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此间,心意(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44

    慕清澜依然仰头,眼中映出那巨大星阵的万丈辉光!

    纵然周身危险重重,她此时的全部身心都已经沉浸在了那城门之阵之中,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已经觉察不到!

    觉察到那十六道阵即将开启,江达原的脸色苍白如雪,回头看了慕清澜一眼。

    他干裂渗血的唇瓣微动,喃喃:

    “三少属下一定会保护您到底“

    他的声音很低,还有些嘶哑,却带着无尽的决心!

    这一场战斗到现在,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但是他从未萌生退意!

    轰轰轰!

    星阵旋转的速度逐渐加快!

    而那之中,无数流光交错,迅速汇聚!

    四周威压再度加重,已经让他连抬起手腕,都变得无比困难。

    江达原手中满是鲜血,紧紧握着已经沾满血迹的青铜剑。

    看着那即将飞来的流光,他想要剑横胸口,手腕一软,剑却是忽然掉了下去。

    他有些迟钝的低头看去,这才看到自己的小手臂上,不知何时已经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江达原愣愣的,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只手或者也已经废了,甚至连一把剑都拿不住了。

    而另一边,数道流光,横贯长空而来!

    江达原几乎是下意识的挡在慕清澜的身前!

    嗤!

    有什么从他的胸膛之中穿刺而过!

    江达原身体一颤,终于踉跄一步,倒了下来!

    “他快不行了。”蒋骁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划过一抹得意的笑。

    他看向四周,不少将士为了催动这城门之阵,元力都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不过好在,十六阵已经足够。

    只要将那慕凌寒拿下,这城门之阵便是可以关闭。

    想到即将擒到慕凌寒,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颇有些挑衅意味的看向张晓阳。

    “张副统领,这一次,可是承让了。”

    张晓阳心中冷笑。

    有什么可得意的!

    不就是抓住了一个慕凌寒吗!

    现在就连安丙怀都在他的控制之中,蒋骁竟然还想要凭借区区一个慕凌寒占据上风,真是愚蠢!

    怪不得在安丙怀身边多年,他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不过心中虽然这么想,张晓阳面上却是并未显露几分,对蒋骁的挑衅,也一笑置之。

    “无妨,本就是蒋副统领的功劳。安统领若是知道,必定会对你大加赞赏。”

    这态度却是让蒋骁有些莫名。

    张晓阳居然不生气?不担心?

    他了解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大度之人。

    如此反应,肯定有猫腻。

    但是蒋骁怎么也想不到,张晓阳已经找到了安丙怀!甚至还想要取而代之!

    蒋骁狐疑的看了蒋骁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又看了江达原一眼。

    数道流光,齐齐朝着江达原身上而去!

    可千万别死的太快啊

    半空之上,江达原浑身元力已经耗尽,浑身是血,跪倒在慕清澜的身前。

    现在的他,甚至连呼吸都几乎已经听不到,浑身气息微弱。

    然而纵然如此,他也依然挡在慕清澜的身前!

    望着那即将射来的银箭,他有心起来再战,然而尝试了一下,刚刚起来一点,就再次重重摔下来。

    膝盖重重砸落在玄霜之盾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而那银箭,已经近在眼前!

    江达原深知能够感觉到那锋利的气息,几乎割裂肌肤!

    十六道阵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他,也绝对不可能应付的过去。

    何况现在?

    他微微侧头,艰难的笑了一声。

    如果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他也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保住三少的性命!

    方才三少说给他争取一些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他却是很难做到了

    “三少属下无用&“

    江达原低声喃喃,声音几乎消散在风中。

    “但是为您战死,便是属下最好的结局如此,也能有脸去见统领大人他们了&“

    江达原说着,便是猛然抬头,数道流光,接踵而来!

    城墙之上,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蒋骁冷笑一声:

    “希望他别死的太快,我可是还要抓活人回去的&“

    蒋骁的话还没说完,便是看到半空之上,忽然发生了异变!

    只见那原本注定射穿江达原心脏的流光,在即将抵达他胸口的时候,却是忽然偏了一下,从他的肩膀之上穿过!

    “这么回事!?”

    蒋骁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场景!

    这城门之阵攻击向来十分精准,怎么会在即将射穿目标的时候,改变了方向?

    是意外,还是

    张晓阳也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是看到蒋骁异常难看的脸色。

    他的心情忽然好了不少。

    “依我看,这十六道阵,可未必能困得住他啊&“

    蒋骁狠狠瞪了张晓阳一眼——方才他才说过这一次一定可以将慕凌寒拿下,转眼张晓阳就故意这么说,岂不是专门来打脸的?

    他果然愈发嚣张了!

    “蒋副统领啊,要我说,人有的时候,话也不能说的太满,不然下不来台,难看的岂不是自己?嗯?”

    蒋骁脸色冰冷:

    “张副统领,你我等级相同,似乎你还没资格来教训我吧?”

    张晓阳哈哈一笑:“我这怎么能算是教训您呢?我这可是为了您好啊!那么多人都听到您刚才的话了,如果没做到,可不就是您脸上不好看?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您位高权重,又是安统领身边的老人,这样只怕是不太好啊&“

    轻飘飘一番话,又说的蒋骁满心怒火!

    此时此刻他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方才就应该自己亲自追上去!

