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冷(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57

    安致远心里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从上面这位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总是让他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以往的很多年,萧乾正对慕凌寒兄妹二人,都是太过放纵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么喜欢这天赋绝顶的双生子。

    如果不是他们二人的出生,原本已经居于帝都世族末流的慕族,怎么会再起来?

    慕枫得到了九戈统领不说,慕清澜更是早早就被定为了四皇子殿下的未婚妻!

    这可都是无数人盯着的肥肉,结果全让他们慕家的人给搞走了!

    从这之中,足可以看出当今陛下对他们的喜爱了。

    所以,虽然现在九戈的统领已经换成了安丙怀,而慕清澜也是死在了那中元秘境之中,连尸首都没得,陛下的态度,却是依然让他们无法忽视。

    慕凌寒当时被赶出慕族,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甚至连陛下都是之后才知道的,听说还好好的训斥了慕中天一顿。

    如今听到这消息,很难不让人心里想点别的啊…

    心中思绪纷飞,安致远苍老的脸上,却是并未显露分毫。

    他拱了拱手恭敬行礼:

    “陛下,老臣这一次快马加鞭进宫,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萧乾正“哦”了一声,颇有兴致的看着他,仿佛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说,这件事情,是真的?”

    安致远心中暗嗤,陛下的手段那么多,怎么会不知道九戈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消息能够瞒得过其他人,却哪里瞒得过陛下?

    这也是安致远为什么直接选择进宫,而没打算隐瞒。

    陛下必定早就肯定那人就是慕凌寒,为何偏偏还要这么问?

    安致远苦笑一声:“陛下,老臣也不在九戈,并未亲眼见到,所以并不能肯定。不过,听他们传回的消息,应该是慕凌寒无误。”

    萧乾正盯着安致远看了好一会儿,眼神变得有些莫测高深。

    “真的?”

    安致远点点头,擦了擦额头的汗。

    “我记得,凌寒那孩子之前不是说已经元脉损毁了吗?甚至为此还被赶出了慕族,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萧乾正这话说的比较委婉,但是安致远很清楚,这意思其实就是在问,既然慕凌寒早就是个废物了,为何安丙怀还会这样大动干戈?一来慕凌寒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没有抓捕的必要,二来,九戈那么多将士,甚至安丙怀自己实力也很不错,为何要动用城门之阵?

    安致远真是跟吃了黄连一样。

    如果不是他这个废物儿子拖后腿,他哪里用得着一把年纪,还要这么折腾!

    可是为了安嘉落,他不得不这样。

    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安致远叹了口气,一张老脸上满目哀痛。

    “陛下,此事老臣也实在是不太清楚,您也知道,我们和慕家虽然交往不多,但是并没有什么愁怨,实在是没必要对一个少年这样赶尽杀绝。丙怀他虽然平庸,但是也不会那么糊涂,假公济私,这么针对慕凌寒啊!他做的事情,哪一件能逃得出陛下的法眼?所以,老臣觉得,此事虽然荒唐,但其中或许有隐情也说不定…一切,还是要调查清楚才好下定论啊…”

    萧乾正没说话,走到了书桌后面,似乎在沉思。

    安致远素来谨慎,一般不会多言,但是这一次安丙怀做的实在是太荒唐,很容易被其他家族的人当做把柄拿捏安家,其他无所谓,可嘉落才和四皇子定下婚约,如果安丙怀受到了什么严重的处罚,那她以后也是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朕也觉得此事十分蹊跷,既然你也这么说,那就派人去九戈查探一番吧!”

    萧乾正说完,便是拿起笔,要写圣旨。

    安致远看着,眼皮儿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安丙怀是他的儿子,他最是了解,他这一次会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原因,很有可能没那么光彩!

    自己儿子,自己还不知道?

    若是真的放任陛下这么去查,什么也没查到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

    那可是为时晚矣!

    安致远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

    萧乾正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忽然抬头看向他。

    “安老可还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安致远顿了顿,才道:

    “陛下,丙怀做出这种事情,老臣也是非常痛心,但是老臣知道,法不容情。这关乎九戈,也关乎整个圣元帝国。可是,老臣私心还是觉得,他不会没有原因的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帝都之中只怕是很快便是会传开来,所以,您这次彻查,老臣万般支持,只等您亲自帮他澄清!老臣感激不尽!”

    这一番话说的倒是滴水不漏,十分漂亮。

    萧乾正早就知道安致远心思谨慎,混了这么多年,没那么好对付。他今天专门亲自来到宫里,甚至不顾会暴露他们在九戈有线人这事情,显然已经是逼急了。

    但是,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忍住,反而讲出这么一番话来,隐忍力非同一般。

    这样,倒仿佛安丙怀行的端,做得正了。

    萧乾正哈哈一笑。

    “安老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信你,信安家,自然也信丙怀!只是你说的不错,这事情过两天肯定会引起不小的动静,朕必须得给出个交代。这事情既然牵涉到安家,那么就从安家抽调几个人,一起去九戈探查一番好了。”

    安致远一脸震惊的样子:

    “这怎么使得!?陛下!这岂不是有徇私之嫌——”

    萧乾正脸一板,顿时脸色严肃了很多。

    “朕这么说了,自然就这么定!避嫌的道理,朕是知道的,所以安家的那几个人,只是随同调查,而真正带头的,朕会找别人的。”

    安致远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感激,颤巍巍就要跪下。

    “多谢陛下!陛下英明,老臣感激不尽!”

