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背叛(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55

    这一次,竹林中安静了好一会儿。

    那出言调侃的少年也终于觉察到一丝尴尬,咳嗽了一声,道:

    “我忘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虽然他心中是真的觉得,别说是帝都,便是整个圣元帝国,只怕都找不到几个能够和当初的慕清澜媲美天赋的女子。

    何况,慕清澜虽然才十三四岁,但是已经彰显出了绝色姿容,若是能长大一些,必定会引得不少男人疯狂。

    不过,这些人之中,却唯独不包括她曾经的未婚夫——当今四殿下,萧北棠。

    两人从小就有婚约,如果能喜欢上,萧北棠必定早就喜欢了,这么多年也不会是那般冷淡的态度。

    甚至在慕清澜死去的消息传来没多久,他便是和安家的那位大小姐订了婚。

    于情于理,他心里都是觉得有些不大合适的。

    但萧北棠的天赋和能力,都是几位皇子之中最出色的,只要不出意外,他日登上大宝之位的,必定是萧北棠。

    所以,很多人在面对这位四皇子的时候,难免心中就多几分忌惮。

    就好像他心中虽然可怜那位香消玉殒的美人,但也不会真的指责萧北棠这些事情做得不好。

    大不了两句调侃,谁也不会当真。

    然而,正在他打算把这件事情揭过去的时候,竹林之中,却是走出一个少年。

    这少年一头黑发用金冠束起,身上穿着月牙色的衣袍,左胸口也是纹着一颗龙首。

    显然,是和安嘉落穿的一样的院服。

    不过,纵然是这样普通的衣服,也依然无法掩盖他的龙章凤姿。

    鼻梁挺直,剑眉入鬓,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那双狭长的茶色眼眸,眼尾微微上扬,目光流转之间,便是动人心魄。

    偏偏他神色清正,肩背挺直,手中还握着一把长剑,看起来颇有几分周正严谨,让人不自觉心生敬畏,不敢造次。

    他向前走来,每一步都仿佛被精心测量过一般精准,长短相同,线路笔挺。

    “她并没有需要我开口的地方。”

    他淡淡开口,虽然是在说着这样的事情,但却依然给人一种十分认真严肃的感觉。

    庭院中的少年见此,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暗暗翻白眼。

    也不知道这萧北棠怎么会是个这种性格,简直就跟他家里的那些老头子一般,不苟言笑不说,条条框框更是不少。

    每次跟他说话,都得累出一身汗。

    不过,谁让人家是四皇子呢?

    这般身份,还能如此克己自持,从某个角度而言,也是非常难得了。

    同样是十六七岁的年级,总是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

    听了这句话,他更是不屑。

    什么叫没需要她开口的时候?

    那也不是别人,可是你的未婚妻啊!就算人家什么也不缺,你也得好歹表表心意,讨人家欢心吧?

    可是他跟着萧北棠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萧北棠在慕清澜身上下过功夫。

    人家慕清澜活着的时候,容貌绝色,天赋更是一等一的好,又是出身慕家这样的大家世族,可以说浑身上下是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帝都之中不知多少人都暗中倾慕她,然而这样的绝世佳人,却是早早就定给了萧北棠。

    别人是想都不能想了。

    可是这位四皇子呢,偏偏身在福中不知福,态度始终十分冷淡。

    如果不是后来看到他对安嘉落那么关心,他简直要怀疑萧北棠喜欢男人了!

    “也不知道人家怎么得罪你了,你至于吗?算了算了,反正佳人已逝,再说这些也没意思了。”

    萧北棠看向他。

    “逸晨,你似乎和她也不是很熟,怎么现在想起来为她说话了?”

    欧阳逸晨瞪了他一眼。

    “再怎么说,我妹妹也是曾经要嫁给她哥哥的好吗?我说两句怎么了?”

    说起这个,欧阳逸晨就忍不住一肚子气。

    自家妹妹也是成了望门寡,这算怎么回事?!

    但是人家慕家都已经够可怜的了,他也不好再多怪罪。

    只能说,天意弄人了。

    都怪他这张嘴,没事儿提那个人干什么?

    萧北棠喜欢安嘉落,那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萧北棠便是没再说话。

    不管他曾经心里有多么不喜欢那个未婚妻,现在人也已经不在了,他倒是也不屑于背后议论什么。

    他坐到了欧阳逸晨旁边,换了个话题。

    “你不也是还没有契约元兽?欧阳家的那位,没说什么?”

    欧阳逸晨叹了口气。

    “我哪儿比得上你们呐!院长他老人家倒是对你心心念念,上赶着帮你找元兽,我倒好,根本没人理会的!我们家那老头子就更不用说了,最近一直忙着茉儿的事儿。你也知道,她从小身体就不好,现在虽然恢复了一些,但是还得注意。”

    萧北棠了然点头。

    欧阳逸晨眼珠子一转,却是忽然凑近了两步,低声问道:

    “不过,虽然知道问这个你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最近帝都的那些传闻,你可是听到了?”

    萧北棠微微蹙眉。

    “你说钟家和王家?”

    欧阳逸晨眨了眨眼:“岂止啊!还有那夏商拍卖行呢!”

    萧北棠点点头:“略有耳闻。”

    欧阳逸晨撇撇嘴,萧北棠这人生性谨慎克制,就算真是把事情摸了个门儿清,也只会说自己只知一二。

    他可不信,事情闹得这么大了,萧北棠会不知道!