    纵然会花费一段时间和精力,但是好歹不用在这里看张晓阳阴阳怪气的!

    “这些就不用张副统领操心了!”

    蒋骁声音冷硬,甩下一句话,便是再没有开口,只是紧紧盯着半空。

    他倒是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他们二人在下面争论不休的时候,天空之上的江达原,原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却是没感觉到想象中的痛觉。

    觉察到那一阵擦着自己肩膀划过的锋利气息,他也是愣在了当场。

    这、这是怎么回事?

    城门之阵一旦开启,攻击绝对万分精准,是绝对不会半路改变方向的,可现在

    他想到了什么,眼中骤然划过一抹光,而后回头看向了慕清澜!

    慕清澜依然盘腿而坐,微微仰头,看着那巨大的银色星阵,一动不动,看起来和方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江达原皱了皱眉,正要转过头去,却是忽然看到慕清澜的身下,竟是有着一道道银色的光,若隐若现!

    他心中大惊,连忙仔细看去,果然看到有数道流光,在慕清澜的身下闪烁!

    她的身下,不知何时,竟是也出现了一个星阵!

    江达原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脑子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三少似乎不是星阵师吧?

    可是传说中,这星阵不是只有星阵师才能够构建的吗?

    那些银色的光芒,并不显眼,一方面是因为都局限在慕清澜身下不大的范围内,一方面则是因为玄霜之盾也是银色,所以不靠近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异样。

    除了江达原,谁也不知道,此时的慕清澜身下,竟然也形成了一道星阵来!

    江达原知道慕清澜有着一颗三级星阵子,但是此时,慕清澜分明没有催动那星阵子。

    这星阵,完全是她自己构建出来的!

    江达原呐呐,这一切太过让人震惊,以至于他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唰!

    而后迅速传来破空之声!

    江达原下意识回身去挡,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定住了身形,没有动弹,反而是看向了慕清澜身下的星阵。

    隐隐约约,他看到有一道银光闪过,而后另一边有一道流光突然流窜而来,打在了这一道银光之上。

    原本的那一道银光,顿时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而同时,江达原身后的那一道银箭,也是再次诡异的错开,从他身边窜过!

    “”

    若是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江达原就不用活了。

    可是正因为猜到了真正的原因,江达原心中才震惊的无法说话!

    三少居然、居然在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星阵的攻击轨迹!?

    他对星阵师什么的一无所知,但是也隐隐猜到,此时的慕清澜,正在做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这么多年,城门之阵,一旦开启,无人可以抗衡!

    然而,这一刻,他却是忽然发现,三少做到了!

    他难掩激动,见慕清澜依然静静仰头看着星阵,心中却是没有了之前的绝望和悲壮。

    他有预感,今天,此局——必破!

    而城门之上,这一次,就连张晓阳都笑不出来了。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看到这场景,哪里还看不出来绝对是出了问题!

    一次偏离尚且可以解释为运气,两次呢?

    “这似乎不是那慕凌寒搞得,而是他身后的那个人!”

    蒋骁拳头紧握,咬牙道。

    张晓阳皱了皱眉。

    “我怎么没听说慕凌寒身边有着这样的人存在?那人到底是谁?”

    “不管是谁,今天都别想走逃出去!”

    蒋骁已经恼恨至极,干脆凌空而起!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他亲自出手的好!

    这样想着,人已经朝着慕清澜两人而去!

    脚下一动,他便是进入了城门之阵的攻击范围,顿时感觉到四周的沉重威压。

    蒋骁心中微惊,但好在他实力不弱,倒也还能应付。

    很快,他便是已经靠近两人!

    而后,他的手中,便是出现了两把短剑!

    “双流剑!

    一声厉喝,那两把短剑之上,寒光凛冽!

    云翊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江达原浑身浴血,跪倒在慕清澜的身前。

    蒋骁的两把短剑,似乎下一刻便是会刺穿两人的心脏!

    纵然只是一个背影,他也能够第一时间认出来是谁!

    他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强烈到了极限,什么也没想,便是立刻加速飞了过去!

    然而刚刚一动,他胸口一阵翻涌,身形猛然一滞!

    而就在这时,那一柄短剑,直直刺入了慕清澜的胸口!

    嗤!

    还隔着这么远,云翊却是觉得自己能够听到那一阵细微的锐器刺入肉中的声音。

    那声音很小,几乎听不清,但云翊却觉得仿佛在耳边炸响一般。

    一阵牙酸粘腻的感觉传来,连带着整个心脏,都跟着疼起来。

    他唇角逐渐渗出血来。

    然而他却是毫无所觉。

    一切声音都消失,一切场景都暗淡。

    唯有一个人,如此清晰。

    云翊脑海之中一片混乱。

    而在那混乱之中,又有一道格外清醒的理智存在。

    只是,那理智却是在不停的说着一句话。

    完了。

    他好像。

    喜欢上了某个人。

    一次次,一遍遍,徘徊在耳边,回荡在心底。

    仿佛有一层迷雾,忽然消散,眼前的一切,骤然清晰起来!

    原来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将某个人放在心底。

    不管愿不愿意,不管情不情愿。

    他无数次的自欺欺人,在这一刻,轰然消散!

    ------题外话------

    实在是不好意思,二月中午太忙了,结果没能及时赶回宿舍,然后想到今天的日子,嗯,决心撒一把糖!

    云少主,觉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