对一个骄傲自负的男人而言,只怕是更加痛苦的折磨吧?

    不用问,这自然也是云翊下的手。

    不过,看到安丙怀这伤势,她的心情,却是忽然好了一些。

    之前压在胸口的那一团火气,也消散了不少。

    “还知道帮我报仇啊&“

    慕清澜喃喃,勾了勾唇。

    “可惜,另一条腿上只要一点伤口,还是我亲自动手吧&“

    慕清澜微微抬高了声音,元力已经汇聚在掌心!

    正在这时,安丙怀手指动了动,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慕清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终于肯醒了?

    终于,安丙怀艰难睁开了眼睛。

    他脸上也满是血迹,或许是因为之前用了兽化秘法,他脸上身上的骨头有些变化,看起来整个人都有些不太一样。

    慕清澜招了招手。

    “安统领,感觉如何?”

    她脸上笑容灿烂,在安丙怀的眼里,就变得无比可恨!

    他居然还敢笑!

    若不是慕凌寒,他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其实方才他就已经醒了,但是他知道身边有人看守,更重要的是还有那一头可怕的黑狼!

    所以,他便是一直闭着眼睛,装作昏沉的样子。

    不过,听到慕清澜的话,他自然是装不下去了。

    失去一条腿,已经足够让他崩溃痛苦,更何况是两条!

    那他还不如去死!

    安丙怀浑身剧痛,而且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上浓重的血腥气——那都是他自己的血!

    他出身显贵,天赋不错,何曾吃过这样的亏!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现在可以肯定,他们已经逃离了那地牢,躲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安丙怀现在已经懒得追究,慕凌寒他们到底是如何逃出来的,他现在只想恢复自由身,而后派人将这些人全部抓起来!

    而后,扒皮抽筋,千刀万剐!

    慕清澜懒懒道:

    “很简单。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便是会放你回去。”

    安丙怀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你会放我回去?不怕我杀了你?”

    慕清澜轻笑一声,眸色微冷。

    “那就要看你了。”

    “第一个问题:你怎么那么巧,在落日涯事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便是突破了虚空境?“

    安丙怀冷哼:“我修炼多年,终于突破,这有什么好问的?至于时间,不过是凑巧罢了!”

    慕清澜“哦”了一声,又问道:

    “第二个问题,你分明是虚空境中期,为何隐藏自己的实力?我想,其实你早就突破了,不过是等到落日涯事情发生之后,才突然站出来,说自己突破了吧?”

    安丙怀沉默片刻,旋即冷笑。

    “那又如何?难不成我什么境界,都要告诉天下人不成?”

    道理上来讲,似乎说得通。

    但慕清澜却一个字也不信。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就是一切。

    安丙怀显然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隐匿自己的真实实力。

    之前慕枫身为九戈统领,让不少人眼红,自然也有很多人想要找出他的错处,将他从这个关键的位置上拉下来。

    但是慕枫为人谨慎,而且实力强横,更有一对天赋超绝的双生子,无论那些人怎么折腾,都从来没有真正威胁到他。

    就算是安丙怀公开自己的真实实力,也绝对不能取代慕枫!

    但是,当慕枫战死,这一切,却是变得可能了!

    慕清澜不能不怀疑。

    要么,安丙怀是听到落日涯的消息之后,才故意抢夺。

    要么,就是他提前便是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从而一早做好了准备!

    若是后一种,情况就复杂了起来!

    如果是以前,慕清澜可能不会想太多,但是江达原之前就已经说过,慕枫早就怀疑军中有奸细!

    她顿了顿,忽然笑了笑。

    “你不说也没什么,反正有人会说。”

    安丙怀眉头一皱:“你是说李鸿飞?”

    慕清澜立刻道:“不是他。“

    安丙怀却是冷笑连连,鄙夷道: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分明就和你们串通一气!”

    不然,慕凌寒他们怎么会顺利进入了九戈,甚至熟悉地牢的构造!

    唯一的可能,就是李鸿飞一开始就对他有所隐瞒!

    而现在,更是将慕凌寒放了进来,让他们将赵青山他们劫走!

    慕清澜眸色微闪。

    “李鸿飞已经是你的副统领,怎么会再理会我?”

    她这样子,在安丙怀心里,却是心虚的表现。

    在他心里,其实已经判定了李鸿飞死刑。

    他当然不知道,他心中的“叛徒”李鸿飞,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甚至被烧成了重伤,现在已经生死不知。

    “我可是告诉你,别以为李鸿飞对你们就是忠心耿耿了!他这个人,奸诈狡猾,为了一己私利,什么人都能出卖!”

    看到慕清澜不以为然的表情,安丙怀还以为慕清澜心中还把李鸿飞当做心腹,满目嘲讽。

    “你以为他将你们放出来,就还是你们的人吗?不妨告诉你,慕枫的死,他脱不了关系!”

    慕清澜神色剧变:

    “你说什么!?”

    她这样的反应,让安丙怀十分得意。

    他露出一丝阴狠而张狂的笑来。

    “哈哈!想不到吧!你们以为他是忠诚心腹,却不知他早已经将你们卖了!”

    “那落日涯的消息,便是他通报给慕枫的,而后,慕枫才带着五万将士,前往落日涯!最后,那些人全部都死在了落日涯,而他,却是好好地活着!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他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吗!?”

    慕清澜心中一震!

    她竟是此时才知道,父亲他们之所以前往落日涯,竟是李鸿飞传递的消息!

    换句话说,极有可能就是他谎报军情,才最终给了敌人机会,将他们全部坑杀在落日涯!

    李鸿飞!

    他居然如此大胆!

    这件事情,只怕连江达原都不知道!

    否则,他也不会一开始还对他抱有希望。

    安丙怀畅快吐出一口气,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知道那地牢的构造,我早就将他杀了!这样的人,能背叛一次,自然还有第二次!“

    ------题外话------

    终于答辩结束了,论文修改一下定稿,就解决了一件大事!后天早上恢复早上九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