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逆天神妃至上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剁手!(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306

    巨大的龙首顺从的俯在她手下,闻言,轻轻蹭了蹭慕清澜的掌心,显得无比亲昵和温顺。

    身上那剽悍凶戾的气息也不见了,蓝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依赖和尊崇。

    那绝对不是被蛊惑的神色!

    这冰瞳骨龙,是真的对这慕凌寒唯命是从!

    一时间,场中陷入死寂,所有人都愣在当场,仿佛不会动了一般,僵在当场。

    就连雷家三兄弟,也是怔怔无言,看着慕清澜,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好像虚幻一般。

    “这怎么可能…那冰瞳骨龙乃是身负神龙血脉的强大元兽,怎么会甘心为一个小小的慕凌寒如此屈尊降贵?”

    萧北棠瞳孔骤然紧锁,整个人浑身紧绷,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然而那颤抖的紧握的双拳,却是泄露了他无法平静的内心!

    孙院长心中像是被什么狠狠砸中!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袭上心头!

    萧北棠说的没错,冰瞳骨龙绝对无缘无故为慕凌寒做到这般地步,那么这一切,就显得更加诡异!

    这里面,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其实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但是那实在是太过惊人,而且他心中万般不肯相信那是真的,所以下意识的避开了那个可能性。

    但是,现在,却似乎已经由不得他了!

    伽罗鸣最是按捺不住,瘫坐在地上,也顾不得自己受伤的腿了,伸出手激动的指着慕清澜:

    “你!你怎么——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冰瞳骨龙,竟是对你这般顺从!?”

    因为激动,他的嗓音都变得有些尖锐,格外刺耳。

    耆老脸色铁青,只觉得胸腹之间,一团火在疯狂燃烧!想要将眼前那笑意吟吟的少年,燃烧殆尽!

    那张脸上得意的笑容,真是让他万分痛恨!

    慕清澜耸了耸肩。

    “这个问题还用问?难不成,你们都瞎了不成?”

    她唇角微勾,脸上的笑意云淡风轻,微微偏头,说道:“因为…我和它契约了啊。”

    契约!

    慕凌寒竟然契约了冰瞳骨龙?而且!还是成功渡劫成为了八品的那一只!

    她的声音慵懒悠闲,仿佛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然而却像是平地一声雷,炸响在众人的心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雷老大!

    “他奶奶的!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没想到居然能契约冰瞳骨龙!嘿!不愧是我雷云四子的弟弟!”

    说着,雷老大已经朝着慕清澜冲了过来!

    雷老二拍了雷老三一巴掌:“傻站在这干啥?还不去恭喜凌寒老弟!?”

    雷老三还有些如在梦中,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也顾不上说疼了,只傻傻的看了雷老二一眼,又看向慕清澜,结结巴巴道:

    “二、二哥…我刚才、刚才没听错吧?!凌寒说他干什么了?”

    雷老二哈哈一笑。

    “看来你这脑子还真是被拍坏了,凌寒说他契约了冰瞳骨龙!”

    后半句,说的尤其响亮。

    仿佛生怕在场的其他人没听到一般,雷老二忽然扬声:

    “那可是八品元兽啊!哈哈哈!普通人一辈子也见识不了一次,竟然就成了咱们凌寒的契约元兽!老三,你说这人比人,是不是气死人?啊?哈哈哈!”

    雷老三这才嘿嘿摸着脑勺笑起来。

    “可不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八品元兽呢!谁能想到,刚才那么多人被它打的屁滚尿流,现在竟然一转眼,身份就大不相同了!我看那冰瞳骨龙虽然是八品,但是好像对凌寒特别尊敬温顺呢!不跟有些人似的,怎么都招它烦!”

    说着,两人也是快速跑到了慕清澜的身边,丝毫不顾听到他们言论的众人,脸色有多难看!

    屁滚尿流?

    刚才所有人不都是那样?

    现在竟然还好意思说!

    耆老眼底满是愤恨,只恨不得立刻将慕清澜几人全部撕碎!

    这话就像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伽罗鸣终于按捺不住,转头不甘心的问道:

    “耆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可是我先看上那冰瞳骨龙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了慕凌寒那臭小子的!?如果有了这冰瞳骨龙,我肯定能成为顶尖强者的!哪里用得着在这里看他们的脸色?”

    话里话外,无不埋怨。

    耆老终于狠狠看了他一眼,若非是还顾忌着伽罗鸣的身份,他现在就自己解决了他!

    如果不是伽罗鸣,他也不会束手束脚!

    现在还敢这么叫嚣,是不知道那冰瞳骨龙有多可怕吗?

    他冷哼一声,声音冰冷,怒斥道:

    “八品元兽,若是你能有把握击败,自己上便是!”

    伽罗鸣瞬间蔫了,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开口。

    而孙院长,也是迟迟没有开口,沉默的有些诡异。

    他面色无波,只眼色有些深沉,看不出情绪。

    雷老大满脸激动看着慕清澜,上下打量了一圈,确定她没事儿之后,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又看向慕清澜身后的巨大的龙首,喟叹一声:

    “好小子!竟然连冰瞳骨龙也能降服啊!”

    慕清澜摊手一笑:

    “原本也没打算这样的,不过中间出了点麻烦,就只好这样了。”

    雷老大嘿嘿笑着,一拳捶在了慕清澜的肩膀上:“行了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大哥们可是要眼红啦,哈哈!”

    肩膀传来一阵剧痛,慕清澜咬牙忍耐了一下,艰难露出一丝笑来。

    “哪里…比起大哥们,还差得远啊…”

    嘶——真疼啊!

    这雷家几兄弟下手都是没轻没重的,她这小身板,可是经受不起折腾啊!

