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安嘉落(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53

    离开九戈城,越是朝着西边走,空气的温度就越高,而且也越发干燥。

    沙漠干旱燥热的气息,逐渐充斥鼻端。

    “前面就是圣元帝国和迦叶帝国中间的龙窟沙漠。”

    经过两天的恢复,江达原的伤势总算是得到了控制,虽然浑身上下不少地方的伤口依然触目惊心,但是好歹气息已经稳定了下来,皮肉伤好好疗养,月余便是可以恢复七八成,而伤筋动骨一百天,断裂的腿骨,却是要将养很久。

    不过,能够活下来,江达原心中已经非常意外而高兴。

    一行人都在玄霜之盾上,靠着慕清澜自己,自然是无法长时间的支持它的运转,好在还有墨羽,她自己也会燃烧一些火灵元晶来补充体力。

    如此,几人倒是马不停蹄的向前赶去。

    当然,云翊自始至终,没有再出手。

    两天时间,他的脸色倒是有了一些血色。

    不过,慕清澜还是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就是了。

    剩下的几个人,也看出了点什么,自然也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只有时候慕清澜会问一些问题,赵青山他们才会仔细叙述。

    慕清澜对九戈的情况,了解的多了许多。

    当觉察到那一股属于沙漠的独特的气息的时候,江达原几人的神色,都是微微一变,眼神复杂。

    江达原忍不住站了起来,虽然他一条腿伤着,但依然克制不知他心中的万般慨叹。

    他站起身,举目望去,几乎可以看到天边的那一道黄线。

    那是沙漠的颜色。

    “龙窟沙漠,绵延千里,神秘而危险。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强者,想要深入其中一探究竟,但是能够活着出来的,却是少之又少。所以,又称为‘死亡’沙漠。”

    江达原抬起手,粗略一划。

    “圣元帝国的边疆防线,便是挨着这沙漠,其中九戈和迦叶帝国的距离最近,双方之间的沙漠,只隔着数百里,是最容易被攻克的地方。因此,九戈的位置,才无比重要。”

    慕清澜点点头。

    虽然之前她知道父亲母亲要来九戈戍守边疆,但是并未对九戈有着很深的了解,最近一段时间,倒是专门问了不少这方面的问题。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而越是了解,她心中就越是惊讶。

    原来她以为这龙窟沙漠,不过就是个普通的沙漠而已,但是她后来却是发现,这个沙漠,很是有些古怪。

    不说其他,只说着横亘在两大帝国之间的落日涯,就是一个非常诡异的存在。

    沙漠之中,原本应该是一片黄沙,但是这落日涯,却是一个极其恢弘险峻的山崖。

    谁也不知道,为何沙漠之中,会有这样的一处地方。

    而且,落日涯地形险峻,极其危险。

    但是纵然如此,依然有着无数强者,都兴致勃勃满心兴奋的朝着落日涯而去。

    这就涉及到关于落日涯的传闻。

    慕清澜忽然开口问道:“听说落日涯有宝贝?才会引得无数强者趋之若鹜?”

    江达原哈哈一笑:“传闻而已,谁也不知道真假。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说那落日涯曾经发生过惊天一战,留下不少绝世强者的宝贝,也因此,让不少修炼者心向往之。”

    慕清澜点点头。

    但凡有宝贝的地方,都会引起这样的争斗,也是正常。

    不过,既然只是传言,而且这么多年,已经有无数强者死在了那里,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呢?

    “落日涯应该不止有这样的传言吧?”慕清澜眯了眯眼睛。

    江达原一愣,旋即赞叹的看了慕清澜一眼。

    “三少果然聪慧,这落日涯能够引得这么多人不顾危险而来,的确不只是因为那一个传言。”

    他顿了顿,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您可是还记得那位传言中,建造了城门之阵的星阵师?”

    慕清澜点点头。

    “传说,那个人离开了九戈,便是来到了这落日涯!”

    慕清澜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名号早已经极少有人知道,但是九戈的城门之阵那么强大,名声显赫,想要知道那个人的存在,并不是一件难事。现在,整个圣元帝国都没有一位五级星阵师。然而那个人可以构建出城门之阵,却已经确定突破成了五级星阵师!这在整个圣元帝国,都是必须要仰视的存在!”

    “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说那个人,就在这落日涯中!所以,每年都有不少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进入这沙漠之中,想要找到那个人。”

    慕清澜点点头。

    如果是这样,那就很好理解了。

    圣元帝国地域辽阔,有不少藏着宝贝的好地方,也不差这落日涯一个。

    但是,这么多年,却是只有那一个踏入了五级星阵师殿堂的人!

    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她曾经听雪幽说过,高等级的星阵师,不仅可以炼制元器,更加可以构建星阵,将渺小的力量转化为浩瀚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有时候,一个厉害的星阵师,甚至可以相当于一个军队!

    从那城门之阵便是可以窥见一二!

    若是大阵真的完全启动,慕清澜毫不怀疑,她是绝对死定了!

    其中威力,的确不可小觑。

    最关键的是,五级星阵师,已经可以修复受损的元脉,疗养人的重伤!

    人最重要最珍贵的是什么?

    当然是命!

    如果人死了,那么一切都是虚的!

