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居然破了?(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51

    慕清澜心脏忽然猛地跳了一下。

    而后,她就听到云翊道:

    “你死了,黑魔宗的秘密,就很难查清楚了。”

    慕清澜心中忽然松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

    慕清澜挑了挑眉:“的好像有点道理。”

    她眉眼之间,一派熟悉的散漫意味,仿佛对云翊的话也很是认可。

    云翊眼睛紧紧盯着她,看到她的反应,眸色微深,却没再开口。

    慕清澜转过身去,不动声色吐出一口气。

    不知为何,心底最深处,却忽然闪过一丝类似失落般的情绪。

    但她很快便是将这些情绪挥散。

    “再动用元力,不用别人,我亲自动手,让你死的痛快些。”

    她冷冷留下一句话,便是向前而去!

    云翊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微微垂眸。

    那句话在心底反复咀嚼,片刻,他的唇角竟是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

    抬头的时候,慕清澜的身影已经远去。

    “好。”

    看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吐出一个字来。

    无人听到。

    …

    慕清澜脚下踩着玄霜之盾,朝着那城门之阵而去,而后在快要接近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她微微仰头,看着那已经停下来的星阵。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她现在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星阵之中的力量,已经紊乱。

    这是她好不容易才做到的。

    她的神色一片平静,眸中却满是沉凝严肃。

    所有人现在都以为她破开了这星阵,但实际上,这星阵暂停的时间不会很久。

    因为她只破开了三十二道阵!

    无论是云翊,还是江达原,都不知道其实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

    如果蒋骁继续让人注入元力,那么只要达到一定的限制,过不了多久,这星阵便是会再度运转起来!

    所以,他们必须趁着这短暂的时间,将这里的事情都解决!

    慕清澜盯着那城门之阵看了很久,整个身心都完全沉浸在里面,终于知晓了这星阵的名字——

    九转玲珑阵!

    而她也可以感觉到,这九转玲珑阵,的确是五级星阵!

    她如今连星阵师都不是,能够破开一部分,完全是仰仗她强大的元神之力。

    传闻九转玲珑阵最多可以发出一千余道攻击,那才是它真正的实力!

    现在,不过是才刚刚施展罢了!

    如果再继续下去,慕清澜可以肯定,就算是她和云翊使出全力,只怕也无法安全离开。

    不过好在,这星阵若是想要继续开启,需要的力量也是非常巨大,蒋骁只要不是疯了,就不会做的太过分。

    而且时间也来不及。

    好在现在的局面还可以控制。

    方才她破开三十二道阵,实际上就是已经找到办法,将三十二道力量再度融合。

    而这,已经几乎耗尽她的元神之力!

    脑海之中隐约传来一阵阵刺痛,慕清澜知道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

    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看向了城门之上的人。

    蒋骁!

    张晓阳!

    这两个人都是劲敌,必须将他们两个都解决,才能离开!

    蒋骁看着慕清澜的眼神,几乎已经恨不得将她彻底撕碎!

    看看!

    那个女子甚至只是御天境中期!连凌空飞行都做不到!

    她甚至要靠着元器的支撑才能站在这半空之上!

    就是这样的一个蝼蚁般的人,竟然让那星阵硬生生停下了!

    蒋骁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荒谬!”

    蒋骁气的脸色涨红,浑身颤抖。

    被那个白衣少年打得狼狈逃窜,就已经让他丢光了脸,可是现在竟然还被一个女子破了这星阵!这是在他们九戈所有人的脸上打了狠狠一巴掌!

    这城门之阵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很厉害吗?为何这么轻易就被破了!?

    张晓阳手负身后,任凭蒋骁这么激动,脸上依然是没什么波动。

    但他心里,却也是闪过很多想法。

    这几个人,他甚至都无法确认谁是慕凌寒。

    无论是那个女子,还是那个白衣少年,看起来都太诡异了。

    他们也肯定经过了易容,如果抓不到人,根本不知道是谁。

    以后想要再报仇,肯定更加困难。

    可是星阵现在停了下来,他可不想就这么贸然上前。

    万一落得和蒋骁一般的下场,可是得不偿失。

    反正,安丙怀已经在他手里…

    大不了以后,随便发个逮捕令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张晓阳忽然眼前一亮——

    对啊!

    反正重伤安丙怀的是他们,如果他们今天逃了,安丙怀是生是死,他们就都逃不掉了。

    只要随便搜罗一些证据,证实安丙怀是死在他们手上,那么岂不是一辈子都死无对证了?

    那他…就彻底高枕无忧了!

    这些人无论怎么辩解,经过今天这城门之阵的大战,绝对怎么也不清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了蒋骁。

    蒋骁还在疯狂之中:“给我继续!我就不信她真的能够破开这星阵!”