    见雷老二和雷老三也冲了过来,仿佛也想要捶上两下,慕清澜连忙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

    虽然雷老大说要眼红,但是慕清澜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他们眼中有高兴,有兴奋,有骄傲,却唯独没有嫉妒。

    他们是真心实意为她高兴。

    之前知道她体内有朱雀的时候,他们虽然震惊,但也并未显露出半分贪婪。

    人和人,果然大不相同。

    慕清澜不由得庆幸,自己的确是运气极好,才能遇到他们。

    “看来,凌寒比当初还要出色三分啊。”

    正在这时,孙院长却是忽然开了口。

    慕清澜闻声,挑了挑眉,抬眼看去。

    孙院长脸上带着一贯的从容淡笑,一手负于身后,下巴微微抬起,语气和蔼,仿佛是前辈看到晚辈有出息的时候,十分欣慰的样子。

    可惜,在慕清澜看来,孙院长并没有这个资格。

    “孙院长客气了,不过我是否出色,似乎和你也没有太大关系吧?”她耸耸肩,无不散漫的笑了笑,“我既不是皇家学院的学生,也不是你得意门生的什么人,虽然孙院长你和慕家有几分交情,不过想必你不会忘了,我已经被赶出了慕家,和他们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了吧?”

    孙院长脸色一青。

    他身为皇家学院的院长,就连陛下都要给几分薄面,何曾被人这样当面毫不留情的怼回来?

    但虽然生气,他却是不能冲着慕凌寒发火,否则便显得气度狭隘。

    于是,孙院长长叹一声。

    “凌寒,我知道你天赋绝顶,年少成名,心高气傲,虽然遭遇挫折,但是另有机缘,如今更是契约了这冰瞳骨龙,前途不可限量。当初你被赶出慕家,我也很是可惜,曾经想要劝阻一二,但没想到,到底还是晚了…不过,如今你若是再回帝都,必定情况又大不相同啊!”

    说道这里,他摇了摇头,似乎有些犹豫的说道:

    “但是,这冰瞳骨龙虽然厉害,但是到底等级太高,而且桀骜不驯,你如今境界尚微,恐怕不能完全控制。不如,我收你为亲传弟子,你随我一起回帝都,我亲自教导你修炼,必定将你培养成绝顶强者,如何?”

    听到这话,萧北棠和安嘉落齐齐震惊的看向孙院长。

    “院长?!”

    孙院长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可是皇家学院身份尊崇的院长,平时不知多少人要仰望他,费尽心思想要成为他的学生而不得!

    要知道,当今圣元帝国有着七位皇子,除了夭折的大皇子,残疾的三皇子,剩下的五个皇子之中,孙院长只收过萧北棠一人为亲传弟子!

    其他四位皇子,虽然身份贵重,却也无法得到孙院长的青睐!

    也正是因为如此,萧北棠才越发受到陛下的器重,无论是朝堂还是在野,都声名显赫,势力庞大!

    可现在,他竟然直接提出要将慕凌寒收为亲传弟子?!

    “院长!您千万三思啊!”安嘉落在一旁着急的不得了,好不容易那对兄妹死的死,伤的伤,离开了帝都,消停了下来,难道现在又要卷土重来了吗?她绝对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她在帝都的年轻一辈之中,也绝对算的上是佼佼者,加之聪明勤奋,境界也进步的很快,更甚至,她已经成了萧北棠的未婚妻!

    如此身份,孙院长也没有提过,将她当做亲传弟子!

    为什么慕家兄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别人拼了命也得不到的东西!?

    萧北棠也脸色冷肃:“院长,慕凌寒虽然契约了冰瞳骨龙,但是其人狡猾,心思阴沉,实在没有资格成为您的亲传弟子。”

    他和孙院长感情深厚,这话自然也是能说的。

    但是没想到,一向对他们俩个人都温和有加的孙院长,这一次却是转变了态度。

    他看向萧北棠二人,眉头一皱:

    “北棠,凌寒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是清楚的,为何要出口伤人?”

    萧北棠一愣,没想到孙院长会驳斥自己的话,一时间无言以对。

    孙院长继续道:“早些年的时候,我便有意收他们兄妹二人为徒,只是出于各种原因,最后也没能成功,倒是让我心中颇为遗憾。现在,又是只剩下了凌寒一人,我自然是不想珠玉蒙尘。”

    顿了顿,似乎是见萧北棠神色有些冷凝,孙院长叹了口气。

    “何况,他毕竟是清澜的兄长,你何必如此针对?”

    听到那个名字,萧北棠拳头紧握,眸色微垂。

    安嘉落心里一跳——又是慕清澜!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她想要再反驳,却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身份和立场来做这件事情,只得憋屈的闭嘴。

    见萧北棠不再说话,孙院长脸上露出一丝宽慰之色。

    他看向慕清澜,笑道:

    “凌寒,你放心,回去之后,慕家那边,我自然会去说——”

    慕清澜万万没想到,孙院长竟然这般不要脸!

    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对的!真是好一张利嘴!

    气极反笑,慕清澜忽然松了一口气,摇摇头笑了起来。

    “孙院长,我好像还没有答应,做你的亲传弟子吧?”

    孙院长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不太相信方才听到了什么。

    慕清澜一手托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倒是刚才,我陷入昏迷之中的时候,隐约记得有人想要抢夺我的东西,对我下手…孙院长,你可知道,都是谁?”

    孙院长如鲠在喉,脸色青红一片!

    慕清澜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

    “我看,倒是该我先讨讨债才对!”

    “冰瞳,将他们的手都给我剁了!”

    ------题外话------

    三更稍后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