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的人你也敢动!(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45

    云翊的心从未如此慌乱,在发现了自己的心意的此刻,在明白了对那个少年的感情的此刻,在他看到他受伤竟似乎比他更痛的此刻。

    他那隐藏了不知道多久的心思,终于避无可避,没有了任何借口的支撑,就这样**裸的暴露。

    在这一瞬间,云翊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许多场景。

    再次见到的时候,那少年沦为废人,和当初在中元秘境时候见到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脸上仍然带着恣意张扬的笑意,任谁看到都不会想到这样如风一般的少年,竟是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的痛苦折磨。

    他嚣张,大胆,放肆,看似玩世不恭,实际上却是心细如发,冷静睿智。

    那时候,他甚至连元者都不是了,却依然有着胆子去闯六品元兽火灵元狮的老巢。

    不知道是该说他莽撞,还是该说太胆大妄为。

    后来再见的时候,他的境界有了提升,而损毁的元脉,竟然也是恢复。

    当时他想,看来这少年,也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着不少手段。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在那少年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的出手相助。

    不是一次。

    不是两次。

    云翊可以肯定,在过往的十几年的人生之中,都从未对一个人如此频繁的伸出援手。

    他不杀人已经是极为难得,更遑论是让他帮忙?

    可是,对那个少年,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破例。

    一开始,云翊觉得自己是在帮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眸如杏子的少女。

    他欠了她的人情,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是这人情却还是要还的。

    她只有这一个哥哥,还清了这人情,心中便是再不用牵挂。

    不用在偶尔失神的时候,想起那女子灿烂的耀眼的笑。

    但是后来,他却是出手了那么多次。

    云翊现在想起,都觉得自己曾经找的那些借口,听起来如此可笑荒唐。

    人情早就还完了不是吗?

    黑魔宗的人对他下手,他也解决了不是吗?

    就连这次前往落日涯,其实云翊自己无比清楚,他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慕凌寒父母的事情,自己带人去查。

    他手下的人,每一个都比慕凌寒强悍。

    有没有慕凌寒,对云翊的影响都不大。

    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和慕凌寒一起行动。

    从林州倾天塔,到九戈地牢,再到这城门之阵。

    云翊有无数次的机会和慕凌寒分道扬镳,可是他没有。

    云翊想起在倾天塔之中,最后他们齐齐被困在那个神秘的完全黑色的空间之中的时候。

    其实他一直没说,他在那里面,是能够看到一定范围内的东西的。

    谁也不知道,他在那时候,在旁边看了慕凌寒多久。

    看他想办法出去,看他万般努力,看他受伤。

    看他凑过来说话,他几乎是下意识一般,微微倾身。

    那温热的唇瓣,就那样“无意识”的擦过他的耳尖。

    柔软的不可思议。

    慕凌寒似乎没有觉察,甚至到最后昏迷过去,再醒来,都对这一切好无所觉。

    而他却是在他倒下的时候,一把将人揽入了怀中。

    他想起在自己胸前蹭动的脑袋,想起铺满一手的青丝,想起掌心那消瘦至极的触感。

    那个总是穿着一身黑衣的少年,似乎清瘦的过分。

    无数场景闪过,和眼前的一切重合。

    所有的身影逐渐消散,唯有一个人的影子,一点点重合起来,逐渐在眼睛里清晰,在脑子里深刻,在心底里颤动,在骨子里敲打。

    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那个少年有了这样的心思,但是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

    就像此刻,看到他受伤,他心里竟是更疼。

    这种感觉很奇怪,很陌生。

    云翊发现,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再想起那个笑容慵懒的少女。

    他想的,念的,都只是眼前那个少年!