    四周的将士听到这话,面面相觑,都是苦不堪言。

    已经有不少将士浑身脱力被抬了下去,只怕还会有后遗症,对方分明已经破了这星阵,他们怎么做肯定都没用。

    可是蒋骁还在让他们继续,这是一点也没有将他们当人看啊!

    一时间,不少人的动作都是犹豫了起来。

    “快啊!都愣着干什么!人如果跑了,你们一个个都要问责!”

    正在这时,张晓阳却是忽然开了口。

    “蒋副统领,将士们也是人,一直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蒋骁如同见鬼一般看张晓阳一眼——他这人自私自利到了极点,竟然也会出这种话?

    张晓阳不会脑子进水了吧!?

    张晓阳却是无惧,对上蒋骁的眼神,满面沉重:

    “现在这般情况,对方分明已经破了城门之阵,再继续让他们做无用功,实在是不妥啊…”

    “张晓阳,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如果让他们跑了——”

    “我当然也想将他们抓住,但是也不能这么不顾后果吧?”

    张晓阳打断蒋骁的话,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如果统领大人知道,只怕也不会高兴。”

    一句话把蒋骁噎住。

    安丙怀虽然人不怎么样,但是却十分爱面子,尤其不喜欢听到关于自己不好的话。

    而今天这件事,不定真的会让下面的人颇有微词。

    万一传到安丙怀的耳中,倒的确是不大好…

    蒋骁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瞬,拳头紧紧攥起来。

    可是,难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他绝对不甘心!

    他头皮差点被削掉一块,连背上都是一片血肉模糊,这口气如何咽下去?!

    心中挣扎片刻,他终于咬牙道:

    “这些事情,以后再!今天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抓住他们!”

    完,便是一声厉喝:

    “继续!”

    随后,更是指向了不少将士。

    “你们!立刻上去将他们抓住!”

    他就不信,那几个人能够以一敌百!

    张晓阳顿时愣住,旋即心中恼恨——蒋骁这摆明了是在公报私仇!

    可是他也不能将公然阻拦。

    那些被点名的将士,顿时有些犹豫。

    方才那场景,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蒋骁都不是对手,他们上去,岂不是找死?

    但命令已下,他们也不敢违背。

    唰唰唰!

    数道人影,瞬间凌空而起!

    不过瞬间,便是将慕清澜三人包围起来!

    慕清澜神色未动,甚至笑了一声。

    送上门来的,她自然不用客气!

    旋即,她忽然闭上了眼睛,双手抬起。

    脚下,一道的星阵,忽然浮现!

    一道雄浑的力量忽然出现!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星阵之上,无数流光也忽然融合在了一起!

    她心念一动,那一道力量便是忽然生成了两道流光!分别朝着两边而去!

    很快,那两道便是变幻成了四道!

    城门之阵上,上演着同样的戏码!

    体内元力消耗极快,将力量分化比融合更加困难,她的气海迅速枯竭。

    然而下一刻,她便是忽然扔出了一块晶石,在眼前迅速燃烧!

    而那晶石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迅速涌入她的身体之内!

    原本枯竭的力量,再次丰沛!

    借助着这一股力量,她飞快将四道力量变化成了八道!

    一股可怕的威压,忽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觉察到那一股有些熟悉的气息,蒋骁等人先是愣住,而后猛然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看向慕清澜!

    “她这是在做什么!?”

    “难道——她不仅破了星阵,甚至可以反攻吗!?”

    他们的猜想很快得到了验证!

    慕清澜的脚下,三十二道流光,刹那间飞出!朝着那些将士而去!

    “怎么可能!?”

    无数人看到这一幕,齐齐震惊!

    而同一时刻,九戈城外,无边无际的沙漠之中,炽热的温度几乎将人烤化。

    就连起伏的沙堆,也因为这火热的温度而显得有些扭曲起来。

    一道人影,在空旷的沙漠之中前行。

    某一刻,那人影忽然停了下来,有些疑惑而惊讶的开口:

    “居然…有人破阵了?”

    题外话

    呼,二月把东西都收拾了,大学四年真是留下不少东西哇。二更三更大约下午六七点惹么么哒

    推荐悬疑婚恋好《此婚有毒》/朕要雨露均沾

    奉上剧场:

    “娶我,我们互相伤害。”语调平缓的两个字从施安冷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阳光恰好漫进屋里来,洒在那靠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寂静了许久,那人平静的站起身,垂眸理了理衬衣的袖扣,薄唇冷启,“好巧,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乎,一直被逼婚的施安冷,端着被那个冷漠寡淡的男人婚后残虐的心态,终于结婚了。

    可为毛故事的发展与她预计的不一样?

    好的互相伤害呢?

    难道就是关上门,每晚在她身上做做俯卧撑?

    ps:pk中,喜欢请支持一下·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