    萧乾正袖中挥出一道柔和的力量,将马上就要跪在地上的安致远托起来。

    “安老客气。一切,就都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

    安致远这才站起身,袖子在眼角擦了擦。

    “不说这件事了。”萧乾正眼睛眯了眯,“朕听说,明年孙院长就要带着北棠和嘉落出去了,这事情你可知道?”

    安致远脸上露出慈爱的笑。

    “嘉落已经回家了,也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臣。其实老臣很是受宠若惊,没想到孙院长竟是愿意带着嘉落一起出去…”

    萧乾正大笑起来。

    “哈哈,你那宝贝孙女可是帝都顶尖的天才,孙院长向来爱才,带上她自然也很正常。而且她到现在都没有契约元兽,倒是正好和北棠一起,出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若是遇到了了不起的机缘,那更是好事一桩呢!”

    说起安嘉落,萧乾正脸上的笑意,明显真诚了一点。

    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他心中也是很满意的。

    帝都之中,世家众多,势力盘根错杂,萧北棠未婚妻的位置,不知有多少人盯着。

    但是安嘉落大方得体,天赋也好,容貌也极美,的确算是最出色的一个。

    “嘉落这孩子,的确是极好的。”

    听萧乾正这么说,安致远心里更是安稳了不少,原本他心中一直担心,陛下会不会将嘉落和慕清澜比较,现在看来,似乎陛下对嘉落,也很是满意。

    “陛下过奖了,嘉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的。”

    安致远笑着说道。

    虽然慕清澜天赋更好一点,但是性格骄纵跋扈,恣意张狂,在帝都得罪过不少人。

    而嘉落却是温柔有礼,和许多人都交好,这一点,是那慕清澜怎么也赶不上的。

    安致远心中这么想着,便听到萧乾正说道:

    “其实,清澜那孩子,倒是可惜了…”

    安致远眼眸微垂,遮掩了自己的心思。

    “不过,好在老四很是喜欢嘉落,他们二人情投意合,倒也是让朕放心不少。”

    安致远笑起来。

    “陛下所言极是。这是安家的荣幸,也是嘉落的荣幸。”

    …

    沙漠白天温度炽热,到了晚上,却又非常寒冷。

    随着橙红色的太阳缓缓落下,四周的光线逐渐暗淡下来。

    而温度,也逐渐降低。

    慕清澜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微微蹙眉。

    沙漠气候极端,她是知道的,但没想到,这龙窟沙漠,竟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有风吹来,打在脸上生疼。

    慕清澜在脸上抹了一把,触手冰凉。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这沙漠晚上居然下雪?!”

    一旁的江达原等人本来也是一脸严肃,闻声看了过来,看到慕清澜惊讶的样子,都是觉得很惊奇,纷纷笑起来。

    三少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没想到也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三少,那可不是雪,是冰雹。”

    慕清澜愣了一下,旋即指尖微动,果然感觉是一颗颗的小冰粒。

    真的是冰雹。

    “这还是在外面,如果再往里面走去,那冰雹可是有拳头大呢!”

    赵青山他们回头说道。

    慕清澜挑眉。

    看来,这龙窟沙漠,的确藏着很多秘密啊…

    正在这时,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过来。”

    慕清澜顿时暗暗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回头,微微抬起下巴,盯着云翊。

    “怎么了?”

    云翊负手而立,衣角随风而动,姿容绝世,仿若谪仙。

    即便是在这越发昏暗的夜晚,他依然是最能夺人目光的那一个。

    有的人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就能自成风景。

    很不巧,云翊就是这样的人。

    看慕清澜如此不耐烦,云翊竟然也没生气,只指了指一个沙丘之下的位置。

    “今天晚上,我要在这休息。”

    慕清澜反应了一下,没明白云翊的意思,

    “…所以?”

    “所以,你也得在这里,和我一起。”

    慕清澜瞪大了眼睛:“凭什么!?”

    这几天,云翊也都没说过这话啊,今天怎么——

    云翊却是已经转身朝着自己看中的休息的地方走去,听到慕清澜的反问,只淡淡回头瞥了她一眼。

    “我冷。”

    慕清澜:“…”

    “我记得你身上有火种吧?过来帮我生个火。”

    慕清澜:“…”

    “还有,晚上你也要在我旁边守着。不然遇到危险,伤势会加重。”

    慕清澜:“…”

    云翊剑眉微挑,抬了抬下巴。

    “还不过来。”

    慕清澜:“…”

    云翊说的话好像都是对的,可是她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呢?!

    云翊凤眸微微眯了眯,黑色的眼眸,几乎要将这最后的一片落日余晖吞噬,看不到最深处。

    “总之,不许离我周身十步之外。”

    ------题外话------

    二更三更大约在五六点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