    不排除有些人,是为了自己或者他人能够好好的活下来,才来的这里。

    这样,也就说得通了。

    如果人已经是只剩下死路一条,还不如来落日涯试一试,说不定还能找到一条活路。

    “几十年了,就没有一个人找到那个人吗?”

    江达原点点头。

    “为此送了命的人,倒是不少。”

    慕清澜一手托腮,陷入沉思。

    几十年都没有找到人,那么那个人真的会在这里吗?

    还是,根本这真的只是个传闻?

    她其实还是有点兴趣的,虽然她现在自己用不到,但是如果能让江达原的伤势恢复,倒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如果真的有这个人的存在,她还很想问问慕枫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那浮世诀之中,淡淡的血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想了一会儿,眼前的场景逐渐清晰起来。

    空气中飞来干燥的沙子,打在脸上灼热而生疼。

    慕清澜站起身来。

    一眼看去,是望不到边的黄色沙漠!

    烈日炎炎,仿佛有透明的火焰在燃烧,将那沙漠上方的空间都灼烧的变了形。

    连绵起伏的沙丘,高高低低。

    天边仿佛和沙漠连接到了一起,呈现一片昏黄之色。

    慕清澜缓缓吐出一口气。

    落日涯——终于到了!

    …

    帝都,安家。

    “砰!”

    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刺耳,让得房间之内的人都不自觉抖了抖身子,生怕上面的那位一个不高兴,就迁怒到自己身上。

    “混账!”

    那人似乎还不解气,又怒声骂了几句。

    笃笃笃。

    正在这时,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那正在发怒的老者顿时不耐烦道:“谁!?”

    门外传来一道柔和的少女声音。

    “族长爷爷,是我,嘉落。”

    听到这声音,那老者的怒意顿时收敛了许多,眼角眉梢的恼怒也消散不少。

    “嘉落啊,快进来!”

    说着,竟是亲自前去开了门。

    门外,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娉婷而立。

    她身穿一身月牙色的衣衫,左胸口处,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一颗龙首。

    头发只是梳着简单的发髻,却依然不掩绝色之姿。

    柳眉如黛,眸若秋水,唇不点而红,虽然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年级,眉眼之间尚且带着点青涩,却已经能够想象到日后的无双风姿。

    然而,比她的五官更加出色的,却是她通身的气质。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便仿佛有一层气韵流动,随着她的一举一动,都动人不已。

    美人在骨不在皮,这位可真真是美到了骨子里。

    看到这女子,那老者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慈爱的笑。

    “今天似乎不是你们学院放假的日子吧?怎么有时间回来啦?也不提前通知一声,爷爷好派人去接你啊!”

    那女子抿嘴一笑。

    “院长大人给了嘉落任务,所以今天才回来了,事情紧急,便没有提前通知。怎么,族长爷爷,难道你不高兴嘉落回来?”

    那老者忙道:“哎呦,爷爷哪能不高兴你回来?看见你,爷爷这再不高兴,都烟消云散咯!”

    那女子神色一动,问道:

    “难道又有人让族长爷爷不高兴了?”

    那老者捋了捋胡子,叹了口气。

    “还不是你那个不争气的爹!”

    安嘉落眸色微动,脸上浮现一丝歉意。

    “爹爹又惹您不高兴了?可是,他不是在九戈吗?怎么会——”

    安致远,也就是安家现在的族长,冷哼一声。

    “原本以为,他这一次能够抢到九戈统领的位置,终于觉悟了,谁成想,还是这么不争气!”

    安嘉落没说话。

    她父亲,安丙怀,虽然是族长安致远的亲生儿子,但是这么多年来,并不得宠。

    天赋不是最好,能力也不是最强,而且时不时会做出点糊涂事儿,跟安致远的其他几个儿子比起来,可是差得远。

    直到安嘉落四岁时候,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他们这一脉的日子,才好过了些。

    但是纵然如此,安致远心里,也没有怎么看重安致远。

    安嘉落平日里,没少帮自己这个爹解决一些破事儿。

    原本以为,去了九戈,他能够做出点成绩,没想到,居然还会惹得族长这么生气。

    安嘉落心沉了沉,面上却是露出一丝乖巧的笑来,伸出手拉着安致远,朝着屋子里走去。

    “族长爷爷,您先别生气了,我爹爹是什么样的人,您不是最清楚了?他虽然不如其他几位伯伯叔叔有才,但是也算本分,绝对不会故意惹您生气的,您——”

    “本分?嘉落,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他?!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收拾他了!谁知道,他竟是还能惹出这等事情来!真是丢尽了我安家的人!”

    见安致远这反应,安嘉落心中终于意识到事情比想象中的严重。

    她一只手轻轻拍着安致远的后背,帮他顺气,识趣的没再多说什么,只等安致远撒完气。

    “这九戈统领的位置,何等重要!那慕家,不就是因为慕枫成了九戈的统领,这前几年才格外嚣张的吗?本以为现在终于轮到我们安家了,没想到!他居然!居然——”

    话没说完,他看向四周,怒声道:

    “嘉落留下,其他人全部出去!”

    “是!”

    等到房间里没什么人了,安致远才看向安嘉落,痛心疾首:

    “你可知道,你爹爹竟是为了抓慕凌寒,令人开启了城门之阵!”

    安嘉落淡定乖巧的容色出现了裂痕。

    “您说什么!?”

    慕凌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