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许久未见(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72

    这两个人的声音,慕清澜都很熟悉。

    尤其是那个男人,在看到那身影的时候,她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却并未细想,而当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却是立刻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她记性极好,所以连那个男人的语调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她却从未听过,他这样温和的语气。

    像是在呵护一朵花,生怕被风吹雨打了。

    慕清澜嘴角忽然扯出一抹笑来。

    她自从离开帝都,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无论是洛西城,还是林州,亦或是这龙窟沙漠,都距离帝都有着千万里之遥。

    可是她却总能遇到帝都之中的熟人。

    不管她愿不愿意,喜不喜欢。

    云翊敏锐的感觉到慕清澜看向那边两人的视线有些不同。

    “认识?”

    他低声问了一句。

    慕清澜双手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两人你侬我侬。

    “不仅认识,还很熟呢。”

    她守着,嘴角挑起一抹笑来。

    云翊瞧着那笑容里带着的几分调侃和冷意,心中已经了然。

    慕清澜默默想着,原来在帝都的时候,太多人把视线放在他们身上,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不过这位四皇子,可真是憋屈坏了。

    他分明不喜欢她,却还要顶着她未婚夫的名号。

    他有自己喜欢的人,却碍于身份和面子,连承认都做不到。

    嗯…慕清澜一手托腮,颇有兴致的瞧着。

    任谁看,这都是一副郎情妾意的动人画卷啊!

    慕清澜甚至在这一刻,觉得自己之前霸占四皇子未婚妻位置太久,是不是太不人道了。

    看看人家这一对儿,眼中分明只有彼此啊,这得是多深的感情。

    慕清澜啧啧摇头。

    可惜了…“慕清澜”早已经死在中元秘境,连一句祝福的话,都不能名正言顺的说啊。

    而此时,那之前嚣张跋扈的青年,也看向了那两人。

    当看到安嘉落的容颜的时候,他眼中一亮,闪过惊艳之色。

    这少女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穿着大氅,看不出身材如何,但是这张脸,可真是绝色啊!

    柳眉水眸,琼鼻樱唇,最让人喜欢的,是那周身温婉柔和,大方得体的气质。

    一眨眼,一蹙眉,真真是让人连心都要化了!

    若是能将这样的美人拥入怀中,不知有多么**啊!

    他见过的美人也不算少,但是要么是妖娆有余,聪慧不足,要么就是知书达理,却少三分灵动。

    但是眼前这少女,却是将这多种气质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见到她第一眼,肯定被她精致的容颜迷住,但是仔细看去,却是能看到她一举一动都娴雅有礼,灵动温婉。

    极品啊!

    这么想着,那青年的眼中便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眼睛像是黏在了安嘉落身上一般,连方才心心念念要抓捕的冰瞳骨龙都忘在了一旁。

    安嘉落自然也是觉察到而来这眼神。

    她自小到大,不知被多少人这样看过,但是碍于她安家大小姐的身份,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贪婪望着她的,却是少之又少。

    尤其是后来她天赋显露,实力不断增强,那些人更多了几分对她的敬畏,平时都是客气尊敬万分,何曾再受过这样的委屈?

    那人,分明将她当做了猎物一般!丝毫不掩饰自己的**!

    这样的眼神,让安嘉落心中很是恶心。

    但是她脸上并未显露太多,只微微抬起眼帘,看向了那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柳眉微蹙,似是无意的抓紧了萧北棠的衣服。

    女儿家的羞涩柔软,展露无遗。

    而这份柔软,更是让萧北棠感觉到自己被依靠,心里更加疼惜。

    他拍拍安嘉落的肩膀,而后目色严厉的看向那青年。

    “放心,有我在,这里没人能欺负你。”

    示威意味,不言而喻。

    那青年不屑笑了一声:“你以为你谁——”

    话没说完,他便是发觉,眼前这男人的实力,竟是比自己强。

    但是,对方的年纪,看起来却是比自己小上不少…

    敢要说出口的嘲讽,顿时尴尬的卡在了喉咙里,不过转眼看了一眼躲在萧北棠身后的安嘉落,他心里又痒痒起来。

    “呵,看来有两把刷子。”

    那青年冷森森的笑了声,却是没再继续搭理萧北棠,反而是微微探身,看向了他身后的安嘉落。

    脸上,迅速露出了一丝殷勤的笑。

    “这位美人,在下伽罗鸣。不知美人贵姓?能在这种地方碰到,也是缘分不是?不如,交个朋友?”

    听到他的话,慕清澜眸色微动,有些诧异的看了那青年一眼。

    她看了云翊一眼,压低了声音。

    “伽罗是迦叶帝国的皇族之姓。”

    云翊了然。

    怪不得这男人气焰如此嚣张,原来是有着皇家背景。

    不过,这些并不值得他在意。

    他眸光扫过萧北棠两人,微冷。

    就是因为这两人出现,慕凌寒才抽出了手。

    看样子,他们本身也并不讨慕凌寒喜欢。

    既然如此,就更加不用客气了。

    而另一边,萧北棠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伽罗鸣?想不到堂堂迦叶帝国的世子,也会跑到这龙窟沙漠来。这里毕竟离圣元帝国更近,难道你就不怕走的进来,走不出去?”