    如果之前的一切,都可以忽略而过,只当是他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心意,然而有一件事,他却是清楚,怎么也赖不掉的。

    在统领府的那一天晚上,那少年解开衣衫,横卧床侧,浑身上下,充斥着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

    云翊心里无比明白,慕凌寒当时只是灵机一动,用这样的办法来伪装,好逃过那些人的追捕罢了。

    可他却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他看得见慕凌寒眉眼之间的一片清明,看得见他眼中的沉凝冷静。

    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不甘心,看到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失控。

    慕凌寒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

    后来那一吻,是云翊主动俯身,将那清瘦的少年锁在自己身下,出其不意且强行为之的。

    云翊后来的辩词,滴水不漏,仿佛真的只是为了帮慕凌寒。

    但是他这样少言寡语,性情冷淡的人,那样的表现,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鼻尖仿佛还能闻到那一道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心中,无法挥散。

    云翊忽然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绯色的唇角微微勾了勾,很轻很淡。

    不想承认,不能相信,不可思议。

    他居然,喜欢上了慕凌寒。

    一个男人。

    当这份心意,再也无法隐瞒,

    当这份喜欢,再也无法遮蔽,

    当这眼睛,只看得到一个人,当这耳朵,只听得到一个人,当这心脏,只装得下一个人。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云翊忽然取出了一颗白色的丹药,吞服下去。

    一股温和而强大的力量,顿时在胸腹之间扩散开来!

    他将唇角的血迹擦去,利用那一股力量努力平息体内紊乱的元力。

    而后,云翊抬眸,看向蒋骁。

    那双深沉如同黑洞一般的眼眸,一片冰冷淡漠!

    那是——看着死人的眼神!

    无论他喜欢的是女人还是男人,他都绝对不允许有人这么欺负到他的人头上!

    下一瞬,那一道雪白的身影,飞速前行!

    …

    江达原在那短剑飞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想要站起来反击,却是发现自己连手都很难抬起来!

    因为此时的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能战斗到现在,已经非常了不起。

    江达原心中却是非常愧疚,眼睁睁看着那一柄短剑刺入到了慕清澜的胸膛,他几乎恨不得自己能够替代三少承担这一击!

    反正他身上伤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个!

    他想要将那短剑拔出来,却是发现自己脸这一点也做不到了。

    如果,自己能够更强一些就好了…

    那么三少就不用经受这样的痛苦折磨!

    然而,被刺中的慕清澜,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受伤了一般。

    她的全部身心,都已经沉浸在了那星阵之中,外界发生的一切,她都只能凭借着本能来感觉。

    她能够感觉到江达原遇到危险,所以催动一道力量将那一道攻击的力量打偏。

    这个步骤其实非常困难,在这之前她一直在模拟着那星阵之中能量流动,想要从中找到规律。

    但是这星阵实在是太过复杂,所以,她才花费了那么久,才参悟出了一点。

    她身下的小小星阵,数道流光划过的痕迹,都是参照那星阵的轨迹而来,但是和真正的城门之阵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不过,应付这十六道阵,却已经是足够!

    蒋骁已经到了两人的身前不远处,当近距离看到两人的姿态的时候,蒋骁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怎么这慕凌寒,一脸愧疚的跪倒在这个人之前?

    他好歹也曾经是慕族最为出色的天才,在帝都之中风头无两,他眼前这个人,到底什么身份,值得他如此?

    忽然,他的脑海之中,有一道光骤然划过!

    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忽然出现!

    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几乎不可置信——

    难道,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慕凌寒?!

    事不宜迟,蒋骁几乎是立刻朝着两人扑了过去!

    不管怎样,先都抓回去再说!

    这一次,他率先向慕清澜出手!

    变拳为掌,朝着慕清澜的心口狠狠拍去!

    而正在这时,却是忽然有一道可怕的气息,快速靠近!

    蒋骁神色大变,猛然回头:“谁!?”

    一道冰冷彻骨的声音,刹那间从远处传到耳边,一道颀长的白色身影,也眨眼间靠近!

    “我的人,你也敢动?”

    ------题外话------

    二月今天上去去拍民国风的毕业皂片啦~所以二更三更可能中午或者下午了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