    他斜斜躺在椅子上,叹了口气。

    “其实啊,要不是为了我们家茉儿,我还真是不想问你这些事情。但是你也知道,她就是认死理,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慕凌寒又出现了,而且没有沦为废人,说什么也要让我帮忙打听清楚了。我这只能来你这讨教一二了。”

    欧阳逸晨虽然从小就和欧阳茉分开,但是毕竟是一母同胞,哥哥对妹妹的事情,还是上心的。

    一开始还没觉得,后来才发现,他这个妹妹,竟然真的喜欢上了慕凌寒!

    要说这门婚事,其实是极好的,毕竟慕凌寒风流倜傥,一身天资比起四皇子来,或许更胜一筹。

    他对慕凌寒也是很欣赏的。

    但是谁能想到,曾经那么风光的一个人,竟然也会被赶出家族?

    如今的慕凌寒,可真是一无所有啊,这让他如何放心的将自己妹妹交出去?

    “你是不知道,自从慕凌寒被赶出慕族,我们家老头子就后悔,说不该那么早给茉儿定下这门亲事。本以为是天大的好事,结果现在——”

    欧阳逸晨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我其实一开始倒也没在意,可是谁知道茉儿她竟然说什么也不肯退婚!”

    其实欧阳逸晨心里倒是不觉得自家妹妹有错,只是觉得可惜,他舍不得自己妹妹真的一辈子都栽到这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慕凌寒手里,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专门来拜访萧北棠。

    萧北棠这才清楚了欧阳逸晨的来意,沉默片刻,道:

    “其实这事情,我也只是听说。你真想知道,应该去问问王初云,或者老七。”

    欧阳逸晨何尝不知道?

    但是王初云现在还在床上躺着,王家人严防死守,他根本进不去!

    至于七皇子…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七殿下的脾性。他神出鬼没的,我哪能找到他?”

    所以,只能上来堵萧北棠的门了。

    萧北棠拿出一块帕子,仔细擦拭着手中的剑。

    “这事儿我也帮不了你,因为我也不清楚。如果你真想知道,不如亲自去查一查。”

    萧北棠手腕轻轻一抖,剑身闪过一阵冷冽的光。

    “我明天便是会离开帝都,也帮不了你。”

    欧阳逸晨一脸苦色。

    “那我怎么办?我上哪儿去查啊?帝都的这些家族对慕凌寒都是讳莫如深,我一个小小欧阳家的少爷,没权没势,人家凭什么听我的?”

    萧北棠顿了顿,见欧阳逸晨一脸可怜的样子,眸色微动。

    欧阳逸晨看到,连忙道:

    “这样吧,你要是能帮我,我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我那刚刚搜罗来一套首饰,不如帮你送给安大小姐如何?那可是红碎玉打造——”

    “她不喜欢这些俗物。”

    萧北棠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沉思了片刻,才道:

    “不过你的那一支三戒狼毫,她应该会喜欢。”

    欧阳逸晨眼神奇异的看着萧北棠,半晌,才喃喃道:

    “你居然真的肯开口为她讨要东西…看来这位安大小姐,在你心里的地位,可真是不一般啊…”

    这番调侃,萧北棠竟然也没生气,只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她是我未婚妻,这些也没什么。”

    欧阳逸晨愣了愣,旋即立刻答应。

    只是心里,却到底有一句话没再说出口——

    他记得当初慕清澜也曾想要从他这里讨个宝贝,他舍不得,还专门来问了萧北棠,毕竟是他的未婚妻。

    但是当时,萧北棠却说,男未婚女未嫁,双方各自的事情,都不牵涉。

    人和人的待遇,果然天差地别啊…

    想到这里,欧阳逸晨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他也是当哥哥的,对自己多年未曾见过的妹妹,都可以这么尽心尽力,慕凌寒和慕清澜乃是双生子,感情又该有多么深厚?

    慕清澜不知道这些,也就罢了。

    可如果,慕凌寒真的如同传言一般,还好好的活着,那么等他回到帝都,知道了这一切,不知又该有多么愤怒?

    谁不是被人捧在掌心长大的呢?

    但这些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他脸上迅速恢复了笑意,在萧北棠肩上拍了下:

    “多谢了!”

    萧北棠剑眉微扬,依然在仔细擦着剑。

    欧阳逸晨无意间看到那手帕之上似乎绣着什么,而且隐约有一阵香气传来,顿时好奇心起:

    “这帕子,是安大小姐送的?”

    萧北棠面色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

    “这是订婚那天,她送的。也是她亲自绣的。”

    既然已经是未婚夫妻,那么送这样的定情信物,自然不会显得僭越。

    欧阳逸晨了然的笑起来,旋即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笑意微微淡了些。

    订婚那天送的?

    亲自绣的?

    他记得,他们订婚的时候,慕清澜死了的消息,刚传回没多久吧?

    而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绣的,显然是准备了很久…

    欧阳逸晨垂下眼帘,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好一会儿,他才忽然笑了一声。

    萧北棠扭头问道:“笑什么呢?”

    欧阳逸云笑道:“没什么。”

    慕清澜,或者死在那中元秘境,反而是最好的结局吧?

    那样骄傲灿烂如骄阳的女子,如果知道自己早就被背叛了,不知,会有多么痛苦?

    …

    “痛苦?这有什么痛苦的。”

    慕清澜看着眼前炽热如同火炉一般的沙漠,擦去额头不断渗出的汗。

    自从进入这沙漠,他们一行人就如同被放入了蒸笼,才走了没多久,慕清澜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好几次,又迅速被烤干。

    她的脸色因为高温而微微发红,眼眸却是异常明亮。

    江达原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可是三少,想要走到落日涯,还需要经受好一段折磨…”

    慕清澜哼笑一声,眉眼之间恣意张扬——

    “小事儿而已!本少爷连眼睛都不会多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