    伽罗鸣并非迦叶帝国皇子,但是身份也非常贵重。

    他父亲伽罗齐是赫赫有名的大将,也是当今迦叶帝国皇帝的亲弟弟。

    两人兄弟感情极好,伽罗齐备受重视,在整个迦叶帝国几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伽罗鸣,是他唯一的儿子。

    关键,现在的迦叶帝国,只有两个皇子。

    但是,一个天生残疾,另一个,体弱多病。

    所以,不少人都传闻,伽罗齐将来或许会继承大位。

    萧北棠身为圣元帝国四皇子,对这个素来摩擦不断的邻居,自然了解不少。

    双方虽然没有大规模的开战,但是彼此都心知肚明,那关系脆弱的就像是一层纸,很轻易便是能捅破。

    萧北棠对这样的人,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尤其是将近一年前的落日涯,慕枫连带着五万将士被坑杀,着实让圣元帝国非常愤怒。

    慕枫…

    萧北棠脑子里闪过这个名字,紧接着便是想起了一张灿烂如朝阳的笑脸。

    放肆,张扬,仿佛天下间没有任何可以束缚她。

    萧北棠皱了皱眉,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浮气躁。

    他忽然想起,落日涯,便是在这龙窟沙漠之中。

    慕枫他们,只怕是连尸骨都不能找到了。

    若是她知道,还能露出那样的笑来吗?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萧北棠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安嘉落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伽罗鸣的身份,她也是知道的,之前萧北棠曾经无意间跟她提过,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遇到了!

    他是在烦恼怎么对付伽罗鸣吗?

    安嘉落咬了咬唇。

    她本想萧北棠会出手教训对方一番,但是没想到对方的身份居然这么棘手。

    若是就这样对付了伽罗鸣,迦叶帝国知道之后,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甚至很有可能,因此而引起全面的战争。

    但是几十年来,双方一致很有默契的不捅破这层纸,圣元帝国甚至连落日涯的事情都暂时忍了下来。

    萧北棠自然不会为了她,贸然对付伽罗鸣。

    安嘉落心中是有些委屈的。

    她好不容易和他一起出来,不用看周围人的脸色,现在她被人调戏,受这般羞辱,萧北棠却无法为她出头,怎能让她不感觉难受?

    但是,她知道自己若是真的露出委屈之色,必定会显得自己小气,不顾大局。

    于是,在萧北棠心中挣扎的时候,安嘉落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袖。

    萧北棠回头看她。

    安嘉落抿唇一笑,唇色微微发白,但眼中却是一片柔光潋滟。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嗯?”

    说着,她的手缓缓握住了萧北棠的,而后十指相扣。

    萧北棠心中松了一口气,胸口却又堵得慌。

    “可是你…”

    安嘉落摇摇头,打断他的话,而后微微抬了抬下巴。

    “不管是谁,都没有这六品元兽来的重要啊!你难道忘了,这一次出来,是做什么的了?”

    萧北棠当然不会忘。

    他这一次,是为了契约高等元兽!

    在场这么多人,争斗一定很激烈。

    何况,那伽罗鸣身边的四个随从,实力显然都十分强悍,他若是想要抢夺成功,只怕是要费一番周折。

    萧北棠握紧她的手。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这一切,他之后都会讨还回来!

    安嘉落微微笑着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萧北棠每每在这种时候,都会忍不住感叹。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聪慧识大体的女子,不争不抢,一切都能做到恰到好处。

    若是换做她…只怕是要闹得满城风雨,非把伽罗鸣的脸抽肿了不可。

    萧北棠微微皱眉。

    他平时都不会怎么想到那个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克制不住的想到了好几次。

    或许是因为之前,欧阳逸晨提到了吧…

    萧北棠将脑海之中的那些全部清理,也干脆忽略了伽罗鸣他们,直接看向了那冰柱之上的冰瞳骨龙!

    六品巅峰…若真是能契约,他的实力必定会更上一层!

    正在这时,他的余光,却是忽然瞥到了一道人影!

    纵然镇定冷静如萧北棠,也是瞬间呆在了原地!

    他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眼花了,于是他又用力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却仍然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竟然是…

    慕凌寒!?

    安嘉落觉察到萧北棠的异常,脸上还带着温婉的笑:“北棠,你在看什——”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安嘉落也看到了那个少年!

    暗夜之下,他身形消瘦,脊背却是挺直,双手抱臂,微微歪着头,唇角噙着几分慵懒的笑意,眸色清亮又散漫,仿佛天下间什么事情都不放在眼里。

    而此时,他就那样看着他们。

    似笑非笑。

    安嘉落只觉得浑身的血都瞬间凝固,而后又猛然松了一口气。

    那一瞬间,她先看到了那双黑玉般的眼睛,竟然以为是那个人…

    好在,是慕凌寒,是慕凌寒。

    安嘉落心中不断告诫自己——爷爷之前不是已经说过,慕凌寒就在九戈吗?他做了那么多事,还害了父亲,自然是无法在九戈继续待了,会逃到这里,似乎也是很正常的。

    慕凌寒是慕凌寒,绝对不是那个人。

    安嘉落好一会儿才平息了激烈的心跳,再次抬眸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微微屈膝,行了个礼。

    “原来是慕三少,许久未见,不知近来可好?”

    慕清澜笑起来。

    “我好不好,令尊是最清楚了,不是吗?”

    安嘉落脸上的笑微微一僵。

    慕清澜却是已经看向了萧北棠。

    看向这个曾经和她有着非同一般亲密关系的少年。

    挑眉,淡笑。

    她却没看到,在她开口的一瞬间,萧北棠紧绷的身子,忽然松懈了下来。

    ------题外话------

    二月今天要赶回学校,二更三更大约在中午十二点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